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2章、用兵以奇(上)

虎娃曾有在琅玕树上折取琼枝、炼化成器的经验,此番用的是同样的手法,但已没有太昊天帝封印在祭坛法阵中的仙家大法力可借用,无法当场将之炼化为与形神融为一体的神器。

三枚椭圆形带着细小锯齿的叶片飞到虎娃身前,其脉络纹理渐渐融合交织,化为了一团朦胧的火光。半日之后,待火光散去,虎娃手中只留下了一枚叶片状的法器。

不死神药的叶子本是炼化神器的材质,但以虎娃的修为,目前只能将它炼成一件中品法器,若是想将之继续炼化为一件可以变幻外形的上品法器,恐怕还要等到他突破六境之后。

有些机缘再难重复,虎娃本人若不迈过登天之径,是无法独力炼成神器的。对今天这个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这件法器被他命名为离火叶。至于其神通妙用,主要来自离珠神树本身的物用灵性,还有此地独特的气息以及虎娃炼器时的感悟。

此器很“有趣”,祭出它可在座前化为三支烛火,辐射出离珠特有的气息。这种气息是普通人察觉不到的,能让施法者透过他人形神、察知其身心欲念之动。而虎娃本就有这样的神通,这也是他当初能自悟纯阳诀的原因之一,当然更能发挥离火叶的这般妙用。

那么借助这样的妙用,在修炼鬼修之法时,便能将众人心念化成的无形源泉汇聚凝炼得更加精纯、成为滋补神魂的力量。

对于虎娃而言,就算他无意去做一位山神、借助这种力量修炼,在平日自行入境修炼元神时,亦可祭出此器化为三团无形的火焰笼罩自身,能将身心欲念体察得更加清晰入微,很适合辅助某种特殊的定境修炼,比如欲乐之境。

离火叶是一件可以辅助修炼的法宝,其妙用当然不仅针对欲乐之境,主要是助益凝炼元神。虎娃很难再有机会到孟盈丘主峰这种地方来修炼,但将来闭关若展开离火叶,便相当于置身于同样的气息中。

区区半日时间内,虎娃也只能初步炼成一件法器的雏形,将来还可以继续炼化这件离火叶,且随着修为更高,还能赋予它更多、更强的神通妙用。

虎娃将离火叶收起,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他是空着手来的,最终却带走了这么多东西,收获颇丰啊!

他想了想,又从树下拣起了一枚东西,便是他吃剩下的那枚果核。离珠果一旦摘下,就要赶紧炼化,否则其神效便会散逸于天地间。而无论是炼化为离珠丹还是离珠神药,都是将其果核打碎、以果仁的药效中和果肉中的火毒。

所以离珠的果核通常是留不下来的,都已炼入离珠丹或离珠神药中。而虎娃是直接吃了一枚果子,所以才留下了一枚可以带走的果核。他向那空空的法坛行礼拜谢,终于转身离开了孟盈丘峰顶。

虎娃沿着那条小径走回来时山崖间的平台,轻轻跺了一脚。此处有命煞留下的御神之念,一旦触动便可开启山中的法阵,脚下有一道彩虹升起通达远方。虎娃脚踏彩虹而回,迎面看见了已等了他两天两夜的少务。

虎娃刚一落地,少务便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师弟,你怎么这么快就下山了?我原以为还要再等好几天呢!”

在少务看来,定坐中炼化吸收不死神药的灵效,再趁机闭关修炼、突破下一转修为,然后涵养神气巩固境界,怎么也得需要十来天。而少务之所以独自在这里等虎娃,一方面是为了表达兄弟之间的情谊,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机修炼一番。

少务虽在武夫丘上突破了四境修为,但归国继位之后,诸事繁忙至今,已经很久没机会静心清修了,只是在夜深人静时偶尔定坐涵养神气。此番到了孟盈丘核心道场中,身处精纯的天地灵息汇聚笼罩的宝地,更无他人打扰,当然也是难得的修炼机会。

他如果返回外围道场中的客馆,肯定也免不了诸多杂事,既然要等主峰上的虎娃下山,还不如索性把余事放下,就安心在这里定坐修炼,不料虎娃却回来得这么快。

虎娃服食离珠用了一天一夜,这对于自幼服用过那么多不死神药的他而言,已经足够久了,将其神效炼化吸收得彻底而完美。接下来炼制六枚离珠丹与法器离火叶,也只用了一天一夜,时间确实仓促了些。

但虎娃炼制离珠丹只是随手而成,凝炼其神效使之可以长期保存,并不需要费太大的功夫。至于炼制离火叶,那树叶本就是物性纯净的天材地宝,虎娃只用了最简单的一步,将之暂时炼化为可与身心一体之法器,尚未赋予其更多的神通妙用,将来还可继续炼化。

虎娃笑着答道:“你们都在等我,我也不想耽误太久时间,所以就尽快下山了。”

这时有一个女子声音突然问道:“彭铿氏大人,我还以为你会在孟盈丘上尝试冲击六境关口,至少也要闭关修炼到五境九转圆满。宗主已有交代,假如十天之后你还不下山,便让少务以及随行人员先回国都。没想到你只过了两天就下山了,不知有何造化收获?”

两人转身一看,青黛长老不知何时已来到近前。虎娃赶紧答道:“得赐一枚离珠并当场服食,我的修为已突破五境九转。”

青黛长老摇了摇头道:“你本有五境八转修为,而以你的根基又得离珠之助,不突破五境九转那才是怪事呢!我问的造化可不是这些,你本有机会在主峰上闭关修炼,直破五境九转圆满并不难,甚至可以尝试突破六境大成的关口。无论能否一举成功,这也是难得的机缘,至少对你今后修炼中的参悟有所借鉴。”

听这位长老的语气,虎娃没有在主峰上闭关修炼、直破五境九转圆满修为,令她觉得很惋惜。虎娃躬身道:“修行之道顺应自然之本,我服食离珠只是体会并炼化其效,并未刻意借助其突破五境九转;而破关亦是水到渠成,只因此前的修炼功夫已用足。至于五境九转圆满,于我也并不遥远,只需继续将功夫用足便是。在我看来,修行应勿急勿躁,为印证先天地而存之大道本源,而并非刻意要突破哪一步关口。如登径之人拾阶层层而上,我从未刻意数过它有多少阶。”

青黛长老:“修行?”

虎娃点头道:“是的,修行!在修炼之路上种种所遇、所思、所行,便是修行。”

青黛长老微微点头道:“好好好,看来彭铿氏大人此番来到孟盈丘,亦是在印证自己的修行呢。不知您除了服食一枚离珠修行突破五境九转之外,还将什么带下了山?”

虎娃笑了,从怀中掏出一把东西,以双手捧着道:“这里有三枚离珠丹,是宗主送给师兄的;另外三枚离珠丹,是宗主给我的。这件法器名叫离火叶,是我向宗主求得离珠树上的三片叶子炼成,仅仅只是一个雏形。嗯,还有这个,是我吃剩下的果核。”

命煞并不在此地,此时有个小小的误会,青黛长老以为这六枚离珠丹以及那一枚法器,都是命煞帮虎娃炼制的,以宗主深不可测的大神通当然可随手为之,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假如她知道这些就是虎娃自己在一天一夜间弄出来的,不知对这位小先生会怎样刮目相看,因为连她本人恐怕也自叹不如啊!

青黛长老笑道:“彭铿氏大人还特意带走了果核。曾经也有高人做过尝试,想将离珠移植到别处,但这三树离珠根系扎于山岩,与此处天地灵息一体,不可能移走。于是有人便想以截枝或播种之法,但皆未成功。不死神药岂是能随处生长之物,难道彭铿氏大人也想试试?”

少务在一旁追问道:“原来以前也曾有高人带着果核下山,不知都有哪些人试过到别处去播种?”

青黛长老:“我可以告诉你,赤望丘宗主白煞曾这么做过,却未能成功……二位便随我来吧,该回去了……少务,不知您告诉宗主的答案是什么,究竟看中了哪位才貎出众的孟盈丘弟子?”

少务避而不答道:“长老为何不亲自去问宗主呢?”

……

少务与虎娃回到孟盈丘外围道场的客馆中,早就有很多孟盈丘弟子在等待结果。但众人最终得到的消息是——国君少务与宗主命煞做了一个约定,将立孟盈丘某位嫡传弟子为正妃,并奉上尊贵无比的封号。但此人是谁却暂不公开,而这门亲事,也要等到少务能证明自己是巴原上最出色的国君时才能定下!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众人的意料,令大家都是一头雾水,也难免引起了各种猜疑与议论,消息也很快便传到了孟盈丘之外、巴原各地关注此事者的耳中。有人认为少务拜见命煞的过程并不顺利,甚至是碰了个钉子。还有人猜测少务可能在命煞面前失态或失礼了,惹怒了这位高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