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9章、登孟盈(上)

有人眼睛看花了、有人眼睛看直了,还好他们皆训练有素,并未失态失仪。烟衫长老一直在暗中观察少务的反应,企图看出他对所见女子中哪位感兴趣。而少务尽显一位国君的雍容气度,端正而行目不斜视。盘瓠也没有四处乱看姑娘,只是老老实实地跟在少苗后面走。

虎娃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别说他的心思不在这里,且他可是见识过几乎整个村寨最年轻漂亮的蛇女一起奔来的“大场面”。孟盈丘众弟子虽明媚动人,但与那么一大拨南荒蛇女相比,姿色还是略逊了那么一点点。

孟盈丘道场分为内外两重,外围道场是平常弟子的修炼与居住之所。周围三国宗室及各大宗族历年供奉孟盈丘,前来拜山的使者通常也住在外围道场专门安排的客馆中。但少务的居所并非寻常客馆,据少苗介绍,这是长老平日的理事之地。院落不大但环境非常优雅,屋中的各种陈设看似简单,却皆是常人难得一见的精美之物。

进入道场,首先安排居所洗漱休息、整理仪容。随后烟衫长老便设宴款待少务及其随行人员。众护卫不与国君同席,都安排在院落外别的地方,自有其他孟盈丘弟子招呼。厅中烟衫长老与少务分宾主落座,每人面前都放了张小桌,虎娃、盘瓠与少苗等人也在陪席之列。

没有酒,饮食皆很素净。在厅中陪席的还有十几名孟盈丘弟子,多半出身于巴室国各大宗族,皆是端庄秀美的姑娘。出入厅堂呈上果品菜肴的侍者,也都是孟盈丘中年轻貌美的女修。

任何一位国君,不论是否凶残昏聩,但只要脑袋没病,在这种场合也得做出谦逊贤明的样子来,少务当然更没有问题。他本就生得英俊威武,谈笑之间尽显一代明君之风范。惹得那些孟盈丘女弟子,总是忍不住以仰慕的眼光打量他,有的女修甚至直接展开神识感应他的气息,显得很是大胆。

少务谈笑间还能面不改色,定力也算是相当不错了,他毕竟在武夫丘上有苦修的根基啊。姑娘们不仅对少务感兴趣,对虎娃和盘瓠也同样很感兴趣。尤其是虎娃这位传说中的彭铿氏大人,进山这一路已经吸引了无数好奇的目光。

烟衫长老听说巴室国中近来赫赫有名的彭铿氏大人,竟然就是当年相室国中的“小先生”,惊讶道:“当日听说你持星煞信物闯关进入巴室国,还以为你是赤望丘星煞的弟子。宫琅之事,是孟盈丘管教弟子无方,宗主曾特意命人到赤望丘致歉。彼时星煞不在赤望丘,赤望丘亦未有回复。没想到‘小先生’便是彭铿氏大人李路。你后来登上武夫丘,成了剑煞宗主的亲传弟子,倒是颇令人意外啊。命煞宗主早已命人传话,请小先生来孟盈丘、当着她的面摘取一枚不死神药离珠,你怎么到今日才来?”

虎娃还没答话呢,少务已开口替他解释道:“小路师弟来到巴室国之后,恰逢我父君在国中延请各路名医、求取各种灵药。小路师弟在彭山禁地为我父君调治身体,后来又受父君之托,远去武夫丘为我传讯,并拜在师尊剑煞宗主门下。去年,也是他与长龄先生一起护送我自武夫丘归国。我归国之后诸事繁忙,如今总算得以脱身离开国都,小路师弟也陪同我一起前来。师弟不仅要拜见命煞宗主、谢其所赐之神药,也为我此番求亲之事,当场做个见证。”

烟衫长老微微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彭铿氏大人与巴室国两代国君的关系皆非同一般啊。但你怎会拥有星煞的信物?既拜在剑煞门下,那与赤望丘又是什么关系呢?”

虎娃赶紧解释道:“我与赤望丘并无关系,想当初与星煞先生只是于飞虹城外偶遇。他送我一枚信物,也是事出有因……”

虎娃详细解释了偶遇星煞的前后因由,从白溪村之战开始讲起,直至追杀燕凌竹而遇星煞。其实这些情况,孟盈丘早就派人打听过了,连虎娃教训宫嫄、陪仓煞行游的事情都很清楚,只是不能确定‘小先生’便是后来巴室国中成名的彭铿氏。

烟衫长老笑道:“星煞将信物给你,当然也是看好你、想收为门下弟子。看来他当时是有急事,便让你持他的信物自去赤望丘。不料你后来却碰到了巴室国先君后廪,先君又托你去武夫丘找少务,阴差阳错拜在剑煞门下。星煞若知道了,一定会觉得很惋惜。能让星煞、仓煞、剑煞都看好的人,当然是巴原上难得的年轻才俊,我孟盈丘也十分看好,否则宗主也不会以离珠神药相赐。彭铿氏大人这次陪主君前来求亲,也不妨在山中多看看,若是对哪位孟盈丘弟子有意,亦可成就一段道侣良缘。”

虎娃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谁都没看中,那样会得罪在座的所有人,只有低头道:“我早有誓愿,未得大成修为之前,不考虑这些。”

烟衫长老看着他道:“或是我孟盈丘中的弟子难入彭铿氏大人的法眼,你曾去过南荒,眼光高倒也不令人意外。”这位长老的笑容意味深长,仿佛已知道虎娃的另一些事情。

问完了虎娃,烟衫长老又问少务道:“主君,您与彭铿氏大人不一样,就是特意来求亲的,不知看好了哪位姑娘?若不好意思当面说,私下告诉我也行,一切都由孟盈丘做主。”

少务有些腼腆地答道:“我确实已有想法,但要在拜见命煞宗主时当面开口。与小路师弟一起来,也是希望有人能做个见证。”

烟衫长老:“这是喜事,主君何必要搞得这般神秘呢?其实我也很好奇,不知以主君的眼光会看中谁。”

少务:“孟盈丘众女修,人品姿容皆举世难寻,任何一位配少务都绰绰有余。只是我所选择,还是等见到宗主之后再说吧,此时此地,还真不好开口。”

烟衫长老见问不出什么结果来,只得摆手道:“那好,明日您去与宗主当面说吧。”

就在席间,少务下令将携带的礼物以及各种供奉全都搬进了道场,交给孟盈丘执事弟子清点收存。少务这次带的东西比巴室国历年向孟盈丘的供奉都要丰厚得多,但令虎娃惊讶的是,居然全是送给孟盈丘这派宗门以及宗主命煞的礼物,并没有专门的聘礼。

少务身为国君,怎可能有这种疏忽,或许是另有安排吧,虎娃也没有多想。散席之后休息一夜,第二天又是烟衫长老亲自带着少务进入了孟盈丘的核心道场,此时只有虎娃一人随行。

孟盈丘的核心道场相当于武夫丘的主峰,但对出入弟子的身份要求更为严格,外人及晚辈弟子不得允许不可擅入。深山之中,是众尊长的清修之地。沿一条竹林间的清幽小径绕过山梁,那高处的亭台楼阁渐渐已远在身后。前方峰回路转、秀美的山峦连绵出现,甚至辨认不清前行的方向。

烟衫长老一边走一边介绍:“此地有护山法阵,寻常人进来,找不到进入孟盈丘主峰的路,怎么走都会转出去……青黛长老在前面等你们,将由她送二位去主峰见宗主。”

说话间转过一座山峰,前方豁然开朗。这里是山腰上的一片开阔地,显然经过了人工的平整,延伸到一道高崖前。再往前看,远处山峦如层层展开的花瓣,簇拥着最中央一座山峰。神识中能感应到天地间精纯的灵息,以那座主峰为中央绵绵不绝地运转汇聚,不用介绍,虎娃与少务也已猜到远方那座山峰便是传说中的孟盈丘。

开阔地上站着一名女子,身着翠色长裙,形容秀媚身姿窈窕,手持一支火红色如流云状的法器,斜插长簪亭亭而立,正是孟盈丘中另一位六境长老青黛。

烟衫长老将少务和虎娃送到这里便离去了。青黛长老笑盈盈地看着两人道:“从这里到宗主所在的孟盈丘主峰可没有路,就算你们会飞,也得我打开法阵放你们飞过去。”

少务行礼道:“我等尚无御器飞天之能,还要辛苦青黛长老送我们过去。”

青黛长老仍然笑道:“寻常人是见不到宗主的,就算我打开法阵中的道路,你们也要有本事踏过去。既然前来拜见宗主,那我就先试试二位的修为定力吧,否则就算上了主峰,恐怕也站不稳呢!”

虎娃微微一怔,事先可不知会有这一出啊。这时少务以神识拢音悄然道:“师弟,青黛长老要出手试探,你我一定不是对手,但败也要败得漂亮,不能让人小看。”

他的话音未落,青黛长老就已经出手了。纤纤素手一挥法器,有一片碧光闪过,笼罩住少务与虎娃的身形,光华明灭隐约如波涛荡漾、激起阵阵涟漪。少务感觉有一股力量无形间沁透形神,身体不受控制就要向后飘飞,赶紧运转神气定在原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