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6章、月犀石(下)

虎娃:“你的速度很快,尤其是化为原身之后,这我心里有数。此处道场中的修士,绝大多数应追不上你、皆会被你在奔跑中甩掉。白叔辛应当追在最前面,能跟上的就算不只他一人,恐怕也没几个。等你们跑进山野,我便跟在后面。他们恐会误认为我是追上来的同伴,我可以从后面偷袭打倒那些人、最后再追上白叔辛,那么周围便没有别人了。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跑得尽量快、尽量远,最后甩掉尽量多的人,我才有机会得手。”

盘瓠:“今天夜里就干吗?”

虎娃:“是的,天已经快黑了,我们都做好准备吧。”

盘瓠向虎娃一伸手道:“拿来!”

他虽没有说要虎娃拿出什么东西,但虎娃却似早就猜到了,笑呵呵地摸出三枚剑符递过去道:“最近这段时间,也只抽空炼制了这三枚剑符,全部送给你防身吧。你被那白叔辛追击之时若万一遇险,不要停下脚步回头与他逞强斗法,直接动用剑符吧,我也不希望你有事。”

盘瓠终于露出还算满意的神情,收起剑符点了点头道:“本将军就跑一趟吧。”

虎娃又拍着他的肩膀勉励道:“不仅这三枚剑符都给你了,那枚月犀石是你叼走的,也就归你了。”

盘瓠:“我什么时候跟你争过宝贝?你想要月犀石,回头便拿去!……假如你不要的话,那么神奇的东西,少苗一定会喜欢的。”

……

虎娃与盘瓠在山中等候,望着夜幕再一次降临。道场中的人们各归静室休息,那间正厅的门户处又射出了柔和的白光。厅面只留了一名仆从值守,这静悄悄的大半夜,估计也已经睡着了。虎娃从怀中取出了那只駮马银角,拍了拍盘瓠的肩膀道:“盘元氏大将军,该你上了!”

盘瓠不知何故竟然有点感慨的情绪,竟眯着眼睛凝望远方道:“我突然想起了当初夜闯山膏族的村寨,那时也是我一条狗闹得群猪欢腾,山膏族人冲出村寨来追我,结果只有猪头三追上了,然后被你揍了一顿……你今天的妙计,是不是也受到当初之事的启发?还是先派我出手!”

虎娃:“你真聪明,猜中了!所谓修行,便是所有的事情皆不可白白经历。”

盘瓠:“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你在善川城出发之前,就已经告诉瀚雄,会用马车直接将野黄送过边境关防,也说过让他在山中密道等候,白叔辛会自己跑过去。说明这个主意显然不是你今天才想到的,而是来到郑室国之前就想好了。”

虎娃点头笑道:“没错,我听队饮大人介绍了野黄和白叔辛的情况,当时就有了计划。”

盘瓠一指远处的亮光道:“采风大人可没说这里有月犀石,你事先怎么可能想到让我去偷呢?”

虎娃:“只要做的事情与别人发生关系,就要想到每一个动作会让对方有什么反应?对付白叔辛不可能冲进道场直接抓人,只有设法让他出来。至于该怎么办,也要根据实际情况再想办法。”

盘瓠:“你当初琢磨了多长时间?”

虎娃:“一转念。”

盘瓠:“算你厉害!”

虎娃:“你还在磨叽什么,难道想啰嗦到天亮吗,是不是有点怕啊?”

盘瓠挺胸道:“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又扭头很没底气地冲虎娃道,“师兄啊,万一我失手被擒,你可千万要把我救出来啊。”

虎娃给了他一拳道:“只要你动作利索点、跑得快点,就不需要我救了!千万记住,不论对方能否发现你,你就尽全力逃遁。等到白叔辛追上来、能看见你的时候,再化为原身。”

……

夜间的道场一片宁静,没有月亮,但满天星光闪烁,依稀可见远处的山野轮廓。正厅的门户射出朦胧的柔和白光,夜幕下忽有一条黑影疾驰而来,直闯道场之中,警戒法阵立即被触动了。

但那人的动作快得就像一道虚影,脚下丝毫不停冲进了亮着白光的厅中,紧接着光线一暗,朦胧的黑影又激射而去。盘瓠取走了月犀石,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将其包住了,已看不见其发出的亮光。

厅中几乎没有传出什么响动,那名值守的仆从已经睡着了,甚至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偷走了东西。他没有察觉,可是道场中有十余名修士都被惊动了,紧接着就听见有声音喝道:“何人夜闯白雉岭!”然后就听嗖、嗖、嗖的破空之音,有十几条身影从各处房舍静室中飞掠而出。

道场周围一片宁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是那正厅里已不再射出亮光,盘瓠的动作非常快,得手后无声无息地遁去,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便跑得没影了。

一位白衣修士飞身冲进了正厅,旋即又冲了出来道:“有人盗走了国君所赐的月犀石,朝那个方向跑了,快追!”说着话,他又冲进了夜色中,居然就沿着盘瓠逃遁的路线追去。

盘瓠按照虎娃的吩咐,快速无声无息地离去、尽量不留下任何行迹,可那白衣修士在黑暗中就像能看见他曾走过的路线,飞快地便追了上去。远处在暗中观望的虎娃也不禁暗叹一声,看来此人就是白叔辛了,其神识感应之精微远超寻常修士,而他的速度也确实极快,至少不在盘瓠之下。

白叔辛追出去了,他并没有刻意收敛气息,其行迹就是给同伴的指引,另有十余人也跟着他追进了夜幕下的山野中。虎娃看得很清楚,以这些人的速度大多数都会被甩掉,除了白叔辛,只有另外两名高手能勉强跟得上,余者都不必考虑。

盘瓠跑得甚至比虎娃估计得更快,这是他从小在蛮荒中有意无意间练出的功夫,一般人想玩这种追踪,还真拿他没办法,除非是碰到白叔辛这种高手。

……

白叔辛被气坏了,他万没想到竟会出这种事。那枚月犀石是国君郑股去年所赐,表面上是一种嘉奖,向他这位出身乡野的高人表示敬意,实际上是因为他完成了一次秘密任务。

他将月犀石就放在道场正厅中,多少有炫耀之意,用如此珍贵的宝物装饰厅堂、于夜间照明,也能显出此地不凡的仙家气象。至于会不会有人来偷,这是根本不用考虑的问题,除非是谁吃错药了才会打这种主意。

可是这样离奇的事情偏偏发生了,若此物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人偷走,白叔辛这张脸今后往哪儿搁啊?来者凭借速度快,虽触动了道场周围的警戒法阵,但抢在众人追出之前,便已取了月犀石逃走,想借着夜色的掩护从山野中溜掉,白舒辛怎能让他得逞?

翻过一道山梁后,后面只有两个人跟了上来,白叔辛在星光下已经远远望见前方正在飞遁的黑影,厉喝道:“何方狂徒,竟敢夜闯白雉岭盗取宝物!”

随着喝声,劈手已将一道光华打了出去,虽然离得太远,御器攻击的威力大打折扣,但白叔辛也要发泄心中的怒意,同时也在试探对方的修为深浅。这道光华打中了黑影,发出的声音却很怪异,不似击中了人的身体。

只见那黑影竟瞬间四分五裂,原来只是一身黑色的衣裳,而那人已从衣裳中脱身而出,化为了一条毛色纯白的狗。白叔辛看得很清楚,真的是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条狗,将月犀石叼在了狗嘴里,牙缝间光芒四射,撒开四蹄狂奔,速度竟比刚才又快了不少。

白叔辛差点连鼻子都气歪了,原来是一只山野中的妖物,难怪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这狗东西仗着原身奔跑迅速,竟敢潜入道场偷东西,也只有这种无知的山野妖类,才会干出这种事。

白狗加速,白叔辛亦加速,转眼间就越过了好几座起伏的山峰。前方的妖物毛色纯白,在星光下以白叔辛的眼力看得很清楚,甚至有些刺眼,因为那月犀石已经露出来了,正叼在狗嘴里发亮呢。

一人一狗如此神速,已经后面的跟随者渐渐甩开了,只有两名修士仍然远远地跟在白叔辛后面疾驰。这两人是附近一带的散修,慕名投奔白氏兄弟,就在白雉岭中修炼,他们平日与白叔辛多有交流,同样也擅长追踪与奔袭,所以才没有掉队。

追在第三位的修士忽觉有人从身后追了上来,不用想,那肯定是道场中的同伴了。他正在全力追击中,也无暇回头去看,但来者的速度极快,眨眼就到了身后。等那人发现不妙已经晚了,只觉后心一麻,紧接着便直挺挺地便向前栽倒。

虎娃顺手扶了一把,让他无声无息躺到路边的草丛里去了,然后接着向前疾驰。追在第二位的那名修士,远远地望着白叔辛时隐时现的背影,已然尽了全速,展开的神识忽察觉后面又有人追上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