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1章、各取所需(上)

少务反问道:“假如我真能做到呢?”

命煞:“这不是你能不能的事情,而是你必须做到,如此才有一统巴原的根基。你若能取相室国,再大败郑室国,方有望图谋巴原。到了那时,本座可以昭告天下——下嫁于你。”

少务:“那么在此之前呢?”

命煞:“我答应你的请求,孟盈丘不再将噬魂烟赐予任何一国,也不会以任何方式支持巴室国的对手。郑室与相室国中军情动静,亦会派人报知于你。但孟盈丘是世外修炼圣地,不会以宗门之名公然参与巴原上的混战。若有弟子离山归国参战,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身为宗主,亦勉强不得。”

少务:“这就足够了,多谢宗主成全!”

命煞:“别着急谢我,你先做到这些再说吧。也别和我谈什么百年之后,当你一统巴原后的第一场国祭之时,便要奉我为国祭之神。巴原上的人们知道我是谁,你就不必再拿别的借口推脱了。”

少务想了想,郑重地点头道:“一切就依宗主之言!”

虎娃在一旁听得直眨眼,少务是真敢想啊,选正妃居然选到了命煞头上;而命煞行事也非常人所能料,居然也没反对。

但命煞也是有条件的,首先少务要先平定相室国、至少还要重创郑室国,然后才会正式宣布——她将下嫁少务。

这是选择了一个最佳的时机,假如少务做到了这些,便能让民众相信他是顺应天意、一统巴原之人,更能顺利地招抚原相室、郑室两国的力量,得到最广泛的支持。

只要得到巴室、相室、郑室三国多数势力的支持,少务便能对抗另外的樊室、帛室两国联手。再经过一番养精蓄锐,便有望继续平定整个巴原。届时若赤望丘不出面阻止则最好,若是赤望丘要插手,孟盈丘与武夫丘亦会出面。

这番谋划虽好,少务也要能将之变成现实才行。剑煞虽已表态,武夫丘不会直接插手巴原各国之间的征杀,但这一系列的战略安排也是出自他的建议。至于郑室国派人在善川城的刺杀之举,简直就是送上门来让少务动兵的借口。

而命煞还提了另一个条件,她并不仅是以少务正妃的名义享受百年后的祭奉。当少务一统巴原后的第一场国祭,便要奉她为国祭之神。至于命煞是不是真的要到王宫里去做正妃,少务可没敢要求,此事最重要的只在于其象征意义。

这个条件,少务也答应了。至于届时该怎么做,也只能由这位国君自己去想办法了,说不定他还要为命煞特意新创一个地位远高于“正妃”的封号。反正命煞也不是普通人,在巴原上很多民众的心目中,她的身份也和神灵差不多了。

恐怕没有人比虎娃更清楚,命煞为何要成为巴原国祭之神?看见了这三树离珠,在其气息的笼罩下,感受到自己的心神欲念几乎完全被命煞看透,虎娃已明白命煞不仅悟出了纯阳诀,且早已将之修炼大成。

古往今来踏上修行之道者,天资超绝之辈当然不止虎娃一个。这门秘法,他能自悟象煞亦能自悟,更何况就在离珠树前修炼了这么多年的命煞呢?命煞或许并不清楚,她所悟的这门秘法就是高阳天帝所留的纯阳诀,但法诀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

纯阳诀的玄理是凝炼纯阳之元神,它本身并不一定是鬼修之法,却很容易从鬼修之法中参悟,更能借神道设教之事去修炼。而虎娃也清楚,命煞以及孟盈丘弟子并非鬼修,山中更无纯阳诀传承。

而以命煞的修为,想更进一小步都是难比登天,她自悟此秘法,亦窥见了凝炼纯阳之元神的玄妙。所以会借助此尝试、成为真正的巴原国祭之神,汲取那几乎是无穷无尽的、滋养神魂的力量源泉。那么她就有可能寻找到迈过登天之径的契机,或者成为巴原上最强大的修士。

虎娃甚至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假如命煞真的成了巴原国祭之神,那么她就不仅是在此地能借助离珠的气息看透人心欲念了,甚至能透过每一位虔诚祭拜者的心神,了解他们此生所有的经历,就像见证了无数的人生轮回。

这样的境界真的存在吗,虎娃此刻只是朦胧地预见,以他的修为尚无法去印证。命煞与少务开口相谈时,他是一言不发地在旁边听着,感觉自己好像也插不上什么嘴。

命煞与少务都很干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也用不着反复地迂回试探,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命煞笑着摆了摆手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以回去准备大计了,本座另有礼物相赠,将由小路先生这个见证人带给你……小路先生,接下来我该完成当年的承诺了,请你这就摘取一枚离珠。”

此时命煞已收起了方才护住两人的大神通,离珠的气息再度弥漫于峰顶。

虎娃先前曾提出请求,想在离珠树下当场服食并炼化吸收其神效,命煞也答应了,所以少务的事情谈完之后,虎娃还要单独留下来。但少务并没有立刻就走,他很好奇地想看看——虎娃会怎样摘取离珠?

虎娃向命煞行了一礼,转身走到了东侧的那棵树下,伸手摘了一枚火红色的果子。少务展开神识去感应,本以为虎娃会施展什么玄妙的神通手段,毕竟传说中的离珠是常人难以摘取的。但虎娃好像什么神通法术都没用,就像在一棵普通的李树上摘下了一枚李子。

以少务的修为没看出玄妙,而命煞则看得非常清楚。虎娃放开形神让离珠的气息侵入,犹如水中之鱼那样顺畅地走到了树下,摘取一枚离珠就如将一件东西从左手交到了右手。

命煞站起身,飘然走下了法坛,少务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这位威名与艳名远扬的高人,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发梢恰好垂在地面上,似一件无风自动的披肩。她方才一直坐在那里,此刻起身走来,少务竟有种心跳与呼吸都要停滞的感觉——这才是世上真正的妖娆娇媚与风情万种。

少务绝非好色之徒,在一统巴原的大愿面前,其他的个人私欲都是不足道的,否则他也不可能以储君之尊、在武夫丘上做了三年的杂役弟子。命煞让他到孟盈丘来选一位正妃,他便选了宗主命煞本人,这与好色之心也没有半点关系。哪怕命煞是世上最难看的丑八怪,少务也无所谓、同样会做出这个选择。

可是当命煞走下法坛时,让少务感受到了本能的渴望与欲念冲击、他几乎控制不住地有神魂颠倒的感觉,胸前佩戴的剑符所散发出的寒意,陡然间也变得格外凌厉无比,他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惧意。

见美色而动心,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呢?但少务确实有点怕面前的命煞,并非因为对方的修为多么强大,而是她太娇媚动人了,少务并不想被欲念冲击心神。他退后两步并在心中暗道,今后如无十分必要,还是不要站在离命煞这么近的地方,方才那一瞬间的惊艳,简直令他有窒息之感。

少务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不喜欢美女,可他绝不愿自己成为夏卓师兄那样的人,他要成为统御整个巴原的君主,当然首先要统御自己的欲望和心神。

少务这些微妙的心思,在离珠的气息笼罩下当然逃不过命煞的眼睛,这位宗主轻笑道:“主君,你还是先回去吧,青黛长老在那边等你。”

一道彩虹就在少务的脚下升起,他的身形被一股无形之力包裹便向后飘飞而去,随着升起的彩虹到了天空,再顺着七彩的弧度缓缓飘落,眼前只是一花,又站在了来时的那片山腰平地上,眼前仍是手持法器的青黛长老。

青黛长老微微点首道:“主君,您已经下山了?我这就送您回去休息。”

少务赶紧向青黛长老行礼道:“长老,我能否在此地等候小路师弟?等他下山后,再烦劳您一起送我们回去,也免得您辛苦两趟,待会儿还要送他。”

青黛长老微笑道:“您是担心师弟吗?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或许正有一场大造化!”

少务望着远方的孟盈丘主峰,从这个角度看不见那离珠树与法坛处的情景。而虎娃已摘离珠在手,朝命煞躬身道:“多谢宗主赐予神药,也多谢您让我留在此地服用它……您方才说另有礼物让我带给少务,不知是何物,为何不直接给他呢?”

命煞饶有兴致地看着虎娃道:“因为我要送他的礼物就是三枚离珠。离珠一旦摘下,要么就在一个时辰内服食,要么就得赶紧炼化为离珠丹或离珠神药。他这次进孟盈丘,并没有长龄先生随行,就算自己能摘下离珠,也得赶紧交给你炼化成离珠丹。”

虎娃:“原来如此,待我服食这枚离珠之后,下山前便再摘三枚神药炼化为离珠丹……不知这离珠丹该如何炼制?还想请教宗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