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2章、巴都之围(上)

相穷原先与悦瑄商量,他率主力攻打巴都城,而悦瑄在野凉城后方镇守,一来是防止被占领的城廓出现变故,二来是可以接应前线大军,进可攻、退可守。可如今为了立刻攻破巴都城,相穷将大部分后备军阵也调上前线了。

大军之中当然也有不少修士,在这个年代各宗门的修士地位很特别,因为他们都是掌握了某种修炼秘法、拥有神通修为之人。尽管从某个角度看,他们仍是凡人,与世间其他生灵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但他们毕竟已踏上了通往超脱的道路,绝大多数修士当然自以为与世间普通民众不同,他们也比平常人更宝贵,若无十分必要或缘法牵连,很多修士会尽量避免自己卷入战祸。就算有神通法力在身,在惨烈的大军交锋中,同样也会死于刀兵之下。

但凡事并无绝对,大军肯定会携带修士随行,主要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像盘瓠这样,其本人就是军中将领,职责所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不上战场?第二种情况就是受国君征召的修士,他们往往被称为随军共工。

这些修士或是在国中任职、要听从君令调遣;或是由各大宗族势力所培养,代表宗族接受征召、为国君效力;或是各地散修,欲建功立业、获取封赏……种种情况不一而足。随军共工也会上前线,但通常不会在军阵的最前方直接冲杀,他们反而是大军重点保护的对象。

随军共工的任务很多,比如率领民夫和将士修筑工事、打造与修复各种兵甲器械。若没有他们出手,前线大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出各种攻城车。随军共工还有一种重要的任务便是疗伤,及时施展神通法术为受伤撤下前线的将士止血包扎、调理生机、防止伤口化脓感染。

重伤且不说,就算轻伤若不及时处置创口,往往也会要人命的。有随军共工出手,极大地减低了前线将士的阵亡率,而且还能让很多受轻伤的将士迅速恢复战斗力。比如少务的大军中,就有不少出身长龄门的修士,他们擅长于炼药亦擅长于疗伤,在前线就专门负责救治伤员。

随军共工当然在必要的时候也会上战场,但他们不会直接站在军阵最前面冲杀,而是在军阵的掩护下施展各种神通法术攻击对方军阵。但这种时候也很危险,如果溃阵或者混战在一起,他们也可能出现伤亡。

而相穷决定将随一批军共工集中起来,就编在最前方的攻城战阵里冲锋,一起施展神通法术,将城墙攻破一个缺口。众将领闻言脸几乎都黑了,但他们知道国君此刻做出的决定已不容反驳,于是也都没有抗命劝阻。

……

彭山与丈人山之间的关防隘口,已被相穷大军占据,营房工事化为一片废墟,很多地方的泥土都曾被血迹渗透。如今损毁的营房又被简单地修复,悦瑄派军阵在此驻守、保证后勤军需物资运送的通畅。

隘口两侧山高林密,在其东南方向的一座山峰中,离山顶不远的隐秘处,北刀氏将军静静地坐在那里。这位将军已经坐了很多天,假如并非战乱时期,甚至会被人误以为他正在闭关修炼。

北刀氏在彭山禁地中操练的两支精锐军阵,前不久已经被派到这个关防隘口增援包奇正,又掩护守军撤入了巴都城。可是北刀氏并没有跟随军阵行动,他这些天收敛气息一动未动,只是在辟谷的状态下服用一些灵药理气。

相穷大军的调动情况,北刀氏全部看在眼里,并在心中默默地算计。在没有文字的年代,并不代表人们不会记录信息和计算,也不代表人们不够聪明。以北刀氏将军的修为境界,他使用的是心算,将相穷前线战事所需算得是清清楚楚。

北刀氏一直在观察相穷穿过彭山与丈人山隘口带过去多少兵、运过去多少粮食军需,分别是什么时间、分多少批抵达的。激战了这么多天、从前线撤回多少伤员,前方的消耗又有多大,剩余的人员和物资应该还剩多少。

当相穷大军从后方的野凉城又调来大批后备军阵奔赴巴都城前线时,北刀氏不禁眼神一亮。这些军阵只携带了军械,除了自己所用,还要补充前线已消耗损毁的箭矢兵甲。而相穷在前线囤积的军粮,目前只够消耗三到五天的了,接下来要从后方继续调运。

如今相穷一次又调过去这么多后备军阵,按照行军惯例,在没有军粮辎重车队跟随的情况下,士兵行军也就带着两天的干粮,够他们到达前方集结的营房就可以了。补充了这么多兵源,同时也等于多了这么多张嘴每天要吃饭啊。

巴都城外不能就地补给,再算上这些新增的军阵,相穷在前线囤积的军粮恐怕三天后就要吃完了。那么在这三天之内,就必须及时从后方调运。

在后方野凉城镇守的大将军悦瑄当然不是傻子,这一批后备军阵派出去了,运送军粮的车队紧接着也会经过彭山与丈人山隘口,时间就应该在三天内。已在暗中等了好多天的北刀氏终于站了起来,转身向高处走去,他将集结潜伏在深山中的另一支军阵——一支不能算军阵的军阵。

彭山禁地中原本有两支军阵驻守,已经全部投入到前段时间战斗中。假如连国都都保不住了,彭山深处那九株龙血宝树以及药田又有什么好保的?

除了两支军阵之外,彭山禁地一直都有国中各派修士轮流值守,因为那里不仅有大家历年来联手培育的药田,更是一处修炼宝地。北刀氏将军镇守彭山后,也命令这些修士配合军阵操练,并且以高超的修为、强硬的手段镇住了这些人,将他们组织了起来。

这些修士来自巴室国中的各派宗门,一律都是四境修为,总计有三十余人。若是以往,他们恐怕不会愿意主动卷入战乱,既未再国中担任正式官职,适当为国家或城廓出力是可以的,去拼命的话恐怕就不太值得了。

在相穷大兵入境之时,北刀氏将军就颁布了命令,愿意走的人就走,但以后不会再得到巴室国的封赏,巴室国将来对其宗门的供奉,这些人也将失去在宗门中享用的资格。将来各城廓亦不会再任用他们的儿孙,其直系后人要隔两代之后,才有可能受到封赏和起用。

至于愿意留下来的人,北刀氏会将他们编成一支新的军阵,暂时不得与外界有任何联系。他们要听从北刀氏的号令出手一次,就这一次就行了,但必须尽全力。只要做到这一点,事后皆可受封赏,就算修士本人无所谓那些封赏,巴室国亦会赐爵其子。

就算本人是修士,但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后人定也能迈入初境得以修行,更别提其宗族亲眷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了。而且就算有修为在身,这一辈子迈过登天之径成仙的希望也是渺茫得不能再渺茫了,无法完全离开世俗城廓的供养,更不可能不与各城廓以及民众打交道。

北刀氏要这批修士出手,他们可以拒绝,但以后就别想着城廓与巴室国继续奉上的好处。假如他们答应出手帮忙,不仅一切奉养照旧、军功封赏另算,还可赐爵其子。就算修士本人无子,亦可在宗族中指定一名后人受封爵位。

少务这次征召国中那些散修效命时,给的也是这样的条件,只是北刀氏根据彭山禁地的特殊情况,加了一条断其今后的奉养与封赏。这三十多名修士全部留下了,其实前段时间他们就已经接到了各宗门尊长的传话,将代表各宗门尽量为巴国效力。

……

相穷命令修士上第一线参与冲锋,并调集了后备军阵增援,待整军已毕,随即发动了规模空前的猛攻。大军从三个方向同时攻城,一处攻北门、一处攻东门、一处攻打北门与东门之间的城墙。

巴室国工正伯劳与辅正、兵正站在都城中央一座搭起的高台上,听着城墙方向传来的喊杀声,不断下令调集军民守城。一支军阵伤亡损耗过重撤下来了,另一支军阵随即补上去,显然今天遭遇的是开战以来前所未见的强攻,巴都城守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辅正皱眉道:“相穷一定是接到了主君那边的最新战报,他发狠了,想一战而定。”

兵正道:“三处同时攻城,应是两路佯攻一路主攻,相穷会把突破口选在哪里呢?”

伯劳沉吟道:“按照常理,当然要主攻一处城门、好破城而入。但我认为那两处城门可能都是配合佯攻,相穷其实想击破东北方向那段城墙。”

兵正诧异道:“直接破城墙?伯劳大人为何如此判断?”

伯劳抬头望天道:“因为今天刮的是东北风,有一批秘宝相穷一直没动用,若是拿出来需要风向配合……我率诸国工去东北方向警戒,二位大人留在这里居中指挥。”说完话他的身形化为一道光影,飘然往东北方向飞去。

伯劳拿了一件传国器物,是包含着飞天妙用的神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