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9章、国事(上)

兵正大人舆轩用一根长棍,从龙马城边关画了一条线直指巴都城道:“我们已经能确认的情况,自边境关防至巴都城一线,沿途的三座城廓,不仅平时驻扎的野战军阵被调走,城廓守备军阵也被抽调了一半,就连精壮民夫都受征召去前线了,守备力量十分空虚。”

辅正大人问道:“少务发举国之兵南下,必然会防备其他各国偷袭后方,望丘城边关不可能不留重军布防吧?”

兵正大人答道:“巴室国原本在望丘城边境驻扎了十支军阵,与龙马城中我国驻军对峙,如今却突然增加到了十八支,刻意壮其威势,就是要警告我们不要趁机犯境。但根据暗中查明的情况,原先的十支精锐军阵,其实已经调走了六支。那些军士便装扮作民夫的样子离去、以掩人耳目。巴室国新派到边境的十四支军阵,都是少务从各城廓中新近招募扩编的,仓促之间战力有限,只能依托要塞或城廓据守。可是龙马城与望丘城之间的地势,并无太多险要可守。只要我们率大军突袭攻破关防,后面三座城廓皆是平川之地。”

相穷点头道:“若是举大军突袭,从边关到巴都城要经过三座城廓,目前皆守备空虚。真正需要考虑的战场有三处,其一便是边境那十八支军阵驻守的防线。其二是在巴都城外、彭山与丈人山一线的屏障,只要突破了这道屏障,大军就能直扑巴都城下,且占领了巴原上最富庶繁华的平原。真正最难的一战,是如何攻破巴都城。”

兵正大人沉吟道:“后廪经营多年,巴都城是巴原上最坚固的一座城廓,在平常情况下很难攻破。但根据我派往巴都城中的密探回报,巴都城一带的精锐军阵大半已被少务调往前线,城中廪仓与兵库虽物资充足,但守备力量空虚。欲攻破巴都城,首先要进军神速,因为谁也想不到我们的大军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到达巴都城之下。彼时少务大军未回,而附近一带逃避战祸的流民也将大量涌入,城中必然恐慌而混乱。我早就派人改装为商队在城中潜伏多日,届时也会在城中点火制造混乱,并与攻城军阵里应外合,拿下此城应无问题。”

镇国大将军悦瑄开口道:“我们从边关进军直击巴都城,是攻敌所必救,少务必然要派大军回援,这样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郑室国?”

相穷摇了摇头道:“巴室国在南境与郑室国大军对峙,届时少务将腹背受敌。那郑股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巴室国只能先抽调附近城廓的留守军阵驰援巴都城,这既需要时间、战力亦未足,仓促间无法阻挡我们攻破巴都城。成大事者,首先要看自己的愿望是否达成,而不要计较他人占了多少便宜。须知若无郑室国的牵制,我们是很难有机会攻破巴室国的。”

悦瑄大将军又手指那幅巨图道:“所以这一战,要看我们的进军速度有多快,一定要在少务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大军便杀至巴都城下;就算他能反应过来,亦来不及从南线战场脱身。”

采风大人西岭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主君,郑室国派使前来,是希望我国出面调停,只要我们调集重兵在边境施压即可。而主君的想法,分明是想展开举国之战,趁此机会吞灭巴室国。诸位大人方才的想法虽好,可是要在巴室国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便攻破巴都城,又谈何容易?万一进军受挫、后路被截,如此一支大军受创,恐怕要动摇我国根基啊。”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在一场战争中,理论上可能会遭受的最大损失,便取决于战争的规模。相穷是以调停为名展开国战,以攻陷巴都城甚至吞灭巴室国为目的,这第一步就迈得太大了,一旦失败,相室国就会面临生死考验。

相穷背手道:“采风大人负责搜集国中及其他各国消息,对巴原上最近发生的事情应该很清楚吧?而我所掌握的情报,皆是由密探回报,这些年来,我早已不断派人以各种身份潜伏巴室国内,他们所打探到的事情,恐非采风大人所知。

方才兵正大人与大将军所说情报,皆已确认无误,所以我才有把握率大军连克三城、直扑巴都城下。要想一统巴原,必须先取巴室国,这一战若是成功,那么便可吞并巴室国大半疆域,郑室国可能也会占小半便宜。

就算不能尽全功,一战未能灭巴室国。巴室国国都被破或被围,南有郑室国大军压境,少务也将不得不求和谈判,我们占据其北境几座城廓与大片沃土应毫无问题。进军之前,我与少务的谈判底线都已经想好了、要占哪几座城廓亦心中有数,这是我的最低目标。其实我要感谢郑股,是他给了我这个机会。”

相穷的最高目标,是吞灭巴室国,使相室国成为巴原上最强盛的国家。而他的最低目标,就算这一战尚不能灭巴室国,也要极大地消耗巴室国与郑室国的国力,还将占据巴原中央最富庶的大片沃土平原;这样仍能使相室国成为巴原上最强盛的国家,然后再图谋下一步的计划。

西岭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劝说国君了,因为相穷早就在等待这一天,这位国君为此已经谋划了近二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个百年难遇的机会,怎么可能不动手?更何况全国战事总动员令已下达,现在想追回都来不及了。

西岭身为采风大人,职责就是搜集舆论风闻、向民众传达各种事件消息,同时也为军事行动提供各种情报。可是国君方才说的很多情报,西岭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兵正大人与大将军派出密探所搜集。为了保密而少有人知,这当然也可以理解,但也足见国君对他这位采风大人并不足够重视与信任。

同为采风大人,队饮在巴室国中享八爵之尊、而西岭在相室国中只享六爵,地位之差距可见一斑。此刻出席相室国军事会议的所有朝臣中,西岭的地位是最低的。

西岭确实年纪尚轻、资历尚浅;但另一方面,相穷虽曾赏识西岭之才,但也未必真的倚重与信任他。西岭暗叹一声,只得又问道:“主君大计已定,那么将以何名义举兵讨伐少务?巴原民众已皆知,少务为何会攻打郑室国,我们若是以调停的名义出兵,恐没理由攻占其国都。”

相穷皱眉道:“我已谋划多年,当然早有计较。我既继承巴国正统,怎能让少务窃居巴都?此战就以光复巴国之名!”

不论什么样的战争,发动者必须要有一个能站得住大义、能发动民众的借口,哪怕没有这样的借口,也得硬找一个出来。相穷倒也省事,直接抬出了一个在场群臣皆无法反驳的大义之名。因为无论巴原五国中的哪一国宗室,皆号称继承了当年巴国正统,这便是其统治合乎礼法的依据。

那么既然如此,相穷当然不能让少务窃居巴都城、亦号称继承正统之位。至于前些年相穷干嘛去了,这就不太好追究了,毕竟没有等到太好的战机嘛。以如此之名举兵,听上去好像并没什么问题,但恐怕谁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西岭不得不硬着头皮又提醒道:“主君以此名义发动国战,在宗室看来应无问题,可是在很多民众看来,这仅仅是各国宗室之争,未必能得到举国响应。据我所知,前不久有消息在国中四境传开,是关于巴室国新君少务与一位彭铿氏大人的。彭铿氏便是当年出现在我国的那位小先生,其人受万民敬仰。而当年之事件内情,散播到全境各城廓之后,使其在国中威望更高。尤其是飞虹城至龙马城一带的民众,不仅赞颂彭铿氏,甚至亦赞颂其师兄少务,已如传说之神话。在此情况下号召举国攻伐少务,未必能得民心。”

相穷皱眉道:“采风大人,这难道不是你的失职吗?”

西岭低头道:“城廓军阵为流寇之事、宫嫄与宫琅之事,我当初已建议主君如何处置,并尽量控制不使消息扩散。可是如今散布消息者另有其人,显然是少务为博名望而为之。我虽明知如此,却无计可施,因为传闻皆是实情、并无编造,各城廓亦有太多人可作证。

好在主君当日之处置并无不当之处,尽管消息传开,民众虽敬仰彭铿氏、对少务亦有好感,但对主君您并无恶言。可您要在这个时候对巴室国发动国战,恐遭非议。

我建议,主君的战略,就是待那两国大战正酣时,以调停为名发兵施压。让少务以‘答谢’之名,主动割让几座城廓。以此为第一步,再图谋后事,应是最佳。”

西岭说的也是实情,想当初小先生的事迹,在飞虹城与龙马城一带,有很多人亲眼见证,不可能把这些人都杀了灭口吧。

但这种实话令相穷很不舒服,这位国君冷笑道:“西岭,你身为采风,有些事情不就是你的职责吗?想当初你告诉我,那小先生很可能就是象煞,可如今的事实呢!还叫我如何信你?……就因为你的判断,我当初甚至没有追究杀了我儿子之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