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3章、相穷之死(上)

伯劳又带着十位国工,集中都城中的各位共工,连夜修复那段被击毁的城墙。紧急状态下当然来不及组织民夫以块石与夯土筑城,而是直接施展御物搬运之法,就以泥土和碎石堆砌填补,同时以法力凝炼加固,总算在一夜之间把这段城墙又给补上了。

那十位国工白天并没有冲到缺口处直接作战,他们及时后撤未陷入乱军绞杀之中,此刻又发挥了作用,但一夜施法下来,与其他众共工一起皆累得筋疲力尽,想要恢复神气法力,恐需涵养好一段时间。

城中各色人等无形中汇成一辆巨大的战争军械,连夜运转不歇,一直忙到第二天黎明。劳累了一整夜的伯劳又与长龄站在城廓中央的高台上,远眺着城外道:“假如相穷再来一波这样的攻势,巴都城恐怕便守不住了。”

长龄摇头道:“再来一波?我看这样规模的强攻,相穷也组织不起来了!”

话语中带着神念分析了一番。相穷在攻城时使用了噬魂烟,这明显就是孤注一掷。根据少务在命煞那里得到的情报,相室国兵库中收存了六十七枚噬魂烟。虽不清楚相穷总共带来了多少枚,但今天一次就打出了三十六枚。

有可能这些噬魂烟就是全部,也有可能相穷军中还有更多,但无论如何这已是相琼大军最强的一击。仅有噬魂烟没用,还得有能冲到战阵第一线祭出噬魂烟的人,在轮番攻城时一次集合了三十六名四境修士,猝不及防间突然同时打出噬魂烟,这已是惊人的大手笔了。

相穷就算能一次同时动用更多的噬魂烟,也很难集合起更多四境修士,想再来一波恐怕不太可能了。另一方面,相穷在兵源、军械上的损失也很惨重,更别提攻城不下士气所受的打击了。

话刚说到这里,忽见东北方向远处的天际有浓烟升起。那个地方离得很远,但滚滚浓烟就连都城中都能看得见,说明地面上的火势不小、绵延的范围很大。伯劳惊喜道:“主君留下的暗招发动了,北刀氏将军终于得手!”

长龄长出一口气道:“伯劳兄可以好好休息了,您再这么硬撑下去,恐会自损修为啊。”以他们的修为,以神念交谈当然更方便,可是方才伯劳只是开口说话,累得连神念都发不出来了。

……

长龄料的不错,相穷大军携带了五十枚噬魂烟,这一次攻城就用了三十六枚。其实按照相穷的打算,在一轮齐攻中全部祭出是最好,但实在凑不出那么多四境以上的修士。他也不能将所有的随军共工在一次攻击中都顶到战阵的最前线,三十六枚噬魂烟齐攻、再趁机结阵施法轰塌城墙,这已经是极限了。

相穷的确重创了巴都城守军,开战以来巴室国所有的人员伤亡,包括死守关防隘口的那一战,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天的损失更大。但与此同时,相穷大军何尝不也是受到了重挫?相琼本来下了死命令,此战定要攻破巴都城,可是仍没有成功。

相室国大军也需要休整,在短时间内无法发动同样规模的攻势了。相穷的脸色阴沉无比,甚至感觉身体也是一阵冷一阵热,几乎压抑不住暴躁的心情。麾下的各位将军都不太敢跟他说话,哪怕是汇报军情、请示君命,也是尽量低着头言辞简短。

这一夜相穷当然没睡着,处于一种精神极其亢奋、情绪又极其压抑的状态,眼睛里充满血丝,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在侍从的劝说下迷糊了一会儿。他刚躺下没多久,又有军士来报:“主君,不好了,在彭山与丈人山的关防隘口方向,正有大量浓烟升起!”

报信的军士话还没说完,就被亲卫一脚踢了出去。这个时候送来这种消息,被惊醒的相穷恐怕连杀人的心都有,没看主君的佩剑就放在床边吗?

相穷连衣服都没穿好便冲出了屋子,抬头望去,远方果然有浓烟不断,而且飘飞得越来越高……直到正午之后才渐渐消散。

……

被大火烧毁的,是相室国大军后方的粮队车辆,他们是在昨天夜间到达彭山与丈人山关防隘口的。

不可能人人都有夜间视物的神通,运送粮草辎重的牛车队伍需要晓行夜宿,沿途有军阵护送,夜间休息的地点是事先选好的布防营地。但想保证粮道安全,最重要的并非派军阵护送,而是要有一片稳固的大后方、已将占领区内的残敌清理干净。

相室国的镇国大将军悦瑄在野凉城坐镇,城廓境内已无巴室国的残军,却没料到突然又冒出一支奇袭粮队的军阵。这支军阵的编制并不齐整,总共只有三十余人,但清一色皆是四境修士,率领者更是有五境九转修为的北刀氏将军。

北刀氏领着彭山禁地中值守的众修士趁着黑暗潜伏到了附近。黎明到来后,关防隘口的驻军像往常一样生火做早饭,运送军粮的车队则已经吃完早饭出发。前面的车辆渐渐离开了关防隘口,最后一辆装载着军粮的牛车刚刚开动,北刀氏突然发起了袭击。

尽管这些修士的战斗力远远强于普通士兵,但北刀氏并没有强行夺取关防隘口,甚至不与守关军阵纠缠混战,就是率众放火将那些车辆点燃。他们所用的也非常规战术,主要是攻击粮车而非是杀伤敌人,在高处合力击断巨木,点燃熊熊大火砸到车辆上。

粮车被砸翻,受惊的牛马四处冲撞,和燃烧的巨木混杂在一起,堵住了关防隘口外的道路。军阵想救援都很难,他们首先得穿过被横七竖八燃烧的大树所阻塞的道路,就算冲了过去,面对大火也束手无策——这条道路两侧并无水源!

人员的伤亡并不算严重,但军粮全都被烧毁了,粮车和树木的灰烬残骸堵塞了道路,需要派很多人清理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交通顺畅。北刀氏不仅烧毁了这一大批军粮,也暂时截断了彭山与丈人山隘口的道路,使得后续的大批人马与物资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

此任务完成后,并北刀氏未恋战,率众修士及时撤回到深山密林。这位将军又对众人说道:“接下来诸位可以回彭山禁地清修,若愿意的话,也可以等待相穷兵败之后,继续跟随我为主君的大军效力。”

就这一次出手,便可以得到少务先前许诺的封赏。假如愿意继续为大军效力,少务当然更欢迎。但如今还不是时机,这些人需要等到相穷兵败之后才出山。有这个前提在,那当然是在巴室国大胜之后更立新功了,在场所有人都表示愿意。

……

相穷看见远方的浓烟,立刻派人去打探情况。这边派去的人还没回来,关防隘口那边报信的人就到了。

就在这一天正午,相穷同时接到了两份战报,是由同一个人送来的。此人来自国都,是一位修成了武丁功的精锐战士,且十分擅长御车。他从相室国都一路赶来,沿途换了很多匹骏马,以最快的速度几乎毫不耽误来见相穷。

说来也巧,这位报讯的使者今天凌晨时也在彭山与丈人山关防隘口,有紧急军情在身,他抢在运送粮草的车马队伍之前出发了,也是目前唯一从那处关防隘口走脱的一辆车,因此他也知道凌晨时发生的事情。

大批军粮在后方设防的关卡外被烧毁,不仅意味着前线大军将要断粮,对全军士气也是沉重的打击,更何况它发生在刚刚攻城受到重挫之后。相穷尚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袭击了粮队,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便意味着后方并不稳固,很可能是敌人的援军已经到达、企图抄他们的后路。

假如这样的消息在军营中散布开来,前线将士中将不可避免地会有沮丧、失望、恐慌的情绪蔓延。相穷的第一反应是大骂悦瑄,这位镇国大将军既在后方坐镇,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监督巴室国可能的援军动态、保持后勤辎重运送线路的安全通畅。

有人奇袭了彭山与丈人山关防隘口,竟能把所有的军粮都烧毁,还借着燃烧的粮车和巨木阻塞了道路,悦瑄大将军怎么事先没有察觉与防备?

可是相穷已经没有心思痛骂悦瑄了,因为还有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他当着众将的面,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当场吐血晕厥!

这名报信的使者来自国都,是兵正舆轩紧急派出的。他原先要送达的消息是:舆轩集结大军,在国都与太禾城交界处的平原上,与少务率领的巴室国大军主力列阵决战。经过一日之激战,舆轩溃阵不敌,已率残兵逃回国都。

留守监国的兵正舆轩大人认为,兵败之后国都亦难守,被少务围困是必然的,恐怕不久后也会被少务所攻破。到了那时,南境的龙马城与国内其他城廓之间的联系就将被切断,也意味着相穷大军的后路被彻底截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