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40章、就是您(上)

普通人服用此药,必须先炼化其火毒;所谓火毒,其实就是虎娃方才的感受。对修士而言,离珠则蕴含着能够吸收炼化的神效。

少务与虎娃皆小心收摄心神,应对离珠气息的侵袭,耳中却突然听见一个略显慵懒的女子声音,且两人听见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少务所闻:“巴室国的新君,你来了!此番来到孟盈丘,究竟看中了哪位弟子?既然你要当面见我,那么我向你父君提出的另一个要求,你已经准备好答应了吗?”

而虎娃听见的是:“彭铿氏,原来你就是相室国中的那位小先生。方才青黛长老出手试探,实在是有些小看你了。没想到你此刻才来,这树上的离珠,就等着你亲手摘取。”

她声音中包含着一种奇异的力量,就似从离珠树上发出的,却分辨不出究竟是哪一株,伴随着难言的销魂与迷离意味,不仅能穿透形骸也荡漾在心神间,仿佛世间再没有别的声音比它更动听、更令人向往了。

神念中不仅有声音,还有一种指引,分别命两人上前站在不同的位置。少务和虎娃左右分开,各自上前几步,恰好站在三株离珠之间,彼此隔着最中间的那株树,抬头终于看见了命煞。

那屏风似的山壁下有一座雕凿出的石龛,石龛下有一座法坛,法坛上端坐着一位女子,乌亮的秀发从脑后披过左肩,如飞瀑般又披拂到身体左侧的法坛上。她的身姿与形容,都带着莫名的气息,既秀媚又妖娆,就算坐在那里不动,却令人感觉孟盈丘中所有动人的生机皆随着她的气息而荡漾。

她的眼眸是深褐色的,人尚在五丈之外,可是少务抬头看见她时,那双眸子仿佛就在近前,那么纯净而深邃,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力。少务忽然与命煞对视,差一点心神都迷失在她的目光中。

就在这时,有一股凌厉的剑意于胸前浮现,随即漫延形骸,令少务遍体生寒,心神也恢复了清明。这是他及时运转神气激发了贴身佩戴的那枚剑符,却并不是真正地祭出去,武夫大将军留下的这枚剑符另有妙用,难怪剑煞叮嘱他在这个场合要贴身佩戴。

少务趁机移开了视线,低下头道:“自幼仰慕孟盈丘宗主之名,今日终有幸得见仙容,真天人也!……少务此来,先谢宗主当年赐神药于我父君之恩,同时也想当面向宗主请教,如何完成对您的承诺。”

命煞:“我的要求你将如何答应,是由你自己决定的事情,难道还要我来教你怎么去做?你已经站在这里,想必心中早已做好了准备,有话便直说吧。”

少务:“我的确有几个问题必须请教宗主。首先关于求亲之事,若我选择了哪位孟盈丘嫡传弟子为巴室国正妃,人家却不愿意,又当如何?”

命煞:“会有这种事情吗?你来之前我早有吩咐,凡是有意成为巴室国正妃者,皆可前去见你,若不想自己被国君选中,那就不要在你眼前露面。所以你此番进山见到的所有孟盈丘女弟子,皆可以随意挑选。就算对方尚心怀犹豫,我自可将她唤到眼前、让她心甘情愿地答应。”

说到这里命煞突然笑了,这笑声虽是在神念中发出,但直接回荡于元神却更显销魂蚀骨,这位高人又笑着说道:“你与师弟方才的私谈,我也听见了。他居然建议你在烟衫与青黛两位长老中选择其一,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她们与寻常弟子不同,是已有大成修为的山中长老,我也不可改变其心志。但你若真的想这么办,亦未尝不可,若是看中了谁,我便把她叫来问问。她若是愿意当然更好,若是有所顾虑,或可商量这事该怎么办?反正你我都清楚,立此正妃只是一个象征。

不得不说,你这位师弟行事每每有惊人之举。他在相室国揍了君女宫嫄、与仓煞饮酒同游,又斩了公子宫琅、手持星煞的信物闯过边关。如今来到此地,竟然建议你打两位长老的主意。恭喜你啊,身边竟有这等人才,连本座都不得不赞。”

少务低着头,嘴角却露出笑意:“小路师弟在武夫丘上,也曾让众长老御剑惊飞呢……不提他的建议了,宗主希望成为巴原国祭之神,位列太昊之后、先君盐兆之前,少务愿意答应。但想请教宗主,我应以什么名义立您为国祭之神呢?”

命煞答道:“在我面前说话不必吞吞吐吐,身为一国之君既然准备做出承诺,就必有对策。我知你此生的志愿是一统巴原,若得孟盈丘之助成此功业,当然可奉我为国祭之神……怎么,你难道觉得若是孟盈丘公然插手,未必能助你成此功业吗?”

其实这也是少务所担心的问题。他必须取得孟盈丘的支持,但又不希望孟盈丘过早地公然站出来、支持巴室国吞并其他四国。那样的话,必然会引起其他四国的疑忌,或导致他们的同仇一致之心,届时巴室国的处境就被动了。

况且孟盈丘势力虽大,但并非巴原上最强盛的修炼宗门,而且其影响主要集中在巴室、相室、郑室三国。若是孟盈丘公然插手各国间的争斗,很可能也会引起赤望丘这样的宗门过早介入,反而不是少务愿意看到的局面。

所以少务对待孟盈丘的态度与对待武夫丘是类似的,首先希望他们不要支持自己的对手,其次若有其他大派宗门插手巴原各国间的争斗,便阻止这种情况的出现。

少务将头低得更深了,小声答道:“其实我心中已有选择,既符合我的志愿,将来也能名正言顺奉您为巴原国祭之神。只是开口之前,先请宗主不要怪罪。”

命煞不笑了,很平静地答道:“你说便是。”

少务:“宗主方才有言在先,我此番在山中所遇之女修,只要是孟盈丘嫡传弟子,皆在可选择之列,哪怕是两位长老之一也未尝不可。但少务来到此地,无论心中眼中皆无他人,我想选择的正妃就是宗主您。”

命煞的神念消失了,少务感觉那离珠的气息于无形间似乎凝成了实质,穿透形神直如剔骨入髓。仿佛命煞在转念间就可将他绞成碎片并将神魂击散。少务胸前所佩戴的那枚剑符散发的凌厉剑意,也保护着他的形骸百脉,并使他的心神清明。

就这么沉默了片刻,命煞突然冷冷地喝道:“少务,你好大的胆子,还真敢想!”

少务面不改色道:“多谢宗主夸奖!”

命煞突然又笑了,银铃般的笑声在少务的元神中回荡,周身神气与那奇异的离珠都产生了奇异的共鸣,这是一种令人骨头都要酥化、美妙得几乎想呻吟的感受。那剑符所散发的锋芒虽然能让少务保持清醒,但命煞的笑声并无丝毫伤害之意,就是让少务内心中最真切的意念皆无比清晰地呈现。

站在命煞面前,少务早有一种被看透了的感觉,他的心情虽忐忑,但神色并不是很害怕,因为方才说的就是实话!这是他来到孟盈丘之前,便已经决定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命煞仿佛是笑够了,这才软绵绵地问道:“你若是在见到我之后,才做出了这个选择,我并不会意外,只当你是世上普通的凡夫俗子。但你早有此心,倒真是位难得的人才!……可是想立我为正妃,你配吗?”

少务身为一国之君,且是巴原上最年轻有为的君主,哪位姑娘敢说少务配不上自己?但在命煞面前,少务只能如实答道:“此刻的我,当然不配。但我将来若能一统巴原,便是当年盐兆的功业。若是得孟盈丘之助成此功业、并立宗主您为正妃,百年之后,你我不仅是后人之祖、亦可并称国祭之神。区区百年光阴,别人等不得,但宗主您还等不起吗?”

命煞:“少务啊少务,你想的倒挺美!在如今的巴原五国中,我的确最看好你这位国君,但并不代表你就定能完成一统巴原的功业。仅仅有此志愿是不行的,假如真能让我看到你有此雄才大略,到那时,我未尝不能答应……我的确是孟盈丘嫡传弟子,你此番进山也见到了我。”

少务:“我思虑良久,唯有这么做,将来奉您为巴原国祭之神方可名正言顺。但我也清楚,不可能在此刻就让宗主答应成为巴室国正妃,必须在您看到我有这个能力之后,才可以公布这个消息。今日来此,只是想与宗主做个约定,并由我小路师弟见证。”

命煞:“难怪你会带他来,能找到一个定能见到我的人同行,还真是难为你了。”

少务笑道:“这也许就是天意。”

……

命煞与少务这番谈话,虎娃是听不见的。不仅是命煞的神念,包括少务开口答话仿佛也被那离珠的气息屏蔽了,虎娃甚至不知命煞正在与少务交谈。因为与此同时,命煞与虎娃也有另一番交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