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0章、郑股的心思(下)

假如巴室国主动出击的话,芮川有信心能击溃来犯之敌。可是若巴室国就是在边关按兵不动,让芮川率领大军于此时进军,并没有把握得手,因为这样的战争从来都是攻难守易。巴室国的兵力并不少,就算有很多是临时扩募的军阵,但轮番上阵守住关防足以堪用。

如果在以往进军,白果城倒是一个最佳的地点,可如今白果城已被巴室国所占,巴室国大军在羽屏山一带建立了防线。这仗并不好打,就算强行突破,可能也要付出很大的伤亡代价,白白牵制巴室国的南境大军,最终只是让相穷占了最大的便宜。

但兵正兴竹等人却主战,认为良机莫失。无论群臣怎么商量,最后还要国君郑股做决断。郑股沉吟道:“这一战无论胜负,巴室国皆元气大伤。前段时间他们突然举兵攻占了白果城,我们岂能不予以反击?不论少务占了多少便宜,将来皆要数倍偿还。

巴室国南境大军未动,我们亦可暂时按兵不动,同时也往前线增兵。若是威芒率大军回援巴都城,我们便趁势进军。假如相穷攻破了巴都城,巴室国边关大军必乱,不回援也得回援,我们亦可趁势进军。

就算相穷攻打巴都城未果,被少务逼得撤军回击,在相室国境内展开决战,亦是我们的进军良机。少务招募的新军虽多,恐怕战力有限,亦不能久持。这样的举国为战,他顶多只能坚持一年,否则不撤军也得裁军。若是与相穷决战大伤国力,届时同样抵挡不了我郑室国大军。”

郑股提出了三种情况,在这三种情况下皆可趁势攻打巴室国:其一是威芒大军从边关撤退、其二是相穷攻破了巴都城、其三是相穷回师寻少务决战。这些想法都很贼,也不能说不合理。可他若知少务根本就没打算放相穷回去,而且计划来年春天便攻伐郑室国,不知会作何感想?

其实从全局战略来看,此刻出兵确实是最好的机会,对巴室国造成的打击也最大,可郑室国只是与巴室国边关守军死磕,真正的便宜几乎都让相穷给占了,郑股当然不肯。

郑股为人贪吝,性子亦阴毒,而且很会算计,他是只肯占便宜不肯吃亏的。他倒不是不能做出决断的人,但所做出的决策往往必须要对自己绝对有利才行。比如去年刺杀少务,同时暗中扶植谷良立功继位,一系列谋划都堪称完美,将来还能暗中要挟谷良。

其实仅从郑股的角度,当初除掉少务是正确的选择,看如今少务归国继位之后的情况就知道了。可是花了那么大代价,策划了那么完美的行动,最后不仅失败了,而且被揭穿了,对这位国君的信心也是很大的打击。如今再面对少务时,他也有些犹豫难决。

对郑股这位国君的品行脾性,剑煞、命煞、后廪等人其实都很了解,曾经都对少务分析过。他在什么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决定,少务心中大概都有数。假如是让郑股要付出很大代价、又占不到太大便宜事情,这位国君绝对不会干。

郑股已经做了决定,仓正大人又说道:“主君,听您的意思,迟早要进军巴室国,让少务吐出一大块好处,但此时还不能动手。可是我们已经与巴室国和谈,承诺割让白果城,并赔偿一批粮食、布匹、军械,分三年交付巴室国。反正白果城现在已被巴室国占据,不必多说,但第一批粮食和军械物资,按照谈好的条件要在今年冬至前送去。如今既不开战,那么是否还按着原先的约定办?假如毁约弃诺,传出去可不好听,须得有个借口才行。”

郑股冷笑道:“我与少务已是死仇,迟早会举兵攻伐巴室国,否则就算我想放过他,他也不会放过我的!但你方才没听到芮川大将军的话吗?此时进军对我方不利,我只是想等待最佳良机而已。至于那些东西,是我在没有做好战事准备、少务举兵压境时不得不答应的;如今情况已变,再把这些东西送给他,不等于弱己以资敌?至于用什么借口拖延,仓正大人去想吧。”

……

相室国在后方留守监国的兵正大人舆轩,接到派往郑室国的国使回报。郑股感谢相穷起兵调停的义举,并预祝他早日攻下巴都城。郑股还表示,仍在增重兵牵制巴室国南境大军,配合相穷的进军,待相穷攻破巴都城后,将一举北上合兵击溃少务、共庆两国大胜。

舆轩气得把桌案都给踢翻了,大骂了郑股一番。因为郑股的话虽说得好听,但相穷若没有攻下巴都城,或者巴室国的边关大军未回撤,他就暂时不会主动出兵,只是调兵到边境随时准备占便宜。骂完郑股之后,舆轩又赶紧派人急报前线的相穷。

这边报信的使者刚刚出发,舆轩又接到了另一份紧急战报,突然跳了起来、身子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另一条战线传来的消息,悦耕大军没有守住泯水防线,几乎全军覆没,高城与九樟城先后被少务攻占。少务大军的前锋,即将逼近太禾城!

这个消息简直是晴空霹雳,舆轩紧急召集众将商议,一面又派人急报前线的相穷。

……

悦耕轻敌冒进,欲趁少务后方不稳攻占象煞桥,结果与盘瓠来了一场遭遇战,溃败后撤收拢残兵据守防线。盘瓠没有给悦耕缓冲的机会,趁着相室国的后方增援还没有到齐,便接连发动了猛攻,终于一举突破了关防。

这是少务大军进入相室国后,最激烈的一场大战,前后总共打了七天,第一次在战场上投入了新募集的军阵。大军从两个点分别突破防线之后,又包抄合围,尽最大程度歼灭相室国的守军。这场仗刚开始伤亡数字很大,但防线被破后,悦耕手下的残兵大部分都被俘了。

舆轩前不久从后方调来的四支增援军阵,尚未到达指定地点、还在行进途中,没有来得及列阵穿上兵甲呢,就被顺势向前推进的少务大军拿下,几乎没怎么抵抗就全部做了战俘。少务在飞虹城以及泯水防线浪费了一些时间,但随后进军神速,又一举攻占了高城与九樟城。

至于山水城在蛮荒深处,攻占不攻占都无所谓,而且少务与若山早有约定。若山此时率领两支军阵,施施然穿过少务大军的占领区,还得到了少务提供的军粮补给,从容地撤回了山水城,他们与这场战事再无关系。

这一战有了这么多战俘,可够灵宝忙的,他就跟随在大军后面收编与统领这些被俘的将士。但在攻打高城时,灵宝却主动请命,率领从白溪村带来的亲卫军阵,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快速突袭,而少务也点头同意了。

悦耕事先根本就没想到防线会失守,所以也没有来得及将境内的民众以及物资都撤回到城廓内。而少务大军入境,并不纵兵劫掠,民众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灵宝担心的却正是悦耕,因为他的妹妹雏宝一家就住在高城境内的村寨中。

少务大军一旦突破防线,灵宝便火速带着亲卫军阵直插高城腹地,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妹妹所住的村寨。他的担心果然没错,赶来得很及时。悦耕撤入高城后得知最新消息,是飞虹城的兵师村宝绑了鸿元开城投降,而其弟灵宝也率族人归顺了少务。

灵宝还有一个妹妹雏宝住在高城乡下,本没有太多人知道。可是随着小先生的事迹传遍各地,其中白溪村之事也与灵宝有关,雏宝便很骄傲地说——灵宝是她的兄长,这个消息也在附近一带传开了。

雏宝也没想到,随即就爆发了两国之战,而悦耕回城后得到最新战报,便派出一小队亲卫捉拿雏宝一家,欲斩杀以泄愤。可是这七名亲卫尚未进村,便遭遇了灵宝率领的军阵,反而被灵宝斩杀。

灵宝及时救走了妹妹,将其一家人都送到飞虹城暂时居住。少务听说了这件事,在安抚民众的同时,特意将此消息大肆宣扬,也引起了民众一片哗然。

雏宝早就出嫁了,以当时人们的观念,与娘家兄长已无什么关系。她在夫家也没有什么对相室国以及悦耕不利的举动啊,相室国为何要滥杀无辜呢?两国交战之时,敌军占领了城廓,敌占区的民众往往不得不降,难道他们仍留在相室国的亲人皆有罪吗?

在少务已占领的地区,不少民众在相室国腹地亦有亲人啊。少务攻占城廓之后与万民无犯,难道相室国这边还要惩罚那些沦陷区民众的亲眷吗?

灵宝之事本来只是一个特例、有其特殊的原因,少务却借机大肆宣扬,使这个特例有了很普遍的代表意义,引得许多民众感到后怕。接下来,少务当众斩了悦耕,既为大军立威,顺势也安抚万民之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