《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5章、梦生之境(上)

虎娃又回想起刚才经历的定境,因为形神融入天地达到极精微的状态,感应到那少年的一缕气息为灵引,从而在元神世界里展现了那么多场景。但他只是在被动地观察,尚不清楚更多的事情,定境中所见只有那少年,并无其他人,很多情况只是根据那少年的行为推测出来的。

虎娃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悟出在此修为的基础上,元神定境中存在一种演化的可能。比如他想走进那个村寨、与那曾经的少年交谈,并且切身经历那少年所生活过的场景,那么定境中的一切便会随之演化,村寨中曾经的居民们亦会出现,那活生生的少年就能真切地出现在眼前,而他本人也会融入到这些场景中。

这并不是那少年复活了或者变成了鬼,而是元神世界对已窥见的一切进行的演化。虎娃能够走进自己的元神世界里,在那样一个村寨中驻足、与一个活生生的少年交流。那是随他的心念演化出的世界,却与真实无异。

那样的定境与以往不同,元神世界好似真正化为一方天地,而自己便行走在这一方天地里。这种定境是完全断绝外缘的,须在闭关中修炼。虎娃窥见了这一扇门、已随时可以迈过这扇门,但他暂时还不打算这么做,此刻也不是闭关清修的时机。

但虎娃已经意识到,只要闭关入定、迈过那扇门,证入的便是山神曾经说过的、由五境突破六境的关口——梦生之境。

那是一种奇异的定境,据说宛如一场真切的世间大梦,却是在自己的元神世界里。或者说元神世界就化为了宛如现实般的真切世界,人在定境中去经历生生世世。若想突破六境大成修为,必须堪破梦生之境。

“梦生”也可能是“梦死”,有很多修士就是在这样的闭关中坐化的,谁也不知他们在定境里都经历了什么。堪破它才有可能突破六境修为,但堪破的前提是证入,先得看见那扇门、迈过那扇门才行。很多修士五境九转圆满多年,甚至连那扇门都摸不着,修为境界终身止步不前。

虎娃已窥见了梦生之境的门户,虽没有打算立刻就迈过那扇门,但同时也领悟了阴神鬼物是怎么回事、可用何种方式去修炼。

比如有那么一位阴神鬼物,由于某种原因存留于世并被唤醒,可借助纯阳诀修炼神魂,达到五境九转圆满之后,以天地为形、以一丝不散的阴神之念为引,证入梦生之境回溯生前种种,若能堪破之,亦将拥有大成修为。

虎娃竟由此悟出了一条修炼之道,适合阴神鬼物求证,最终能够指向大成修为,至于能不能修炼大成,那就看个人的机缘了。但虎娃至少可以留下这条指引,这不是他本人的修炼经历,只是今日所证,也与他此前所悟的纯阳诀有关。

世间自悟纯阳诀者,并非只有虎娃,高阳天帝早就留下了纯阳诀的传承指引。高阳天帝本人当然不是以阴神鬼物之身修炼的,虎娃亦不是,纯阳诀同样可以指引其他人,其中是否有可借鉴的神通手段呢,是专修神魂之法的?

一念及此,虎娃的神魂以及意识仿佛离开了躯体,飘荡在村寨上空。这是一种很奇异的体验,他自悟了出摄阴神之法!虎娃当然不是阴神鬼物,如今神魂却离开躯体,成了类似于阴神鬼物的存在。究其玄理,便是将形神融合于天地,再以天地为形凝神而出。

对于通常修士,要将纯阳诀修炼大成之后,才能领悟出摄阴神之法。可是虎娃方才不仅对阴神鬼物的来历有所领悟,且又悟出了指引阴神鬼物的修炼之法,便自行掌握了出摄阴神之法。

看上去很神奇,但虎娃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大超脱手段。一旦躯体受到惊扰,离体的阴神会立刻归位。他飘荡在村寨上空,就像曾经在战场上见到的那些虚影一样,若没有极精微的元神感应,其他人是察觉不到的。

阴神不能离开身体太远、太长时间,而且是属于一种既难以被发现又难以自保的状态,遭遇意外若不及时回到躯体中,很容易被法力所伤。虎娃现在的状态就像游荡在天地间的鬼物,他尚触动不了任何东西,却可以轻松地穿越各种障碍。

虎娃就以阴神之体轻松穿过了村寨中的几座房舍,亦察觉到了原身中的法力消耗。出摄阴神游于天地间、穿越各种障碍时,也是会消耗神气法力的。离开原身的距离越远、穿越的障碍越多,这种消耗就越大,甚至可能会发生危险。

仅仅是游荡于天地间的阴神、不能触动任何实物,这样的神通又有什么用处呢?用处当然是有的,比如可用于偷窥,比单纯的元神感应更加直观和准确。可阴神离体亦难穿越很多法阵,且容易受到各种法力的侵扰,这种用处其实不大。假如是针对普通人,想窥探什么事情,也用不着出摄阴神这么费事。

出摄阴神更重要的一个用处,是依附于各种神像或神物之上,接受人们膜拜时精纯的心念,从而能滋养神魂。这一点对于虎娃来说无所谓,但对于世间的阴神鬼物来说,却可能是一种很重要的修炼秘法。

虎娃出摄阴神后另有感悟,他也可以专门修炼阴神、证入梦生之境,拥有六境大成修为之后,便可以阴神之体直接施展法术、触动世间事物,甚至以阴神之体显形。再继续修炼下去,若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还可脱离形骸的束缚,修成纯阳之元神。

这些便是高阳天帝当年所悟,虎娃也隐约窥见。其实世间修士,几乎没人去修炼出摄阴神之法,这样既艰难又凶险。但高阳天帝所留的纯阳诀却另辟蹊径,指出了一种专修神魂而迈过登天之径的方法。

虎娃的阴神之体就是一道看不见的虚影,穿过几座房舍又飞到了空中。他本人尚无飞天之能,但出摄的阴神却是可以飘飞的,只要离身体不是太远、神气法力不过分消耗即可,这也是一种很新奇的超脱体验。

虎娃飘到空中向周围望去,随即发现了村寨外有人,就站在路口正窃窃私语,居然是少务与盘瓠。从他们所站的地方,可以远远望见村寨中央正在定坐的虎娃身形。

虎娃后半夜一个人离开大营,在战场上漫步,后来却离开了战场越走越远、不知去向。值守的军士立刻将这个情况禀报给了少务,少务不知发生了何事,也担心虎娃有什么闪失,便叫上盘瓠一起出来找他,还特意没有让亲卫跟随。

盘瓠的鼻子灵,对虎娃的气息又十分熟悉,虎娃这一路并没有刻意掩盖行迹,盘瓠领着少务很快就追来了。他们来到这个空荡荡、阴森森的村寨里,却发现虎娃正在空地上定坐。两人也没敢打扰,悄悄退到了村口外守着,同时也是为虎娃护法。

虎娃的阴神悄然飘近,便听见盘瓠压低声音道:“好端端地,怎么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定坐?假如不是知道他是师兄,我差点以为看见鬼了!”

少务沉吟道:“军营中肃杀之气太重,定坐时常常侵染元神,而且各种气息杂乱,也不利于清修。小路师弟夜观战场,可能是忽有所悟,便跑到这里入定参详。”

盘瓠点头道:“师兄修为已五境九转圆满,是不是已经窥见突破六境的门户?假如是这样,恐怕需要择地闭关,不能再跟随大军前行了。但现在可不是好时机,也不是好地方啊!”

虎娃闻言心念一动,阴神随即归位,站起身来走出村寨道:“我今夜在战场上行走,感应天地间的种种气息,忽有所悟来到此处定坐参详,却把你们给惊动了,难为你们后半夜跑到这里来为我护法。”

少务问道:“师弟可是要闭关突破六境修为吗?这段日子让你跟随大军行动,可能是耽误你的修炼了。”

虎娃摇头道:“我还没有打算择地闭关,跟随大军至此、见证世间诸事,也是我的一场修行……师兄请放心,在你尚未平定相室与郑室国之前,我是不会自己躲起来修炼的。天就快亮了,你们也忙了一夜,一起回去休息吧。”

虎娃若想证入梦生之境,随时都可以,但他却不打算在此时这么做,有三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他跟随少务大军来到此地,这场战事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他也不可能扔下所有人自己跑去闭关修炼。虎娃不是这种人,不会这么做事情。

其二更重要的,虎娃的修行是求证大道之本源。虽然已拜剑煞为师,但实际上他修行至今所悟的秘法皆非得自师传,只是得到了各位尊长高人的点拨。他是自悟修行的,每一层境界都在印证大道之本源、并为后人留下清晰的指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