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8章、攻心(上)

少务是一名四境修士,可运转法力将声音传出很远,城墙上的民众都听见了。鸿元城主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开口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嗓子莫名已哑,就算他的嗓子没哑,也没那个中气将声音传出那么远、那么清晰。

鸿元哑声朝亲卫队长道:“我来说话,你来喝出……”

亲卫队长按照鸿元的吩咐,扯开大嗓门喊道:“我乃飞虹城城主鸿元,身为一城之主,出身相室宗族、立誓受国君重托,自有守城拒敌之责。巴君举大军犯境,本城主怎可不战而降?”

这时虎娃也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开口道:“鸿元城主,我们又见面了,先多谢您当年的款待之情!我还记得当初守城军阵改装为流寇屠灭村寨,被我与灵宝壮士在白溪村率众斩灭,后来城主大人答谢我黄金一盘。

我劝城主大人用半盘黄金抚恤受害之民众,另外半盘黄金仍留在您府中,以待将来取用。我今日便随巴君前来取寄存于您府上的黄金,用以抚恤民众受战祸之苦,同时也替城廓民众多谢城主大人慷慨之献!

鸿元大人受城主之责、遵守城之诺,令人钦佩!但您如今在为谁守城?相穷举不义之师,巴原民众蒙难,而有巴君举兵平乱。少务继巴国正统、平宗室之叛、兴仁义之师,城主勿要驱使城中民众徒添无谓死伤。

城主大人当年献金抚民,亦是有义之士!若您担忧出身相室宗族,会受牵连获罪,则大可不必。相室宗族亦为盐兆之后人,巴君之亲族,只要不随相穷反叛,仍可受国中亲族之眷顾恩裳。

若是城主大人一意孤行、据城顽抗,不必大军攻城,巴君亦不忍举大军攻城,城中军民恐就会将你扔下城楼、以迎主君。而后战祸自然消弭、飞虹城万民同庆。”

虎娃点明了鸿元出身相室宗族的事情,并当着万民之面表示,他不会因此受牵连获罪,这让鸿元大大松了一口气。这句话若是别人、在别的场合说的可能不算数,可是出自小先生之口,少务就在场,另有万民为证,当然是不可能反悔的。

但是虎娃最后那番话,又将这位城主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下意识地退后几步,向两侧看了看,发现兵师与工师一左一右离自己很近,假如他们真有什么异心,说不定真能把自己从城楼上当场扔下去。

鸿元有点疑神疑鬼了,他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亲卫应该不会背叛,可是城中那么多人,又有谁真的想死战呢?但这位城主大人也算久经官场,在这个时候脑筋转得很快,突然哑着嗓子道:“村宝大人,我以城主的身份向你下令,速速将我绑缚、打开城门押至城外,献降于巴君!”

村宝吃了一惊,而亲卫队长则喊道:“大人!”

另一旁的工师却惊喜道:“大人明智!”

村宝的神情有些形容不出的古怪,走过来道:“大人,我就这么把您给绑上,然后打开城门送出去?”

这时鸿元又恢复了城主的威严,尽力挺起胸膛道:“是的,我命令你这么做,这是为了城中万民着想,我不忍见他们身受刀兵之祸!”

亲卫队长也不得不说道:“大人仁德!可是您为何不主动献城投降呢?”

鸿元瞪了这名最信任的心腹一眼,却没有解释其中的奥妙,只是吩咐道:“你莫要阻拦我的大义之举,速配合兵师大人,率卫队与军阵维护北门秩序,可不要让乱民拥挤、惊扰到了巴君,更要防止人群中混有刺客趁机袭击巴君。”

趁亲卫队长点头的功夫,鸿元又扭头冲村宝压低声音道:“你的兄弟灵宝,与小先生交情很好。你一定要告诉他,并托他对巴君讲明,是我主动下令让你将本城主绑出去的。”

村宝伸手摸了摸鼻子,尽量做出严肃的表情点头道:“一定,就得罪城主大人了!”

……

虎娃说完刚才那番话,就见鸿元退后几步在城楼上消失不见,没过一会儿功夫,又见村宝将反绑双手的鸿元推到了城楼上,高喊道:“巴君莫要攻城,飞虹城众父老也莫要慌乱,鸿元城主已被缚,我将开迎接巴君。”

少务大军攻占飞虹城的过程,很有些匪夷所思。他摆出大军强攻态势,但只是做了个样子并没有真动手,本人则坐着马车与虎娃一起来到了北门外,每人说了一番话。结果兵师村宝就打开城门、绑着鸿元城主走了出来,率守军向少务献降。

而此时飞虹城中的秩序竟然丝毫未乱,民众目瞪口呆地仍站在城墙上看着,大部分人面露喜色,等大家反应过来之后,又发出欢呼之声。飞虹城守城军阵以及鸿元的亲随卫队,维护了北门秩序,没有让民众趁机涌出城,先出去的只有村宝和鸿元。

大家只看见村宝大人押着反绑双手的鸿元城主,走到马车前拜伏于地。小先生下车扶起了村宝大人,还拍了拍这位壮汉的肩膀,可能是说了几句嘉许的话。而巴君少务则扶起了鸿元,亲手解开了其绳索,托着他的胳膊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应是安抚之语吧。

民众们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但还有另一番谈话是他们想不到的。村宝低声道:“主君,小先生,是鸿元大人亲自下令,让我将他绑出城外献降的。”

少务则尽量憋住了没笑,以温和的神态冲鸿元点头道:“真是难为你了,也辛苦你了,鸿元大人,人才啊!……你放心,村宝大人和小先生都在这里听见了,对你的良苦用心,我当然心中有数。”

鸿元竟想出了这样一条“妙计”,普通民众可能不明就里,但明白人恐怕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前一刻还在城楼上督战呢,什么冲突都没发生,连亲卫的武装都没解除,下一刻就被绑出城了。

但鸿元这么做,也是给少务献上了一份大礼,因为民众关注的焦点并非是他,而是巴君。

少务大军未动,只是在彭铿氏大人的陪同下乘车来到城门外,城中民众便主动绑了城主献降。在万千民众眼中,这简直就是神迹!巴原上已有很多关于少务的事迹流传,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而少务此刻是让无数人亲眼看见了“神迹”。

这是少务自己的主意,他劝说众将不要阻拦,也和虎娃商量好了与自己一同乘车。这也是充分了解到飞虹城的特殊情况,他才会这么做,假如换成别的地方,少务断不敢这么玩!而鸿元城主这般配合,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完美。

少务在军阵的簇拥下进入飞虹城时,仍与虎娃同车,早有先头部队占据了城主府提前安排好一切。从北门到城主府的路上,少务接受了万民的欢呼与礼拜,沿途的民众中恐早有巴室国安排好的人,而一旦有人这么做,便有他人跟随效仿。

少务事后又嘉奖与安抚了鸿元一番,虽然没有让他继续当城主,但鸿元原先享七爵,少务却特赐享八爵之尊,并封了一个“抚民大人”的官职。原先各国城廓中并无抚民大人之职,这是少务临时新设的。

少务采纳了若山的建议,已在所占领的相室国城廓中颁布了相应的政令,如何统计阵亡的相室国将士、确定其身份以及所出身的城廓,并抚恤出身本城廓阵亡将士的亲眷家人,这些都要抚民大人来负责。

鸿元虽是飞虹城城主,但他是从国都派来的,本人的封地并不在飞虹城、而在太禾城。少务还向鸿元承诺,只要他尽职尽责,待将来巴室国大军攻占了太禾城,那些封地仍然是他的。鸿元则当场拜谢、感激涕零,盛赞少务为数百年难得一见的贤明之君!

鸿元还表示,自己封地中这三年的所有出产,皆将献于巴室国为军需,少务则将这位抚民大人又夸赞了一番。反正太禾城还没攻下来呢,现在说这些都是空话,但鸿元这场戏演得可真是漂亮,难怪少务刚见面就夸他是个人才!

鸿元可不仅仅是演戏,他自己也下了本钱。小先生在城外时就说了,来取当年留在他府上的半盘黄金,用于安抚境内民众。鸿元拿出来的并不止半盘,自掏家财又添成整整一盘,用于充实飞虹城的廪仓,给他和虎娃都博了更好的名声。

虎娃的声望已经足够高了,并不需要这些,可是鸿元需要啊!能跟小先生的事情攀上关系,鸿元是求之不得。

飞虹城是相室国境内除国都之外规模最大的城廓,这规模并不是指人口和物产,而是指所统辖的地域。但其人口和物产也不少,在相室国各城廓中皆能排进前五。少务既没有长期围困更没有发兵强攻,顺利占据此城后的收获是巨大的。

飞虹城兵库中的军械,前段时间已被相穷运走了四分之三,廪仓中的粮食,则被运走了一半,以供前线大军所需。假如大战继续进行下去,相室国还会在这里调运新征集的军训物资,但如今此地已属于少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