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4章、敌营(上)

若山平日也非常注意收集巴原上的各种情况,虎娃的很多“事迹”如今已传开,若山如何猜不到“小先生”的身份呢?所以他率军阵出山,就是想找机会确认一番、最好能私下见虎娃一面。山神吩咐虎娃来到巴原后要诸事谨慎,怎么如今的声名已搞得巴原皆知?

山水城的两支军阵刚刚到达高城,就接到了兵正大人舆轩的命令,让他们在泯水西岸布置防线阻敌,并由高城的前任城主、高城氏的族长悦耕为领军主将。舆轩做出这个决定也正常,因为如今的态势是各城联防、从后方抽调军阵增援,而在前线三城所有贵族之中,悦耕的资历最老、爵位也最高,亦曾有过领军的经验。

但是风正大人西岭,却对兵正大人舆轩这个决定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因为悦耕当初担任高城城主之时,曾无端挑起了与山水城之间的冲突,结果被国君抓到国都关了一个月、当众挨了顿板子才放回去,事后才卸任城主之位。

再往前追溯,悦耕当年出使蛮荒,支持的并非是若山所在的部族,而是寄望于有鱼一族强行镇压与收服各部结盟,差点挑起了一场内乱火拼。后来西岭出使蛮荒,也险些被这件事卷进去,及时顺势而为,才有了如今的山水城以及若山城主。

也就是说,悦耕与若山之间早有旧怨,为何在这种时候重新起用、还让他去统领指挥山水城的军阵?西岭担忧悦耕会公报私仇、不利于前线将士团结,因为其人性情如此,他甚至建议任命若山为主将,因为若山不论是本人的修为还是行事的手段,都远在悦耕之上。

西岭还提醒舆轩,若山已经是一名六境修士,不要让这样的高人置于可能受辱的境地。而且山水城的地位特殊,相室国对其的统治只是象征性的,人家既然已提供了军需物资,此番又派出两支军阵相助,相室国就应感谢他们、并给予足够的尊敬和礼待。

舆轩却摇头道:“若山城主的修为已突破了六境吗?我看那只是传闻吧,否则他身为城主又是国工,为什么没有将此消息正式上报国都呢?拥有此等修为的当世高人,又何必恋栈城主之位?我看他不过是为了想引起国君重视,并让高城忌惮,故意如此吹嘘而已。

西岭大人当年出使蛮荒立功,国君升任你为采风大人。但在你之前出使蛮荒的可是悦耕大人,说他当年不成功,才能显出你的功劳!我知你与那若山城主私交甚密,因此对悦耕大人亦有不满,但如今大敌当前,所有人都应放下私怨、为国效命。

况且我在泯水西线要调集二十支军阵,山水城的两支军阵并非主力,只是壮壮声势而已,也没指望能依靠他们取胜。”

舆轩并没有采纳西岭的建议,反而将这位采风大人奚落了一顿。相穷不久前也曾当着群臣的面奚落过西岭,因为西岭当年曾误判小先生的身份是象煞,竟搞出这么离谱的情报失误。如今舆轩也没把西岭当回事,这位采风大人显然已经失去了国君的宠信。

而另一方面,舆轩与悦耕的私交很好,当年可是收过这位高城氏的族长不少重礼啊。舆轩与悦耕都是相室国中的世袭贵族,他也在无意间将悦耕与自己当作是同一类人,很看不上像若山这样出身蛮荒的所谓城主,那不过是得教化未久的野民而已。

如今恰好有这么一个机会,舆轩当然会设法帮悦耕一把,让这位老友重新翻身,只要在战场上立下大功,不仅能洗刷当初之辱,将来之地位也远比一位城主更尊贵。而重新起用悦耕的舆轩,能得到的好处当然也更多。

失望的西岭暗自叹道:“说什么大敌当然前、应放下私怨,舆轩大人这么做,不就是因为私心私欲嘛!”

在他看来,舆轩所犯的最重要错误并不是提携悦耕,而是将山水城与国中其他城廓一样看待了。须知那既不是相室国建造的城廓,亦不是相室国任命的城主,更不是相室国真正实现统治的地方。

西岭只得派人将消息通知了若山,提醒师尊此去小心。而若山领军到了泯水西岸与大军汇合,情况果如西岭所料,主将悦耕想趁机公报私仇。

根据泯水东岸传来的战报,已确定来敌就算不是巴室国举国发动的主力,也是一支精锐大军,且由国君少务亲自率领。悦耕也想不明白,相穷正率大军杀往巴室国都呢,少务怎么率大军跑到这里来了?但他本能地感觉——自己立大功的机会到了!

率大军攻陷巴室国者当然是国君相穷,谁也抢不了这个功劳,但若能在此地擒获少务,那么悦耕就等于立了第二大功。按照舆轩原先的战略计划,假如发现来敌是主力大军,悦耕不可冒进,要依托泯水建立防线据守、保证后方不得有失,等待国君相穷在前方大胜。

这个策略规规矩矩,因为少务若无法快速渡过泯水进入相室国腹地,在被相穷攻破国都、大后方形势危急之时,他就必须得退兵了,相室国在这条战线上将不战而胜。悦耕一面在泯水西岸的各个关卡隘口建立防线,并等待国中增援军阵陆续赶到,同时心中又有了别的想法。

悦耕还想进行军事上的冒险,如果能够成功,就有可能抓住少务立下奇功;假如失败的话,也不会对自己的防线造成损失、至少不会损失自己人。他做出的决定便是——派山水城的两支军阵,从下游渡过泯水奇袭白驹城,放火烧了少务大军的粮草辎重、截断其后路。

如果这是一场必须打的决战,悦耕这个思路也不能算错。可是别忘了双方之间还有一条泯水,它越往下游汇聚的支流越多、水流越急、水面也越来越宽阔。

少务之所以选择这条进军路线,也是因为有泯水这条天然屏障存在,他的计划就是从上游的飞虹城一带趁枯水季节渡过泯水,再斜插入相室国的腹地。大军行动不仅是前方的交战,对于已占领的白驹城以及古雄城,少务当然会派后备军阵重兵布防,沿河一带都有警戒,怎么可能让敌军从容渡河偷袭呢?

就算悦耕想这么打,也得调集足够的兵力、做好充足的准备。可是悦耕麾下这支大军是临时集结的,只能在现有的关卡布防,派出山水城的两支军阵去下游奇袭,不仅没有足够的船只,甚至连渡河的地点也没指定,一切都得若山自己去想办法。

区区两支军阵、一百来人,在敌方的重兵警戒下渡过宽阔的激流,还想杀入敌营焚毁粮草辎重,这不就与送死一般吗?其实悦耕何尝不清楚这么做几乎没可能成功,但至少能起到袭扰作用,使少务在前线的大军有所忌惮,悦耕的主力便更容易坚守防线。

若山在前线的军事会议上,当即就指出了悦耕这种做法的冒险之处,且断言这是有去无回、徒然让将士送死,根本不可能截断少务大军的后路,顶多只能是产生袭扰作用。仅仅是为了这样一种盲目的冒险,就要断送山水城派来的所有将士,若山当然不能答应。

可是悦耕一朝权在手,便以军令呵斥若山,声称如今大敌当前、军营不比别处谁都不可违抗军令。若山本是客观地分析军情、讨论战略得失,但悦耕的话说得非常不客气。

山水城的兵师伯壮当即拍案而起,斥责悦耕怎能对若山无礼,须知若山不仅是一位城主与国工,亦是一名六境修士,随大军来到阵前,悦耕竟不知尊敬与礼待。说实话,若山平日非常低调,他的修为突破六境之事并未大肆宣扬,只有身边少数人知晓,包括其弟子西岭。

悦耕故作大惊之色,起身笑道:“我不知若山城主竟有此等修为!您既是这样一位当世高人,为何还留在城主任上呢?这份为国效力之心,令人佩服!……但无论如何,您今日既在国中任职、又来到大军之中,便应听从军令调遣。若山城主有这等修为,乃是我军之幸,当更有把握奇袭敌后成功。您可以先入敌境去查探军情,摸清楚对方的布防情况,对您是轻而易举。随后便可确定渡河奇袭路线,若能一举成功,当是立下了头功。”

悦耕并没有改变计划,仍然下命让山水城的两支军阵去奇袭敌后,却又命令若山事先来查探敌营军情。他的逻辑很简单——既然你有这么大本事,那就勇担重任吧,深入敌后将军情摸清楚,再凭本事率领山水城的军阵奇袭成功。

若山也没有再与悦耕争论,也示意伯壮不必再多言,他很痛快地点头领命,潜入少务大军的占领区刺探军情。若山趁夜悄然渡过了泯水来到古雄城外,却没有去白驹城,而是直奔飞虹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