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4章、鬼者归矣(下)

在恍惚出神的状态中,虎娃的眼前又出现了白天那惨烈的厮杀场景,无数人怒吼着冲杀,又纷纷发出惨叫倒地……这不仅仅是回忆或想象,而是一种定境,虎娃在突破四境修为时,就已经掌握在深寂定境里、元神世界中,回溯种种场景,就是一种真切如常的经历。

此刻虎娃行走在战场上,也行走在元神定境中,他仿佛又回到了白天,就这么在旷野上穿行,看着身边殊死拼杀的双方将士。鲜血渐渐染红了土地,相室国大军终于败去,太阳西沉、夜幕降临,他看着少务大军开始打扫战场、远方亮起了篝火……

渐渐地,虎娃的元神定境与现实的场景完全融合。可能是因为消耗太大过于疲惫,虎娃竟有一瞬间的恍惚,在夜幕下又看见了无数的身影——飘忽的虚影。

这些虚影飘荡在黑夜里的旷野上,正是那些白天阵亡的将士,他们仿佛还在殊死拼杀,重复着曾经在战场上做过的事情。虎娃定了定神,随即退出了定境,眼前又是一片宁静,只能感觉到原野上吹过阴凉的夜风。

自己刚才看见了什么?虎娃不认为那是幻境,他能很清晰地分辨,倒有点类似于魔境了。记得很久以前,在家乡的路村,虎娃配合族人们击溃了羽民族人的进攻,当时那些翅膀着火从天空掉落的羽民族人也是死伤一片,而族人们最终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激战后的虎娃神气耗尽晕了过去,当他醒来后走出屋子,恍惚间一刹那也看见了那些已死去的羽民族人的虚影,与方才的感觉有点类似,却又不太一样。这些是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但好像也是某种真实的存在,在特定的状态下才能感应到、包含在天地间的气息中。这种感应以特定的方式折射入元神,虎娃便能看见那些奇异的“东西”。

虎娃回顾方才进入的状态,再凝神入境却睁着双眼,以天地为己身,元神感应与真真切切的肉眼所见不分彼此,他接着又看见了方才的场景。战场上飘荡着无数的虚影正在厮杀,正是白天阵亡的那些人。

虎娃生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环境,当然也是信鬼神的。他悟出了纯阳诀,对神道设教与鬼修之法有所认识之后,已对世间的鬼神之说有了自己的理解。但民间总有阴神鬼物的传说,它们与羊寒灵那样的山神可不同,虎娃此前还没有亲眼见到过呢,实际上绝大多数人也根本没见过。

虎娃今天却在战场上见到了这样的“东西”,它们便是传说中的阴神鬼物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阴神鬼物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虎娃凝神只观察着其中的一个“人”,此人起先只是一道虚影,可是融入与现实场景重合的定境中,便看得越来越清晰,是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他似乎被刀剑砍中,作势格挡中一次又一次倒地——便是他身亡时的场景。

虎娃并不是直接看到了“他”,而是神识极其精微,感应到了天地间残留的某种气息,折射入元神,捕捉到这一缕气息的源头,让它呈现得更加清晰。元神感应在运转,虎娃看见那个少年的样子也在变化。

仿佛时光倒流,倒地的少年起身、后退、前进、后退、再前进——这是他在战阵中轮番冲杀的场景。接下来便是列阵,这是大战尚未开始之前。虎娃在跟着这个少年向前走,因为少年的步子是在后退,这是他跟随大军进发到战场的经历。

时空仿佛错位,虎娃明明站在现实的大地上,看见的却似是另一个时空的场景,而且光影在极速变幻。舆轩率领的军阵是从相室国都城来到战场的,虎娃却没有跟着那少年一直回到都城,因为光影变幻得很快,虎娃似乎捕捉到了只属于那少年的气息。

少年远去退回到都城,虎娃只是站在原地远望着,接着突然转身走向了北面,然后他又看见了那少年。这里是离战场不远的一个村寨,居民早就跑光了,虎娃只看见那少年倒退着回到了村寨,途中还做出集合列阵的动作,手里握住了什么东西。

虎娃看明白了,这少年就居住在这个村寨中,受征召加入了军阵,拿起武器走上了战场。这是此人一生经历的回放,虎娃站在空空荡荡的村寨中,看着那少年所留下的气息折射出的一切,也看见了少年在村寨中生活的场景。

他是一名很普通的村寨族人,出生在这里,也一直生活在这里,几乎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在他十七年的生命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村寨里,当然也有离开村寨远行的时候,那属于虎娃没有看清楚的场景。

就在不久前,这少年受征召去了国都,加入后备军阵上了战场,便在昨天黄昏前阵亡。

虎娃一直在定境中观察了少年十七年吗?当然不是,前后总计大约只有一个时辰,只是天地间有关这少年留下的一缕气息被他捕捉到了,在极精微的定境中感应,用一种非常快速精炼的方式在他的元神世界中展现了出来。

虎娃看清了这少年一生所有的细节吗?当然也不是,他只是以战场上属于那少年的一缕气息为灵引,又捕捉到了天地间更多的信息,由很多或模糊或清晰的碎片拼接起来,观察到此人一生大概的历程。

一个时辰内能感应到并在元神世界里演化展示如此复杂的场景,并以这么快速的方式,只有极其强大且精微的元神修为,才能支撑这一定境,虎娃等于是在连续施法。

为何战场上那么多虚影浮现,虎娃偏偏选择了这少年、捕捉他留在天地间的气息?冥冥中好像自有一种感应,这少年的气息很清晰完整,这些年他就生活在附近不远的村寨里。假如换另一道虚影,虎娃也不可能在战场上走出不远的距离,便能追溯到那若隐若现的气息痕迹。

虎娃看见的便是传说中的阴神鬼物吗?他也在问自己,答案是否定的。他并不是看见鬼了,只是五境修为九转圆满,形神融入天地,感应精微到达极致状态,能够察觉到天地之间的各种气息。他捕捉了一缕气息,在元神中演化出方才的场景。

但也不能说他看见的不是鬼物,所谓的鬼物又是怎样一种存在,或者说“鬼”的概念又该怎样去理解呢?虎娃终于不再施法,就在空荡荡的村寨中坐了下来,参悟刚才所经历的一切。

怎么形容一个“人”的概念,可以描述他的五官相貌、筋骨血肉。但人之所以为人,还有他的成长经历、脾气秉性、所思所想、所行所为,与周围的人或物所发生的一切关系、在这个世界中留下的所有痕迹,才能概括某一个特定的“人”。

当一个人逝去之后,他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了吗?好像也不是,他给这个世界造成的一切影响都还在,比如他在战争中曾经砍伤过敌国的士兵,那伤痕还留在敌人的身上。他生前曾折断过一根树枝,那棵树上仍然少了一根枝条。亲人们会为他伤悲、还记得他的样子。

他本人留下的一切痕迹都不会消失,只会慢慢地逸去、被打散、被掩盖,直到无法再察觉。白天刚刚发生过大战,所以虎娃能够在战场上捕捉一丝清晰的灵引,假如再过很多天、这里又发生了很多事,就算以虎娃那么精微的元神感应,恐怕也察觉不清了。

如果说虎娃见到的就是鬼物,那么所谓的鬼含义便为“归”,指一个人来到世上又归去之后,所留下的一切痕迹。但虎娃在战场中见到的那些虚影,并不是传说中真正的鬼物,只是元神感应中捕捉到的气息,它们不在乎谁能不能看见,就是一种痕迹。

但虎娃既能“看”见这些,便意味着民间传说中的鬼物,也可能由此诞生。假如战场上的某道虚影,凝聚了生前的念力尚未消散,那便可能成为真正的阴神鬼物。但这种阴神鬼物迟早会消散,它们也很难自我觉醒,除非是因为某种特别的机缘、或是被人以神通法力凝炼唤醒。

但这个少年的虚影不行,战场上所有的虚影皆不行,虎娃并没有看见阴神鬼物,却知道了阴神鬼物可能从何而来。

虎娃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假如真有那么一道虚影凝聚着生前的念力未散,因为特殊的原因被唤醒,也可以借助修炼神魂之法继续凝聚,从而踏上修炼之道。但是这种阴神鬼物的修炼机缘,其实比禽兽自悟成妖还要难得。

假如不得修炼凝形,阴神鬼物就算出现了,其存留于世的时间,就相当于本人横死前尚未耗尽的寿元,大多在一种朦胧未醒的状态下最终自然消散。阴神鬼物若能觉醒修炼,借助神道设教之法倒是挺合适的,也可以借助于别的专修神魂的秘法。

虎娃今夜并没有见到真正的鬼物,却悟出了这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