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5章、少务纳谏(下)

若山则跑到这里来见少务,只提出了一个请求,然后便要走了。他见少务到底是欲战欲降、究竟还会不会遵从悦耕的军令、悦耕大军的布防情况如何,山水城是否会撤出这场战争、或者干脆帮助少务作战?这些他都没说呢!

只听这位城主笑道:“告辞之前,我还要对灵宝壮士多说几句。方才谈的都是巴室国若胜,将会如何,但巴君若败了,这些都没有意义。若相穷将来还能夺回飞虹城,此地民众或许无恙,但灵宝壮士你却绝对不能留在此地了。你建议巴君将俘获将士编入军阵,将来在郑室国作战,那么你自己呢?巴君若胜,你必将追随巴君,巴君若撤,你也须携亲眷随巴君而去。我看壮士之志恐怕也不欲久居此偏远村寨,何不请命成为领军之将呢?”

他们刚才的讨论都是建立在少务战胜的基础上,至于少务若战败会怎么样,那些话就没必要说了。可是若山指出,假如相穷能够夺回飞虹城,别人可能没关系,但是灵宝绝对有性命之忧,连家人都无法幸免。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今天接待了少务,亲自将他迎进村寨到家中做客。若是少务举兵前来,攻占了村寨或者下令当地族人做什么事,村民们在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听从了少务的命令,相穷也不能追究全境的民众。

可灵宝的情况不一样,他是主动把少务迎到家里的,少务对他的态度这么客气,他还向少务献计,这通敌的罪名一定是逃不掉的。更何况谁都知道他和虎娃的关系,而虎娃便是少务身边的重臣。

若相室国取胜,灵宝还留在白溪村只有死路一条,连老婆孩子都不能幸免。就连白溪村的全体族人,恐怕都会受到牵连,因为他们都主动向少务行礼了。少务没有率领大军威逼,也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就被迎进了这座村寨。

而且若山还指出了一件事,灵宝的志向绝不是一辈子就住在这个边远村寨里当个族长,他心目中的愿望就是想成为一位战场上的将军。否则这些年天天没事操练村民干什么,把这白溪村打造得就像一个军事堡垒,分明就是自己在过干瘾。

可惜在平常情况下,灵宝几乎不可能得到被重用的机会,别说成为国中将军,飞虹城的城主鸿元恐怕都不敢在城廓中轻易起用他,别看壮士之名很威风。他既然提出了建议,让少务整编相室国被俘将士从军,那么谁来领军呢,灵宝自己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若山名为给灵宝提建议,实际上就是在向少务举荐灵宝。

这番话是正中少务下怀啊,当即笑道:“若山先生所言不错,我欲任命灵宝壮士为相地将军,负责统领与号令我在相室国收编之军阵,但在未举兵攻伐郑室国之前,平日操练并不配发正式军械。将军献计,则由将军实施,不知您意下如何?此番大战尚胜负未分,但我可以承诺飞虹城不会再落入相穷之手。为以防万一,我将接将军妻儿于巴室国都府邸中居住,待平定相穷大军后,亦请将军到巴国腹地操练军阵。至于白溪村族人,欲随将军迁入巴国者,我可划地安居。”

灵宝赶紧下拜道:“多谢主君看重,但如今飞虹城战事未结,我兄长尚在城中为兵师。主君若能善解此事,灵宝愿听从差遣。”

少务点了点头道:“将军不必担忧,我回去之后便会解决飞虹城的战事,时候也差不多了,将军若不放心可随我一同前往。”言语之中的称呼已经变了,灵宝称呼少务为主君,而少务也直接称呼灵宝为将军了。

若山在一旁笑道:“恭喜巴君,不仅得良策又得良将!”

少务向若山行了一礼道:“山爷,不知您此去回到悦耕军中,又将如何做呢?”

若山微微一愣:“巴君为何如此称呼?”

少务笑道:“我此前虽不知您是这样一位当世高人,但也听说过您的名字以及相室国封建山水城之事。采风大人提供的情报中,山水城一带的民众皆如此称呼您。”

山爷这个称呼当然不是虎娃告诉少务的,少务平时就非常注意收集巴原各地的情报,就连这些都听说过,也令虎娃和盘瓠不禁暗暗佩服。

而在少务看来,若山的态度尚不明朗,他虽然跑来献计,但还无法分辨这么做究竟是为了巴室国还是为了相室国。拥有大成修为的高人当然也会使诈,可只要说出来的话便不会虚假,所以少务要问明白,让若山表明立场。

若山笑道:“我领军离开山水城来到巴原,既然已经接受了君令,就会去做的。我将率领两支军阵从下游渡河袭击白驹城中的辎重军营,此事还望国君成全!但是此事之后,山水城与这场战事再无关系,因为悦耕根本就没打算让我们回去。”

若山说话算数,已经答应的事情就会去做。但他开口的同时发送了一道神念,希望与少务做一个约定。假如完成了这个约定,他将率领军阵返回山水城,假如少务将来吞并了相室国,若山希望蛮荒各部不受无端役使,并能保持正常的商贸交流。

至于他和少务的约定是什么,除了屋中这几人知晓,暂时还不能对外人挑明,这是军事机密。

少务拱手道:“那好,就依先生之言,我会命人在白驹城做好准备,等待先生完成承诺。”

若山转身道:“那我就不多打搅了,诸位继续商议要事吧。”

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说、更不方便说呢,见山爷这就要走了,虎娃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山爷,让我送送您吧!”

若山笑道:“彭铿氏大人真是好胆色,见我孤身而来,便欲孤身送我,那好,你就一直把我送到飞虹城境外吧!也好让巴君放心,我离开此地之后并未再做别的。也请巴君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彭铿氏大人不利的。”

盘瓠也喊道:“山爷,我和师兄一块送您!”

若山笑着摇了摇头道:“盘元氏将军就不必一起跟来了,你们总不能把国君一人丢在这里吧?你在这里好生陪着巴君,彭铿氏大人回头会告诉你,已安然将我送到飞虹城境外。”

少务并没有带别的随从进村,身边只有虎娃和盘瓠,现在一见到山爷,他们俩都跟着山爷跑了也未免太不像话,而且明摆着让人起疑。所以山爷让盘瓠留在少务身边,有什么话回头让虎娃转告便是。

少务见虎娃已经做了决定,想送若山出境以刺探其虚实,倒也不太好阻止。但是他悄然对虎娃使了个眼色,用手指了指林枭微微点了点头,其意思虎娃一定能领会。

少务并不清楚虎娃与若山的关系,看来这位高人也很难直接为少务所用。但少务却看中了若山身边这位弟子林枭,因为其人是一位会飞的禽妖,少务想让虎娃找机会尽量拉拢、劝说林枭为巴室国所用。

一名四境妖修,对一场国战的胜负当然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但少务也不需要林枭上战场,而是在必要的情况下,派林枭执行刺探军情和传递战报的任务,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比如眼下,少务西渡泯水后,就要面对悦耕的大军。假如能事先掌握对方军阵的详细的布防情况,对军事行动极为有利。

再比如相穷大军的最新动态,要从巴都城那边派岩鸽传信先送到金沙城,再由金沙城派快马轻车送到前线的少务这里。假如有林枭来传递重要军情,效率可要高太多了。

林枭是属于哪种可遇不可求的人才,既然见到了,少务当然一定想争取过来。可若山带着这名弟子来去匆匆,少务几乎没有拉拢林枭的机会。现在虎娃要去送若山,而且虎娃有着丰富的与妖修打交道的经验,或许能找到机会与这位禽妖好好沟通。

从虎娃的经历来看,妖修似乎也并不算太罕见,至少他身边就有盘瓠,门下还有藤金与藤花,在西荒更有九龄这个便宜徒孙,曾经还遭遇过肖神与羊寒灵,于西界山中将一只山猫妖打回原形。

可是世间几人能有虎娃这样的经历?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妖修,就算见到了也未必知道。

虎娃短短这几年所接触的各色人等,比这个时代绝大多数民众几辈子见过的人都要多了!但也仅仅遇到了这几名妖修而已,其中出身飞禽的妖类,林枭还是头一个。对于修士而言,只要修为足够高、阅历足够丰富、在世的时间足够长久,往往总有与妖修打交道的机会,但这样的修士已远非常人了。

世间自古就有妖物出没,但对于绝大多数蛮荒民众而言,遭遇妖物恐非幸事,比如曾袭击路村的那只白翎蛊雕,差点把绿萝都给抓走了。因为在其修行之初,虽有朦胧的灵智,但还保留了很多本能的禽兽习性;就算其灵智完全开启,行事以及思考方式,与平常人或者说正常人也是不一样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