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3章、重逢(下)

虽然请少务进村的时候,灵宝说是招待小先生的师兄,给自己也给了少务一个台阶。但少务没有办法回避自己的身份,终究还是把话说开了,他向灵宝介绍了一番战事的缘起,的确是相穷首先起兵攻入了巴室国,他才不得不奋起还击……

重新坐下之后,灵宝开口道:“关于这一战的消息,我也听说了不少,小先生也证明您方才所言不虚,我当然相信小先生。其实在我与白溪村族人看来,这只是你们的宗室之争,有人是受命而战、有人是被利益所牵不得不战,我只希望国君不要让民众随之受苦。”

如今的战事,确实不是异族入侵的外战,只是百年前巴原内战的延续,灵宝倒也看得明白。少务点头道:“我之所以特地随彭铿氏大人前来拜访壮士,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你心中还有什么话,此刻都不妨直说。”

灵宝:“我只有一问,不知国君打算怎样处置那些战败被俘的将士?”

少务入境后的所作所为,已不是什么秘密,他尽量让城廓的治理与民众的生活如常。但灵宝问的是那些战败被俘的将士,对他们的处置向是很有讲究的,投降与投降的情况也不一样。比如主动放下武器投诚的古雄城守备军阵,少务并没有任何追究之举,只是让他们解除武装之后各自归乡,再度成为壮劳力投入生产。

可在白驹城尤其是边境关防,双方军队还是交战了,巴室国尽管付出的代价不大,但也有死伤。那些在战场上战败被俘的军士,少务并没有把他们给放了,仍让他们集中在专门的军营中、派军阵看守,也没有虐待与为难。

按照自古的惯例,战败被擒获的战俘,会成为胜利者的奴隶,巴原上早有传统。这些人在战时会在刀枪的逼迫下修筑工事、运送物资,在战后又会被赏赐给有功人员。灵宝既关心这些人的命运,同时也在担忧其兄长的命运。

因为少务若真要攻城,飞虹城一定是守不住的;若村宝不愿主动投降而登城作战,他和他属下的将士要么战死,要么将来就是这个下场,所以灵宝问少务打算怎么处置?

少务答道:“壮士若是担忧自己的兄长,他若被擒,我自可特赦。但这并非一人之事,既然你问了,我倒想请教壮士——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灵宝正要答话,恰在这时,几人耳中都听见了一个声音:“山水城城主若山,特携弟子林枭,前来拜会巴君少务与彭铿氏大人!”

这声音很清晰,来者就似站在屋中开口,话声还传达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场景,众人仿佛已“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从村寨后面的高坡上走来、离寨门尚有数十丈远。灵宝骇然道:“听其声,恍然能见形容,来者是高手,至少有六境修为!”

少务也被吓了一大跳,他今日拜访白溪村,除了虎娃和盘瓠,事先并无任何人知情,怎么突然出现这样一位高手?而且听语气分明就是冲他和虎娃来的!少务当然听说过山水城,是相室国近年于蛮荒中新建的一座城廓,少务也听说过若山城主,但没想到其人竟有这等修为,更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反应最紧张的其实是灵宝,这位族长已起身道:“逍伯,命村中枪阵紧急集合待命,这位高手突然出现,恐来意不善!……国君,你的卫队在村寨另一侧,应立刻下令让他们赶到北门外列阵。”

虎娃突然开口道:“不必如此,我们直接出去迎接便是。这位高人若真是企图对主君不利,又何必那么远就打招呼呢?他只带了一名随从,主君应该亲见见,我与盘瓠先去问明来意。”说着话,他已起身快步冲了出去,而盘瓠的速度则比他更快。

乍一听到山爷的声音,虎娃与盘瓠皆是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后,不仅激动万分且心中狂喜。他们都太想山爷了,平时可能还意识不到,但突然得知山爷来了,便抑制不住对家乡以及尊长的思念之情。

虎娃带着盘瓠离开家乡已有三年,而在此之前山神便已陷入了沉睡,他们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乡,再见到那些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族人们。连做梦都没想到,山爷竟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就在白溪村外!

若山显然早就知道虎娃与灵宝等人就在那座房子里,他发出的带着神念的声音,也只有屋中那几人听见了。村民们的枪阵刚刚解散,而隔着村寨在远处的卫队也没注意到他的到来,不明状况的灵宝欲下令迎接强敌,却被虎娃和盘瓠阻止。

等少务等人走出院子的时候,虎娃和盘瓠已经冲到了寨门外。他们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山爷走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假如没有外人在场,恨不得冲过去抱住山爷好好哭一场。不得不离家漂泊的孩子,突然见到寻来的父母,这种莫名的委屈无法形容。

山爷的样子几乎没有改变,甚至比以前更年轻了,只是额头和眼角有淡淡的皱纹,满头黑发中掺杂了些许白丝。他看见虎娃和盘瓠时,眼神也是掩饰不住地激动,但神情很快恢复了平和,并悄然发来一道神念——

“好孩子,这几年你们受苦了。巴原上那些事情,我也都听说了,你们很有出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们的,同时也亲眼见见少务,但在外人面前不要说出与我相识的往事,以免暴露了你们的身份来历,这是山神特意叮嘱过的。少务大军抵达飞虹城的消息,已传至相室国都。相室国紧急征调泯水西岸的各城廓,集结军阵布防阻击,其中也有山水城的两支军阵,由伯壮与叔壮率领。虎娃,我怕你不清楚情况,贸然随少务出现在两军阵前,可能会被很多人认出来的……”

少务大军由东线入境,一路向北直插杀入飞虹城,消息如今已经传到相室国都了。留守监国的兵正大人舆轩大惊失色,他甚至不敢相信那真的是少务率领的大军,一面派人急报正在前线征伐的国君,一面于国中紧急调集军阵反击。

兵正舆轩留在都城监国,就负有稳固后方的重任,不能等到相穷下令后才做出应对的决定。在情况未明之时,必须阻止巴室国的军队继续在后方偷袭。若来者真是巴室国的主力大军,那么就要稳固泯水防线阻敌,等到相穷在主战场上获得大胜,那么来敌将不战而败。

若并非是精锐主力入侵,那么相室国就要趁势反攻,不仅夺回失守的城廓,更要将这股敌人消灭在国境之内。兵正大人紧急命令九樟城、高城、山水城三座城廓的军阵,奔赴泯水前线布防并探明敌情,同时又从后方调集了一批军阵增援。

相穷前阵子下达了战事总动员令,各城廓扩编了很多支后备军阵,不仅是为了增援前方出击的大军,也是为了防止后方出各种意外。

至于山水城的情况,相对很特殊,其实相室国对其的统治只是象征性的。这座城廓远在蛮荒深处,并非相室国所建,而是山爷聚集各村寨建立部族联盟、又于原清水氏城寨的废墟上建造了一座城廓,如今连城墙尚未修完呢。

想当初相穷派悦耕为使者到达有鱼村,其目的就是想收服蛮荒部族为己所用,但差点给路村以及花海村带来了一场覆灭之灾。还好山爷早有准备、力挽狂澜,当着第二位君使西岭大人的面收拾了鱼大壳,这才没有导致蛮荒各部族的混战火拼。

若山只是顺水推舟接受了相穷的封赏,成了山水城的城主。接下来他下令修路打通了山水城与巴原的联系,给蛮荒中的部族联盟带来了不少好处,但与高城城主的悦耕大人产生了不少摩擦,悦耕因此还卸任了高城城主之位。

若山以及如今被称为山水氏的部族联盟,其实对相穷尤其是悦耕并无好感,只是他们偏偏居于相室国北境的蛮荒中,不得不打这种交道、接受这种名义上的臣属关系。后来有西岭大人的从中斡旋,这几年倒也相安无事。

但山水城毕竟不同于其他的城廓,他们所得的最大利益,其实来自打通了与巴原之间的交流,相室国也同样因此获利。可山水城民众并不需要相室国的保护,也不愿无端受相穷的驱使。

这次相穷征募军阵的命令当然也送达了山水城,按平常的情况,若山愿意提供一批军需物资,却不愿意抽调各部族青壮到前线参战。但他与水婆婆以及蛊辛等人商议之后,还是率领两支军阵来到巴原,作为相室国后方守备力量。

山水城远在北境蛮荒深处,相穷的命令送过去,待到山水城的军阵经过漫长的路途离开蛮荒,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其战斗力并不清楚,相穷也不可能让他们上前线,早已率领国中真正的精锐大军出征了。

若山不仅象征性地派出两支军阵来到巴原,自己也离开了山水城。原因很简单,很多消息也传到了山水城中,包括有关“小先生”彭铿氏的各种传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