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1章、各取所需(下)

命煞摇了摇头道:“你这么轻松就将离珠摘了下来,如何炼制成灵丹想必也不用再请教任何人,自己看着办吧,这既是考验也是造化……你若将这三枚离珠在炼制过程中损毁,那便是少务的损失。”

虎娃:“那好吧,我自己琢磨该怎么炼制,想必不会让师兄失望的。”

命煞看着他又说道:“小先生,你想请教我的,并非是如何炼制离珠丹或离珠神药,心中另有疑惑,为何不开口呢?”

虎娃不好意思地笑道:“有些事,我方才确实没太琢磨明白。但我只是个见证人,贸然开口打听太多,也不好。”

命煞:“想问就问吧。”

虎娃:“您真要嫁给少务吗?”

命煞竟似少女般掩口笑道:“这有什么真的假的,你方才也听见了,假如到了那一天,他恐怕还会给我送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尊号。小先生,你毕竟年纪还小,而我已经历与见证了世间太多的人与事,可不是齐罗那样懵懂无知的小蛇女,早已超脱原身之限、众生族类之别。”

虎娃:“宗主,我没听懂您是啥意思。”

命煞:“这有什么听不懂的?我既有承诺自然就会遵守,至于其他的事情,要看我的心情了……小先生,其实你最想问的不是这些吧,我不认为你这种人,会对我与少务之间的私事感兴趣。”

虎娃:“的确如此,其实我想问的是——您为何定要成为巴原国祭之神?”

命煞不笑了,抬头望着远方若有所思道:“你若走出巴原外便会知晓,历代天帝皆曾为中华大地的国祭之神。”

这番话看似答非所问,伴随的神念却有着另一番解释。她在孟盈丘上自悟出了一门秘法,与这离珠神药的气息有关,似是某种天地法则演化。她见证世间以神道设教诸事,深知可借助这门秘法修炼纯阳之元神。

这三树离珠以及她平日定坐修炼的那座法坛,可以说就相当于神灵的道场与祭坛,只是离珠的气息笼罩下并没有任何信众。她若成为国祭之神,巴原的民众皆将虔诚地信奉与膜拜于她,那么就等于有类似离珠的气息笼罩了整片巴原,这是修炼中极大的助益。

命煞早已拥有八境修为,对她这样的修士而言,要求证的就是如何迈过登天之径的最后一步。而恰恰就是这最后一步,可能比此前所有的修炼都要艰难,既然已经领悟了这种修炼纯阳元神的秘法、又知神道设教之助,她怎么可能不去印证呢?

虎娃却开口道:“宗主,以您的修为,完全可以自修元神迈过登天之径,而不借助于世间神道设教诸事。历代天帝,虽皆曾为国祭之神,但后人祭奉祖先只因其当年功业,而非其本人在世自立。千年以来享受国祭者甚众,而成就天帝者只有寥寥数人,余者多半甚至未能登天长生。莫说中华之地,就是我们所在的巴原,盐兆享国祭,却未曾登天长生。况且据我所知,自古成为国祭之神者,恐无在世之人。”

命煞却意味深长道:“凡人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者本就寥寥,修士能登天者则更为稀绝,这本不足为怪。但为何开辟帝乡神土、成就天帝位者,皆曾为国祭之神?我想窥其玄妙,所以先要身为国祭之神。而长生者未必离世,只是脱离俗胎凡骨而去、前往帝乡神土……你的资质与悟性虽佳,但毕竟修为尚浅,有些事情,与你恐怕还说不清。”

虎娃想了想,觉得倒也是,他区区一名五境修士,和命煞谈论登天长生之事、甚至还有成为国祭之神后的种种玄妙,实在是有些太勉强了,于是便没有再多言。

命煞又说道:“我送少务三枚离珠,请你带回去给他;另有三枚离珠,则是送给你的。”

虎娃赶紧推辞道:“宗主当年之言,只是赐我一枚神药,怎么又让我带走三枚?”

命煞微笑道:“当年之赐是因为当年之事,今日所赠是因你今日之行。你不必矫情,我也不想勉强,摘不摘。随便你。”

虎娃:“多谢宗主!如果您想再送我三枚离珠,我倒更想摘几片离珠树上的叶子。”

命煞转身发来一道神念:“除了三枚离珠,再多送你几片树叶又有何妨,你自己看着摘吧……你既要在此服食神药,我就不打扰了,小先生请自便。你离去时请走到来处的崖边,跺脚自有彩虹呈现。”

随着这道神念,命煞已飘飞而去、离开了孟盈丘峰顶。远处的少务眼力也是极佳,且命煞飞去时并未刻意隐匿身形,那风中飘散的长发非常显眼,少务远远地看见了,惊讶道:“宗主怎么离开了,将我师弟一人留在了主峰上?”

青黛长老:“小路先生将在主峰服食不死神药,炼化吸收灵效的过程也是修炼,宗主无意打扰他……他恐怕要过挺长时间才能下山,您还在这里等吗?”

少务:“兄弟同来,当然亦要同去,我多等他几日又有什么关系?”说着话已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青黛长老:“那好,你就在此地等着吧,不妨定坐调神几日,或对你的修为法力有所助益。待到你师弟下山之时,我自会再来。”说完话她亦转身消失不见,只留下少务一人。

……

虎娃服食不死神药已经相当有经验了,从小就和吃饭差不多。可是离珠与琅玕、五色神莲皆不相同,它既像一枚普通的果实,又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效。普通人是不能直接吃它的,否则必中火毒;若是寻常修士服食,也是将它先炼制成离珠丹,否则难以炼化吸收神效。

虎娃坐在离珠树下,张嘴就咬了一口。古往今来,虎娃并不是第一个将离珠当果子直接吃的人,在他之前尚有一位神农天帝。但虎娃并不知神农当年也这么干过,只是觉得这样应该更好吃。

虎娃吃得并不快,一口一口细嚼慢咽,果肉被咬碎,汁液流入喉间,酸甜中带着一股特有的清香,非常可口,味道就和山中熟透的李子差不多。但随即一股冰凉的寒意从胸中升起,就似体温都被这果汁吸收了,紧接着腹中又爆发出一股热流、瞬间弥漫全身,仿佛生机中所蕴含的本能欲念全被清晰地唤醒。

有形的身体越来越冷,可无形的热流越来越强劲,似是经历着冰与火的交替侵袭。虎娃坐在树下慢慢地将果肉全部吃完,然后闭上眼睛运转神气,此前所修的种种秘法融贯一体,借助离珠神效洗炼形神。

他以神气为炉鼎,视自身为大器,借助离珠神效炼化,这是大器诀之妙。火毒肆虐,最终却化为助益神气之灵效,散于形骸百脉之中,这是灵枢诀之妙。观己身种种欲念浮现,仿佛在定境中将自己看透,元神世界越来越清晰壮大,这也是纯阳诀的修炼。

虎娃在树下定坐了一天一夜,其周身神气亦在不停地流转升腾中,宛如火焰燃烧,其人就似另一株离珠神树,直至将离珠神效完全炼化吸收。当他终于睁开眼睛站起身时,修为已突破五境九转。

以虎娃的修炼根基,早已不亚于世上绝大多数五境九转圆满的修士,离珠的神效能助修士在每境的修炼中突破下一转境界,虎娃就更不可能不突破了。假如他愿意的话,可以继续在这里闭关修炼,直至五境九转圆满,甚至可以尝试着迈入突破六境的关口。

但虎娃并没有这么做,他炼化吸收这枚离珠的神效完毕后便离定而起。他已经隐约有所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便可以尝试冲击突破六境的关口、在某种奇异的定境中接受前所未有的考验。

可是山神也曾告诉过他,从世上绝大多数修士的经历来看,若是根基不足、机缘未至、心境不得勘破,那样的尝试不仅毫无意义,且会成为最终破关的困扰。

所以虎娃并不着急迈出那一步,对他而言,修行最重要的就是印证大道之本源,每一步的修炼都要打下最精纯的根基,能为后人留下参照指引。所以他的修炼从不去强求破关,时候到了便自然地迈出那一步,且很清楚自己为何能迈出那一步。就像他当年的初境修炼,懵懂中也不知用了多少转功夫。

虎娃起身做了此刻最该做的事情,便是又摘取了一枚离珠。这火红色的果子离枝,被他托于掌心悬浮,渐渐化为一枚赤色的丹丸。不借丹炉直接以自身神气炼制灵药,这也是虎娃的本事。

他在每棵树上都摘了一枚果子,接连炼制了三枚离珠丹,在怀中揣好,这是给少务的。接着同样的事又来一遍,给自己也炼制了三枚离珠丹,然后抬头看着满树的叶子。命煞让他自己摘树叶,并没有限定多少片,但虎娃亦未放肆,在每棵树上各只摘取了一枚气息感应最为浓郁精纯的叶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