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3章、兵马未动(下)

大俊与瀚雄所在的商队遇袭之事,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年,虽曾轰动一时,但已渐渐被人们淡忘。这一年中巴室国发生了太多的大事,比如新君继位、后廪离世,最近少务率众到孟盈丘求亲、巡视城廓边防,又传出彭铿氏大人的诸多事迹。

去年那场惨剧,巴室国一直在追查线索,但后来都是在私下进行的。此事也涉及到王室宗族的丑闻,所以采风大人不可能派采风官到各地向民众宣扬。等到后廪离世,仲览、会良、谷良等人也死在彭山禁地之后,很多人都以为它已告一段落,不会有什么后续了。

最重要的当事人都已经死了,就算想追查凶手,也失去了证据和线索。那些幕后主使者与行凶事件的参与者,想必也在暗中松了一口气。

少务与虎娃等人却很清楚,它是郑室国干的,能策划出这么大规模的高手伏袭,且潜入巴室国境内动手、事先竟未传出风声,在国中必有内应。内应就不必说了,自以为是的仲览被蒙在鼓里配合了凶手,而会良一直在暗中利用与操纵仲览除掉少务;可是会良自己,同样也是被郑室国利用与操纵了。

但就算根据仲览和会良的口供,也无法认定真正的凶手是谁。少务要做的事情并不仅是暗中查明真相,更重的是能名正言顺地发兵声讨郑室国。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是不足以服众的,就算心中知道是郑室国干的,也提不到明面上。

根据虎娃当初查问的结果,尚有三个重要的人证未归案。第一个就是少务带到红锦城中的亲随小喜,他向好几拨人泄露了少务的行踪,那支商队因此才会暴露。抓住小喜其实也查不出真正的凶手是谁,但少务绝不能饶恕他,已派刺客将改名换姓的小喜刺杀于闹市之中。

还有一个人叫蕉铠,他原是仲览的卫队长,就是他“帮助”仲览查到了少务归国的行踪,也是他自告奋勇要去招募境外的死士刺杀少务,仲览便给了他黄金十斤去收买刺客。

可是仲览被拿下时,蕉铠已不知去向。后来北刀氏在彭山禁地中密审会良,会良也供出蕉铠早就被其收买了。当初蕉铠能接近仲览成为其卫队长,也是会良在暗中促成的结果。

蕉铠的任务就是监视仲览的一举一动,并且暗中替仲览做一些不法之事,取得其绝对的信任。蕉铠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蛊惑仲览招募凶徒去刺杀少务,此事情也是出自会良的授意。

蕉铠当然不会真的去请刺客,自会有人在少务归国途中动手。这个人也非常谨慎,他拿了那十斤黄金,也意识到此事的后果实在太严重,便身携重金远走高飞了。就连会良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其应该早已不在巴室国境内。

少务派出很多人密查蕉铠下落,到现在也没找到。但是与此案有关的、也是最重要的第三个人证,却被少务无意间查出来了。

根据会良的口供,当初有一名叫白术的修士,酒后私下告诉了会良一件事。他在前往凉风顶与诸宗门同修聚会的路上,曾遇到两名众兽山弟子。

白术无意间听到那两人私下的谈话,他们竟是为了一笔重金将与同伙汇合,去做一桩大生意。白术暗中跟踪了这两人,又在野外见到了他们的同伙,看上去皆是修为不俗的高手。那些人密谋将前往善川城刺杀一支商队,而公子仲览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这便是会良自称的、揭穿仲览阴谋的理由。而根据少务的调查,当日确实是有一名自称白术的修士,出现在会良邀集的各宗门同修的聚会上。此人也确如会良所说,已有五境修为,且极擅长隐匿行迹以及在山野中追踪。

少务当初虽远在武夫丘,但并不代表对国中的形势失去了影响和控制。会良能在仲览身边安排一位卫队长,少务当然也能安排人监视会良的举动。参加了会良召集的修士聚会、亲眼见过白术的人当中,就有少务的亲信。

后来少务查出了小喜的下落,当然不会仅派一名刺客去刺杀。有死士负责动手,有人提供各种情报消息并负责接应掩护;另有人并不直接参与行动,只是在暗中观望周围的各种动静,并确认刺杀的结果。而这个执行暗中监督、观望任务的人,恰恰就见过白术。

他在郑室国都偶遇一人,看其身形背影很眼熟,随即回忆起此人就是当初那名自称白术的修士,于是便在暗中跟随调查,打听到的结果却令他吃了一惊。此人的名字并不叫白术,而叫白叔辛,出身于白果城,已有五境五转修为,且拥有郑室国的国工身份。

白叔辛所在的宗族,近十余年来,是白果城中发展壮大最快的一股势力。其兄白伯乙亦是一位五境高手,修为更在白叔辛之上,一支宗族中出了这样两位人物,亦在身边聚集了一批散修,虽然尚未发展成严格意义上的一派传承宗门,但也有了修炼宗门的雏形。这样一股势力,在国中不可能不受重视。

就在两年前,白伯乙被国主郑股任命为白果城的城主,郑室国也是要借这股势力来加强对北部边境的控制。白伯乙身为城主当然经常露面、为民众所熟知,但白叔辛却并未在城廓中任职,大多数时候只是在洞府中修炼或于各地行游。就算是白果城当地的民众,认识白叔辛的人也很少。

白叔辛不知为何事出现在郑室国都,又恰好被少务派来的密探认出——他就是会良所见过的白术。但白叔辛这样一位高手,少务派去的密探可没有本事将其拿下,甚至连惊动他都不敢,只能打听出其人的身份,便赶紧返回巴室国密报。

就在虎娃给瀚雄疗伤,后来又远走西荒这段时间内,少务一刻也没闲着,除了处置繁忙的国事,也动用巴室国的力量私下进行了大量调查,不仅追查方才提到的这三个人,任何可能的线索都没有放过。比如少务也在重点追查——有没有新近出现的断臂修士。

瀚雄当初依仗师尊三长老所赐的剑符冲出了包围圈,又用虎娃所赠的剑符击退了追击者。瀚雄的最后一枚剑符重创了一名四境修士,曾当场斩断其右臂。

瀚雄在商队中被包围时,没有看清任何一名刺客的样子,因为来者都蒙着面;等他最终逃脱时,虽斩下了对手一臂,但也无暇关心战果。

长龄先生后来赶到了现场,调查凶手所留下的各种痕迹线索。刺客将战场打扫得很干净,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物证,商队物资包括尸骸都化为了灰烬。在瀚雄曾激战的密林深处,长龄先生也没有发现断臂,甚至连泥土的表面都看不见血迹。

但刺客停留的时间毕竟有限,不可能将所有的痕迹都彻底抹去。在那名刺客的断臂受伤处,还是有鲜血渗到了深处的土层中,虽然地表的痕迹经过了掩盖处理,长龄先生仍以敏锐的神识察觉到了。他将那些泥土全部挖了出来,命人装箱带回国都。

比现场的泥土更重要的当然是刺客本人,这是唯一能够直接追查在场刺客身份的线索。少务派人四处打探意,尤其是郑室国中寻找最近失去右臂的修士,倒是有所发现。郑室国与巴室国中,各有一名修士不久前因意外而断臂。

但这两人情况都对不上,其中一人断的是左臂,而且当时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善川城;另一名修士倒是断了右臂,可是他断臂时有很多旁观者在场。看来真正的凶徒有可能已受重伤身亡,或者回去之后便躲起来不再露面了。

可就在少务离开孟盈丘巡视边境城廓时,又得到了最新的密报。郑室国中有一位享四爵的将军,曾有大半年没露面,他前不久回到了家乡,却已经失去了右臂。据此人自称,他是蛮荒中采取灵药时,意外遭遇了一头强大的妖兽袭击,虽斩杀了妖兽,自己也受伤断臂。

这位将领因受伤而卸甲归乡,国君郑股念其曾为国效力、怜其残缺之身,在他归乡之时特加封一级爵位,赐其享五爵之尊。

远在郑室国中发生的这种事情,在交通与信息传播手段都很原始落后的年代,本不会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但还是被少务查了出来。那么如今最重要的,便是要确认此人是否就是当初被瀚雄斩断一臂的刺客?

瀚雄并没有看清此人面目,也没有将其当场抓住。但细心的少务想起了长龄先生从凶案现场带回的所有物证,包括那些渗透了血迹的泥土;且少务也想起了另一件事,虎娃曾经在半路上命人将所有封存的物证都打开,让盘瓠全部查探了一遍、以记住其气息。

若那人真是刺客,盘瓠闻过他留下的血迹气息,再见到其本人,就有可能将之认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