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7章、开战的良机(上)

那名修士的注意力都在前方,想当然地便以为追来的是另一位同伴,暗暗惊讶对方的法力比自己浑厚,长途奔袭中还是超过了自己,扭头正要说话,忽见一片黑雾当头罩来,竟将他欲发出的声息都淹没……片刻之后,此人也昏迷不醒地躺在了路边的草丛中。

其实这片山野中根本就没有路,所谓的“路”便是指盘瓠与白叔辛先后跑过的地方。虎已经追快追上白舒辛了,突然发出一声怪异的嘶吼,身子往下一伏,竟化为了一头駮马的模样,头顶的那支银角闪着丝丝电光,浑身也有淡淡的光华笼罩。

白叔辛眼看就要把那条白狗给撵上了,忽听身后传来动静,扭头一看心中大骇,竟有一头传说中的异兽駮马奋蹄向他直冲而来。他看见的只是駮马而非虎娃,也根本没想到会是有人在施展吞形之法,只以为这头駮马是那白狗的同伙,情急之间他也顾不上继续追击白狗,站定身形祭出法器向駮马劈击而去。

嘶吼声中,駮马的独角射出一道螺旋形的银光,二人的法力交击,形成的气浪发出轰然之声,甚至连周围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白叔辛被震退了好几步,而那駮马的身形只是顿了顿,接着又冲了过来。

这么一番交手,白叔辛已意识到自己的修为法力竟明显在这头畜生之下。此时前方那条白狗也不跑了,吐出月犀石朝他发出能冲击元神的无声震吼。白叔辛见势不妙反应也是极快,一挥衣袖又祭出一片朦胧的雾气,雾气涌动震颤化解了震吼的侵袭,转身便朝着侧方遁去。

他倒不是怕那条狗,而是没功夫再纠缠,一旦被缠住就可能被那头駮马追到近前。他也意识到自己在山野中已经跑得太远了,竟将身后的同伴都甩开了,短时间内得不到支援。白叔辛想兜回去与同伴汇合,然后再合力拿下这两只妖物,尤其是这异兽駮马,绝对值得收伏。

白叔辛此刻还没有完全看清到自己的处境,竟然还想打这头駮马的主意,而且他对自己的速度十分自负,认为能在山野中脱身,甚至还想把駮马引回道场附近。不料这头駮马好像早就看出白叔辛的打算了,而且速度并不比他慢,紧接着又有一道银光自独角上射出。

白叔辛奋力御器格挡,但身形却不得不向另一侧飞退,然后转身全速疾驰。自己逃命和追人的感觉完全不同,白叔辛的速度比方才快了可不止一点半点。

但駮马就是以神速着称的异兽,白叔辛骇然发现,自己拼了命疾驰,才能堪堪保持距离不被駮马追上。可是每当他想改变方向时,駮马就会发出凌厉的远程攻击,那独角射出的霹雳电光威力极大,他要奋力御器才能格挡,却根本不敢与之纠缠。

白叔辛只能选择逃得最快的方向,此处山中有一条密道,想当初他去凉风顶见到了公子会良,归国时并没有走边境关防,就是通过了这条密道悄然而回。

如今他实在是被駮马实在是追急眼了,又恰好逃到了这条密道上,便沿着密道于山中向北狂奔。既然甩不开駮马,那么就穿行山野跑进巴室国吧,只要进入有人烟的平原地带,一头异兽又怎可能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定会惊动善川城中的高手前来围捕,他就可以趁机脱身了。

此刻的白叔辛已经放弃了擒获駮马的打算,只想着赶紧从山野中逃脱,他还是自以为能逃掉,因为展开全速之后,总能和駮马保持一段距离,就以这个速度一直跑到天亮,便能进入巴室国那边有人烟的平原了。

白叔辛从未跑得这么快,他并不清楚,虎娃追击他的手段,便是效仿曾经那两名大成妖修。虎娃当初被逼跑入西界山,而今天逼着白叔辛从山中跑向了巴室国。

其实以虎娃的速度,真想追白叔辛早就追上了,但他故意就这么一直在后面撵,只在适当的时候加速发出攻击,让白叔辛只能朝巴室国的方向逃遁。真逼得这名高手拼死相搏,其实也挺麻烦的,将其生擒活捉扛回去同样费事,让他自己跑过去则是最好不过。

深山野林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地标,白叔辛凭着记忆感觉已经快到郑室国与巴室国的交界,再往前翻过两座山便能进入平原,那边有很多村寨,还有边境关防后方的军营,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他跑得飞快,几乎发挥了所有的潜能,渐渐将那駮马甩远了,隔着一座小山包已经看不见了。但白叔辛可不想从这里再回头,那样在山中会又遭遇駮马的拦截,他已经离开白雉岭太远了,还是先潜入巴室国,天亮后再从边关绕回去吧。

白叔辛心中稍安,脚下疾驰不停,仍全神灌注感应着后面的动静。前方山野中忽传出惊天动地的震吼,猝不及防间直冲形神,飞奔中的白叔辛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栽倒。这吼声是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发出的——这里竟然还猫着两只妖物!

白叔辛不愧是位修为不俗的高人,脚下一个踉跄随即运转法力护体,紧接着又飞冲而起。不料他的身形刚掠起,迎面便有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劈出,只见夜色中站着一位须发苍白、威风凛凛的长者,正是巴室国的镇南大将军威芒。

威芒早有五境九转圆满修为,且已经踏入突破六境的关口,修为法力皆在白叔辛之上,更何况他是以逸待劳;白叔辛可是被駮马撵了半夜、接近神气衰弱了。

刚从震吼声中恢复清醒的白叔辛又遭遇这一击,奋力祭出法器向前格挡,空中响起一连串金铁交鸣之声。威芒这一剑没有直接劈到白叔辛的身上,但受法力震荡的冲击,白叔辛的身形向后飞卷而去。

空中飞来一柄黑漆漆的璞剑,在夜色中根本就看不清,白叔辛这回无论如何是躲不开了。璞剑拍在他的后背上,却没有将他斩杀,剑身上延伸出无数道如绳索般的剑气,不仅捆住其身形,且侵入其形骸百脉,瞬间封印了一身神通法力。

白叔辛本是被震得向后飞,又被这柄璞剑拍得向前飞,脸冲下一头栽倒在地动弹不得,接着便被一位身材魁梧的壮汉一脚踩住。壮汉手中已收回了璞剑,正是善川城城主瀚雄。

瀚雄踩住了白叔辛还不过瘾,又重重地跺了他一脚道:“他奶奶的,你果然乖乖跑过来死了!”

这时有个声音传来道:“恭喜瀚雄城主,是你亲手抓住了白叔辛。”只见虎娃从郑室国的方向走了过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而藤金与藤花已经从方才隐蔽处闪身而出,朝虎娃行礼道:“师尊,您竟然真的让他自己跑过来了!……师叔呢?”

虎娃答道:“盘元氏将军负责断后掩护,他还要等会儿才能回来。”

方才有好几人接连出手,但大家无形中都有一种默契,就是将白叔辛留给了瀚雄,最后便是瀚雄亲手将之拿下的。瀚雄未能跟随虎娃潜入郑室国,本来就很有些郁闷,如今多少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前方不仅站着威芒大将军,密林中还埋伏着威芒带来的精锐亲兵,手持强弓长梭严阵以待,但根本就没用得着他们动手。有这么多外人在场,虎娃当然不会点破盘瓠的身份,盘瓠倒不是在断后掩护,而是实在追不上白叔辛和虎娃。

威芒大将军走上前道:“彭铿氏大人,这两年经常听闻您的大名,年纪轻轻便在国中享九爵之尊、并受万民赞颂。老夫心中本有些不屑,以为您就算有些本事,也不过是仗着师尊的威名还有与国君的关系,才能有这般声名地位。可是今日之事,当真令老夫心服口服啊!”

虎娃笑道:“老将军不必夸我,我此番能够顺利完成使命,只是因为事先掌握的情报准确、动手时没犯什么错、运气又不错而已。”

威芒感慨道:“彭铿氏大人太谦虚了,假如换作别人恐绝无这等好运气。您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老夫也很好奇,正想请教呢。”

虎娃:“这里不是说话之处,等盘元氏将军回来后,我们去城主府详谈吧,还是办正事要紧。”

威芒:“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和队饮大人就行。只是这白叔辛也算是高手了,若是心志坚定、宁死不肯招供,倒是挺令人头疼的。”

虎娃掏出一片火红的叶状法器道:“老将军,我借您一件法器吧,可在审问时使用。”

虎娃借给威芒的就是他在孟盈丘上炼制的离火叶。以威芒大将军的修为,虎娃又详细告知了离火叶的操控之法,审问白叔辛时应能用得上。几人又等了好一会儿,远远地又看见山林中有亮光传出,原来是盘瓠笑眯眯地手持一枚仍在发光的月犀石走来。

盘瓠的剑符没用上,所偷的宝物也到手了,但衣服却没了,此刻又幻化出的衣裳倒是整整齐齐。今夜他玩命地奔跑,差点没被累成死狗,但此刻来到众人面前时,又是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