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1章、胜负手(上)

悦耕是怎么被少务抓住的?这位主将还真能跑,第一战溃阵后,他在亲卫的拼死保护下撤回了防线;防线被突破后,他见事不可为,又及时率领身边的高城守备军阵跑回了城廓。悦耕也清楚高城守不住,命令城主子谦率军阵坚守,自己却带着亲眷家财,在亲卫的护送下离城而去,企图撤退到后方避祸,逃走前还命一队亲卫拿下雏宝一家泄愤。

也许是因为少务大军进军神速,也许是悦耕带的东西和人太多、走得慢了点,半路被追上了,众亲卫死战不敌,悦耕被生擒。

悦耕是高城氏的族长,现任高城城主子谦亦出身高城氏一族。悦耕跑得快还带回来几支军阵,子谦号召民众登城作战、虽响应者了了,但也坚守了两天,可终究不敌兵败被俘。追随子谦的将士多出身高城氏一族,大部分都成了战俘。

相比之下,九樟城的城主就要明智得多。城中守备军阵都被调往泯水前线了,战败之后他根本守不住城,少务大军一到,他便被人绑着打开城门投降了。这一幕很眼熟啊,飞虹城的城主鸿元就是这么干的,九樟城城主当然听说了,他是有样学样,就连绑他的人亦是兵师。

少务入城后也安抚了九樟城城主一番,但并没有给此人加爵。第一个这么做的鸿元是人才,对于效仿鸿元者,少务当然不能处罚。可是九樟城城主曾率军阵主动到前线对抗大军,少务也不能过于嘉奖他,不赏不罚就算是恩赐了。

高城便没有这种好运了,又和少务大军打了一仗。悦耕自己先跑了,却下令城主子谦据守,也算是把这位城主以及高城氏族人给坑了。

少务抓住悦耕后,先是在民间宣扬他派亲卫斩杀雏宝泄愤之事,同时也抚恤相室国在大仗中阵亡将士的亲眷家人。悦耕要杀沦陷区民众的亲眷,而少务来了之后却及时将其解救,并且抚恤卷及大战阵亡的将士家人,这也是尽收民心之举啊。

少务早就说过,百姓不恤、主动纠集民勇对抗少务大军者不免罪。那么悦耕是绝对不能免罪了,被押往城主府门前当众斩杀,和他一起逃出城的亲眷家人,皆贬为奴。

可是接下来对高城一带势力最大、部族人口最多的高城氏一族,少务却是以安抚为主,声明悦耕之罪与其广大族人无关,获罪的只是其本人那一支亲眷。

至于剩下的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是出身高城氏的将士,若在战场阵亡少务亦命城廓抚恤,至于那些战俘,可免去为奴之罚,只要继续在军中服役三年。但有一位特殊的战俘却不太好处理,便是高城如今的城主子谦。

子谦是一名五境修士,整个高城氏部族中修为最高的人,出身于相室国西境另一大派宗门步金山。按身份子谦是战俘,照说编入军阵的战俘,越是精锐战士,将来投入对郑室国作战时便越有用,但本事太大了也不行啊。

谁敢把这样一位五境修士编入战俘军阵中,若是他在平日操练时骤然发难,就连主将灵宝也防不住啊。

少务在虎娃的陪同下,单独见了子谦一面。子谦表示既战败被俘,任凭少务处置。考虑他对高城氏的影响,少务没有杀他,由虎娃出手封印了其修为,将其仍软禁在高城之中。

想封印一位五境修士的修为,比在斗法中直接杀了他还难。可是子谦并没有反抗,主动放开形神让虎娃出手,封印得非常彻底。子谦也清楚少务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但又想把他留着好收服高城氏一族。

这位城主坦然对少务说道:“我就任城主之时,就曾立誓效忠于国主,所以就算被俘,亦难听从巴君之命。相室国中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不多,但也不会太少,就算你攻占了城廓,他们不再与大军相抗,但也不会主动为巴君效命。”

既然他说出了这番话,肯定还有下文。少务温言道:“那么请问子谦先生,像您这样的人,如何才能为我效命呢?……难道您认为,我不如相穷吗?”

子谦摇头道:“并非你不如相穷,我是立誓为国主效命,而相穷未必永为国主。这本就是宗室之争,若相室国主降于巴君,那么像我这样的人,就算不为巴君所用,仍会为巴原各城廓所用。”

子谦使用的称呼很有讲究,是“国主”而非“主君”或“国君”,听上去是差不多的意思,平常说话时人们也不会注意其区别,但此刻却有很微妙的含义。少务明白过来了,起身道:“多谢先生提醒!”

像子谦这样的人,曾立誓为国效命,在这个时代人们很重承诺,他虽然兵败被俘,却不愿主动归顺少务,否则要么内心不安、要么面子上也放不下。就连鸿元城主那种很能见机惜命者,投降时也要命令村宝将自己绑出城,这既是留一条后路,也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所以少务会夸他是个人才。

所以少务会夸鸿元是个人才,这在当时的确是个创举,能给很多后来人以启发。子谦不会像鸿元那么做,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啊。九樟城城主投降时就效仿了鸿元的做法,少务听说这个消息时,想到的并不是怎么封赏九樟城城主,而是打算找机会再赏赐鸿元。

少务如今虽攻占了多座城廓,但相室国仍在,很多人效忠的主君也还在。可是将来如果巴室国的国君向少务投降,愿意退位奉少务为国主,那么少务就将成为子谦这些人曾立誓效命的对象,因为他已经取得了礼法上的身份。

相穷是不可能主动投降退位、并奉少务为国主的,杀了他也不会。但如果相穷死了呢,相穷的诸子还在,少务可以为其立一人为继位者,再由这个继位者向其投降、主动退位奉少务为国主,这就解决了少务在大义上吞并相室国的问题。

这个问题看上去好像并不重要,只要少务大军足够强大,直接攻占所有城廓、灭了相室国便是。但另一方面它又非常重要,涉及到少务不仅是在形式上、也在实质上吞并了相室国。

击溃悦耕大军布下的防线、顺势攻占高城与九樟城、安抚境内万民并当众斩了悦耕的同时,少务进军神速,重新补充兵源整编前线大军,向西南方进军直扑太禾城,同时调后备军阵进驻了高城与九樟城。

果如少务先前所料,高城与九樟城的廪仓都不是空的,虽然没有堆满,但也囤积了不少今年刚征收的秋粮,尚未调往前线便为少务所获。

而大军前方的太禾城,虎娃曾经去过,它的辖境内是相室国最肥沃的平原,虽然其面积大约只有飞虹城的一半,但每年的粮食物产却居于相室国各城廓之首,也是拱卫国都最重要的粮仓。相穷进兵时,军粮就是从太禾城以及国都两处运送前线,然后再由全境各城廓调运补充。

太禾城虽然富庶繁华,但地势就决定了它无险可守,在寻常情况下,只能在平原上列阵而战,可如今这座城廓却没有与少务一战的实力。因为悦耕没有守住泯水防线、崩溃得太快了,从太禾城调出的增援军阵尚未到达前线便在半路被俘获,就连相室国的兵正舆轩也来不及调再派军力于太禾城布防。

少务抢的就是这个战机,下令全速行军直扑太禾城下,而城中正是空虚之时。太禾城城主也没有来得及将辖境内的民众都撤离到城廓之内,廪仓中虽然粮秣充盈,但并足够的无守城之兵,他刚派人去国都求援,少务大军就已经到了。

太禾城城主已听说了飞虹城、九樟城两位同僚的做法,并非是接到正式的军报,而是逃向国都的人四处散布的。于是他很无奈地给兵师下令——把自己也绑出城吧。

第一个这么做的鸿元是人才,第二个这么做的九樟城城主只是在效仿,若第三位城主还是这么做的话,就令人有多少有点尴尬了。而且这位城主的脑筋有点死,你倒是换个花样啊,怎么都是给负责守城作战的兵师下令呢?也不能每座城廓的兵师都是飞虹城的村宝啊!

太禾城的兵师大人当场就不干了,他的职位虽然没有城主高,但所出身的宗族势力可要比城主大得多,平时就不怎么愿意听城主的,此刻则板着脸道:“城主大人为声名着想,不欲毁守城之诺,所以要被人绑上、让我等献城。可我也想求个心安,不欲让人议论,假如将来主君获胜,也不想因此留下罪名。干脆,城主大人将我绑上献降吧。”

兵师不愿意绑城主,反倒要城主绑他。城主无奈,只得命令工师大人将他和兵师都绑起来献城。工师也不干了,正色道:“我乃四境修士,统领境内共工造福民众为工师,但所求是修为精进之超凡境界。如今少务势大,我亦知守城事不可为,但却不能主动绑缚城主与兵师献城。若是那样,本先生成什么人了?”

工师也不愿意,城主只得命令仓师大人,将他与兵师、工师都绑起来献城。仓师一瞅这个架势也坚决不答应,心中暗道:你们三个都想给自己留后路,同时还想保全声名,偏偏把这种事都推给我一个人做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