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2章、巴都之围(下)

攻城之战正是惨烈之时,尤其是正面攻坚,一支军阵的各个小队之间,整个战阵的前军和后军之间,都必训适时轮换。就算给某人一把刀,放一群猪出来让他砍,一连砍翻好几头、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恐怕刀也会砍钝了,而且人也挥不动刀了。

为了保持足够的战斗力和冲击力,并在伤亡过大的时候不至于战线崩溃,在前线战阵没有力竭之前就要轮换后队继续冲上。城墙上的守军不知挡住了多少波攻势,对方军阵后方也出现了修士的身影,在刀光剑影中施展神通法术、攻击城上的守军以及他们所立足的城墙。

以块石垒成的城墙正面布满了刀剑痕迹,不时传来炸裂纷飞之声,很多地方都损毁了,露出其内部的夯土。守城的人群中也有修士,他们位于最前端的战线后面,施展诸般神通法术帮助守军,同时也化解对抗敌方修士的攻击。这并非一对一的斗法,甚至没有特定的哪一个对手。

城墙下已经被击毁了好几座大型的登城坡,那是被飞去的巨石砸倒的。当攻城的战阵又一次撤下去,换了新的一批敌军冲上来的时候,城上守军还没有意识到,这次的攻势与以往不同,冲在最前面的清一色都是四境修士,却是寻常军士装束。

但不论来者是谁,城上的滚石、箭矢、梭枪照例齐发,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打倒一片敌军,那些相室国军士突然站定脚步亮出了法器,各色光华闪烁、联手挡住了这一波攻击,然后突然朝城墙上打出了一片东西。

总共三十六名修士,同时打出了三十六枚噬魂烟。噬魂烟这样的秘宝,须拥有四境以上的修为、掌握御器之功才能施展,否则相穷也用不着强派这些修士上战场。

相室国兵库收存的噬魂烟,相穷这次就带来了五十枚,就是留在这个时候用的。动用此物最佳的场合是居高临下的防守,在野外列阵大战时则要占据有利的风向。前段时间相穷一直在进攻,拿下各城廓很顺利,用不着让修士冲到战阵最前方动用秘宝。

就算在进攻彭山与丈人山关防隘口遇到了麻烦,但当时是从下往上仰攻,风向也不利,所以并没有动用噬魂烟。今天相穷是在攻城,在地势上同样也是不利的,但他却选择了有利的风向,集合大批修士冲到最前方,突然把这些噬魂烟同时打到城墙上去。

这一手能让城墙上的守军死伤一片啊,迷雾毒烟再顺风飘进城里,更能让城中死伤无数。除了少数高手,这个方向战场上的守军恐怕就要被清空了。

三十六枚噬魂烟同时被法力引爆为灰雾包裹的黑云,眼看就要膨胀爆发而开。在其爆发的威力笼罩下,就算一名六境大成高手恐也不能硬抗。

城墙后方的半空突然飞来两道流光,于虚空中定住化为两个身影,正是工正伯劳与长龄门宗主长龄先生。这两位高人原本就在附近警戒,察觉不妙同时飞至。伯劳挥手祭出了一道狂风,全力将那些灰雾黑云朝高空卷去。长龄先生则施法化作一道碧光,化解那些未及驱散的毒烟。

他们联手配合,想将同时爆发的这么多噬魂烟的威力化解,也显得异常吃力。灰雾黑云大部分卷向了高空,并没有飘入城中造成大面积伤亡。城墙上有守军在毒烟中闷哼倒地,但长龄先生祭出的碧光洒下,也及时护住了大部分人。

就在这时,又听见轰然一声巨响。使用噬魂烟消耗的并不是自己的法力,只要施展御器神通将其祭出去引爆就可以了,三十六名修士打出噬魂烟,又及时结阵合力施法轰击城墙,这一击就几乎让他们皆神气耗尽。

城墙的正面本就破损不堪、不少地方甚至已露出块石后面的夯土,在这一击之下轰然崩塌,出现了一个数丈宽的缺口。碎石泥土四处横飞,站在城墙上的守军也是死伤一片,很多断臂残肢随着碎石乱飞,有不少人被埋在崩塌的土石之下。

这时又听一声齐喝,城墙后方赶来了十名修士,他们是住在巴都城中的十位国工,去年少务继位大典举行国祭之时,也是由这些人结阵施法的。伯劳这次请他们出手了,不需要出城杀敌,就是在这种时候施展远距离、大范围的攻击法术。

城墙崩塌了一段,巨大的块石滚落四处,这时突然都飞了起来,带着呼啸之音漫无目的地朝着城外砸去。

一名国工通常要有五境以上修为,并且有其过人的特长神通手段,他们能施展出种种神奇的法术。但在这个时候结阵施法,没有多余的花哨手段,就是最普通最简单、只要有三境修为就能施展的御物之术。

无数块石卷起,还有原先就囤积在城墙后方的、那些用于守城的滚石,包括靠近城墙的几座房舍也解体了,全部飞出朝着缺口外砸了过去。

那三十六名修士各自打出噬魂烟,又联手轰塌了城墙,这全力一击便已消耗了大部分神气法力,正在飞身后退。漫天块石夹杂着各种残破的军械、城墙与房屋的碎片呼啸砸来,躲都没有地方躲,他们只能祭出法器化出道道光华硬抗。

足有二十几道光华当场被砸灭,能够保住性命撤回去的人还不到一小半。这么巨大的损失,恐怕也在相穷的预料之外,但城墙毕竟是被击出了一个缺口,早已准备好的精锐军阵顺势冲进了城中。而巴都城内增援的后备军阵,也如潮水般涌向了这个缺口。

只见几丈宽的城墙缺口内外,各种刀剑的光华四射、金铁交鸣声此起彼伏、怒吼与惨呼之声不断。假如站在那个缺口中间,就算是伯劳或长龄这样的修士,恐怕也难以保住性命,修为再高也毕竟是血肉之躯啊。

伯劳施法将噬魂烟爆发的威力卷向高空,但那灰雾黑云并未消失,仍在顺风向前涌动扩散。伯劳继续向上飞,施法卷动狂风裹住毒烟,使之顺风势继续向高空扩散,不至于落入城中伤人。就算是虎娃手持五色神莲在此,也不能将同时爆发的这么多毒烟消解,只能用这个办法将其驱走、最后飘散在远方。

长龄见伯劳的身形有些不稳,及时飞上去扶了他一把,同时祭出碧光,化解那些飘逸至城墙缺口内的淡淡毒烟。这些已经散逸出来的毒烟,就必须以法力化解其毒性了,长龄恰好精通于此道,这么做要比将那灰雾黑云卷走吃力得多,幸亏刚才没有太多的毒烟飘散出来。

长龄一心二用,施法化解战场上毒烟的同时,又随即飞上高空相助伯劳,只见一团巨大的黑云带着涌动的灰雾,缓缓飘过巴都城的上空。被狂风卷住不使其沉散入城中,其不断向下方飘散的少量毒烟也不断被碧光扫灭,终于飘过巴都城落向了城外西南方的旷野。

伯劳与长龄落在了城墙上,脸色都有些发白、气息稍显紊乱。噬魂烟是战场上大规模杀伤之物,这两位高人本身可以不惧其害,但想施法护住城中军民,也耗费了大半神气法力,因为救人远比杀人或自保更难。

像他们这种高人,既已突破大成修为,足以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主、逍遥人间享受大自在超脱之妙,有什么俗务派门下弟子去处置便可,本没必要直接出手参与这种战乱冲杀,弄不好也会殒落的,可是两人出手都有各自的缘由。

伯劳自不必说了,他担任巴室国的工正,就是守卫巴都城指挥战事的主帅。而长龄先生及其宗族与宗门,与少务的利益几乎完全是一体的,他的儿子在做善川城城主,门下已出师的弟子,有一部分在彭山禁地听从北刀氏的号令,另一部分跟随少务大军出征,而本人则留在了巴都城中协助伯劳。

这时巴都城东北那段被轰塌的城墙缺口处,如潮水般的敌军涌了进来,又有潮水般的守军涌了过去,展开了一场殊死决战。相穷的精锐军阵几次冲过了缺口,但始终冲不过城墙后那半圆形的守军防线,没有顺利攻入城中。

几番进退拉锯,城墙缺口内外伤亡一片,伯劳又回到了城中的高台上指挥全局。还好城中组织的后备军阵足够多,等于是拿人命在填这个缺口。这场惨烈的激战一直打到黄昏之前,相穷大军虽击破了城墙却无法攻入城中,在黑暗即将到来之时终于退去。

这番大战终于平息,巴都城中亮起了很多火把。仓正大人连夜清点伤亡人数、组织城中共工抢救伤员,重新分派与发放各种物资;兵正大人则忙着整编残军,守城中有很多支军阵都被打残了,需要以剩下的精锐骨干为基础、补充青壮重新组织起来,才能够恢复战斗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