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5章、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上)

盘瓠躲在半山腰的灌木丛中悄然道:“看这个人的样子,根本没想到有人会来抓他……我这几天已经反复确认了他的气息,根据长龄先生采集的那些泥土,可以肯定他就是被瀚雄斩落手臂的人。”

虎娃答道:“他不是想不到有人要找他,而是想不到我们竟会找到他……看他深居简出的样子,应暗怀忧虑,成天只躲在这么偏远的地方清修,明显是在逃避什么。”说着话虎娃已经起身走了出去,他与盘瓠早就商量好了分工,他动手拿人,盘瓠负责周围的警戒。

野黄今天来到那株树下时,并不清楚围绕着空地的草丛中多了十二枚石头蛋。当他抬头看见虎娃走过来的时候,虎娃已经发动以石头蛋布下的法阵,隔绝了这一带的声息。

突然看见陌生人出现,野黄的神色有些惊惶也有些愤怒,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起身以独臂行礼道:“这位先生,您是来找我的吗?”

虎娃点了点头道:“去年的那件事,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吧?”

野黄的神情突然又变得有些激动:“我为国效命,留一臂在千里之外。黑锋大人当时为我求情,我亦承诺回到家乡便隐居清修不再露面。难道你们还不放心,仍想灭口吗?”

虎娃怔了怔,没想到这位独臂将军竟会说出这番话,显然是把他当成了别的什么人。他摇了摇头道:“我并非是来灭口的,就是来让你开口的。想请你去巴室国走一趟,说出去年那件凶案的真相。”

野黄神色急变,意识到自己刚才搞错了,单手拔剑就欲出击,眼前已有一片光华交织而来,脑后突然挨了一记闷击,当即便向前扑倒人事不省。虎娃早就布置好了陷阱,拿下此人当然很利索,甚至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动。

当野黄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山洞中,头顶上方悬浮着一朵碗口大小的金花,有金色的光芒洒落、感觉身上很舒服,可意识却一阵阵恍惚。面前站着一位俊俏的后生,旁边还有身材很魁梧的一男一女,却没有见到昨天那名高手。

是盘瓠主动要求审问野黄的,藤金、藤花也表示这种“粗活”就不必师尊亲力亲为了。虎娃清楚这三位妖修都有一种天赋神通,能发出无声的震吼冲击元神,在审问中很有用处,也就由他们去审了。

审问的结果令人微感意外,身为那次刺杀行动的参与者,野黄其实并不认识同行的其他刺客。他去年被调到国都做了一名将军,受副兵正黑锋大人的统领,有一天黑锋大人私下传国君之令,让他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潜入巴室国刺杀一个人。

此人居然掌握了郑室国的重要军机情报,并打算泄露给巴室国。野黄一度还有些纳闷不解,刺杀什么人需要动用他这种身份的高手、还要潜入邻国?

野黄后来才惊讶地发现,参与行动的有七十多人,同行者皆蒙着面,显然是接到了同样的密令,由一位神秘的高人指挥。他们要刺杀的对象混在一支商队里,为了确保成功并不使消息外泄,行动计划是不留活口与任何痕迹。

当天的场面也领野黄异常震惊,这支队伍的指挥者至少是一位大成修士,并动用了一件神器、展开法阵困住了那支商队。令野黄更意外的是,在这种情况下竟还有人能成功突围,冲破的正是他所把守的方向。他与几名同伴一起追进了山野,结果却被斩断一臂、身受重伤。

他被随后追来的同伴救走,那截断臂也被扔到火堆中烧成了灰烬。行动之前它(他)已接到了命令,事后不得与任何人谈及此事,也得到了一笔重金赏赐。可是后来黑锋大人却私下告诉他,那支商队中仍有活口逃脱,就是当日斩他一臂的突围者。

而领队的那位神秘高人,则认为野黄与突围者打过照面,被斩一臂血流遍地,很可能留下被追查的线索,言下之意已很明显。可是黑锋大人却坚持认为不能杀野黄灭口、如此处置会令效命者心寒,并向国君请示,给野黄加一级爵位,赐重金让其归乡隐居。

后来这些事情,野黄其实都是听黑锋大人私下说的,也不知真假。但赐重金、加一爵、令其归乡隐居之事都是真的。黑锋大人之所以那么说,可能只是自我邀功,表示是他救了野黄一命,也可能是为了警告野黄从此隐居莫提此事。

反正野黄将自己所得的重金赏赐拿出了一半,用以“答谢”黑锋大人,他也猜到可能有人曾动过杀他灭口的念头,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野黄回乡之后,便选择僻静清幽之处购置田庄、隐居清修,至少在风头没有过去之前,他不想再见任何外人。黑锋大人也曾说过,当日之事十分隐秘,被查出线索的可能性非常小,只要野黄在偏远的奔岭城隐居不出,便不必再担心什么。

话虽这么说,野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忧虑,当虎娃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野黄想当然的地将之误认为别人了。

在野黄的口供中,并没有审出其他刺客的身份。但这个结果已经可以了,至少能证明那是郑室国策划的刺杀行动,由副兵正黑锋传达君命,下令让野黄将军参与了行刺。

人抓住了,口供也问出来了,接下来就要把这个活口带回去。藤金与藤花按虎娃的吩咐,已经在奔岭城买来了一辆当地集市中最华贵的马车,事先却不清楚虎娃打算怎么办?而虎娃的做法也令他们微微吃了一惊,在暗中都捏了一把汗,因为看上去太冒险了。

虎娃就在山中伐木,将那辆马车改装了一番,座位下的车底加了个暗格,恰好可以藏下一个人。以金铃花的气息让野黄昏迷不醒,就将他藏在这个暗格中。虎娃还施展炼器之法处理了木板,使他人难以察觉野黄的气息。

然后虎娃就坐着这辆车,从奔岭城出发,大大方方沿着大道一路北上、直奔边关。在路上由藤金驾车,盘瓠与藤花随侍,虎娃就是一位外出行游的年轻修士。他们走的既然是可行车马的大道,一路上当然也会经过很多道城廓关卡。

寻常情况下,没有哪座城廓的关卡会为难一位显然没有携带大宗财货的修士,更不会无事生非将马车拆开了盘查,这一路过关非常轻松。

假如郑室国高层发现野黄莫名失踪,必然会引起警觉,将下令各地关卡严加盘查,并派出高手搜寻可疑人物,但这一切都需要反应时间。

事先不会有人预料到这件事,等田庄中的仆从寻找野黄不得,几天后再报到奔岭城那边,奔岭城的城主也未必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能只会以为野黄是在狩猎时于山野中遇险。等到郑室国高层中真正的知情者得知消息,虎娃早就走远了。

虎娃并没有选择看似最隐秘的方式,而是选择了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假如带着一个大活人千里迢迢穿行僻静的山野,既容易让目击者起疑,也不知要耗费多长时间。他一路疾驰并未停留,就是要赶在郑室国反应过来之前到达边关。

这个看似很艰难的任务,虎娃处理得却非常简单,而在他看来,原本也就是这么简单!

国中的各种关卡性质不同,盘查的严格程度与重点对象亦不同。虎娃的马车也曾被人拦下过好几次,但虎娃本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一件信物交给了藤金。藤金将此物出示给各关卡军士,挺胸说道:“我家国工大人外出行游,寻各宗门同修交流登天长生之术。”

此物就是表明郑室国国工身份的令牌,虎娃的车马一路北上畅行无阻。也有人曾经起疑,因为虎娃的样子实在太年轻,但他们并没有去搜查马车,只是查验国工信物的真假。牌子当然是真的,做不了假!

想当初虎娃离开家乡远游巴原时,山爷将自己的相室国国工信物交给了他,并说此物可在沿途关卡中免去很多被盘查的麻烦。

至于这枚郑室国的国工信物,是剑煞先生亲自前往国都、给虎娃带回来的,今日就用上了。虎娃身上有相室、巴室、郑室三国的国工令牌,还有星煞与剑煞的信物呢。这些东西在他看来或许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他人而言,可绝非寻常之物。

在一国之中,拥有国工身份者顶多五、六十位,都是令民众仰望的高人,其中任何一位都是不能轻易得罪的,没有哪个关卡的值守军士会无故找这种人的麻烦。少务或许可以派别人来做这种事,但除非是偷或者抢来一块令牌,否则他所能派出的人中,也只有虎娃拥有郑室国的国工身份。

假如瀚雄等人事后不说穿,甚至在将来也没人会清楚——野黄这个大活人,是怎么被带到巴室国的?那么便更没人清楚——这件事是谁干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