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5章、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下)

虎娃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回到了白果城,他与盘瓠下了车,仍然让藤金拿着国工令牌、藤花坐在车上,远望着这辆马车穿过了郑室国的边境关防。至于另一侧巴室国的边境关防,就用不着操心了,瀚雄早就在那边等着接人呢。

藤金和藤花不仅把野黄带了回去,同时也给瀚雄捎了个口信,下一步捉拿白叔辛的计划要开始了。

瀚雄恐怕没有想到,自己提心吊胆地等了这么久,而虎娃舒舒服服地坐着车就把人带回来了,而且将藤金和藤花也派回来了。虎娃只留下了盘瓠与他一起去对付白叔辛,所有等待接应与掩护他们的人都没用上。

……

白果城外有一条山脉,叫羽屏山。巴原一带多山,四面更是被不可逾越的崇山峻岭所环护,人们生活在被群山交错分隔的平原和坡地上。就算是巴原腹地中,各村寨之间也有大片的山野。

羽屏山脉略呈马蹄形,连绵的山峰就像用羽毛编织起的屏风。它的走向是从东往南再往西,绕着白果城的辖境兜了大半个圈,山脉的起始两端都延伸到了巴室国境内。

巴原上绝大多数地疆,国家也好城廓也罢,都是按照天然地势划界的,或以河流或以分水岭。但白果城却很奇特,从郑室国越过这条马蹄形的羽屏山脉,在与巴室国善川城接壤的平原上,居然又延伸出这么一块飞地。按正常情况,两国应该沿羽屏山划界才对。

实际上在百年前、巴原分裂为五国的战乱中,巴室国与郑室国就是以羽屏山划定的疆界,那时的白果城在巴室国治下。白果城是三十年前在后廪手中丢掉的,当时巴室国与帛室国之间有一场边境冲突,后廪派出的大军本已获胜,郑室国的军队却乘机越过羽屏山突然偷袭,接连攻占了白果城与善川城。

后廪调军两线作战,重新夺回了善川城。当时郑室国的国君是郑股的祖父郑壤,郑壤派大军占据白果城不退,而后廪不得不与郑壤达成协议,让郑室国占领了白果城。反正这座城廓已经在对方手中,强夺也很难夺回,若展开大战反而会导致另一条战线的溃败。

那一场战乱原本是帛室国攻打巴室国,却被巴室国击退,但这两国谁也没占着便宜,反倒是郑室国趁机夺取了一座白果城。

郑壤当年夺取白果城之后,朝中也有重臣劝他不要长期占据,因为白果城的地势很特殊。从郑室国腹地要越过羽屏山才能到达,但与巴室国接壤的边大部分都是平原地带。对于郑室国而言,它是一处易攻难守的飞地,可以让巴室国花重金赎回去。

但郑壤却摇头道:“有羽屏山阻隔,那一带对两国来说原本都是易守难攻,谁都不容易突破防线攻入对方腹地。我们此番趁巴室国与帛室国交战,才攻破羽屏山占据了白果城。白果城一带有成片的沃野,物产富足,平日并不需要从国中调集给养物资,占据它反而能补益郑室国国力。更重要的是其战略地位,将来我们的大军无再攻破羽屏山防线,便可直接进入巴原最中央的平原,善川城那边亦无险可守。就算如今决战时机尚未来临,但我既号称继承巴原正统,迟早要一统整片巴原,白果城便是将来进军的营地。”

郑壤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七十多岁了,没过两年便去世了。郑壤之子继位时也年近五十了,在位不到二十年,接下来的继位者便如今的国君郑股。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事,是百年前巴原内乱的延续,也是迄今为止巴原上最后一次较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善川城三年前曾遭洪灾、道路被冲毁,后廪从巴室国这边调运救灾物资困难,便向郑室国借粮,就是因为从白果城那边运东西过来更方便,而饥寒交迫的灾民等不了太久。

当时郑股借机狠狠地敲诈了巴室国一笔财货,后廪是派北刀氏率领使团将东西给送去的,虎娃便是混在那支使团里去了武夫丘。北刀氏身为国使很张扬,在使团里夹带了庞大的商队,一张大嘴巴更是在沿途宣扬郑股所做的事情。

使团所过之地,尤其是白果城一带的民众,谁都听说这件事了。大家虽然觉得北刀氏将军太嚣张,但同时也觉得郑室国君这事干得很不地道,身为郑室国人甚至感觉有些羞愧。十年前白果城也曾受过灾,巴室国善川城这边同样提供了救灾物资,而后廪可没有借机敲诈郑室国。

虎娃命藤金、藤花带着野黄返回巴室国之后,他便与盘瓠一起离开平原进入了羽屏山中,根据采风大人队饮提供的详细情报,穿行山野悄然摸到了白雉岭附近。

……

白雉岭是羽屏山脉中的一座山,当地民众原先称之为野鸡山,后来白伯乙、白叔辛兄弟在此凿建洞府修炼,才改名为白雉岭。这一带是羽屏山中环境最清幽的所在,四面叠嶂环抱,翠竹清泉围绕,是片灵气充盈的修炼宝地。

白氏兄弟成名之后,身边也聚集了一批修士,白雉岭隐约有了一派修炼宗门道场气象。所谓道场,如今看上去就像山中一座没有修围墙的田庄,建屋为厅、凿岩为室,总共居住了四十多人。其中有一半是在此地修炼的修士,另一些人则是伺候白叔辛等大人的仆从。

这片似田庄的道场虽没有围墙,但周围布下了警戒法阵,假如有修士窥探,一旦接近便会被发现。虎娃于山中潜近时,敏锐地察觉了阵法的痕迹,所以并没有贸然靠近,而是找了一处较远的山峰观望。

毕竟离得太远了,以虎娃的眼力,就算能看清楚道场中的人们来往走动,也无法分辨他们的形容面貌、确定不了谁是白叔辛。他在远处观察了三天,大致摸清了这座道场中总共有多少人,以及他们每日的活动规律。

看上去这是一片安宁祥和的世外修炼之地,居住在其中的大多是与世无争的高人。虎娃不禁暗暗叹息,其实以那白叔辛的修为,已经是普通人仰望的存在了,很多事情已不必与凡人有争,凭其神通法力,很自然地便能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自在享受。

修为至此,人生的主要目的往往便是寻求更高的存在境界,只要有一线希望,当然想突破六境大成修为。像白叔辛这样的高手,通常只需要接受一个国工身份,心情好的时候顺便出手帮城廓和国度做一些事情,便能得到尊荣的地位。

这样的人,主动去插手一些世间的纷争,往往都是事出有因。比如这白氏兄弟,他们的修为虽高、地位虽尊,但为宗族或后人考虑,其他各方面的积淀尚浅,而且他们还算不得真正的当世高人。

虎娃曾去过的白溪村,族长白溪英的祖先就曾是一名五境修士,当过飞虹城的城主。但这位老城主去世后,到了白溪英这一代,其实已默默无闻了。

如今白伯乙也当了城主,可以更多地利用城廓与国度的资源,做什么事都比居于山野的散修方便多了。白叔辛愿意出手帮助郑室国谋划行刺少务之事,肯定也在国君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据说他还成了大派宗门英竹岭的一位门外供奉。

这对兄弟显然就打算依托白果城,发展壮大其代表的宗族势力,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一派修炼宗门,若本人将来有机缘突破六境修为,那当然是更好不过了。所以白叔辛这样一位极少露面的高手,会化名白术到巴室国中做那种事情,虎娃也能够想明白其中缘由。

虎娃正在思忖中,身边的盘瓠悄然道:“师兄,我们已经在这里看了三天了,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虎娃反问道:“你有什么建议吗?”

盘瓠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挠了挠腮帮子:“我以前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可现在吧,感觉要学的东西、要琢磨的事情还很多,想不出更妙的主意来……看情况,我们根本就没机会动手抓白叔辛啊,假如能像抓野黄那么简单就好了。”

虎娃:“抓野黄很简单吗?”

盘瓠:“当然利索了,弄晕了往车里一塞,顺大道通过沿途关卡,直接就送回了巴室国。瀚雄他们事先担心会出各种状况,但是师兄和我一出手,便这么轻松完成使命。难怪你会对瀚雄说,事情做得越简单、便越容易成功。就是嘛……”

虎娃:“就是什么?”

盘瓠:“就是觉得不太过瘾,本来准备使上一万斤的力气,结果只是轻轻一伸手便搞定了,还有一身的能耐没使出来呢!”

虎娃忍不住笑了:“你是不是感觉自己没有出手显摆的机会?假如我们与那野黄斗法一场、声势惊天动地,然后再冲破奔岭城派来的军阵围堵,一路大战闯过层层关卡,带着活口杀回巴室国,那样才够威风,对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