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2章、用兵以奇(下)

有些人的推测更离奇,认为少务想借这场联姻达到特殊目的,选择了郑室或相室的某支势力的女子,与对方约定了某种交易云云。凡此种种议论,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人能猜出真相!

少务早就料到了如今的局面,他回到外围道场休息一夜,就呆在那小院中没有露面,身边也只有少苗、虎娃、盘瓠、藤金与藤花。

少苗也很好奇地追问兄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少务只是微笑着摇头道:“事情就如听说的那般,要等到我能证明自己是巴原上最出色的君主时,今日之求亲才能如愿,你们就不要再追问了。”

如今知知晓内情这,除了命煞与少务,就只有虎娃这个见证人,无需谁特意叮嘱,虎娃也清楚这件事不能说出去。众人打听不出少务的选择、又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结果,就只能去询问虎娃摘取离珠的收获,并想看看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离珠究竟什么样子。

虎娃笑道:“离珠摘下之后,要在一个时辰之内服食或炼化,我也无法将新鲜的离珠果带回来给你们看。但这里有三枚已经炼化好的离珠丹,便给你们一人一个吧。”

说着话他从怀中掏出了三枚火红色的丹丸,分别赐予盘瓠、藤金、藤花各一枚。藤金与藤花赶紧跪拜道:“我们还没孝敬过您什么好东西呢,如此珍贵的不死神药,又怎能拿师尊的!”

虎娃摇头道:“离珠嘛,我已经吃过了,很清楚它有何神效,也就是那么回事。此物对你们修炼中的帮助,比对我要大得多。你们就拿去好好研究吧、等琢磨明白了,再选择最合适的机会服用它。神药之珍贵在于其灵效,我赐予你们,便是发挥它更大的作用。这是师命,就不要推辞了。”

藤金和藤花千恩万谢,小心地将各自的离珠丹收起。而盘瓠可不像他们俩那样惶恐,这位狗妖从小可也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他接过自己那枚离珠丹时,却偷瞄了少苗一眼,好像在琢磨什么。

少务在一旁看在眼中,亦不得不惊叹。他身为心怀大志的一国之君,对离珠当然不会像寻常修士那般珍视不舍。但离珠丹可以继续炼化为离珠神药,遭遇伤病时可保一命啊!而且少务本人也是一名修士,这三枚离珠丹,至少可助其突破修炼中的三转境界。

少务自问假如有必要将离珠赐人,他也不会藏着掖着,但虎娃这还没离开孟盈丘呢,就将刚刚得到的三枚离珠丹全部送出去了。这到底是离珠啊,还是李子呀?上山摘山货,下山随手就分果子!

看见盘瓠的眼神,少务当然明白他想干什么,得了一枚不死神药,居然打算私下找少苗献宝、用来哄她开心。少务暗叹一声,也取出一枚离珠丹道:“少苗,我此番拜见宗主,也得赐三枚不死神药。你拿去一枚,对修炼亦大有助益。”

这既是国君亦是兄长所赐,少苗便没有推辞,欢天喜地地收起离珠丹道:“真不好意思,我就是孟盈丘弟子,而离珠便是孟盈丘的神药,今日却由兄长送给我。宗主赐了你们这些不死神药,看来外面有些猜议并非实情,你们并未得罪与触怒宗主。”

少务笑着点头道:“是的,你放心就好。”

少务将离珠丹给了少苗一枚,免得盘瓠将自己珍贵的神药献宝送她了,这位国君也在心里琢磨,还可再赐长龄先生一枚、以答谢其恩。至于剩下的最后一枚离珠丹,少务无论如何得自己先留着了,以备意外之需。

想到这里,少务又对虎娃道:“师弟带下山一枚离珠的果核,若想尝试栽种,彭山禁地倒是个很合适的地方,那里既能生长龙血宝树,或许也能生长离珠。且彭山禁地有各宗门修士值守,若培育神药需要法阵与法力护持,则可让他们轮流出力。我亦可请长龄先生率门中高人前去彭山,协助师弟试种离珠。”

少务并不认为虎娃成功种出离珠神树的可能性有多大,但他也愿意动用国力相助,万一成功了,那可是比那九株龙血宝树更为珍贵的资源,而且也是由巴室国掌控的。

虎娃却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已经仔细感应研究离珠的物性,很少有地方能适合它的生长,就连这枚果核能不能栽种尚不清楚。青黛长老已经说了,就连赤望丘的白煞当年亦未成功。师兄能想到的事情,白煞前辈更不可能想不到,所用的手段只会更高明。而这果核只有一枚,我打算先施法处理、使之能保存生机,今后多走一些地方,寻找最合适栽种之处。眼下倒不着急,至少在我没有突破大成修为之前,并不想尝试。”

假如虎娃真想种植离珠,的确也不必急于一时,将来可以去请教家乡的山神,更能去请教原身已生长了八千年的象煞。可惜山神当初告诉虎娃,他至少要沉寂十年才能重聚元神之力,而如今刚刚过去了三年而已;至于象煞,重新现世的时间恐怕还要等更久。

……

少务第二天便率众离开了孟盈丘,开始巡视境内各城廓,重点是视察西北边境关防。这也是勤政亲民的象征,后廪在位时就经常这样做。而虎娃既已清楚少务的军事计划,明白他此番巡视西北边境,主要就是为将来突袭相室国做准备。

大军突袭,不仅要讲究突然性和隐蔽性,更重要的还要考虑后勤补给以及进军路线,必训熟悉敌方的地形以及各种布防情况。少务在武夫丘上见过武夫大将军五百年前留下的巴原地势图,在此番巡视途中,对照五百年后的情况考察实地。

少务只能在国境内巡视,当然没法跑到相室国去。但虎娃却曾去过相室国,少务仍邀虎娃同车而行,一路上打听相室国中虎娃曾走过的各城廓情况,虎娃暗中问道:“师兄,难道你想领兵亲征吗?”

少务点头道:“是的,那将是国运之战,我必须要取胜,所以也必须亲力亲为。”

虎娃:“你有把握吗?”

少务:“我有没有把握,要看相室国君相穷会不会配合。”

虎娃追问道:“若相室国认为巴室国在南境集结重兵,从北境率大军趁虚而入,只要突破了彭山与眉山一线,便能强攻国都……你若想趁此机会进军相室国,首先又会选择哪一条路线呢?”

少务反问道:“师弟在武夫丘上也学过兵法,你猜猜我打算怎么办。”

虎娃:“飞虹城?”

少务不动声色地悄悄点了点头。虎娃又说道:“既然如此,何不任命盘瓠为先锋之将?他对那一带的情况很了解。”

少务:“我明天就会亲自去问汪汪师弟——他是否愿为军中大将?”

少务的军事计划有很大的冒险性,须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取得最大的成功。将来若开战,他打算亲率大军直插相室国东部、首先攻占飞虹城。

飞虹城是相室国中除了国都之外最大的一座城廓,平日有六支军阵驻守,号称飞虹六阵。

但是飞虹六阵中最精锐第一阵,两年前已全军覆没,城中的正副兵师亦皆被斩杀。普通军士可以重新招募,可真正的军中精锐,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培养出来的。

相穷若举大军突袭巴室国,飞虹六阵中估计至少要抽调三支军阵参战,届时这座城廓定然防备空虚。而另一方面,飞虹城处于相室国东境的交通要道,只要攻占了这座城廓,便能切断相室国与樊室国之间的联系,哪怕相室国见势不妙、想向樊室国求援都来不及了。

而在军事安排上,少务若想奇袭飞虹城,也得有熟悉当地情况的大将领军,盘瓠当然是最佳人选。

其实相比于盘瓠,虎娃的作用更重要。飞虹城的周边各村寨曾被城廓中的军阵屠灭,相穷虽然未将此事于国中公开、只说是流寇所为,但真相在当地早就传开了,民意之愤怒与不满可想而知。

相室国宗室,以及代表官方力量的守城军阵,在飞虹城当地已失民心。只要少务处理得当,击破飞虹城并不会引起那一带民众太大的反感。尤其是虎娃的“小先生”之名,在当地受万民敬仰,届时虎娃若陪同少务一起来到飞虹城,估计战后的招抚之事也会进行得很顺利。

综合种种因素,先取飞虹城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以虎娃之聪明,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果不出他所料,少务沉默了一会儿,又以央求的语气问道:“师弟,我能否邀请你陪同我一起故地重游?若有机会,也请师弟带我去白溪村,拜访灵宝壮士。”

虎娃不置可否道:“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到时再说。”

少务似是自言自语道:“很快了,不会再等很久。”

当天晚间休息时,少务找来了盘瓠,问他是否愿意担任军中大将?盘瓠问——虎娃是否会反对?少务回答这正是虎娃的举荐,如今只看他本人的意愿。盘瓠便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了,等少务一走,他立刻跑去找少苗,喜滋滋地告诉她——自己要当将军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