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8章、国策(上)

对于早就制定好总体战略计划的少务来说,尚未开战便抓住了白果城的城主,这绝对是个意外,也是个绝佳的进军良机。但少务此刻尚在远方,前线负责指挥军事行动的威芒不可能请示国君之后再做决定,当机立断发兵白果城。

白果城地处边境,平日驻扎了六支戍边军阵,城廓本身也有四支守备军阵,这也是相当强的一股军事力量了。但在这个和平年代,白果城这些军阵只是起到警戒作用,却并没有做好真正的战争准备。可是少务在善川城一带,早就做了充足的战略布置。

巴室国的戍边军阵悄然调集了十支,其中有六支原先就在边关驻守,其余四支是从别处悄然赶来的。善川城的守备军阵也有六支,名义上是城廓守备军阵,实际上已替换为真正的野战精锐。不计后勤辎重人员,前线上已有总计十六支军阵的作战部队。

白果城与善川城的交界处大多是平原地带,并没有太多战略纵深可防守,且镇南大将军忽率大军攻破关防、来得太突然了!郑室国的戍边军阵刚刚集结、尚未来得及摆开阵式,军营就被攻破了,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便缴械投降。

威芒率大军进发之时在车上竖了一根长杆,就将城主白伯乙绑在了杆顶。沿途民众都看见了、也听闻发生了什么事。威芒并没有强攻城廓,而是派四支军阵堵住四门,然后大军绕城而过、推进到羽屏山一线,倚仗地势建立了防线。

被白伯乙带到边境山野、尚未来得及回城的两支守备军阵,也在城外被顺势歼灭。这仗几乎都没怎么打,白果城全境已被占领,只剩下一座孤城。

绕过城廓向前推进,在后方留下隐患本是兵家大忌。可是白果城中只剩下两支全无斗志的守备军阵,根本无法出城作战、对威芒的大军构成威胁。

白果城民众刚刚听说了善川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尚在震惊之中。巴室国先君后廪以及新君少务,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白果城的事情。而郑室国不仅派人行刺少务,而且屠灭了整支商队,此事非常不得人心。

各国之间常有冲突,但近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表面的和平,就算是当年的混战,也要讲究师出有名、大义为先,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大义也必须得有。上位者若失去了其统治地位的权威性与正当性,也很难得到支持与拥护。

人们都在猜测——少务是否会派使者到郑室国问罪,并且举兵压境?不料在这个关键时刻,城主大人却不见了!当白伯乙再出现时,已被绑在了杆顶上,而巴室国大军已至。

白果城既无守城之兵,又失去了领军之将,威芒只是围城三日、稍微发动了一番攻势,白果城便不战而开城受降。巴室国的后勤辎重人马随即跟进入城,瀚雄立刻派人在白果城全境进行安抚民众的工作。

瀚雄以国君少务的名义宣称:巴室国此番发兵,只为声讨郑股的不义之举、还击白伯乙挑起的战端,与白果城民众无犯。除了在交战中被俘的军事人员,其余民众若想离开白果城逃避战祸,巴室国大军一律放行。至于留下的民众,不仅没有被劫掠之忧,还将免去一年税赋。

这是少务早就准备好的、在攻占白果城之后颁布的政令。

威芒大军虽然没有劫掠村寨、扰犯民众,但是获取了白果城廪仓与兵库中囤积的粮食与军械。白果城本就是物产富足之地,又是边境关防所在,与郑室国腹地隔着一条山脉、交通往来不甚方便,因此城中储备了大量战略与军需物资。

仅仅是廪仓中的粮食,就足够威芒大军一年之需,而不必再从别处调用。兵库中的军械,也可以再装备近十支军阵,更重要的是还有大量箭矢贮备,这些物资原本是用以补充消耗的。再加上威芒收缴了六支戍边军阵和四支城廓守备军阵的兵甲器械,亦可再装备同等规模的巴室国军阵。

所以虽只是攻占了一座城廓,却有极大的收获。在少务的全局战略中,为何一定要首先拿下白果城?不仅是因为其重要的战略位置,可在南境建立稳固的防线、免除北上作战的后顾之忧,也是因为这座城廓丰富的物资储备,他早就通过各种途径摸清楚情况了。

说实话,白果城的民众对巴室国并无恶感,有很多年纪大些的长者,反而怨念后廪当初为何要放弃这座城廓?现在倒好,巴室国又打了回来。占领白果城之后,威芒大将军并没有率大军继续冒进,而是依托于羽屏山一线固守。

这一战的成功在于准备充分、发动突然,打了郑室国一个措手不及,且师出有名。但等郑室国反应过来,继续越境就绝没有这么轻松了,盲目扩大战线也不符合少务的战略计划。

这是一场不宣之战,巴室国绝对是偷袭,但这场偷袭却让人无话可说。少务还没有来得及派国使去质问郑室国呢,白果城的城主白伯乙却夜袭善川城、率先挑起了战事,巴室国当然要顺势还击。假如没有白伯乙潜入善川城被擒之事,威芒这场仗未必会这么打。

威芒大军突然攻破白果城边境关防,是在公审白叔辛的三天后、抓住白伯乙的次日。等到白果城已完全被攻占,白伯乙派往国都、急报白舒辛失踪消息的第一位使者,还走在半路上呢!与之相关的其他消息,亦未传到郑室国都。

等白果城被拿下之后,少务派出的国使才出发,从另一处边关进入郑室国、前往其国都质问郑股。

而巴原各地民众接下来这段时间,所听闻的消息一波比一波震憾。刚刚有人揭穿了郑室国行刺杀屠戮之事的真相,紧接着就传来白果城城主擅自杀入善川城挑起战端、被巴室国顺势反击占领城廓的消息。

据说巴室国已派使者去质问郑室国君,且在善川城一带源源不断地调集重兵,看架势若是接下来两国谈崩了,巴室国恐会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国战。

就是在这种气氛中,虎娃却悄然离开了善川城,盘瓠还有藤金、藤花皆随行,他们乘车一路北上,直奔与相室国交界东端的金沙城。

少务如今不在国都中,就在金沙城一带暗中集结重兵。如今世人皆知,巴室国举兵压往南境,可虎娃心中却清楚,威芒所率领的精锐军阵也就是那么多,后续增派的大都是新招募的扩编军阵,还有一部分附近城廓的守备军阵。而巴室国真正的大军,已悄然向相室国边境集结。

……

一国的现役常备军队,平时也就那么多,包括各城廓的守备军阵以及国君直接指挥的野战精锐军阵,在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情况下,国中的大部分精壮劳力不可能长期脱离生产只在军营中操练,否则一个国家的社会秩序以及经济结构迟早会崩溃的。

但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国君也会下达全国总动员令,临时招募大批军队。少务已在全国各城廓都下达了战事总动员,由城主和兵师大人负责,打开了各城廓的兵库,武装了新征召的民众,不断向前线开拔。

就算下达了全国总动员令紧急扩军,等新扩编的军阵形成战斗力并能投入前线,也需要一段时间,这要看一个国家的动员速度、后勤组织能力以及政令能否得到支持与响应,还要看战略储备是否充足、将领的指挥与操练是否有效率。

巴室国的全国战事总动员堪称神速,这要得益于先君后廪多年来的筹备、以及新君少务在国中的声望。各城廓的廪仓与兵库中粮秣充足、兵甲齐整,应征从军者又大多服过役、曾接受过军事训练。

巴室国男子成年后都要服役一年,役期可以分两次,大多是在各城廓守备军阵当兵、接受最基本的军事训练。其中精锐者会被升职留在军中,从小队长开始做起、成为军中的骨干,而解役者则回乡劳作,在特殊情况下将重新接受征召。——这是后廪制定的国策,后来亦被相室国君相穷效仿。

灵宝的兄长村宝、虎娃的师兄大俊、北刀氏将军,最早都是这样的出身,因服役时表现出色而留在军中,各自拥有了不同的命运轨迹。国君的总动员令是随着善川城的最新消息一起传到各城廓的,少务也激发与利用了举国民众的同仇敌忾之心。

巴室国迅速扩编大军加强守备或开赴前线,这时就能看出其国力积淀以及推行政令的效率,这一切都是发动国战的潜力。就算别的国家也下达同样的总动员令,恐怕也没有巴室国这么快、这么有效。若是在组织战斗力的速度上慢了,在战略上也就败了。

巴原各国民众,对国战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对于另外四国而言,普通民众可能只将之视为宗室之争,就像一个父亲的五个儿子打架争家产。可是在巴室国民众的记忆中,百年前那场战乱却是无比沉重,充满痛苦与仇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