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4章、鬼者归矣(上)

少务提前猜到了相穷会攻打巴室国,但相穷却没想到少务与郑室国之间的冲突是虚,调集大军等待机会打入相室国才是实。

所以少务早就做好了被相穷杀入国境的准备,伯劳得到的命令有三条:一是在战略上主动放弃望丘、平谷、野凉三座城廓,提前把军民和物资向后方转移,让相穷得城廓而不能得补给;二是在彭山与丈人山一线,利用关防隘口阻敌,尽量给后方更多的时间完成坚壁清野计划;三是死守都城,不与相穷列阵决战。

少务事先这么交代的,伯劳才敢这么做,否则身为留守监国者,怎能不战而放任敌军围困国都呢?

另一方面,少务大军的后方并不在巴都城,最早是金沙城,随着大军的推进,飞虹城与太禾城都成了他的辎重大营所在。少务得到的补给不仅仅是粮食,他解散了那些未曾抵抗的城廓守备军阵,将人放回家、但军械装备却留下来了。在正式作战中,打扫战场所获得的军械也是就地的补给。

而舆轩的处境与伯劳完全不同,他所坐镇的相室国都便是相穷大后方的指挥中枢,若是国都被包围、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后方的指挥就瘫痪了。与此同时,南面的龙马城也会成为一座孤城。太禾城已经失陷,若国都再被围困,那么相穷前线大军的后勤补给线路将尽数被切断。

当少务攻占太禾城向国都杀来时,舆轩已经不能再等待相穷回复的君命,必须自己立刻做出决定。他绝不能让少务围困国都,甚至不能让少务将战线推进到都城之下。不仅是舆轩,包括相穷在听说少务大军向相室国都推进时,判断多少都有些失误。

他们认为,少务是劳师远袭,进军的路线兜了一个大圈子,一路攻占了那么多城廓之后,应该已兵疲将惫,精锐主力恐怕也折损了不少。舆轩没有去救援太禾城,而是从龙马城以及附近城廓调集重兵以逸待劳,应能给少务大军以迎头重创,就算不能将之完全击溃,至少也能将其击退。

但是少务大军这一路,并没有经历太大规模的激战,在及时补充了后备军阵之后,前线精锐主力几乎没什么损失,而且一路获胜而来、全军士气正旺。

其实这和相穷进军的情况有类似之处,相穷大军杀入巴室国后一路并没有太大的损失,直至推进到彭山与丈人山隘口才遭遇了顽强的抵抗。那么如今少务与舆轩大军之战,从某种意义上,便相当于当初相穷和包奇正的关防守军之战。

有林枭在,少务大军提前查知了舆轩大军的动态,当两军对阵时,已选择好了顺风的方向。少务虽然不打算使用噬魂烟,但也要防止舆轩在战阵交锋时用这种东西。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激战,无论计谋多么出色、用兵如何出其不意,但在每一个局部战场上,还是要靠战斗力解决问题的。

与守城之战的来回交锋消耗不同,平原列阵大战分出胜负的时间不需要那么长。双方前锋军阵与后备军阵轮流冲锋拼杀,战鼓声不断擂起,刀光剑影如波浪潮涌般碰撞在一起。这番大战整整打了一个白天,最终舆轩溃阵,无法再阻挡少务大军的冲击。

舆轩集结两阵死士断后,收拢撤下来的残兵,趁着天黑的到来仓惶逃回了相室国都。少务也要收拢军阵,加上天已经黑了,并没有继续追击,连夜开始清点损失、救治伤员,重新整编激战中打残的军阵。

虎娃并没有上战场,他就坐在少务的战车上,静静地看着少务不断下达各种命令,前线大军变阵轮番冲杀、直至最后获胜。少务的指挥中规中矩,在这种硬碰硬的正面战场上,谁也没有太多的花样,换哪位将军指挥其实都差不多,就看麾下军阵执行命令是否果断、战斗力是否顽强。

大战获胜后,少务有太多的事情要忙,而虎娃也没有闲着,他开始出手救治伤员。以虎娃的疗伤手段,比随军共工们高明多了,但受伤的人太多,他一个人也救治不过来,亦命藤金、藤花出手帮忙。

藤金、藤花是他的弟子,当初在彭山禁地中就得到他的指点、学过理气疗伤之法。最重要的是,藤金、藤花各拥有一朵金铃花法器,不仅有安神之效,还能使人陷入沉眠,这在调治伤员时简直太有用了——可为人止痛。

巴室国的伤员基本上都处置完毕后,军营中更多的是相室国被俘的伤兵,他们被集中看押暂时无人理会。虎娃叹了一口气,下令能救治的就尽量救治吧。其中尚能参战者,随后便交给灵宝;不能再战者便遣送回乡;最终伤重不治者按阵亡记,事后也有抚恤。

虎娃不仅是下命令,他也带着藤金和藤花接着出手救治这些相室国的伤兵。这天夜里幸亏有他和两名弟子帮忙,否则仅凭那些随军共工,将有太多的人受了伤就算侥幸一时未死,恐怕最终也熬不过去。仅仅是及时止痛止血,他们便留住了上百人的命。

虎娃的声望,在巴室国中自不必多提,在相室国中他也是受万民敬仰的“小先生”。那些相室国受伤的战俘做梦也没有想到,传说中几乎和神仙一般的小先生,竟然会出现在眼前,且亲手为他们调治伤势。据说这批被虎娃治过伤的将士,后来大多成了灵宝手下最精锐的战力。

在这一战中,猪三闲也受伤了,伤得还不轻,被抬回来之后趴在那里直哼哼,也是虎娃亲手为他调治的。虎娃还告诉这位猪头人弟子,一个月内将上不得战场了。

猪三闲筋骨之强悍远超常人,不仅皮糙肉厚更有一种天赋神通,能以红光罩体、寻常刀枪不入,虎娃都曾领教过他这手本事。可能就是艺高人胆大吧,猪三闲凭借着一身强悍的神通,在冲锋时勇往直前,就差没有化出妖族的样子四蹄蹬地、身放红光往前直撞了。

猪三闲的修为突破四境后,神通当然比以前更强大,可是就算他刀枪不入,防的也只是寻常刀枪,而且在连续的激战中,神气终有耗尽之时,只要法力运转稍有凝滞,就有可能被刀枪所伤。

对方军阵中亦有不少将士有修为在身,更有很多精锐的军士练成了武丁功,结阵挥出刀芒不断,猪三闲甩开战阵一个人冲入重围又能挡多少下呢?他的肩头挨了一箭,箭簇差点没扎进骨头里,屁股上还挨了两记,一记是被刀直接砍伤的,另一记是被武丁功的刀芒所伤。

猪三闲伤在屁股上,是因为冲得太猛了,扎进了对方战阵深处,被敌人转身砍中。当时藤花发出震吼,藤金趁机冲过去把受伤的猪三闲给抢了回来,否则他性命堪忧。

这一战,虎娃把藤金、藤花派上前线并不是让他们直接冲杀,而是做亲卫打扮紧紧跟随着前锋将军盘瓠,在盘瓠遇险时出手保护。虎娃虽然向少务举荐了盘瓠为将军,但不希望他在战场上出事。盘瓠倒是没有遇险,他们却把猪三闲给救了回来。

盘瓠在武夫丘上学过兵法,猪三闲可没有。虎娃在给猪三闲疗伤时,还训斥了这名新收的妖族弟子一番,告诉他身为将领不能只顾自己向前冲杀,更重要的是率领战阵,进退之间及时完成攻防转换。不是自己身手好便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将军,以后要多学着点。

一直忙到后半夜,虎娃让几乎神气法力耗尽的藤金、藤花先去休息,众随军共工也一再恳请彭铿氏大人去休息,剩下来的事情交给他们便可。虎娃终于离开了大营,一个人来到了白天发生过激战的旷野上。

因为打扫战场的关系,旷野中还点着一堆堆篝火。大战平息后的黄昏,这里曾尸横遍野,阵亡者有不少是巴室国的将士,更多的则是相室国的败兵,四处散落着丢弃或损毁的兵甲器械。如今战场已大概清理干净,阵亡者的遗体都集中到了专门的地方堆放,除了那些篝火还在燃烧,四野一片空荡荡,只有夜风中带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虎娃独自走在这片战场上,放开元神感应着天地间的一切。其实这一夜,他恐怕是整座军营中最累的人,连续出手救治了那么多人之后,体力与精力已经相当疲惫,但知觉却比以往更加精微敏锐。

夜幕下的战场遗址,越往远离篝火的黑暗处走,其气息越显阴森肃杀。虎娃不仅清晰地感受到了,而且融入心神在体会。山爷临别时告诉虎娃,要留意观察世间诸多人与事,体会他们的经历、愿望与行为。

而山神当初让虎娃远走巴原,不仅是为了避祸,也是为了让他见证人间种种。但是人们所见证的事情,不可能都是他希望看见的,虎娃当年就没想到自己会走在这样的战场上,但他此刻,仍融入心神感应与体会着天地间种种精微的气息。

这种感觉当然不会令人舒服,甚至有些毛骨悚然。虎娃已经进入了一种出神的状态,看上去像是在梦游一般,五境九转圆满之后,他虽然没有闭关清修,但也经常进入这样的状态,形神与天地间的气息融为一体,以天地为己身感受着一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