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7章、兵临城下(上)

至少有二百人向灵宝提出——要跟随他从军。灵宝请示了少务,少务则点头笑道:“那你就以白溪村青壮为根基,组织自己的亲卫军阵吧。”

灵宝对这些村民是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二百多人当然不能都带走,他挑选了五十人组成了一支完整的军阵,考虑了族中的情况,比如是家中独子者不录,兄弟几人挑选其中最精锐者。

按照少务原先的计划,灵宝将要整编那些被俘将士军阵,暂时并不配备正规的兵甲军械,以防出现意外的哗变、届时不好镇压。但是灵宝从白溪村带走的这支军阵却是例外,它就是灵宝将军本人的亲卫军阵,也是他统领与操练那些被俘将士的倚仗。

少务特别恩准这支军阵装备最齐整的正规军械,但眼下并不投入与相室国的交战,而是跟随灵宝监督统辖那些受降整编的相室国将士。

处置好这些事,灵宝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中。孩子已经睡着了,薇薇特意点亮了一盏灯在等他。灵宝告诉娘子,自己将成为少务麾下的将军,待解决飞虹城的战事之后,他便要带着白溪村最精壮的勇士,去收编相室国的受降将士、组成新的军阵,在将来还要率大军进入郑室国作战。

而薇薇和孩子,将会先被接到飞虹城中,将来会还被接到巴室国都的将军府邸居住。这既可以视作少务对灵宝妻儿的保护与照顾,另一方面,未尝不是一种监督与挟制,毕竟少务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灵宝去负责了。

薇薇站起身来,在灵宝身侧伸手整理着他的发丝道:“族人们至今都难以置信,当初小先生来到白溪村,又请来了夫君你,便能消灭那么凶残的流寇。当初小先生离开了,他的事迹如今已成为巴原上传颂的神话;而夫君你留下了,成了人们身边的族长。

我曾经想过,假如夫君当初也随小先生一起离去,是否也会成为被人们所敬仰、所传颂、所神话的人呢?这些年和你在一起,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日子,但我也看到了你在做的事情。身为大丈夫,绝不仅仅甘心偏居于这样的村寨中,你一直在等待机会,将自己的抱负寄托于操练村民的日子里。

听说了小先生的事迹,又听说少务大军已经来到了飞虹城,我就有预感,夫君所等待的机会到了。双流寨的人都撤进了城廓,你却让族人们全部留在村寨里,不仅是因为你不害怕,而是你就在希望今天的到来。

既然是这样,你就去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不清楚少务究竟是怎样一位国君,却清楚我的夫君是怎样一位壮士。少务既然接受了你的建议,他应该就是符合你愿望的主君,况且你是追随小先生而去,我当然不会反对。”

薇薇虽然一直生活在白溪村中,几乎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姑娘。就像孩子总会长大,人也会在岁月中成熟,薇薇和灵宝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怎能不了解自己的夫君,受灵宝的影响也懂得了很多事情。

薇薇的话,点破了灵宝尚有些朦胧的念头。其实连灵宝自己都尚未清醒地认识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恰恰就是他内心深处的愿望所求。表面上是少务陪同虎娃来看望故友,但灵宝一直在内心深处盼望着虎娃重回白溪村,并将其引荐给少务一展才华。

他若没有这个心思,为何在少务刚刚进门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献上良计。而在少务表示将任命他为相地将军之后,就在当天,他便已经从白溪村中组织起了一支亲卫军阵!

本以为这一切都是随着形势的变化、少务的到来而被动发生的,自己也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答应了这些事情。但被娘子这么一点破,灵宝这才真正意识到,这就是自己内心深处真正想要的,一直在主动准备着促成它的发生。

……

少务当然不可能久待白溪村,若山的出现是个意外,否则他昨天就返回双流寨了。次日一大早,少务便率领卫队回到双流寨去等虎娃,这时身边又多了一支精锐军阵,还有灵宝这位战将。

少务回到双流寨军营,便向手下将士介绍了灵宝。灵宝的名字对于少务身边的亲信来说并不陌生,早就随着彭铿氏大人的事迹为众人所熟知,众将皆道久仰,哪怕是冲彭铿氏大人的面子,也该给这位壮士应有的尊敬。

少务随即下令大军集结,等待彭铿氏大人一回来,他便将亲往飞虹城。自从进入相室国以来,一直是盘瓠与其他几位将军在前线作战,少务只是在后面跟着。而如今大军围困飞虹城之后,少务终于要亲自上前线了!

虎娃是黄昏前回到双流寨的,少务立即单独召见了他,开口便问道:“若山先生还对你说了什么?而你与林枭谈过了吗?”

虎娃答道:“若山先生与我谈了巴原的形势,他认为若当代有人能一统巴原,那应该就是师兄你。我们又探讨了一番修行中的感悟,他给了我不少指点。至于林枭,在我们说话时一直飞于高空警戒,我并没有找到机会单独与其交流。但是若山先生也说了,假如主君信守约定,他会将林枭留下来追随我。若山先生显然知道盘瓠亦是一位妖修、这些年一直跟随在我身边修炼,他也希望我能指点和帮助林枭,让他阅历和见证天地万物以及人间诸事。”

少务拍着虎娃的肩膀道:“太好了!待我们取下飞虹城之后,就辛苦师弟去白驹城一趟,我与若山先生的约定,就由你来负责……对了,那位山膏族的族长猪三闲,也跟着灵宝来到了双流寨,他也想跟随你为巴国效命。灵宝说要听你的意见,你快去见他们一面吧。”

虎娃离开少务的住所,随即见到了猪三闲,盘瓠和灵宝也在一旁。猪三闲见灵宝成了相地将军,还在白溪村拉出了一支亲卫军阵,到了双流寨之后便换上了全副正规军械,威风凛凛、神气非凡,便也希望能弄个将军当,甚至也在山膏族拉出一支猪头人亲卫队伍。

虎娃连连摇头,劝阻了猪头三的打算。山膏族在偏远的蛮荒边缘,与白溪村族人世代相处,那里的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但是越往巴原腹地人烟密集繁华的地带,他们就越会被视为异类、招来别样的眼光,感觉是不会习惯与自在的。

更重要的另一方面,白溪村有一千好几百人,灵宝带走了五十名青壮并不动摇民生根本,而且他们和附近村寨的民众并无区别,哪怕迁居合并都很简单。可是山膏族若被抽走了大批青壮,就可能影响到这支妖族生存与繁衍的根本。

猪三闲倒也很听劝,晃着大脑袋道:“还是小先生想得周全,我的族人可没有我这种能化为常人形容的本事。我既然还没有暴露妖族出身,那么能不暴露就更好,也就不再率领猪头人组成军阵了。可是小先生啊,我还有两个请求,主君已经答应了!”

虎娃:“什么请求?”

猪三闲:“一是让我也想当个将军,猪大将军!二是我与灵宝,都想拜您为师。”

虎娃:“你想当将军,主君当然可以答应;可是你要拜我为师,他又怎能替我答应呢?”

猪三闲:“主君说了,他没有任何意见,就看你的意见。这不等于他已经答应,就等你点头了吗?”

灵宝已俯身行礼道:“小先生,当初您在白溪村,就曾指点我与三闲修炼,您走之后我们一直后悔未能及时拜您为师。如今有幸重逢,怎能再错过机会!”

虎娃当初确实指点过灵宝与猪三闲修炼,在他离去后,这两人的修为境界又有突破,如今他们想拜虎娃为师,倒也不能完全说是为了刻意逢迎。虎娃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算是定下了师徒名份。少务听闻此事,当然晚便建议虎娃——趁机将正式的仪式给办了。

次日一大早,虎娃便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公开仪式,并由师兄少务和师弟盘元俊在场见证。虎娃此前还没有为藤金、藤花举行正式的仪式,这次也一起算上了,共有灵宝、猪三闲、藤金、藤花等四人拜师。

虎娃之所以肯点头,不仅是为了收徒弟,更是想再帮灵宝一把。灵宝只是出身于相室国偏远的村寨的一名壮士,在巴室国的根基毕竟还太浅。但经历这场仪式之后,其身份就不一样了,成了彭铿氏大人的亲传弟子,且是由国君少务亲自见证的,国君也成了灵宝的师伯。

有了正式的仪式,也就定了辈序,灵宝为大师兄、猪三闲为二师兄,藤金和藤花依次排名第三与第四。其实虎娃还有一名弟子,就是远在西荒的象煞。象煞已拜虎娃为师并行过了师礼,但这件事如今秘而未宣,他在虎娃门下的排行倒不好说了。

拜师仪式之后,少务随即启程赶往飞虹城,而大军早就得到命令、做好了强行攻城的准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