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6章、月犀石(上)

盘瓠眨了眨眼睛道:“听师兄这么一说,感觉那样更过瘾,我们的威名便能传遍天下了。”

虎娃忍不住给了他一巴掌道:“还能传到少苗耳中,对吗?”接着又收敛笑容正色道,“假如真把事情做成了那样,才是最愚蠢、最失败的!除了死得快,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下场?

无声无息地把人抓回去,比惊天动地一路杀回去可要难多了。同样的事情,完成得越简单甚至不为人知,其实要求越高。我们很走运,一步都没出错,诸般机缘都有,所以才会这么顺利。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世间擅用兵者,其实并无赫赫之功。谋定后动、未战先胜才是真正的大境界。能选择代价最小的取胜之道,便不要去追求战场上的惨烈功业;事先想到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那就不要让它发生。”

盘瓠:“我听明白了,师兄好像想低调一些。”

虎娃:“这不仅是低调,也谙合大道之本源。我们的目的就是抓人,而不是一路厮杀冲关。”

盘瓠:“那么现在该怎么抓白叔辛呢,也是找个机会打晕了悄悄带走,就像抓野黄那样?”

虎娃摇了摇头:“在人家的道场动手,不可能不被发现,我们根本就没这种机会,也不能无限期地干等下去。”

盘瓠皱眉道:“白叔辛化名白术去见会良时,自称修为是五境三转,可是后来队饮派人打探出的消息,其人修为其实是五境五转。他在凉风顶与各宗门同修切磋,曾展示了最擅长的神通,便是隐匿踪迹与长途追袭。”

虎娃:“是的,我听说了,他跑得非常快。根据在场有的修士评价,除非是达化境的飞天高手,或者原身就是能高速飞行的强大妖修,否则就算是一般的大成修士,若不借助飞天神器,都不一定能追得上他。这种人一旦被惊动,想逃脱很容易,更何况他身边还有那么多人。仅仅是白叔辛一人,我也不能在无声无息间就将之擒下,假如同时跟那么多人动手,我们俩恐怕就危险了。”

盘瓠:“师兄,你好像说的是废话耶……他跑得快,其实我们跑得也不慢!”

虎娃饶有兴致地问道:“你跑得有他快吗?”

盘瓠:“没有比过,怎么会知道呢?但至少不会慢太多吧。”

虎娃:“我知道你跑得不慢,我也见识过一位原身是岩羚的大成妖修的速度,就算那白叔辛再擅成追袭,也不太可能比那大成岩羚跑得更快。假如让你提前跑,白叔辛就算能追上你,恐怕也得费一番功夫。”

盘瓠扭头看着虎娃道:“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们要去抓他啊,怎么还会被人撵着跑,你是怕一旦失手会逃不掉吗?”

虎娃突然笑眯眯地问道:“盘瓠啊,你会不会偷东西?”

盘瓠向后退了一步:“你咋这么问呢?我这样的高人、堂堂盘元氏将军,像个小蟊贼吗?”

虎娃:“我就问你——究竟偷没偷过东西?”

盘瓠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道:“在武夫丘的时候,我曾经到饭堂里偷过肉,瀚雄还分着吃了呢!”

虎娃:“这事我知道,还有呢?”

盘瓠:“再有就是小时候了,我在花海村偷过鸡。”

虎娃笑出了声:“你偷的东西,怎么都是吃的?”

盘瓠白了他一眼:“想当年我是一条狗,不能吃的东西,偷它干什么?”

虎娃一指远方的道场道:“现在就要你去偷一件东西,是那道场里的宝贝。”

盘瓠惊讶道:“我们得到的情报中,没听说这座道场里有什么宝贝啊,你离这么远也能看得见吗?”

虎娃:“有些东西没法看不见!你没发现道场正厅中,每天夜间都有亮光射出吗?我要你去偷的,便是那座正厅中用于夜间照明的月犀石。”

盘瓠纳闷道:“月犀石是什么东西?离得这么远,东西还放在厅中呢,你怎么能看清?”

虎娃解释道:“我只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就可以了……”

月犀石是一种罕见的宝物,往往出现在传说中的仙家高人洞府里。虎娃小时候偶尔听山爷提过一次,因此才能想起来。它是用犀渠兽的独角和月光石的精华,融合凝炼成的一种法器,至少有两种神奇的妙用。

月犀石可在白天吸收光线,于阳光下呈现漆黑的颜色,但是拿到黑暗的环境中再以法力激发,便会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其实此物就算不吸收自然光线,以神通法力运转其妙用,亦可发出如月华般的光芒。

若是让它白天吸收天然光线,夜间再用于照明发光,可以不耗费修士自身的法力,当然更妙。

这座道场入口处的正中央有一座厅堂,显然是修士往来闲谈、会客待客之处,在漆黑的夜间,总能看见柔和的光芒从门户中透出。每到天亮的时候,就有仆从取出一物,放在架子上置于一个特殊的地点,正是笼罩这座道场的法阵阵枢。此物应该就是月犀石。

月犀石在白天吸收光线越强烈,夜间被施法激发时,便能以更明亮的光线、持续照射更长的时间。道场中的仆从不仅让它在白天尽量吸收光线,而且还借助了法阵之力。

月犀石可以代替灯在夜间照明,但绝非普通人家能拥有的。犀渠兽的独角就已经很难得,而且并不是所有的犀渠兽角都是能打造这种法器的天材地宝;至于普通的月光石当然也不能用于打造月犀石,凝炼出月光石的物性精华非常苦难。

除了可用于黑暗中照明,月犀石还有一个更神奇的妙用,便是避水。据说御此器走入水中,不仅能发出一团柔和的白光照亮水底的事物,而且光团还可将水分开,使人能自如地在水中行动。至于入水的深度、持续的时间、光团的大小,则要看御器者的神通法力了。

白叔辛将一枚月犀石置于道场正厅中,晚上彻夜发出柔和的白光,也象征着一种不凡的仙家高人气派,显然有炫耀之意。虎娃便是让盘瓠去偷这件东西,而且今天夜里就动手!

道场周围有法阵警戒,盘瓠只要闯进入必然会被察觉。可是虎娃观察过了,夜间此地修士都在各自的洞府中休息或定坐,那间正厅里只有一名仆从值守。盘瓠要以最快的速度,直接从入口处冲进去,拿了月犀石就跑。

那名仆从根本阻止不了,恐怕也反应不过来;等到其他修士被惊动冲出来时,盘瓠应该已经跑出很远了。——这便是虎娃的计划。

盘瓠:“就这么简单吗?”

虎娃反问道:“那你以为该有多复杂?并不需要你做别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拿走月犀石,然后撒腿便跑。跑哪条路你也应该清楚,就是沿羽屏山直奔前往巴室国边境的密径,瀚雄他们在那边等着接应呢。”

盘瓠:“好远呢!假如白叔辛追来,我根本就跑不到那里……咦,你应该跑得比我快,为啥让我去偷啊?”

虎娃:“就是因为白叔辛能追上你,所以才让你去偷。我们是来抓人的,又不是真要偷宝物。我若是全速奔跑,白叔辛恐怕追不上。而你尽管尽全力逃遁,这样就不会有破绽了。你一开始以人身跑,等白叔辛看见你、快追上的时候,再化为原身加速。这样一来,他就会认定你是一位来偷宝贝的山中妖修,当然要将你追上并拿下。为了稳妥起见,我以长龄先生曾用过的方法,把你的毛再染一遍,防止白叔辛万一想到了有关你的传说……你是想当白狗呢,还是黑狗呢,或者黄狗也行!”

盘瓠苦着脸道:“还是白狗吧,看着精神,跑起来也显眼,不就是想让人追嘛!……但师兄你怎么能肯,定对方一定会追,而且一定是白叔辛追来?”

虎娃反问道:“白叔辛知道我们要来抓他吗?”

盘瓠:“当然不知。”

虎娃:“一派宗门道场,住着这么多有修为的高人,半夜有个小偷摸进来、冒冒失失触动了警戒法阵,偷了东西便跑。你认为他们应该先上报白果城,再让城主派人来抓小偷吗?”

盘瓠:“有蟊贼跑到道场里偷东西,肯定要当场抓住,否则脸往哪儿搁啊?”

虎娃:“以我们所掌握的情报,这里谁的修为最高、跑得最快、最有可能抓住你?”

盘瓠垂头道:“当然是白叔辛了。”

虎娃:“以你的修为,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若发现山中的妖修来偷宝贝,修为不高却跑得很快,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盘瓠:“他当然不会放过我,而我跑到最后肯定会被他追上,他后面还不知道跟了多少人呢!……师兄啊,你真是太关照我了,要我去干这么威风、这么安全的事情,你自己干嘛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