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6章、人欲(下)

若山问虎娃——除了他之外、虎娃最敬佩的是谁?虎娃并没有说出自己尚不甚了解的、传说中的历代天帝之名,答案依次是剑煞、武夫、仓颉。而若山则感叹,他已明白虎娃想成为怎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事情。

若山一直在问虎娃的情况,虎娃终于忍不住主动问起了家乡:“水婆婆好吗,其他人怎样了?”

若山:“你水婆婆前不久亦突破了六境修为,而我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伴随着神念,告诉了虎娃这三年来山水城的各种事情。其实短短三年时间,对于一个蛮荒中的部族联盟而言,几乎没什么太大的改变,最重要的是他们与巴原所发生的种种关系、以及受到巴原时局的各种影响。

若山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根据山神所说,那会引起附近一带的天地生机异变,可是若山并没有造成这个影响。因为他是在太昊遗迹中闭关修炼的,一次消耗了数十枚琅玕果,所谓的异变也只发生在太昊遗迹中。

太昊遗迹中那五株琅玕树虽然高大,但那些琅玕果被虎娃和盘瓠从小吃掉了一批,又被虎娃带走了一批,如今再被若山消耗了一批,剩下的已经不多了。水婆婆既然也突破了六境修为,若用同样的方式将菁华诀修炼大成,恐怕那些琅玕果顶多再剩下十余枚了。

若山还用神念告诉虎娃,自己将菁华诀修炼大成时的体会,如何借助琅玕果而不引起附近一带天地生机的异变,这对虎娃将来非常有用。

两人皆有神行之能,但这一路走得却不快,又从黄昏聊到了第二天黎明,终于到了飞虹城的边境。再穿过一片人迹罕至的荒山丛林,那边就是相室国仍在控制的城廓辖境了。若山停下脚步,将手放在虎娃的肩头道:“见到了你和盘瓠,我就放心了,你也该回去了!”

虎娃的眼睛又湿润了,临别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伸手抱住了若山。他现在的个子已经和若山差不多高了,若山感慨地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孩子,人总有一天会长大的、会遇到很多事情,而你已经长大了!”

随着话音,若山又悄然给虎娃发来一道神念:“少务是一位贤君,若当世有人能一统巴原,恐怕也就是他了。他是你的师兄,兄弟之情以及对你的信任并无虚假,但世事在变,人也总会变的,就像一个孩子会长大。如今他给了你太高的地位和声望,但你却不可能永远追随他,因为你有你的愿望。无论将来有什么事需要求助,你和盘瓠都可以回到山水城来找我。如今的山水城已非昔比,但永远是庇护你们的家乡。”

若山临别前留下了这么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有些微妙的含义只能细细去体会了。以虎娃如今的身份地位,其实已经不必惧怕很多仇家,大多数人甚至唯恐会得罪他。但清水氏一族的仇家是谁,恐超出了平常人的想象,也未必是少务能轻易扳倒的。

少务的志向是一统巴原,假如将来虎娃知道了仇家是谁,而对付这个仇家却对少务实现大业不利,那么少务会怎么选择、虎娃又将怎么办?这些尚未发生的事情,现在讨论并无意义,若山只是提醒虎娃,万一有这种可能,也要做好思想准备。

而若山最后这道神念,谈的可不仅是少务,更重要的是谈虎娃本人的修行。他问虎娃,在跟随少务大军的这一路上,修为可有精进、又有何最新的感悟?

虎娃并未直接参战,更未上前线冲杀。但这一路上感受到战阵对垒的肃杀之气,对修炼武夫丘上的剑意锋芒很有助益。虎娃的修为已是五境九转圆满,且将得自师尊剑煞的无形剑气修炼到极为精深的境界,神通法力也在增长之中。

但虎娃也有一种明悟,如果仅仅是这样修炼下去,五境九转圆满之后还是五境九转圆满。五境又称九转境,它的修炼仿佛是无穷无尽的、永远没有尽头,就像修为总是在精进之中,却往往总也迈不过通往更高境界的关口。

这情形有点类似于开山劲的修炼,习成开山劲再修至武丁功之境,体魄强悍、力大无穷,可将劲力透体而出、隔空飞斩。这劲力可以斩出两丈、三丈……甚至五丈或更远,仿佛无穷无尽、没有修炼的极致。但仅是如此修炼下去,永远也无法突破相当于三境的修为,掌握不了御物神通。

武丁功的极致之境,需要下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功,它是武夫丘杂役弟子登上主峰的凭借,更是修炼武夫丘剑术根基。但另一方面,若仅仅止步于此,也同样掌握不了御剑神通。

所以虎娃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的修为到达了一个看不见的关口前,世间很多高人就在此境界终生不得更进一步。但另一方面,九转境的修炼根基越扎实,将来突破六境大成修为后,他的神通法力不仅会更强大,而且对大道之本源的印证也会越清晰。

虎娃当然想突破六境大成修为,但他并不急,先要参悟清楚——五境九转圆满之后为何能迈入六境、又是怎样迈入六境的?这对于他的修行来说,是比修为本身更重要的事情。他要留下清晰的指引,让后人可以从容迈出那看不见的一步。至于迈出那一步后能否成功突破六境,那就因人而异了。这与山爷当年的修炼、与世间其他修士的修炼都有点不一样。

若山也从自己的角度给了虎娃某种提示。他告诉虎娃,在大军之中,很难安心闭关突破六境,但修行中的根基同样很重要。在这场大战中,虎娃要观察的就是世上形形色色的人,他们的欲望、他们的誓愿、他们的心中所求,还有他们在面对各种冲突剧变时实际所行,看到各种人的妄想、也看到各种人的实行。

比如虎娃身边的少务,他在想什么、又在做什么,哪些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哪些行为又是与他所声称的誓愿相悖的?还有灵宝、盘瓠……等等人,若是给世上所有的人一个能够完成心愿的机会,他们又会怎么做、或者又将有哪些欲念?当人们进入一种境界、一切都能满足的时候,是否还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山爷的提问与提示,也使虎娃朦胧间更有感触,他仿佛看见了一扇门,自己可以迈过去进入某种境界——到达如今修为后才能去尝试的境界,从而断绝一切世事纷争,进入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元神世界中,完成所有的心愿,虚妄但真切,拥有超脱于凡人的大自在享受。

虎娃窥见了这扇门,他还没有迈进这扇门,需要在闭关清修中体悟,目前的大战中显然不是合适的时机,而且他也不想急于这么做。因为这是山爷的指引,并非是他自己所窥见,他需要印证清晰可见的道路,那么如今就按山爷的提示,去观察身边形形色色的人,窥人心以照己心。

山爷不仅给虎娃留下修炼的提点,同时也希望虎娃将来向少务举荐一个人,便是如今相室国的采风大人西岭。西岭目前还在相室国都呢,若山怎么把敌营中的一位官员举荐给了少务?因为若山很了解这位传人的才华与志愿,更清楚他如今的处境。

……

虎娃送山爷离开了,少务与盘瓠还留在白溪村中。少务已经表示将采纳灵宝的建议,并将任命灵宝为“相地将军”。灵宝没有拒绝,已改口称少务为主君。

既然如此,灵宝当然要招待主君,而他目前仍是白溪村的族长,也需要安顿好白溪村的事情。灵宝下令,让村民们将少务的卫队迎进了村中,招待他们吃晚饭,村中宰了三头大肥猪,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晚饭之后,灵宝又腾出了村中一座最好的院落,让少务和随侍人员休息,并将其他的护卫安排在旁边几座院落中过夜。

村民们听说了灵宝的打算,竟有很多人要求更随灵宝一起从军。这是出乎少务预料之外的情况,但仔细想想亦在情理之中。

白溪村的青壮最早拿起武器列阵,是在流寇欲屠村灭族的生死关头,他们爆发了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潜力,短时间内就做到了组织有序、号令严明,这是正规军阵与乌合之众最重要的区别。

接下来的三年,灵宝仍然没闲着,一直在操练村民。全村三百多名列入枪阵的青壮男子,竟有十多人练成了开山劲,这在军营之外的地方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坚持常年操练的很多村民,其实已不弱于精锐军阵战士,只是他们原先没有机会一展身手。但他们也有一种愿望与自信,希望能建功立业,也相信自己有这个本事。

这些村民的心态,其实和灵宝是类似的。少务、虎娃与若山都看出灵宝绝不甘心仅仅在此地做一名族长,而是希望成为一名叱咤风云的大将军。这些村民们既击败过凶悍的流寇,又坚持了常年的军阵操练,当然也不希望空有一身本领,一辈子却只是普通的村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