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6章、人欲(上)

妖修若突破四境修为并接触了人烟,也可能化为人形来到村寨城廓中。他们往往先要解决“我为何会如此”的困惑,然后尝试着享受与学习人烟文明所带来的一切,并追求更高的修为境界。但无论如何,妖修的出身便是其最大的隐秘,他们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这种身份。

因为他们不是生活在自己的族群中,周围全是异类。而另一方面,世人也必然将“妖怪”视为异类,有着不可避免的疑忌与恐惧之心。一位已经暴露身份的妖修,在当地几乎必然会呆不下去,必须换个地方隐迹。

已能化为人形的妖修如此,未化为人形的妖修情况就更难说了。比如藤金和藤花当初还是两头獒犬时,被前来采药的修士斩除的可能性,要比它们拜入虎娃门下的可能性大得多。

其实像林枭、九灵这样的妖修,也是极其少见与幸运的,在修炼之初就能得到当世高人的指点,在特定的人群中其身份并非困扰,而盘瓠则更是一个异数。世间绝大多数妖修都是自悟修行,在漫长的岁月中开启天赋神通并摸索着修炼,终生不为常人所知。

他们本就不是世上的正常人,化为人形享受世间的繁华,或感悟与探索更高境界的修炼门径,当然无意卷入可能伤及自身的战乱,亦有足够的神通可在乱世中自保。所以少务在国中招募将士时,除非有特别的理由与企图,隐匿人间的妖修不可能主动从军。

越是人烟繁华之所,拥有文明传承众人聚居之地,妖修的足迹就越罕见也越隐秘,如同传说一般。就算知道世上有这种人,国君也极难有机会征召,更别提让他们暴露身份前来效命了。

而另一方面,普通人迈入初境得以修炼、成为一名修士虽然很难,但有各派秘法传承在,总是可以培养出来的,偶然中包含着某种必然,这便是世间存在修炼宗门的原因。但妖修却是培养不出来的,不可能指望豢养一群牲畜和家禽、然后将它们训练成妖修。

禽兽通灵成妖,是不可预知的情况,属于天地自然的造化,从某种意义上甚至相当于凡人飞升成仙似的超脱。他们和妖族还不一样,妖族本身就有灵智的人,并非寻常禽兽也并非是妖物。所以少务想得到林枭这等人才,往往只能是世间高人派出所收服的妖修弟子相助,这也只能凭运气和人望。

少务并不清楚,若山的本意就是要让林枭留下来追随虎娃。若山可能也是看透了少务的心思,故意在吊这位国君的胃口。

少务已经是一位相当开明的国君了。普通民众皆疑忌和恐惧传说中的妖物,身为国君,怎么能重用混入人群中的异类呢?

任用妖邪、可不是什么好名声。所以少务尽管用盘瓠为前锋将军,但知情者都很自觉地保守了其出身的秘密。如能得到林枭之助,当然也不会暴露其人的身份之密,但少务却很清楚这么做的重要意义。

虎娃读懂了少务的眼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道:“我送山爷离去,主君此地事毕,可回双流寨等我。”

……

虎娃与若山走出了白溪村,进入了无人的山野,若山对林枭道:“你去注意周围的情况,若有异常及时示警。我与小路先生边走边聊,还有些话要说。”

林枭摇身化为一只飞禽冲天而去,就在附近一带的高空盘旋,确保若山和虎娃之间的谈话无人窥听。其实若山也是故意将这名弟子支开了,他与虎娃之间的很多事情,还不适合让林枭知晓。

虎娃心中有太多的话想说,却感觉似一时都堵在胸口,不知从何谈起,开口道:“山爷,我在武夫丘上的名字,您竟然也知道了?”

若山笑了笑:“我没法不知道,有商队来到山水城,在集市上向众人讲的都是你的传说,夸张离奇之处甚多……我很想问问你本人,当初是怎么成了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又怎么成了剑煞先生的弟子小路?”

在山爷面前,虎娃没有什么秘密,他开始讲述自己离开家乡后的经历,一边讲一边不紧不慢地走着。这三年来的事情,他只介绍了一个大概,便从正午一直讲到了黄昏。

若山不禁连连点头道:“你这番巴原之游,可比我当年要精彩多了!我听说了你的传闻、又猜出了你的身份,本有些担忧。因为山神让你诸事谨慎,而你却过于引人注目了。但如今见了面,我倒是放心了。”

虎娃如今的名头已经太响了,人们所了解的、有关他的情况也已经很多。一提到彭铿氏大人,人们几乎都会点头道:“哦,我知道,他是剑煞先生的弟子,又是巴君少务的师弟,曾经……”相比之下,其幼年出生于何处,反倒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谁也不会想到,当年一个不得不离开家乡避祸的孩子,会以这样一种身份出现在巴原上,这可能是一种更好的隐匿方式。

虎娃又问道:“山爷,您是特意来看我和盘瓠的,那么对少务又怎么看呢?”

若山似笑非笑道:“我在白溪村中见到了一个游荡的人,他就是三年前的族长白溪英。对于白溪村族人而言,他们只是换了一个族长,而且灵宝是比白溪英更好的族长。那么对于将来的相室国民众而言,他们只是换了一位主君,而且少务应是比相穷更好的主君。

灵宝之志,并非仅仅是做一个村寨族长,而是想成为叱咤风云的将军,如今终于等到了被起用的机会,否则他也不会主动向少务献计。而少务之志,当然不仅是为了取代相穷,成为相室国民众更好的国君,而是要成为一统巴原的主君,如今他也等到了机会。

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受后廪所托去武夫丘传讯,却与少务成了结拜兄弟,你跟随他的大军进入相室国,对这一战最终的结果又是怎么看的呢?你建议少务用盘瓠为将军,也不反对灵宝为将军,看来就是认为少务会胜、也是少务该胜。”

虎娃答道:“山爷您不也是这么认为的吗?这就是您今天来见少务,所要得到的答案。我师尊剑煞还有孟盈丘宗主命煞,都曾与少务谈过巴原战略,少务后来也都对我说了。这一战至少会重创相室国,并顺势进兵重创郑室国。解决少务与郑股之仇,便是将来巴室国与郑室国的国战。但无论结果如何,我是不会放过郑股的,这也是我本人与郑股的仇,不能让大俊师兄就那样死去。”

若山微微皱眉道:“就算重创一国,也未必能斩其国君。少务对郑股的惩罚,主要目的并不是斩其人,而是灭其国。若郑股愿割地献国,少务恐会留他一命。而你要想斩除郑股可不容易,更何况此事可能有英竹岭的大批高手参与。”

虎娃低头道:“若是我连这个仇都报不了,又何谈去报清水氏一族之仇?后廪生前曾与我有一番密谈,我猜测山神的身份很可能就是当年的清煞。什么人敢做下这样的血案,其势力与实力恐怕只会远在英竹岭之上。”

若山微微叹息道:“有些话可能不敬,但山神将这样的担子放在你这个孩子身上,确实太沉重了!……你如今结交少务,虽非刻意为之,但也对你最终完成心愿有极大的帮助。少务有少务的打算,而你自己又有什么打算呢?”

虎娃:“我清楚少务的誓愿是一统巴原,也乐见其成。至于我本人,待到突破六境修为后,解开山神留下的神念心印、得知真正的仇家是谁,然后再谈怎样去设法报当年血仇。”

若山又叹了一口气:“我要问的不是这些,而是报仇之后呢?或者说无论能否报此仇,你在这世上,真正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情又是什么?”

若山问了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虎娃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与他能否报仇并无必然的关联。假如将来少务平定了巴原,虎娃突破六境修为、又得少务之助报了仇,那么然后呢?虎娃可以成为伯劳那样的功勋重臣,也可以成为长龄那样的宗主高士,而他本人又会如何选择?

若山伴随话语的神念,问得很清楚。虎娃答道:“我想去寻找自幼的梦境,更想求证修行大道之本源。”虎娃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当然也想最终踏过登天之径、长生成仙,但比成仙更重要的,是印证这条道路从何而来?

若山不禁动容道:“孩子,你比我强多了!说不定有一天,我也会得到你的指引……你在巴原上已见过那么多位高人,他们的修行也是你的指引,而你真正佩服的人又是谁?”

虎娃:“当然是山爷您了,在我的心目中,对您的敬佩,更在对山神之上。”

若山笑了:“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但今后若有机会再见到山神,可不要当着他的面说。再告诉我实话,在你心目中,还有哪些比我更值得敬佩的人?”

虎娃很老实地答道:“我师尊剑煞先生。”

这个答案当然不会让若山生气,若山甚至呵呵笑出了声:“那么在剑煞先生之上呢?”

虎娃:“五百年前的武夫大将军。”

若山:“那么在武夫大将军之上呢,还有让你更敬佩的人吗?”

虎娃:“还有一位,便是仓煞仓颉前辈!”

若山手捻胡须道:“嗯,我有点明白——你想做什么样的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