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7章、开战的良机(下)

郑室国最近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并不为民众所知,只是引起了高层震动。已卸甲归乡的独臂将军野黄忽然无故失踪,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仆从们皆猜测将军大人可能是独自进山狩猎时遭遇了意外。

但国君郑股得到消息后可不这么认为,立刻派人通知了英竹岭,并下令各地关卡严加盘查、所有可疑的人物皆不可放过,发现失去右臂者要当即扣下。假如虎娃此时再沿大道返回,哪怕出示国工信物也不会再平安无事了,在国君严令之下,他的车马必然会受到搜查。

可是郑股的命令下晚了,野黄早已不在郑室国中。

第二件事则震动了白果城,在附近一带的民众中传得是沸沸扬扬。在一天深夜里,有人闯入白雉岭道场、偷走了国君所赐的宝物,国工大人白叔辛亲自抓贼、追入深山,却从此不知去向。没人知道那贼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因为其他人都没追上。

跟在白叔辛后面跑得最快的两名修士,半路上莫名其妙被人从背后打晕了,甚至没有看清是谁动的手。

城主白伯乙震怒,派出巡城军阵四处搜查线索,但是毫无发现。白伯乙也感觉此事大有蹊跷,又立刻派人上报国都。可是白伯乙派的人还没到达国都呢,从巴室国的善川城中,又传出了震惊巴原的消息,便与郑室国中失踪的野黄和白叔辛有关。

……

盘瓠已经审过了野黄,为防止路上出意外,所以至少得先留口供。至于白叔辛,是他自己跑到善川城的,虎娃与盘瓠的任务已完成,接下来就是威芒、队饮和瀚雄的事情了。

巴室国掌握的诸般证据确凿,曾亲眼见过“白术”的人也在场,由不得白叔辛再抵赖什么。在这样的年代、这种情况下,白叔辛如此身份的修士受审,要么闭口不言,若开口便已没什么狡辩的机会。

据虎娃所知,威芒大将军并未动刑,至于白叔辛是怎么开的口,虎娃亦没有多问,他只是将离火叶借了出去,过了两天,威芒又将这件法器还了回来。白叔辛的供述其实没有提供太多的线索,竟然与野黄的口供牵扯到同一个人,便是郑室国的副兵正黑锋。

当初也是黑锋找到白叔辛、托他去办一件事,就是化名为白术参加巴室国公子会良在凉风顶召集的各宗门同修聚会。白舒辛要私下告诉会良,少务归国途中必死无疑,而此罪名将由公子仲览承担。届时自会有人在善川城动手,会良等到刺客得手之后便趁机拿下仲览,至于刺客的来历,可以指向帛室国与众兽山。

就是这么简单的任务,白叔辛担任的就是一个传讯者的角色,他既没有参与刺杀少务的谋划,也没有亲自加入刺客的队伍。当他归国之后,又去了一趟国都向黑锋大人复命,黑锋告诉他,国君为了表示感意,特赐一枚异宝月犀石。

白叔辛将这枚月犀石带回白果城,置于白雉岭道场中,曾拜访他的同修都见过。他当然不会说出此事的内情,而他人也没有想太多,皆以为这是国君为勉励国工大人为国效力所赐。虎娃让盘瓠去偷这枚月犀石,事先也不知道这回事,没想到此器恰好成了一件重要的物证。

野黄和白叔辛都被审了两次,第一次是让他们开口,第二次正式公审,在通常情况下,公审便是意味着定罪了。这本是理正大人的职责,但国君少务早有命令,由采风大人队饮就地负责。至于最终的行刑,像这种重犯还要上报国都、请求国君下令,各城廓一般是不能私自处置的。

野黄和白叔辛事先并没有料到,这场公审的规模非常大,地点也是在城主府外的广场中央。不仅有善川城的官员到场,瀚雄城主还邀请了附近各部族、氏族、家族、村寨的尊长前来旁观见证,还把善川城一带的修士也都尽量请到了。善川城的民众闻讯,当然也会来看热闹。

这场公审的结果,使得城主府外的广场上一片哗然,假如不是瀚雄事先派军阵维护秩序,野黄和白叔辛恐怕会被愤怒的民众冲上来当场撕成碎片。盘瓠偷回来的那枚物证月犀石也被当众出示,在场民众都看见了;两名人犯的供述,众人也都听见了。

紧接着巴室国中的各城廓也是一片哗然,然后便是巴室国之外的其他四国的很多民众也都听到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巴室国新君少务,曾在武夫丘上苦修三年有余,成功登上主峰并成为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而后出师下山、归国继位。少务原计划将跟随一支商队悄然回到巴室国,而郑室国得到消息,由副兵正黑锋奉国君郑股之命暗中谋划,派高手于途中行刺。

为了掩盖真相,他们选择在巴室国的善川城动手,并派一名国工白叔辛,化名白术跑到巴室国,捏造事实栽赃帛室国及众兽山。国君少务临时改变行程,恰好避过杀身之祸,但那支商队除了一人杀出重围,其余五十余人皆遭屠戮。

侥幸杀出重围者,便是如今的善川城城主瀚雄。瀚雄突围时曾斩刺客一臂,那名刺客便是郑室国的将军野黄。国君派人密查凶案线索,由瀚雄城主谋划、盘元氏将军出手,查已将野黄和白叔辛抓捕归案,并于善川城中公审,有万民作证。

这个消息随即就传遍了巴原各地,采风大人队饮早就做好了准备,动用了最快的传讯方式,不仅派出采风官到达国中各城廓公开宣讲,还派人以各种身份进入周边各国,在民众中宣扬此事。此事实在太令人震惊了,巴原各地的民众尤其是各大势力没法不关注,因此散布的速度极快。

消息中并没有提彭铿氏大人的名字,这是虎娃特意要求的,他抓获野黄、引出白叔辛,都动用了一些隐秘的手段,也不想被太多人知晓。在这件事情上,虎娃表现得足够低调,甚至是默默无闻,将最大的功劳都给了瀚雄与盘瓠,而这两人也正是需要立功的时候。

不论队饮大人准备得再充分,消息传播的速度也受到通讯手段和交通条件的限制,在其他地方的民众尚未听说之前,善川城之外最快得到消息者,当然就是邻国的白果城城主白伯乙。

……

有人夜闯白雉岭道场盗走国君所赐的月犀石,白叔辛追贼追到山中便不见了,白伯乙正派人四下搜寻呢。善川城那边的消息突然传来,简直如晴空霹雳!白叔辛不仅被抓走了,而且被押在城主府门前公审,就连那枚月犀石也当做物证出示。

白伯乙与白叔辛一起长大、一起修炼,兄弟之间的感情极深,他当即就乱了方寸,等勉强冷静下来思考对策,又做了一个极为不冷静的冒险决定——率高手潜入善川城营救白叔辛!

以一名五境修士的心智与心境,怎会做这样冒失的事情?凡事要看因由,白伯乙也是艺高人胆大,手下亦能调集一批精锐高手,白雉岭一派的修士也都表示要去营救白叔辛。

白叔辛落在巴室国手中越久、处境就越危险,而且郑室国就越被动,于国于家,白伯乙都有理由将人劫走。边境一带,两国之间皆有密探渗透,白伯乙查清了白叔辛被关押的地点,并非是在善川城的牢房里,而是在巴室国戍边军阵的军营里。

白伯乙选择动手,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因为没人会想到有什么人居然会夜袭军营,而且那处军营只驻扎了一支军阵。普通军士当然不是白伯乙所率领的众高手之敌,乔装改扮趁黑夜突袭,届时抢了人就跑,应该有得手的把握。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该冒的险就得冒,这对谁都是一样的。虎娃带着盘瓠潜入郑室国拿下野黄与白叔辛,何尝不是更大的冒险呢?虎娃会做种的事,白伯乙也会。

白伯乙这位城主调不动直接由国君指挥的戍边军阵,但可以调动城廓守备军阵。他将四支守备军阵中的两支,悄然布置在山中准备接应,自己则率领了二十多名修士经密道潜入了善川城,蒙面夜袭军营。

白伯乙本以为凭自己的修为和手下这些人的实力,就算突袭不能成功,他也能脱身。可这次偷袭不但失败了,而且白伯乙本人也受伤被擒。那座军营里的确只驻扎了一支军阵,但军阵中的人却非原先的普通军士,他撞到了镇南大将军威芒手中。

威芒来到善川城之后,一直住在城主府中没有公开露面,包括公审白叔辛与野黄时亦未现身。白伯乙的情报工作还差了点,并不知威芒在此。除了威芒,军营之外还埋伏着一批精锐高手,虎娃、盘瓠、瀚雄等人也都在。

威芒来到善川城,表面上虽没什么动静,但早就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白伯乙调动城廓守备军阵、率众高手由密径的潜入国境动作当然被他发现了。

动手时飞矢如雨、法宝横空,只一个照面功夫,白伯乙这边就被打倒了近一半人,接下来的激战中更是一个都没跑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