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2章、必固与之(上)

连下三城、进军神速,相穷已推进到彭山与丈人山之间的隘口前,这也是巴室国所组织的第二道重要的防线。在这道屏障后面便是平原,只要突破了这道防线,相穷大军便可以直扑巴都城下。

巴室国紧急调集了重兵,居高临下依托地势坚守。相穷这一路进军太顺利了,也过于追求进军速度了,低估了这道防线的实力,第一战投入的兵力不足,前锋军阵竟被击溃。他随即集结大军就在隘口前暂时驻扎休整,对他而言,两国之间真正的决战即将来临。

相穷率大军连克三城、到达巴都城外最后一道关防隘口的时间,恰恰就是少务围困飞虹城之时。飞虹城与巴都城离得相当远,沿最好走的路也有好几千里呢!因此飞虹城的战报消息,如今还没有送到相穷手中。

而巴室国方面,驻守在金沙城大本营的仓正大人红魁,刚刚接到国都那边的岩鸽报讯,获悉相穷大军已推进到彭山与丈人山的隘口,赶紧派人乘轻车快马赶往飞虹城急报少务。与此同时,身处巴室国腹地的相穷正在与镇国大将军悦瑄商议战事。

相穷为何要停军休整?不仅是因为攻击关防的第一战受挫,也因为他这一路进军太快,后勤补给有些跟不上,需要停下来暂时稳固后方。

相穷采取的策略和少务差不多,国中的精锐军阵在前线作战,新扩募的后备军阵则趁势进驻望丘、平谷、野凉诸城,不但保证后方稳固,也能给前方大军提供源源不断的补给。

相穷发动这场国战已筹备多年,以国都及龙马城、太禾城为进军基地,屯集的粮秣军械等物资当然很充足。可是将这些物资及时运送到前线,距离越远、前方进军速度越快便越困难,需要征用的民夫是正式作战人员的数倍之多。

为了减轻后勤的压力,大军远征都会尽量争取就地补给。比如少务大军就打开了白驹城、古雄城的廪仓与兵库,在安抚民众之后,又劝当地民众都回家割麦子了。古雄城的物资不多,但白驹城因为是边境关防所在,廪仓还是很充足的。假如再占领飞虹城,少务更能就地取得大量补给。

但相穷的运气就要差不少,他选择的进军路线能在最短时间内直扑巴室国都,而且沿途的守备力量是最薄弱的,相穷只要派出密探便不难查明虚实。可是三座城廓的廪仓和兵库几乎全是空的,经审问战俘得知,主要物资皆被少务给调走了,据说是运往南境准备与郑室国大战。

城廓辖境内的人丁劳力,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但这三座城廓辖境内的壮年男子,大多已受征。在相穷攻打边关之时,各位城主便组织老弱妇孺向后方的国都撤离,并通知那些实在来不及撤离的村寨民众,尽量躲至山野中避祸。

相穷大军过境时,无论是城中还是城外,皆没有见到多少民众。大片的麦田已经成熟,但无人收割。有些村寨的民众在撤离时,还点火将麦子都给烧了。

但无论如何,这三座城廓中还有不少民众没走,有人是来不及,有人是心存侥幸不肯离开。悦瑄大将军下令,组织战俘与当地劳力入役,或充当民夫为前线运送物资,或到田野中割麦,总算部分解决了就地补给的问题,但仍无法满足大军持久作战所需。大部分军需物资以及运送物资的劳力,仍然主要来自于相室国内。

这是少务事先安排好的战略,目的就是诱使相穷挥军深入。这么做既有利也有弊,好处就是将相穷大军的补给线拉长,并尽最大可能防止沿途物资和人丁被相室国大军裹胁,主动收缩力量到国都一带防御;坏处就是这条进军路线上各城廓守备空虚,相穷大军可以轻易攻破、向前快速推进。

……

野凉城的城主府,如今已成了相穷的临时行宫。这天在行宫中,镇国大将军悦瑄说道:“主君,我们进军神速,短短一月时间,已推进到彭山与丈人山一线。只要越过这道关防,就可以直扑巴都城下。但大军长途奔袭而来,需要暂时休整,而且这一路进军,也未免太顺利了!少务已将我们沿途三座城廓中物资、军力抽调一空,难道他就没有防备我们来攻击吗?这会不会是诱敌深入之举?万一我们后方的粮道被截,恐怕就有大麻烦了。”

相穷沉吟道:“发兵之前,我们就已探明这几座城廓的虚实,所以才决定快速进军直达巴都城。这一路的情况,也与先前所探相符,大将军又何必担忧呢?根据审问战俘的结果,巴室国将这三座城廓的物资和人丁都紧急撤离到国都附近,这也是明智之举。

那三座城廓无法抵挡我们的大军,他们重点就是要守住彭山与丈人山之间的隘口关防。接下来的一战恐怕会很激烈,但只要我们能取胜,就离最后的成功不远了。至于大将军担忧后方粮道,也不无道理。

但我之所以选择如此进军,就是为了出乎少务与郑股的预料。谁都以为我可能会在边境袭扰,占据城廓、捞些好处,但想不到我是要灭巴室国。我们进军线路的大后方,便是龙马城与我们自己的国都,这是粮道最稳固的保障。

增调后备军阵驻守新占领的三城,以重兵稳固后方。待突破彭山与丈人山隘口后,大将军便在野凉城中镇守,我则亲率大军攻打巴都城。到了那时,就算攻不下巴都城,少务也不得不求和;若是我攻下了巴都城,便能与郑股合兵瓜分巴室国,而我们最终的收获,将远比郑股更大。”

悦瑄劝道:“主君不必亲自领兵攻打巴都城,我在前方攻城,主君在野凉城中镇守便是。”

相穷摇头道:“若是这样,我何必不在国都中坐镇、却亲率大军前来呢?巴都城我将亲自攻克,大将军则在野凉城中接应。占据彭山与丈人山隘口之后,我们便进可攻、退可守,就算没有攻下巴都城、亦无大损。”

相穷和悦瑄制定了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先将后备军阵调到前线,攻击前方的关防。这样既可使精锐军阵得到休整、锻炼后备军阵的作战能力、同时也是消耗敌方的防守力量。等将对方的战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换上精锐军阵一举破关。

难道攻下了这一座巴都城,便能征服整个巴室国吗?其实相穷这个战略没错,因为都城是一个国家的战略指挥中心、也是统治机构的中枢所在,一旦被攻占,往往能使整个国家陷入瘫痪状态。在没有统一组织与指挥的情况下,各城廓也只能各自为战。

这种情况就像攻城。如果城廓被破,辖境内各村寨民众都失去了庇护之所。城廓守备军阵被解除武装后,面对正规军阵时也就与普通平民差不多。缺乏统一组织与指挥的各村寨民众,则更无反抗之力。

并不是每个村寨,都能像白溪村当初那样被灵宝组织起来作战。而就算是灵宝,顶多也只能组织村民防守村寨,对真正的大军造成不了威胁,更何况已失去了城廓和国家为后盾,不可能独力坚持。

所以相穷只要攻占了巴都城,便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南境还有郑室国的大军牵制,少务便非接受败局不可。相穷的作战计划,配合他事先探明的情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

可是少务的作战计划,恐怕是相穷做梦都想不到的。巴室国大军从远离龙马城的东线直插相室国后方的飞虹城,然后再从相室国的腹地进军其都城。双方的目的都是要攻打对方国都,相穷走的是直线,而少务则是兜了个圈子。

少务要想成功,前提是在他的大军打到相室国都城时,自己的都城能守住。

进军太快需要适时休整,同时稳固后方的补给线与已占领区,相穷要做的事情少务也再做,所以他暂时围困飞虹城而不强攻。而另一方面,若少务攻城太急,反而会迫使城中民众组织起来登城反击。如今飞虹城中民心、军心皆乱,索性就继续让它乱下去。

当鸿元在城主府中商议对策之时,少务则在虎娃与盘瓠的陪同下到达了双流寨。这里就是虎娃初遇灵宝之地,那座驿站的样子几乎没什么改变,但集市上已没有了人群,整个双流寨已成了一座空寨。

这里有削尖的粗木建成的寨墙,寨中原本也有军阵驻守,因为它地处青溪与白溪交汇之处,寨外有两座桥梁,是一处交通要道。但在少务大军来到之前,此地军阵就已经被鸿元城主召回城中了,双流寨中的居民也都撤离了,大部分躲进了飞虹城中。

少务却在这里驻扎了整整六支军阵,就地取材加固了寨墙工事,并在两座桥头都垒石修筑了防线。少务这次下决心国战,究竟在国中扩编了多少军队?普通民众甚至各城廓的城主都不知道准确的数字,但虎娃却很清楚,是巴室国平日常备军的五倍之多!

所以少务如今有足够的军力防守国境,便能集结精锐重兵展开进攻,只是将相室国的大军放入了国中。此时金沙城那边正派人快马轻车赶来,向少务报告相穷大军的最新动态,而少务则坐着一辆由两匹白马骈御之车,由盘瓠驾车、与虎娃同乘,从双流寨出发前往白溪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