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9章、登孟盈(下)

青黛长老只是一挥手,但无形的力量却如浪涌般绵绵不绝,一波比一波更强。少务浑身散发出越来越强劲的剑意锋芒,就似水波中的一叶轻舟,在浪涌中飘摇不已,但始终没有倾覆。

少务毕竟是前来求亲的国君,青黛长老出手试探他的修为也不会太过分,碧光包裹身形、闪烁五番后旋即消散,少务终究还是站稳了。包裹虎娃身形的碧光是与少务那边同时消散的,但浪涌般的光华却连续闪烁了九番。

青黛长老并没为难少务,但对虎娃可没留手,或许是对他的修为本就有很高的预期。虎娃当初能在噬魂烟的偷袭下安然无恙,并眨眼间就斩杀了孟盈丘弟子宫琅,要么是其修为惊人,要么就是身怀秘宝。今天这一试,便可试出底细来。

青黛长老看似同时对两人出手,但虎娃却承受了强劲得多的九波劲力,天下间恐怕没有几位五境修士能从容化解。

青黛长老当然不是存心要让虎娃出丑,只是想试试这位彭铿氏大人是否如猜测中那般出色,假如连这一番试探都挡不住,那么恐怕就是浪得虚名了。在她看来,虎娃想化解这侵袭形神的浪涌劲力,得后退几步才能站稳;至于会退出几步,则能看出其修为深浅。

但虎娃听见了少务的叮嘱,当然是一步未退,他也没像少务那样浑身散发出剑意锋芒。青黛长老一出手,虎娃就感应到了那看似温和却澎湃充沛的法力,不欲伤人却能侵入神气产生奇异的共鸣,使人不由自主地失去对身形的控制而往后飘。

虎娃并没有直接相抗,而是以自己所悟的灵枢诀运转神气相呼应,将所有牵扯的力量都恰到好处地化散于身形周围。他不是水中的轻舟,而是一块扎根于岸底的岩石,相当于水波在其周围激起一串串涟漪。感觉形骸百脉都在接受一种手法很高明的按摩,非常地舒服,他把眼睛都闭上了。

青黛长老见虎娃一步未退,不禁点头赞道:“好修为,不愧是巴原上最出色的年轻才俊!”

少务赶紧躬身道:“多谢青黛长老谬赞,我等的修为,怎能与您比肩?”

说话着少务又轻轻咳嗽了一声,因为虎娃还闭着眼睛没动呢,看上去应该是勉强站稳、形神受到的冲击很大,一时间还没有缓过神来。其实少务不清楚,虎娃只是感觉很舒服,还想着再来两下呢,听见这话才知试探已结束了,也赶紧睁开眼睛向青黛长老行礼致谢。

连少务都低估了虎娃,认为青黛长老此番出手试探,两人若想硬抗是必败无疑。其实青黛长老出手既不伤人也未尽全力,但假如换作当初斩杀宫琅时的虎娃,必然是站不住、要连退好几步才能化解。

但今日从西荒回来的虎娃,甚至能破了青黛长老方才的法术并发起反击。当初命煞和青黛都高估了虎娃的修为,但等虎娃终于来到孟盈丘之时,其神通法力已不亚于世间任何一位五境修士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青黛长老笑道:“既有如此修为,二位便可登上主峰面见宗主了。不死神药离珠就生长在宗主的法座之前,其气息能侵人形神,你们须小心收摄心神、莫要失态。”

说着话她转身再一挥手中的法器,身后的高崖边突然展开了一道彩虹,七彩光华如凌空之桥直达远处那座山峰。她招手道:“二位,请上此桥。”

他们竟要踏着彩虹走到远处的高峰上,在常人看来绝对是不可思议之事,但他们曾见过武夫丘上的锁山剑阵、也都登上过前往武夫丘主峰的千步长阶,明白这是一种空间法阵的显化,很从容地举步走上了那道彩虹。

虚幻的七彩光芒能站得住人吗?真能!脚踏上去,虚空中就有无形的承托之力,两人一步步凌空走过、登上了那座山峰。彩虹延伸的另一端并没有到达山顶,是山崖间一处凿开的平台,前方是一条山石上凿出的蜿蜒小径。

踏上平台再回头,青黛长老还站在远方,但那道彩虹已消失不见,同时有神念传来道:“二位走上去,便可见到宗主。”

虎娃以神识拢音悄然道:“这条在山崖间凿出的路,倒有点像瀚雄每天在生火峰挑水所走的路。”

少务:“凿于峭壁上的道路都是差不多的,但这孟盈丘的风光,可比武夫丘美多了。”

虎娃:“武夫丘在蛮荒高原险绝之地,而孟盈丘道场是山清水秀之所,其气韵柔媚与武夫丘的锋芒冷厉截然不同……师兄啊,你想好了没有,待会儿究竟要选哪位姑娘?”

少务:“难道师弟有什么建议吗?”

虎娃:“如果在寻常弟子中难以抉择,而师兄又非选不可,反正只是国事,此番见到的烟衫与青黛两位长老皆是人间绝色,你还不如就选她们之一呢!我这个建议,虽然大胆了些也显得离奇,但未尝不可。至于其年岁,以她们的修为恐怕也用不着计较,更重要的是其象征的身份。就是不知这几位长老出身于哪一国、哪一支部落宗族?”

少务伸手拍了拍虎娃的肩膀道:“师弟啊,你真是太聪明了,这个建议非常绝,师兄不得不佩服啊。孟盈丘上三位六境长老,恰好出身于不同的三国。烟衫长老出身于巴室国,所以这一次由她来出面接待我们。我们刚才见到的青黛长老,出身于相室国。而另一位虹影长老,出身于郑室国,听说她最近正在闭关,所以无缘得见。但以她们的修为岁月,其实已无所谓出身于哪一国了、就是孟盈丘上的长老,而巴原各国当年也同属一国,没必要有太大的分别心。”

虎娃:“原来师兄早就打听得这么清楚,是不是真想这么干呢?”

少务:“就算我想,也得人家肯答应才行,难道你觉得有可能吗?”

虎娃:“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反正是孟盈丘先提出的要求,她们当然也是嫡传弟子。”

少务瞄了虎娃一眼,却笑而不语,前走几步便登上了接近峰顶的一片平地。前方的峰顶就像被巨斧削去了一半,迎面宛如一扇巨大的屏风。两人来到这里神情瞬间都变了,因为前方生长着三株火红的树。

这三株树皆有数丈高,却是灌木的样子,没有一根明显的主干,很多枝桠从贴地的根部就展开了,每株树上都挂着几十枚果子。仅看枝叶和果实的形状,怎么看怎么就像李树,虎娃可是吃过不少李子啊。

但这三株树实在太特别了,枝条是血红色的,果实是火红色的,叶片则是粉红色的,望过去就似三团燃烧的火焰。树是静的,而火是动的,怎能将树看成一团火呢?不仅是因为颜色,其气息亦若火焰般不断地升腾流转、向周围辐射。

难怪青黛长老会以那样一种方式试探两人的修为,只要登临此地,这三树离珠所散发的气息便会侵入形神,莫名间体内仿佛亦有一团无形之火被引燃。两人皆不是普通人,观察景物当然不仅是用眼睛去看,很自然地便会以神识感应。

只要其感应这气息,形神就会有种被穿透的感觉,不仅是骨肉五脏,甚至连元神心念都仿佛暴露无遗。

不受其侵染的最佳方法,便是收摄心神不要去理会这种气息。可两人都知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离珠,怎可能不展开神识去感应研究呢。尤其是已修炼大器诀入门、能感受天地间各种物性的虎娃,几乎瞬间就察觉出这种不死神药的玄妙之处,应与他此前所悟的纯阳诀有关。

离珠的物性气息也是在演化天地间的一种法则,所激发的便是以生机为本的种种欲念与意念,它就似一团燃烧的火。

假如对外界的刺激无法产生感应,那只是会喘气的死物。生灵来到世上看似无意的行为,往往都是折射出某种本能的欲念。比如感到疼、便会把手缩回去;感到饿,便会去吮吸乳汁。

对于修士而言,所谓火,首先是本能的欲,其次是从欲中折射的念,最后是经过思考所产生的意。而修炼中的火候,往往指的便是入境之意念深浅、轻重、纯杂。虎娃领悟纯阳诀时,在人们虔诚的祈求膜拜中,感受到了那精纯的心念力,以此为引,他的元神甚至能够透入人们真切的欲念中。

而离珠的气息,仿佛就能穿透形神,将人的种种欲念都清晰地折射出来,包含自己平时都可能意识不到的渴求,还有各人在世间的种种愿望与想法。如果定力不够,往往便会迷离其中、陷入浮想联翩的种种幻象。

虎娃见到离珠,便知此不死神药与纯阳诀的来历有关,他同时也在推测其神效。离珠确实能激发人们内在的、最根本的求生意志,使身体机能的潜力完全发挥。难怪后廪在生机将尽时,曾服用离珠神药延寿三年,那便是激发了他生命中全部的潜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