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9章、国事(下)

西岭不禁后退一步道:“臣自会尽职尽责,派采风官向民众宣讲,此战对我国是何等重要,将是主君平定巴原之举。当初那小先生的身份,我确实是判断错了,可主君不追查此人亦是明智之举,就连孟盈丘宗主命煞,不是也没追究他斩杀弟子之责吗?”

相穷冷哼一声道:“今日谈的并非私仇,而是一统巴原的大业。兵事准备应尽量周详,但大局已定,便不可再有动摇军心、民心之言。采风大人是为国忧虑,在这里说这些话,我不怪你,可是在国中,我希望各地采风官将尽全力鼓舞民心。”

西岭所担心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国君下达了战事总动员令,但民众是否真的愿意跟随国君发动这场国战,却很难说。虽然各城廓也会扩编军阵、征召民夫、调运物资,但那只是被动地执行国君命令而已,未必有真正的热情和斗志。

身为采风大人,西岭很清楚——民心是可以操控的,假如相室国大军一路获胜,并能获得更多的利益与好处,大部分民众至少不会反对国君的决定。可战事一旦受挫,恐怕民心就会反转。因为大规模的国战,就意味着百姓要勒紧腰带过日子,各地民众都得付出代价,而这代价可能是毫无必要的。

国中有很多支势力必定要跟随相穷,因为他们的利益早已和相室国宗室捆绑在一起,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但还有很多势力,尤其是普通民众,并没有意愿主动投身于这样一场国战中,这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宗室之争。

巴原五国的统治者,除了名号不同,对一般村寨居民而言实在没什么区别。大家不仅说同样的话、有着同样的生活方式与心理认同感,亦同样祭拜太昊与盐兆。

这种情况既是一统巴原的基础,但也决定了发动战争必须得到最广泛的民意支持。可是相穷已经等到了无法再错过的战机,是不可能不动手的,只有尽全力取得大胜了。

但在另一方面,相穷确实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早就派人分批潜入巴室国,重点就潜伏在进军线路上的各座城廓中,打探到了及时准确的军事情报,制定了最合理的战略安排。而他为这场战事筹备了近二十年,包括当年派使者招抚蛮荒中的各部族,亦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在相室国中,虽然民众不像巴室国那样一时皆起同仇敌忾之心,但是战事动员的效率也非常高,战略物资的储备亦很充足。他们很快便集结了大军,从相室国各地向边关的龙马城开拔。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大战,相穷亦感到意气风发甚至热血沸腾,他决定亲率大军出击以鼓舞士气。镇国大将军悦瑄当然要领军跟随,留兵正大人舆轩在国都负责后勤辎重、军需补给的筹集与运送。

在正式突袭巴室国边关的前一天,相穷还没有忘了派使者携重礼前往孟盈丘。相穷倒不指望一定能获得孟盈丘的支持,只是表明自己恭敬的态度。而根据经验,各大派修炼宗门皆不会直接插手各国之间的战争,但暗中偶尔也会有所倾向。

命煞派人给相穷回话:“相君趁人之危而兴兵,自谓战机难得,劝亦无用。孟盈丘乃世外清修圣地,无意插手列国之争,大军过处,勿惊扰我辈修炼。但相君此去,是否想过可能难回?”

对于相穷来说,只要孟盈丘有这个态度就可以了。他的大军当然不会袭扰孟盈丘道场,若是孟盈丘弟子想躲避战乱、回到孟盈丘中,自可避祸保身,百年前的情形便是如此。命煞最后那句话似有警告或提醒之意,但相穷也不可能因此退缩,因为此时他的大军已经攻破了巴室国的边境关防。

……

八境以上修为便有飞天之能,而六境以上大成修为、又拥有属于自己的飞天神器,亦可御器飞天。但高人太少了,也不可能被人驱使、飞来飞去当然鸽子用,所以巴原上最快的传讯手段,还是使用专门训养的岩鸽。

大军征伐,会用岩鸽及时传送消息。但是岩鸽传讯却有两个极大的限制,其一就是岩鸽只能从固定地点飞回固定地点、或者从移动地点飞回固定地点,因为它找的就是自己的巢。

比如瀚雄从善川城向金沙城传讯,可以使用岩鸽;但少务若进入了相室国,岩鸽就不会主动去寻找不知到了哪里的大军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用岩鸽先将消息从善川城送到金沙城,再从金沙城派出轻车快马,追随大军行径给少务报信。这样也是极大地节约了时间,因为岩鸽已从南到北飞越了巴室国国境这段距离。

使用岩鸽的第二个限制,就是它只能传递事先约定的、最简单的信号,在这个还没有成体系文字的年代,只能事先约定好与某件事情相对应的简单符号,画在小布条上由岩鸽送达,稍微复杂一点的消息,便必须要派专人送口讯了。

所以从相穷出兵攻破巴室国边境的关防,到远在金沙城的少务接到战报,至少需要五天时间,这是使用岩鸽这种最快的传讯手段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少务能确认消息时,真正的事件至少已发生了五天,而其他地方的民众还根本来不及听说呢!

……

巴室国举国调兵,很多新扩编的军阵开往南境,又有很多民夫前往北境似是准备调运物资,大道上车马行人很多。有两个人站在路边的一个小山坡上,望着远处的车马行人,是一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与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

来往的行人谁也想不到,那中年男子便是名震巴原的仓煞,而仓颉身边的少年便是侯冈了。侯冈好奇地说道:“我们刚从相室国来,相穷正在举国调兵,开赴巴室国边境。少务亦在举国调兵,却是南下要讨伐郑室国。如此看来,相穷是想趁机偷袭了。”

仓颉淡然笑道:“相穷岂止是想,他一直都在等,这一辈子恐怕再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论国力,相室国有所不如;但论地利,巴室国一直是劣势。我看这两国举兵,皆是谋划多年、储备充足,但巴室国民众明显战意更强。”

侯冈:“可是这样的话,巴室国仍然会吃亏,少务把重兵都调去了南线。”

仓颉却摇头道:“你迈入初境之后,虽然修为精进很快,如今已是一名四境修士,但还是缺乏历练。所谓神识之精微不仅在于感应物性,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其实也包含着人间诸事之理。你看这些南下的军阵,大多都是各城廓新近招募扩编的新军,其中有很多人曾经在军营中接受过操练,但已经有时日没拿起过武器了。但你看北上的这些民夫,感其气息,很多应该都是操练多年的精锐军士,他们此时却未从军,又是为什么?”

侯冈:“为什么呢?”

仓颉:“我已经告诉你我所发现,你居然还要问我!少务分明是将精锐大军集结到相室国边境去了,若是仅为了防范,不必做得如此隐蔽。”这位前辈高人说着话,忽然咦了一声,朝着空中轻轻一招手。

有一只岩鸽正从半空飞过,似是被一股柔和的无形力量所束缚,竟然扑扇着翅膀落到了仓颉的手掌上方。侯冈在一旁看见,只得暗自苦笑,仓颉有一个习惯,就是偶尔发现天空传讯的岩鸽,总想拦下来看看它们所携带的消息——究竟画的是哪一种符号、推测所传递的是什么信息。

这只岩鸽恰好飞过,亦未逃过仓颉的手心。侯冈赶紧伸手,主动解下了缠绕在岩鸽一条腿上的小布条,略带惊讶道:“这种面料我见过,是产自郑室国红锦城的蕊锦,极其轻薄,非一般的工匠所能织就,而且还经过了法力炼化,看来传讯者的身份非同一般。”

说到这里他已经打开了布条,神情却愣住了,愕然道:“师尊,您快看!”

就连仓颉都吃了一惊,只见那窄窄的小布条上密密麻麻地画满了符文,总计竟有百余个。这些并不是简单的符号,而就是“字”、他本人所创的为文之字!假如此物落在别人手里,根本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仓颉一眼就全部看懂了。

这只岩鸽是从善川城飞来的,所传信息应是向国君少务汇报的军情。巴室国已顺利攻占白果城,事先出了一点小意外,白果城城主为了救兄弟而率先挑起了冲突、被抓住了。威芒大将军顺势起兵,提前发动了进攻。羽屏山防线已经稳固,国君可以实施下一步战略计划。

这其实就是瀚雄放出的、飞往金沙城给少务报信的岩鸽,谁也没想到它会在半路上恰好被仓颉截下。通过上面所记录的寥寥数语,仓颉也能大致判断出少务的总体战略,就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但令他们真正震惊的是,巴室国传递军情竟用了仓颉所创的文字,以文字信息配合岩鸽,应该是迄今为止最快的、最有效的通讯手段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