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9章、战报(上)

麦秸秆晾干了可以当柴烧,切碎了也可以充作牛马的饲料,也算是一种军需物资了。但这种东西在山野中的替代物很多,前方城廓也同样是秋收之时,就地取用并不缺乏。少务却在这座大营里囤积了这么多,此地驻军也没那么多牛马好喂啊,假如运往前线,耗费的人力就更不划算了,原来就是等着若山来烧的。

林枭施法,凝聚热力引燃了一丛麦秸秆,正打算挨个库房去点火。虎娃又在旁边轻轻一招手,就见所有的麦秸秆顺势全部燃起了火焰,他再一弹指,堆在地上的麦秸秆碎散开来,化为了漫天的火雨。火雨腾空划过一道道轨迹,纷纷均匀而整齐地飞进了一座座库房中。

然后虎娃拍了拍手道:“搞定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林枭看得是目瞪口,刚才虎娃施展的两番手段并不超越三境神通,却是平淡中见玄奇,简直超出了林枭的想象!看来山爷要他跟随此人,的确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学了。听见提醒林枭才回过神来,又化为原身飞上了高空,而虎娃也闪身离开了库房。

堆放物资的库房莫名着火了,一旦起火便烈焰冲天,驻守的将士当然被惊动了。他们虽然不明白上面为何下令要将此地其他的物资都运走、却偏偏囤积了这么多麦秸秆,但负有守卫之责、便要尽力救火。

可是这火势太大、太猛了,根本没法救,滚滚热浪袭来甚至连靠近都困难,将士们只能尽量护住营房、使其不受大火波及。人住的营房是保住了,但囤积物资的所有库房都被烧毁了,冲天大火一直烧到天快亮才渐渐减弱,黑夜里几乎将半边天都映红了。

……

若山和伯壮在高处望着远方那熊熊火光,夜空里的这把大火,白驹城的城墙上都能看得见,泯水对岸的相室国城廓中也能看得见。伯壮道:“林枭已经得手,就不知有没有人来接应我们撤离?”

若山领的军令是奇袭少务后方大营,烧毁其中囤积的辎重。库房周围都有大水缸,守卫将士可以及时救火,驻防的修士也可以施展灭火的法术。在正常情况下,若山要趁夜间突然杀入,派一支军阵与驻防守军展开一场混战,另一支军阵则趁机冲进去四处放火。

不如此便不可能把整座大营的库房都烧毁,但若真的这么做了,他们恐怕就回不来了。

悦耕事先当然不会知道若山只是派林枭去放火,那边还有虎娃接应帮忙,奇袭计划就是按两支军阵闯营制定的。尽管是让他们去送死,但也不能明说,事先当然商量好了怎么接应他们的撤回去。

悦耕这边派出船筏从上游顺流漂到若山指定的地点,并有军士持巨盾抵挡追兵的箭矢。山水城的军阵得手后撤退到这里,跳上船筏便走。

若山用了谁也没想到的办法,真将大营中囤积的物资都给烧了,但山水城的两支军阵并没有去袭击军营,一支过了泯水,另一支仍留在对岸警戒。看这个样子,山爷不仅在防备白驹城这边的追击,也在防备相室国那边的动静。

夜里的火光或白天的烟尘就是信号,后方的军营如果接到了命令,见到信号就应该派人来接应若山等人撤退。可是他们一直等到黎明将至,都毫无动静。

这时有一位浑身湿漉漉的大汉走上了小山顶,他是从对岸游过来的,正是叔壮。叔壮朝若山行礼道:“山爷,我按您的吩咐,在对岸高处张望。周围并无动静,上游也没人来接应。”

伯壮恨恨地骂道:“悦耕派我们渡河奇袭,果然就没打算让我们回去。”

若山笑了:“如此不是更好吗?能不能回来是我们的本事,派不派人接应就是他的选择了。天就快亮了,我们也赶紧渡河回去吧。沿着河岸向上游慢慢走,先尽量不要让人发现。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悦耕大军的第一道防线恐怕已被少务攻破。”

……

虎娃带着林枭回到了飞虹城,少务大喜过望,任命林枭为飞冲将军、担任盘瓠的副将。猪三闲也如愿以偿当了一名将军,少务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为灵宝的副将,要么也像林枭一样做盘瓠的副将。

灵宝暂时还不会上前线,只是跟随在大军后方收编、安抚被俘的将士,这猪头人倒是挺贪心的,琢磨了半天说道:“我以前没有上过战场,先跟随盘元师叔在前线磨练,一边作战一边学习兵法战事。将来灵宝师兄率大军进入郑室国交战时,我再担任师兄的副将。”

虎娃不置可否,少务则笑着点头道:“好好好,以战养战、以战练兵,本应如此。”

盘瓠为前锋将军,猪三闲、林枭为副将,随即率大军越过泯水出击。林枭的主要任务并不是在战场上冲锋,虎娃也叮嘱他绝不可轻易暴露身份,否则会成为对方的重点猎杀对象,他负责刺探军情以及传送最重要的紧急战报。

在少务和虎娃离开飞虹城之前,还特意登门拜访了欣兰。欣兰当年曾想请虎娃到府上作做客,结果虎娃已经走了,如今终于有机会见面,没想到却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

欣兰算是原飞虹城中的第一高手了,一位拥有五境修为的国工,不可能不受重视。她在少务大军入城时,并没有做任何事情,其时满城军民皆无斗志,凭她一个人就算有心想阻止少务,亦无能为力,更何况她未必有这个念头呢。

少务主动拜访欣兰,一方面是摆出尊重与安抚高人名士的姿态,另一方面也是想搞清楚此人的态度。须知欣兰在大军来到时并未离开,仍然留在城中居住。假如少务大军渡河西进,此人若在城中出手,她本人固然讨不了好,但仍可能造成很大的破坏。

不论心里怎么盘算,面子上的功夫还要给足,少务登门拜访、表达了对这位高人的敬意,并惊叹欣兰竟如此年轻貌美,令其仰慕不已、佩服万分,然后还送上了一份贵重的礼物。

欣兰也盛赞了少务一番,大抵也是年轻有为、一代人君表率云云,并表示当年没有见到虎娃,一直引以为憾,如今终有此幸。她亦很明白地表示,自己是因为家就在飞虹城中,已听说少务进军与民无犯,所以才放心地留了下来。

欣兰自称只是一名清修之士,并不想卷入宗室之争,身为国工,平日做的也都是利民之举。如今见到了少务和虎娃,她对飞虹城民众的处境也就放心了,感谢国君没有让万民遭受兵祸之苦。

少务则向欣兰的师父、古雄川宗主古令先生表示了问候,并说自己已派使者向古雄川送去了供奉之礼。欣兰则回答,她明日便会离开飞虹城去古雄川,在宗门中清修一段时日,并将巴和彭铿氏大人的问候当面转达给古令先生。

这些听上去全是客套话,但欣兰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她很知趣,要主动离城回山避嫌。将来无论是巴室国胜还是相室国胜,对欣兰本人其实都没太大影响。

但在少务与虎娃告辞之前,欣兰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巴君仁德勇武、国祀气运加身,又有彭铿氏大人这等高士相助,想必这场战事指日可平。我也见证了飞虹城中发生的一切,就连鸿元大人,巴君亦未加罪。我的道侣西岭,现任相室国采风大人,亦在相穷麾下听令,若有一日被巴君所虏,希望巴君亦能宽仁待之。”

少务笑道:“原来先生的道侣就是西岭大人,这个名字本君已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前不久还有人向我举荐过西岭大人呢,说他博闻强识、是个难得的人才。”

欣兰吃了一惊,追问道:“是何人向巴举荐西岭?”

少务不好直接说出若山的名字,因为他见若山之事尚属隐秘,便笑着答道:“就是我身边的彭铿氏大人。”

……

少务到了泯水西岸后,林枭从前线送回来一张图。这张图原先就是少务交给他的,上面标注了前方相室国各处的地势、河流、城廓、村寨以及各个关卡隘口。林枭又在上面加了点东西,就是悦耕大军各军阵的布防情况,还有后方赶来的增援军阵目前到达的位置、正在行进的方向。

这样的情报当然是越及时越好,假如时间过去得太久,少务看到情报时,前线真正的布防情况可能就已经变了。以林枭的速度和天赋,无论是侦察还是报告,无疑都是最快的。少务随即就制定了作战计划,选择了悦耕大军防线最薄弱之处为主攻方向。

但少务这个计划并没有来得及及实施,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与悦耕大军的第一场遭遇战,不是按照这个计划进行的。

……

悦耕接到了战报,山水城的军阵渡河奇袭成功,白驹城后方少务的辎重大营,夜间火光冲天、天亮后仍浓烟滚滚,远在泯水对岸就能看得见。

悦耕是大喜过望啊,他的目的只是袭扰敌后,没想到竟然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若山立功不小,可惜山水城那些人已经回不来了。他已经盘算好将来怎么解释,是自己定下的妙计,之所以未派人接应,是因为前方与少务大军已接战,须集结重兵破敌。

只要悦耕这仗打胜了,将来什么事都好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