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7章、兵临城下(下)

从昨天开始,城外的军阵便陆续集结,向着四门推进,将士皆已披挂、弓都上好了弦,且将攻城器械列在了阵前。彼时巴原尚未出现云梯,但是战争中已经开始使用攻城车,攻城车的样式也有好几种。

最常见的便是攻城箭楼,在一辆大车上搭起高台,高台上还有掩体,士兵可以登上高台向城中射箭。当车一直推到城墙根下时,高台上的将士便能跳上城墙作战。

还有一种东西叫登城坡,前方竖起厚木筏或木板抵挡箭矢,上方是倾斜的厚木板,架在车上可以向前移动,也可以由强壮的士兵躲在下面扛着往前走。登城坡一旦靠在了城墙上,攻城将士就可以沿着那倾斜的木板从城下冲上城墙。

另一种军械叫破城锤,主体顶端是包着金属的巨木,巨木两边有很多扶手,扶手上方往往会钉着木板或镶着盾牌用以阻挡飞石和箭矢。它可以架在车上,也可以由两队士兵扛着,主要是用来撞开城门,有时也用来攻坚,比如撞破墙壁。

这些大型攻城军械长途运输不便,往往都是由随军共工率领军士就地取材打造,少务大军都已经准备好了。攻城箭楼、登城坡、破城锤一字排开,整齐的军阵肃杀而威严。站在城墙上往外看去,令人心惊胆战,鸿元城主腿都发软。

少务大军围城已有五天,而这五天里城中流言四起,甚至有传言说相穷已被少务俘获,飞虹城是相室国最后一座尚未被攻占的城廓。这倒不是最要命的,反正相信的人也不多,可是邻近的古雄城一带平安无事,民众不仅得到了安抚,而且都回家割麦子去了。

这让飞虹城中的民众感觉,城廓并非一定要守,又何必与少务大军拼命呢?所以这些天来,飞虹城中一直没有有效地组织起守城军阵。若是大军不强攻,飞虹城廪仓中的粮食足以支撑半年,可是少务只要下令攻城,鸿元城主也知道自己是守不住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相室国派大军来援。

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少务举兵之事应该早就传到相室国都了,却半点都不见援军的影子,如今城外大军突然摆开了要强攻的架势,城内一片人心惶惶,除了原先三支守备军阵和勉强拼凑起来的两支民勇军阵,飞虹城竟没有其他的登城防守力量。

少务屯集重兵于北门,显然这里就是主攻方向,当战鼓擂响,攻城车与军阵缓缓前移时,鸿元站在城楼上,感觉自己的身子也随着鼓点在打颤,那扑面而来的威压气息,简直让他喘不过来气。亲卫队长伸手扶了一把,这位城主大人才站稳了。

是战是降,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了,可这位城主总是下定不了决心。城中民众或许无事,可是他这位相室国的宗室贵族,落在少务手里能有好下场吗?

无论如何,鸿元还没有忘记城主的职责,下令让城中青壮登上城墙防守,守城的军械也发放下去了。至于能不能起到作用、民众会不会真的作战,鸿元心里实在很没底。

眼看军阵逼近了城廓,战鼓声却突然停下了,巴室国大军左右分开,在北门外让出了一条道路,将一辆马车留在了大道中央。这辆马车用特殊的木材打造,通体雪白,带着天然的木理纹饰,又经过了特殊的法力炼化,轻盈而坚固。

车前套着两匹通体雪白的骏马,却没有御手。车上没有篷,并肩坐着两个人,少务在左、虎娃在右。这一幕引起了城墙上所有人的注意,离得还很远,以一般人的眼力不可能看清车上的人是谁,但已有人大声叫道:“那是巴君少务的车,车上坐的就是巴君少务与彭铿氏大人!”

紧接着又有人喊道:“是小先生,他与巴君坐在车上,冲城门来了!”

少务大军未动,竟然只出动了一辆马车。没有御手控马,但那两匹雪白骏马却如通灵般径直朝北门而来,缓缓而行走得异常平稳。少务当然不可能找到两匹马妖在阵前拉车,其实是虎娃以无形剑气在控马。

无形剑气怎可如此运用呢?虎娃的修为达到五境九转圆满后,将这门神通已修炼到现有境界下的极致,修炼无形剑气的根基之一便是御无形之物,虎娃很小的时候就掌握了,他曾用操控水滴熄灭了漫天射来的火箭。

如今他可化锋芒为无形,甚至可以御风而不见风,只是凝聚成无形的软索,套在马身上控马而行。这手神通是在不动声色间施展的,甚至毫无痕迹,就连站在城墙上的五境修士欣兰也看得暗暗心惊。普通民众只是看见马车自己过来了,她却没有看明白——究竟是谁、施展什么手段在御车?

这辆马车是从城外很远的地方慢慢走过来的,留给了城中民众足够的反应时间。城墙上的喊声很快就传开了,城中不少民众也听说了,结果不断有人涌上城墙,在那里踮着脚看热闹,很多人就是想亲眼见见少务的样子,更想一睹小先生的真容。

北门两侧的城墙很快就被民众挤满了,假如少务的军阵这时候冲上来攻城,站在最前面的军士别说抡起家伙作战,身子恐怕都转不开。

兵师村宝就站在鸿元城主的身边不远处,他的注意力也完全被城外的马车吸引了,此刻突然皱眉向两侧望了望,压低声音道:“城主大人,城中民众都涌上城墙看那辆车,假如对方攻城,军阵根本摆不开啊。您若真想守城,就该下令让无关人等撤下城墙。”

鸿元的眼睛仍望着那辆马车,下意识地答道:“军阵还远呢,只有少务的马车过来了,假如对方真的攻城,民众自会下去的。”这位城主也很疑惑——巴君究竟是什么意思,怎么离开大军就这样来到城门外?

马车越走越近,眼力好的已经能看清少务和虎娃的样子,有人又在城墙上高喊道:“我看见了,就是巴君和小先生,果然是一代贤君与高人风范。”

虽然来的只有两人一车,但是城主的亲卫却显得格外紧张,卫队长已经下意识地张弓搭箭,瞄准了马车上的少务。此时马车停了下来,离城楼只有一射之距,已在这位臂力过的人的亲卫队长弓箭射程之内。又过了片刻,马车居然又向前三步,离得则更近了!

……

少务将军阵都留在后面,自己却孤车来到城下,显得非常有胆色。方才在马车上,他还以神识拢音与虎娃悄然交谈:“师弟,假如我们离城楼有寻常军士的一射之距,若有长龄先生那样的高手全力射来一箭,你有把握能接住吗?”

虎娃答道:“长龄先生的修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若是寻常人的一射之距,他全力射来一箭,我能施法将之拨开。但若对方有数名北刀将军那样的战将,在城上张弓齐射,我恐怕只能护着你弃车后撤了。挡一下就跑应没问题,只要别傻呆在原地便无危险。”

少务笑道:“假如是那样,我不是白来这么一趟,我们两人都得让城墙上的民众看笑话了。据我所知,飞虹城中的第一高手便是五境女国工欣兰,像北刀氏那样的战将,则是一个都没有,更不可能突然冒出来一批。”

他们说话时,马车就在一射之地停下,城楼上亦有人张弓搭箭。少务又说了一声:“咦?还真有人张弓呢,师弟,将车再往前三步!”

……

敌军逼近城下,将士张弓搭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亲卫队长这个动作却把鸿元城主给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按在箭上道:“你想干什么!离得这么远,少务身边又有小先生,怎可能射得中?……无论射中射不中,你这一箭只要朝着巴君射出去,我们大家就没命了。”

开城投降可能活命,战败被俘也有可能活命,但命亲卫主动朝巴君一箭射过去,那绝对就是没命可活了!事后少务若攻下飞虹城,民众或可免罪,鸿元则无罪可免,这位城主的脑袋可清醒得很,他也没抱着以死殉城的决心。

亲卫队长道:“大人,究竟是战是降,您倒是有个主意啊!”

鸿元:“我和小先生是故交,巴君与小先生同车来到城下,必然是有话要讲。且听他们的来意,再做计较!”

这时少务已经站起了身,向城楼以及左右两侧的城墙上都抱拳行了一礼,然后运转法力朗声道:“飞虹城诸位父老,我是巴君少务、后廪之子、社庚之重孙、盐兆之后人。百年前巴国宗室内乱、巴原列国为五,乃有如今的相室、郑室诸国。

我继巴君之位一年有余,神灵荫护、祖先福佑,风调雨顺、万民安居。因查明郑君郑股一年前派凶徒行刺于我、屠灭无辜商队,征讨郑股以问其罪。不料相穷无端兴兵大举犯境、屠戮边民、劫掠百姓。

我身为主君怎能坐视子民蒙难,起大军反击平定巴国故地,相穷行将束手,大军已至飞虹城下。百年前列国之乱,实乃宗室内叛,我不忍见万民因宗室之事而受战祸之苦,故此大军所过,与民丝毫无犯。

北门上的城主鸿元,请你开城以迎巴国之师,勿胁迫城中民众无辜受难。眼下正是秋熟之时,麦黄于野无人收割,城主大人难道要断境内万民来年之生计?我入城之后,将免民众一年之赋役,视飞虹城万民同为巴国子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