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4章、敌营(下)

三年前的初冬,有一位“小先生”突然出现在白溪村,身边还带着一条灵犬。若山听说这个消息时,就猜到了小先生和那条狗的身份。如今少务大军围住飞虹城并未强攻,反而派重兵驻守双流寨,他与虎娃也乘坐马车来到了双流寨——这些情况若山很快便打听到了。

若山并非孤身潜入敌境,他还带了一名弟子,名叫林枭。而此人悦耕从未见过,也没人发现他跟随大军同行,他仿佛就从来没出现过。

林枭其实是山野中的一种猛禽,身姿狭长、展翅有三尺余宽,常在后半夜至黎明时分活动觅食,飞得很高很快且目力极佳,甚至还能在黑暗中视物。这名弟子是若山突破六境之后才收入门下的,其出身就是蛮荒中的一只林枭,化为人形后便干脆以林枭为名。

虎娃和盘瓠都没有见过林枭,因为在他们离开蛮荒之前,林枭还是蛮荒深处一只通灵的妖禽,修为也不过相当于二境而已。可是山神却知道附近一带所有妖物的情况,在其陷入沉睡之前提醒过若山,可以找到这只林枭并尽量指点其修炼。

若山后来找到了它,收入门下教诲指点。这只林枭得此福缘修为精进很快,竟在不久前突破四境化为了人形,这次也被若山带出了蛮荒。但是一路上他都是以原身飞在附近的山林中,并没有被别人发现,当然若山来到敌占区的时候,亦将林枭带在身边。

有这么一位能在高空飞翔并能于夜间视物的弟子,若山将少务大军的动态掌握得很清楚,虎娃与少务前往白溪村,刚一出双流寨,若山就知道了、便赶到此地等候。见少务和虎娃进了村寨、并未让卫队跟随,若山便趁机开口传出神念之音、并现身相见。

虎娃和盘瓠抬头看见山爷的时候,也看见了林枭。他是一位身形稍显削瘦的灰衣少年,看上去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就跟随在山爷身后约五步远的地方、神情十分恭敬。山爷亦在神念中对林枭做了介绍,并特意告诉虎娃和盘瓠——林枭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这时少务、灵宝、田逍、猪三闲也赶到了北侧的寨门外,见虎娃和盘瓠正向若山躬身行礼,而若山也在五丈外站定脚步拱手还礼。看上去这位高人并无恶意,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少务也向若山行礼道:“我便是巴国之君,不知先生此来,有何指教?”

若山笑道:“我因故来到飞虹城境内,恰好得知巴君与彭铿氏大人在此,特来一见!……巴君不必担忧,我并无敌意,只想与诸位好好聊聊。”

声音中带着神念,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山水城的来历,自己又为何出现在此地。除了没有提到自己与虎娃及盘瓠的关系、有关山神的隐事,其他的情况都坦然如实地交待了,与他方才对虎娃和盘瓠的神念解释并无不同,甚至没有隐瞒林枭的禽妖身份。

神念的内容极为庞杂,宛如一道心印,仅仅是山水城的历史、与相室国的关系,就足以解释好一阵子了。还好若山已有六境修为、掌握了神念手段,可以这样交流,否则换个人还真不容易把事情说清楚。

少务与猪三闲皆有四境修为,元神清明解读神念无碍,但也过了好一阵子才大概弄明白。

至于老者田逍,感觉元神一阵恍惚身子晃了晃,及时被虎娃伸手扶稳。灵宝在虎娃离去后修为亦有所精进,如今已有三境八转,他的身子倒没晃,但脑袋也迷糊了一阵子,尚未能解读这道神念所有的细节,只是听懂了大概。

反应过来的少务长出一口气道:“原来如此!若山先生,我能否借灵宝族长之地,邀您到村中一叙?您既然特意来找我,肯定是有话想说吧。”

若山点头道:“我听说了太多的传闻,一直也很好奇,今日便想亲眼看看传说中的巴君少务,究竟是怎样一位国君?”

若山跟随众人走进村寨,林枭则紧紧跟在他的后面。走过盘瓠身边时,山爷特意又发来一道神念:“你如今的样子,非常帅,恭喜你了!”

化为人形的盘瓠还没找到机会私下与山爷相认呢,心里急得跟猫抓似的;而山爷已经认出他来了,特意暗中打了招呼。

神念中又对虎娃和盘瓠重点介绍了一番林枭的情况,其实今日能带着这样一名弟子来到巴原,也是出乎山爷的预料。以山爷的修为收服一只妖禽很容易,可是要指点其修炼却不简单。妖物修炼岁月长久劫数重重,就算有山爷这位高人的庇护与点化,能在这么短时间就突破四境化为人形,也是难得的大福缘了,连山爷事先都没想到。

这次他将林枭带到巴原上来见世面,若是与少务谈得投缘,便会将林枭留在虎娃的身边、听候虎娃的差遣,同时也让虎娃继续指点他的修炼,助其见证世间诸事。山爷已经听说了虎娃的诸多事迹,觉得林枭跟随虎娃会大有好处,同时他对虎娃也会大有帮助。

假如山爷与少务谈得不投机,便会劝虎娃与盘瓠找机会离开这位国君,哪怕是再去武夫丘修炼也好。这些私下的密语,少务以及灵宝等人当然不会清楚。

听见山爷的话,虎娃也在注意观察林枭。这少年自从走进村寨,就不住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就像一个很单纯的孩子,使虎娃想起自己刚刚来到巴原的时候。

白溪村的众村民并没有听见若山的神念之音,见众人突然离开屋子到了寨门口,然后又迎进来两个人,也感到很惊讶,但大家都认为若山和林枭也是跟随少务而来、今日亦是客人。

回到屋中重新落座,少务特意亲手给若山倒了一杯水:“若山先生,您在这个时候来此地见我,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这里没有外人,有话不妨直言;若有什么需要少务做的,也请尽管开口。”

从寨门走回屋中这短短的路上,少务的脑筋一直转个不停,想到了无数种情况和可能,突然出现的这位若山城主,对他而言实在太重要了!一位拥有六境修为的高人,只要声明不是来行刺的、就是想找他好好聊聊,那就真的是有事要谈。

少务有武夫大将军所留的剑符护身,身边的虎娃等人修为皆不弱,未必一定会怕若山。他最最看重的并不是若山的修为,而是这个人的身份很特殊也很重要,不仅是一位城主、更掌握了泯水对岸的军情,且和相室国的君臣以及守军主将之间有矛盾。

此人既然敢来找自己,一方面应自信有本事能脱身,另一方面可能也不想与他为敌。若能争取若山成为支持巴室国的一方,那么对少务则太有利了。——少务再聪明,恐怕也想不到若山会出现在这里最重要的原因,是虎娃和盘瓠在他的身边。

若山却答非所问道:“当年小先生在白溪村力战流寇的事迹,我也早就听说了。没想到小先生今日随巴君故地重游,不知诸位方才都聊了些什么,能否告知啊?”

还没等少务说话呢,盘瓠便嘴快答道:“灵宝族长方才问主君,打算如何处置那些战败被俘的将士?而主君反问灵宝族长——他有什么建议?……灵宝族长还没来得及答话呢,您就来了!”

若山哦了一声道:“我也很感兴趣,不知灵宝壮士有何建议,既能让巴君心安,又能让相室国被俘将士脱离为奴之命?”

灵宝方才正准备说这件事呢,却被若山的突然到来给打断了。此刻这位高人莫名坐在了屋中,又没搞清他的来意,灵宝反倒有些踌躇了。若山又笑道:“壮士有话不妨直言,若是巴君采纳了你的建议,也不必担忧被我这个外人得知;假如巴君未采纳你的建议,你说和不说,也没什么区别。”

少务亦开口道:“若山先生既无敌意,灵宝壮士不妨直说。”

灵宝咳嗽一声终于开口道:“如今之战,是宗室之争,诸国之君皆自称继承故巴国正统……相室国被俘之将士,既是精锐战力,亦是巴国子民,我建议巴君让他们继续在役从军、并以军功赎身。”

少务笑了:“若是他们真能为我而战,就不必谈什么赎身了,我将视同为巴室国将士,并以其军功论赏赐爵。只是……”

国君开口,他人是不会轻易打断的,但若山却突然截住话头道:“只是巴君又怎能放心,让这些被俘将士重新武装列阵,去与相室国其他军阵作战呢?万一临阵反扑,巴君岂非是自乱阵脚?”

目前的情况,少务在边关有一次大战,攻入白驹城时有一次小战,战败被俘的都是精锐军士。至于并未抵抗大军、主动投诚的守备军阵,少务已经放他们回家割麦子去了。而灵宝的建议,是让这些战俘继续服兵役、以战场上的军功赎身,在将来不必成为奴隶。

少务的态度则更痛快,表示这些被俘将士只要肯为巴室国而战,那么就可以免除他们的为奴之罚,待解役归乡之后,便等同巴室国之民。甚至在军中的时候,其待遇也与巴室国其他的军阵将士一样,至于额外的军功,则是论赏赐爵的依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