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3章、兵马未动(上)

就在少务巡视边境诸城时,有两个消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至巴原各地,尤其是那些一直在关注其动静各大势力耳中。首先便是少务到孟盈丘拜见命煞,欲迎娶一名孟盈丘嫡传弟子为正妃,结果却令人一头雾水,引发了各种议论猜测。

还有一条消息则更多地是在相室国民间流传,尤其是虎娃当年的足迹曾走过的地方,很多人惊讶地得知,原来巴室国中声望正隆的彭铿氏,便是曾在相室国中受万民景仰的小先生。由于交通条件的限制,民间消息传播相对闭塞而且缓慢,只有那些特别重大或者令人特别好奇的事情,才会以口口相传的方式迅速地散布。

官方公告天下的正式消息,都会由采风大人派采风官传达到各城廓,并由各城廓再派专人到集市和村寨中宣讲,因此能够在最大范围内让国中民众知晓。但超出国境之后,消息的传播便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谁也不可能把采风官派到邻国去。

神医彭铿氏大人之名,在巴室国中几乎已家喻户晓,但很多民众却不清楚当年相室国的那位“小先生”是谁。少务对此早有安排,将采风官派到了各城廓,向民众宣讲虎娃当年在相室国中的事迹,包括白溪村战流寇、飞虹城斩兵师、公山村救民众、训君女宫嫄、与仓煞同游、斩公子宫琅、得命煞赐不死神药……等等。

众人听闻皆惊叹不已,原来彭铿氏大人还曾有过这么多了不得的事迹,其人无形中又蒙上了更传奇的神话色彩。

而相室国的民众虽早知小先生的事迹,却大多不知巴室国那位彭铿氏大人是谁、又做过哪些事情?相穷当然不会派采风官在国中宣扬这些,但有不少商队、路人经过相室国各城廓、村寨时,会向沿途民众讲述彭铿氏的故事——这些都是少务暗中安排的。

相室国的很多民众终于知晓,原来“小先生”斩杀宫琅、闯关进入巴室国后,先是在彭山禁地救治国君后廪、被赐号彭铿氏;又远去武夫丘拜在了剑煞先生的门下、成为其亲传弟子,并结识了化名小俊的公子少务。

这些消息令相室国的民众非常感兴趣,在民间飞速地传播开来。人们对小先生的景仰之心更深,有意无意间,就连与小先生有关的巴室国新君少务,在传说中也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受到很多人莫名的尊敬。

还有一些事,相室国官方本是没公开的,比如飞虹城一带曾出现的流寇,其实就是城廓的军阵;君女宫嫄纵马践踏青苗、冲撞民众,被小先生出手揍了……这些内情原先就在当地民间流传,可如今传播得越来越广,很多地方的民众也都听说了。

民心之微妙向来难言,国中民众在景仰小先生、进而对少务有所好感的同时,对相室国宗室也越来越不满,私下里的非议也越来越多。这在平时也看不出有多大不妥,该过的日子也照样过。

可一旦有重大的变故发生,就可看出这番铺垫的作用,比如相室国与巴室国交战。而少务要做的,就是等相穷率先挑起这场国战。这番冲突迟早是难以避免的,少务也知道相穷一直在为此做准备,那么就主动给对方一个机会,将形势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在少务看来,他的目标并不是要征服或覆灭相室国,而是结束其分裂统治的局面。反正如今的巴原五国皆自称巴国、是继承了原巴国正统。所以他要战胜的只是相室国的宗室以及它所控制的军事力量,而尽可能地要得到相室国民众最广泛的支持,避免将事态演化为两个国家之间全面的战争。

对相室国的战事虽然尚未开始,但战后的各种事宜都要早做铺垫,世上懂得“其未兆易谋”道理者,绝不仅止虎娃一人。

至少在此刻看来,少务上孟盈丘求亲的影响,尚不如彭铿氏拜见命煞、表明自己便是当年相室国中的小先生这件事意义更重大。少务利用各种方式,在相室国中散布消息,包括很多当年相室国不想公开传播的事件内情。

经历了西荒之行的虎娃,本已打算今后行事定要低调,切忌张扬而过分引人注目。就连成为象煞之师这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虎娃也未对任何人提起。可是他一旦亮明小先生的身份去了孟盈丘,随之而来的“后果”便是名扬巴原,再度成为巴室与相室两国中最知名、最受尊敬的人物。就连其他三国中,也有不少民众听说了有关他的传闻。

虎娃也只能苦笑,因为他清楚只要自己上了孟盈丘,以当年小先生的身份去拜见命煞,就会有这样结果,并非是他本人刻意张扬。而少务也只是借机将此消息传播得更广,并没有编造任何不实之词。虎娃自己公开做的事情在民间流传,他也没有理由去阻止任何人谈论。

既然如此,虎娃也就顺其自然了,不因此自傲便可。

……

藤金和藤花这两位妖修,自从修成人形走出彭山以来,还是第一次离开国都行游各地见世面,这一路上眼睛都看花了,哪怕见证了一些世间很微小的事物,对他们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大收获。当少务终于结束巡视要返回国都之时,他们俩倒在车上犯起愁来。

藤金嘀咕道:“这下坏了,等我们一回国都,府宅大门恐怕都要被挤破了。前几个月师尊不在家,门前都经常热闹得跟集市一般,库房都被送来的各种礼物堆满了。如今师尊跟着国君公然走了这么一圈,回去之后,家里的东西岂不是要装不下了吗?”

藤花亦挠头道:“师尊觉得仆从下人已经够了,假如有人再送,我们还是尽量拒绝吧。可是有些礼物却不好不收,否则也会得罪人的,我如今已懂这些道理。我们回到国都就赶紧收拾宅院,整理几大间空房子出来,好放各种东西。有些不怕日晒雨淋的,干脆就堆在后院里。”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虎娃没回来之前,尚且有那么多人登门拜见送礼。如今他回来了,他这一路都是与国君同车而行,当年小先生的事迹在巴室国中传开、如今彭铿氏的事迹在相室国中传开,估计很多人都会来给虎娃送上礼物的。虎娃与盘瓠的两座宅院虽不小,可也没有大到很夸张的程度,恐怕真是要装不下了。

藤金琢磨道:“我们准备几辆车,把一些东西都运到师尊的田庄去。那里的地方大,实在不行,就专门多盖几间库房。”

藤花深以为然道:“这是个好主意!但家里的东西都是很贵重的,我们如果不在的话,会不会有人来偷啊?”

藤金笑道:“你觉得会有谁没事到师尊家来偷东西吗,除非是吃错药了!……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们俩嘛,一身修为难道还防不了贼?盘瓠师叔也在啊,鼻子一闻,就知道来了生人。”

藤花却摇头道:“我们不能只想到家里的东西往哪儿放,有那么多人登门,成天乱糟糟的,定会打扰师尊清修。如此一来,师尊恐怕不会经常留在国都府宅中,而你我也应追随在师尊身边。至于盘瓠师叔,他不是当了将军嘛,以后肯定也会常在军中,而不是在家中。”

藤金一拍大脑门:“对呀!访客太多,定会打扰师尊修行。假如每一位上门求见者都跟师尊说上几句话,师尊就没功夫干别的事了。嗯,师尊还会离开国都清修,而我们俩也得跟着,反正府中还有很多下人们打理呢。”

这两位妖修也不笨,猜到虎娃不会在这个时间回到国都长住。而事实果不出所料,虎娃根本就没回国都。不仅他没回去,盘瓠与藤金、藤花皆跟随他半路离去,甚至都没有惊动国中其他人。少务的随行护卫虽知这几位大人是何时离开的,却不知他们去了何处。

……

少务返回国都之后,下令封盘元氏大人为“前锋将军”,这个职衔比军中最高的四镇大将军低了两级、比各城廓的兵师高了一级,并特赐其享六爵之尊。盘瓠当初被封“汪声氏”,也是享六爵之尊,如今只是改换了一个新的身份、并担任了军中的实职。

所谓爵位,最早是指在国祭之后的赐酒仪式上,座位前能放几只酒杯,后来便成了一种象征性的地位名衔,最低是一爵,最高是十爵。国中的职位,根据任职者的年限长短以及功业大小,都会有相应的爵衔。但爵位本身只是一种虚衔,拥有者未必在国中担任实职。

虎娃享九爵之尊,却未担任国中任何实职。少务与虎娃私下打交道时,更多的是以师兄而非国君的身份。在返回国都的途中,虎娃主动请命,带着盘瓠以及门下两位妖修,去执行两件重要的秘密任务。

虎娃并不热衷于参与巴室国的政事,他对朝中、国中的争权夺利也毫无兴趣;身为修士,他连不死神药都会随手赐人,修行所求只是为了印证大道之本源。

但是另一方面,亲身经历与见证世间诸事,也是印证修行所必需。人不可能在一无所有的虚幻中独自去修行什么,对于所遇到的、既愿意又应该去做的事情,无论是私事还是国事,虎娃都不会回避。少务这次请虎娃去做的,便是虎娃不会拒绝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