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8章、良将难求(下)

少务详细追问了灵宝组织、号召、训练、指挥白溪村众族人的所有经过,不仅是战斗,还包括此前的战场准备与布防、后勤支援的安排与调度。比如事先拆毁了临近寨墙的所有房舍,号召所有村民打造长枪,集合精壮族人临时训练成枪阵等等。

虎娃皆做了详尽的介绍。少务是赞不绝口,不禁叹道:“相室国村野之中,竟埋没了此等人才,将来若在军中历练一番,未尝不可成为国之大将军。师弟啊,假如有机会,你一定要将此人举荐给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虎娃反问道:“大将军!你是指灵宝将来可成为四位镇国大将军之一吗?其人确实是位将才,但修为尚浅。我从白溪村离去之时,曾指点他修炼,若不出意外的话,他应已是一名三境修士,但是否已突破四境尚未得知。巴室国的四位大将军皆有五境以上修为,灵宝既非出身于巴室国、又无此等修为,你怎可任命他为大将军?”

少务笑道:“我也不是说立刻就任命灵宝为镇国大将军,无论是谁,都需要军功历练。他不是巴室国之人倒也无妨,我将巴原五国的民众皆视为子民,若真有这样一位大将军出现,反而更容易得到各国民众的支持,甚至让他们看到希望。至于他的修为不高,也不是问题,只要擅长于谋划指挥即可。大将军其实不需要亲自上阵冲杀,如果连大将军都上了战场,那说明前方战阵已溃败、只能做最后的搏命之斗了。而且我听说那灵宝是在家中自行练成了武丁功,其人的毅力与资质应皆很出色,将来的修为境界恐怕也不会低。”

将军需不需要武功高强?这是当然的!但是坐到了镇国大将军的位置,其实已经没必要亲自上阵了,是否必须是五境高手那么夸张,倒也未必。可是巴室国中的几位镇国大将军,如今修为最低者也是五境八转,与虎娃的境界相当。

这是很自然的情况,镇国大将军虽不需要自身的修为多么高超,但若修为不高强的话,又如何从军中一步步积累战功升上来?军人尚武,这也包含着对个人武力的崇拜,将军修为高,在军中也更容易建立威望;另一方面,自身修为高强,也是在战场上不被意外刺杀的保证。

少务心目中将来镇南大将军的最佳人选是瀚雄,而瀚雄目前也只是一名四境修士。但他是武夫丘三长老的亲传弟子,背后有国中一支重要的大势力,且与少务是结义兄弟、最受其器重与信任。假如将来瀚雄修为更高当然更好,就算尚未突破五境,只要威望和军功足够,少务也会顺势将他擢升为镇南大将军。

若是大俊未死,一样会受到少务的重用,在平定巴原的战事中一步步积累功绩升上去,未尝没有成为另一位大将军的可能。因为这些人是少务的亲信班底,换作其他人,不可能有武夫丘上那一段难以复制与替代的经历。

镇国大将军虽地位尊荣,但修为太高恐也没太大必要,甚至并不合适。假若已突破六境修为,估计也不会继续留在军营中做大将军,而是寻找传说中的仙家宝地修炼了,说不定还能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主,比如当年的武夫。

巴室国现任镇南大将军,拥有五境九转圆满修为多年了,如今以年事已高为由请辞,其实他的年纪并不比其他三位大将军大多少。以这等修为,应尚在春秋鼎盛之年,但他为何要告老呢?

一方面可能是镇南大将军迟迟无法突破六境修为,想卸去平日繁杂的军务潜心修炼;另一方面,也可能是镇南大将军在突破六境修为的闭关定境中,耗去了太多的寿元。虎娃多少已了解突破六境的关口考验,闭关入定时,弹指间可能就是数度春秋。

所以修为到了这个程度,镇南大将军确实会考虑卸甲清修了,换一种环境,也是换一种心境,未必没有突破六境的希望,否则也许终生无望达到大成修为。少务也应该明白这些,亦清楚无法强留镇南大将军太久,在为自己选正妃的途中,心里还在为国思良将呢。

从虎娃的介绍中得知,壮士灵宝是一位可造之将才,少务当然大感兴趣。而虎娃趁机说道:“我们五个师兄弟一起从武夫丘下山,你成了国君、瀚雄当了城主,可惜大俊师兄已不在,否则将来也会是国中将才。但师兄怎么能忘了盘瓠呢?他的修为不弱,天赋神通亦很出色,我们在武夫丘上所习的剑术兵法,盘瓠也同样都学了。如今他已化为人形、被你封为盘元氏大人,将来未尝不可成为北刀氏那样的大将军啊。想当年白溪村之战,盘瓠也参与了,若灵宝能来,可协助盘瓠一同领军。”

少务希望虎娃将来能举荐灵宝,虎娃此刻便趁机举荐了盘瓠,所说都颇有道理。差不多的修为与宗门经历,少务既能重用瀚雄,当然也应重用盘瓠。而且虎娃还提了个很聪明的建议,假如将来真能把灵宝请来,那么就让灵宝辅助盘瓠去当将军。

盘瓠到底会不会打仗?虎娃心里也没底。但他知道灵宝很会打仗,得此人之助,又受国君的信任与重用,盘瓠将来必能为巴室国建功立业。不是虎娃存了什么私心要把盘瓠送上战场,而是少务刚才那番“可为大将军”的谈话提醒了他。

盘瓠想迎娶少苗,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机会,若建立功业,成为巴室国四镇大将军之一,再向少务去提亲的话,只要少苗愿意,谁都不好再拒绝了。

少务笑了:“如此当然最好,但你我在这里商量,也得汪汪师弟自己愿意啊。就像小路师弟,你若愿为巴室国领军之将,我是求之不得。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恐怕是不会感兴趣的。”

虎娃亦苦笑道:“师兄果然很了解我,我确实无意成为大将军,现在当不了,将来也没兴趣。但盘瓠可说不定,我们可以问问他本人的意思,如果他也愿意,岂不是两全其美。”

少务点头道:“那好吧,回头我亲口问他……眼下嘛,还是先将孟盈丘的事情办好。”

……

少务的大队人马走得慢,但早有好几拨君使快马赶往孟盈丘报讯。孟盈丘提前半个月就知道少务将于何时到达,早就做好了接待这位国君的准备。

少务的车队终于到达孟盈丘道场的地界,这是传说中的巴原九丘之一、着名的修炼圣地。就连当年三国划定国界之时,也都很知趣地含糊了此事,谁也没在孟盈丘里划什么国界,默认了它是一片不受三国管辖的世外之地。

孟盈丘道场的门户在群山之间有三处,分别可从巴室、相室、郑室三国的方向出入。所谓门户,其实就是在一处谷口削平山石,镌刻了一朵云纹,外人至此便不得擅入。少务为了表示敬意,到了此处谷口便主动下车步行,将车马都留在了谷外。

早有孟盈丘弟子在道场门户处迎接,负责接待国君的是六境长老烟衫。烟衫长老人如其名,她站在那里,衣衫似如烟云轻荡,竟有一种飘渺如幻之感,看形容不到三十,长发未簪、眸如秋水,果如传说那般是一位绝色女子。

烟衫长老并未行臣子拜见国君的大礼,只是微微躬身点首道:“早知主君今日将至,孟盈丘已恭候多时了!”

少务率众回礼,并由先前到达的君使介绍了少务的随行人等。少苗则单独上前拜见烟衫——这位长老便是她的师尊,也难怪孟盈丘会安排烟衫长老来负责接待。烟衫长老将少务及其随行人员迎进了孟盈丘道场。

由于这是一派修炼宗门,少务没有带其他各宗门的修士进来,就算护卫中有修士也留在了谷外,特意只带了武夫丘的师弟彭铿氏与盘元氏两位年轻英俊的大人。而少务带进谷中的众侍卫,也清一色都是相貌堂堂的帅小伙,虽已卸去兵甲武器,但个个仍显得英武不凡。

至于少务身边几名照顾平日起居的侍女,形容相貌倒是很一般,与那些英俊的护卫勇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是事先刻意挑选过的。这位国君的心思非常缜密,连这些细节都考虑到了。

进入孟盈丘道场放眼望去,真是一派世外仙家之地的景象。山谷中一片青翠葱茏,点缀着各种别处罕见的奇花异草,有房舍错落分布。再往远方高处望去,云雾飘渺间峰峦秀美、亭台楼阁隐现。

国君来求亲可是大事,烟衫长老带了一批女弟子前来迎接,也有更多的孟盈丘弟子赶来围观看热闹。尊长事先已有吩咐,众弟子不得失礼,所以大家并没有喧哗,或立于道旁、或立于花丛、或立于高坡观望。

孟盈丘传人七成以上皆是女子,而此刻赶来围观者,几乎九成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少务特意挑选出来的众护卫,当然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但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多美貌女修围观的经历,只觉四处莺莺燕燕、美不胜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