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50章、国战(下)

在客馆中住了三天之后,好髯才被郑股召见。在王宫中见礼已毕,郑股怒气冲冲地喝问道:“少务不宣而战,派大军犯我国境、占我城廓,竟然还敢派使前来!”

好髯坦然答道:“非我国不宣而战,而是贵国白果城城主白伯乙率先挑起战端,竟率人潜入善川城夜袭军营!因郑君谋刺我国主君、屠灭我国商队之事,国中民众皆义愤难平。郑君尚未给一个交待,又在边境挑起战事,我军怎可不还击?”

郑股:“少务既已开战,派你来又为何事?”

好髯笑了:“我国大军攻占白果城之后,并未继续开进,就等着郑君接下来怎么做呢!”

好髯就是来谈停战条件的,首先白果城已被巴室国占据,两国就以羽屏山重新划定疆界,这一点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其次郑室国要严惩当初参与行刺的凶手,将那些人都交给巴室国处置。为了表示道歉,郑室国还应赔偿巴室国一大批粮食、布匹、牛马、军械等物资。

郑股当然不能立刻就答应,此次召见只是走一个过场仪式,接下来另派辅正大人与好髯专门商谈。这是一个互相指责、恐吓与扯皮的过程。与此同时,郑股又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兵正大人兴竹说道:“白果城已被占据,巴室国大军推进到羽屏山一线,那里本就易守难攻,若不开国战并取胜,已经拿不回来了。若真能让巴室国停战休兵,这个条件倒是不妨答应。至于巴室国索要的财货军械,现在给他们等同资敌。我们可以先答应,但以一时难以筹集为名,要在两国正式休兵之后才分批送去,具体数目还可再商谈,但应尽量缩减。就是要交出凶手这一条,恐怕很难办。”

郑股突然说道:“少务有证据指出——究竟谁是凶手吗?”

理正大人摇头道:“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们只是抓走了野黄和白叔辛,口供中指认出与此事有关之人,只有副兵正黑锋。”

郑股沉着脸道:“既然如此,倒也不难办,恐怕就要委屈黑锋大人了。”

在场群臣一阵默然,郑股这分明是要灭口的意思,但在如今形势下,又不得不为之。今天这场君臣相商的秘密会议,黑锋亦未能出席,看来郑股是早有打算了。兵正大人兴竹有些不忍地开口道:“主君,您应厚恤黑锋家人及宗族,就说这是黑锋私自所为,已被您在盛怒中下令斩杀,如此也能给少务一个交待。”

理正大人小声道:“既然不是交活人给巴室国,未必真的要杀黑锋,就说国君已斩了他便是。少务要的只是这个脸面,其他的要求才是实利。”

郑股面无表情道:“此事再议,至于另外两个条件,可以与使者商谈,先将巴室国稳住。我们的备战也需要时间,能不大战则是最好。相室国那边已传回消息,相穷答应出面调停,而我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思!等相室国有所动作、少务大军北撤之时,便是我们的转机。”

好髯在郑室国都呆了七、八天,谈判初步达成的结果是:郑室国将割让白果城,赔偿一大批财货军资。但这批物资要在三年内分三次交付,第一次赔一半,在少务撤军之后,后两次各赔四分之一。

至于当初行刺少务之事,是副兵正黑锋自作主张。可惜巴室国的使者来晚了,郑股听说消息,一怒之下已将黑锋给斩了!

这些都是郑室国做出的承诺,郑股又一次召见了好髯,并在神坛前起誓。可这些承诺与少务先前提出的条件有差异,超出了好髯所能答应的权限,好髯要归国请示少务。在少务没有正式回话之前,两国约定暂且休兵。

所谓休兵也是一句废话,因为巴室国本来就没有继续进攻,而两国都在进行战事总动员,做着迎接一场国战的准备。郑室国不论想不想打,调重兵布防是必须的。谈判最重要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并等待相室国插手“调停”。

就在好髯离开郑室国都、返回巴室国之时,相穷突然起重兵攻破了望丘城的关防边境、率大军长驱直入。相穷的行动完全超出了郑股的预期,并不是在边境袭扰,劫掠财货或占据城廓,而是要直扑巴室国都!

相穷当然不是要为两国调停,而是趁两国大军对峙之机,利用郑室国拖住少务的重兵。

……

少务在金沙城中整军已毕,一直在等待人和消息,人当然就是虎娃和盘瓠。少务若攻入相室国,是一定要将虎娃这位“小先生”带在身边的;至于盘瓠,少务也早已答应,要让盘元氏将军为领兵之先锋。

至于消息,就是从善川城、望丘城以及郑室国传来的情报。他已派好髯大人为国使出使郑室国,当然要掌握郑室国的动静。郑室国求和,并且讨价还价以争取时间、等待转机,少务不仅得到了好髯的回报,也得到了队饮大人属下的回报,两方面的消息是一致的。

少务在南境屯集重兵欲举国攻伐,实际上却是采取的守势,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稳固后防,并没有主动进攻的打算。他又派使者回话,答应郑室国的求和条件,但郑室国赔偿的第一批财货军资,要在今年冬至之前运到巴室国,然后巴室国才能撤军;两国之间重新划定疆域,以羽屏山为界,白果城正式回归巴室国。

相比好髯出使郑室国的回馈消息,少务更早得到的是瀚雄从善川城传来的战报,由三只不同的岩鸽送达。为了防止出意外差错,传递这种重要军情,当然不能只放一只岩鸽,同时放三只,且所携带的消息内容完全一致,才能确保军情无误。

但其中一只岩鸽送来的消息却让少务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它竟莫名携带了一道御神之念。少务亦是一名四境修士,当然能够清晰无碍地解读,是两位自称是仓颉与侯冈的人,对小先生和他的灵犬表示问候,并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把酒言欢、畅谈天地万物纹理之妙。

仓颉对虎娃以文字传递军情的手段表示赞赏,并希望将来若有机会,可将为文之字传授天下百姓。——这些并非话语只是意念,能在一张布条上留下这种意念,并让少务可以清晰解读,至少也有七境以上修为,而且少务也知道这位仓颉先生是谁。

瀚雄以文字传递的军情,别人是看不懂的。而这样的岩鸽,被人半途截住的可能性也极小。不料这只岩鸽不仅被高人半路拦截,而且对方完全能读懂布条上的文字,这就意味着少务的总体战略,很可能已经泄露出去。

万幸的是,仓煞前辈并没有插手巴原各国争斗的意思,只是借此机会给虎娃和盘瓠打了声招呼。少务早知虎娃与仓煞有结交,但没想到仓煞前辈及其弟子侯冈还会特意问候,看来他们的关系很亲密,虎娃深受这位前辈高人的赏识和青睐。

在瀚雄自善川城发来的军情到达之后、国使好髯大人回禀的情况传来之前,少务又接到了从两个不同地点传来的战况急报,亦是由岩鸽所送达。——相穷已率大军攻破了望丘城的边境关防!

少务早就料到了相穷会动手,但他也没有料到相穷的速度竟会这么快!三国皆风起云涌,各种状况是同时发生的。当然望丘城的战报传来之时,虎娃和盘瓠尚未到达金沙城!

虎娃和盘瓠毕竟不会飞,他们由善川城赶往金沙城,要从南向北穿越巴室国国境。如今大道上车马行人众多,他们也不能总是一路疾驰,因此耽误了一点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好髯氏出使郑室国而回,相穷则已经攻破了望丘城的边境关防。

相穷为人,在某些方面并不值得称道,但也不得不说,他在另一些方面表现得非常出色,很有全局的战略眼光。他的战略就是要进军神速,且不让巴室国与郑室国和谈成功。

至于少务后来派使者回复郑股、答应其求和条件,都是他出兵相室国之后的事情了。少务此刻接到的战报有两份,一份来自望丘城前线,守关将军报告,他们受到了相室国大军的攻击,来敌势不可当,请求国君赶紧调大军援助。

另一份战报来自孟盈丘,由岩鸽携带了一张没有画任何符号的布条,上面亦有一道御神之念,其大意是——如巴君所愿,相穷已率大军犯境。

这道御神之念就是命煞留下的,她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孟盈丘并不直接插手国事纷争,但她会把最新的情况通知少务。神念能传达远比文字更复杂丰富的信息,相穷的军队数量、装备情况、进军的准确日期都附在了这道神念中。

推算时间,相穷举兵是五天前,等到少务接到战报时,恐怕边关已破、望丘城亦不保了。少务召集身边的大臣与将领紧急商议,做出了两个决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