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8章、良将难求(上)

虎娃追问道:“巴室国历年供奉孟盈丘,得此六十七枚噬魂烟,一枚都没用掉吗?”

少务仍然苦笑道:“这种东西,是在战阵之中大范围伤敌所用,怎可以轻易拿出来,一旦动用,便等于开战了。历年来各国宗室从孟盈丘所得的噬魂烟,唯一用掉的一枚,就是宫琅拿来偷袭你的,所以我说他是个蠢材。”

虎娃又问道:“你此番上孟盈丘求亲,还想搞清楚各国兵库中收藏的噬魂烟数量,假如见到命煞宗主,是否会请求孟盈丘今后将噬魂烟皆赐予巴室国,而尽量不赐或少赐他国?你以结亲的方式拉近巴室国与孟盈丘的关系,但其他各国亦可效仿。”

虎娃的担忧不无道理,这件事确实是每位国君都可以做到的,只要他们认为有十分的必要。要么像少务这样直接立孟盈丘弟子为正妃,要么像后廪那样承诺继位新君将立孟盈丘弟子为正妃。

少务却笑着摇头道:“我既然亲自来了,就不怕别国效仿。至于噬魂烟,我并不是想请求孟盈丘多赐巴室国,而是想请求孟盈丘今后一视同仁、不再赐给任何一国。我之所以有一统巴原之志,是因巴原本该一统,你行走各国时所见之民众,或郑室国或巴室国,他们有区别吗?在我眼中,五国子民皆巴国子民,在将来也都是我的子民,我当然不欲用噬魂烟这种东西对付自己的子民。想当年五国混战,巴都城几乎化为一片废墟,大军过境、数度荒年。将来我若开战,只是为了巴原一统、战四国宗室而胜之,并不想让子民们死伤惨重,更不会行纵兵劫掠之举。”

话刚说到这里,虎娃朦胧间忽听一个柔媚的女子声音道:“好,很好!”

虎娃愣了愣,转头问少务:“你听见了吗,是谁在说话?”

少务纳闷道:“我没听见啊,你听见了什么?”

虎娃:“我听见有人夸你方才的话说得好,但不知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可能是我听错了吧。”刚才的声音确实很不真切,仿佛只是定境中的某种感应。

虎娃正坐在车上与少务交谈,难道心神也如定境吗?这确实是一种奇异的定境,五境修炼的特点如此,平常行走坐卧甚至言谈待物时皆可修行。那声音并非是附近任何一个人发出的,而是从虎娃元神中莫名折射出的,竟似来自于周围的花草、树木、山丘、河流等景物。

少务呵呵笑道:“师弟不必夸我,这就是我心中的想法。”

虎娃接着问道:“孟盈丘的情况大致如此,那么巴原上最强盛的修炼宗门赤望丘呢?”

少务不笑了,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对虎娃做了一番介绍。少务身为一国之君,所搜集和掌握的情报远比一般人要全面得多。赤望丘宗主白煞成名已久,据说修为已至化境九转圆满,只差一步便可迈过登天之径,其掌握的吞形之法更是神通广大,放眼巴原无人能敌。

白额氏是生活在巴原最东端的东海之滨、樊室国与帛室国交界处的一支大宗族,白煞成名之后,便以族号为名,可见此人性情之霸道。巴原上的后人听闻,还以为这支部落联盟是因白煞而得名呢。

白额氏一族和如今的山水氏族人一样,最早是在部落联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自称少昊天帝的后人。其内部也有好多分支,白煞出身于其中最大的一支部族,而后起的玄煞出身于另一支部族,他们皆在赤望丘中修炼。

就像巴室国中的凉风顶这派宗门,最早是依托于凉风氏一族发展起来的,赤望丘这派宗门最早也是依托白额氏一族,但如今其宗门弟子已不限于白额氏族人,而是遍布巴原各地。

在最早的巴原七煞中,玄煞是最后成名的一位,据说其不到二十岁便已突破六境大成修为。玄煞曾率领赤望丘众修士以及白额氏族人,先后击退了帛室国、樊室国两国军队的进犯,迫使两国国君都不得不向赤望丘臣服。

大约在二十年前,玄煞曾去孟盈丘与命煞切磋,但在斗法中败给了命煞。可这一战的结果并不能代表什么,因为当时的玄煞成名未久,年不满二十,在命煞面前还是修为尚浅的晚辈。至于如今的玄煞,修为境界又到了什么程度,便无人知晓了。

少务还知道另一件秘闻。玄煞败给命煞之后,白煞也亲自到了孟盈丘,与命煞之间有一场斗法,但其胜负结果无人知晓。

至于取代最早的清煞之名,近年来才被人称为七煞之一的星煞,其实比玄煞年长。他是白煞的亲传弟子,也与白煞出身于同一支部族。除了白煞、玄煞、星煞这三位高手之外,赤望丘中还有五位高人修为皆在六境以上,号称赤望丘五长老。

初略一算,仅仅是赤望丘宗门内就有八位六境大成以上的高人。而且近二十年来,帛室国与樊室国先后继位的国君皆是赤望丘弟子。据说这都是白煞的授意,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在国中得到支持、继承君位。

这两国宗室都受到了赤望丘的操控,附近一带大大小小的修炼宗门,有不少也都依附于赤望丘。有的宗主干脆就去赤望丘拜见白煞,将整个宗门都依附于赤望丘门下,几乎相当于其附属的分支宗门了,比如帛室国的众兽山。众兽山宗主琮余,其修为早已突破六境,甚至有传闻最近可能突破了七境。

与瀚雄交好的那位小洒姑娘,是来自于樊室国炼枝峰的修士,其宗主亦是一名六境高人。炼枝峰虽然不像众兽山那样已成为附属于赤望丘的分支宗门,但平日行事也以赤望丘为首。赤望丘所控制和影响的势力范围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赤望丘的宗门道场虽地处偏远,但它近年来在巴原上招收的弟子却很多,几乎取代了原先巴国学宫的角色,于各国中挑选资质出众的年轻才俊。另外还有一些修为不俗的散修,虽然其秘法传承并非得自赤望丘,但也可以通过种种途径拜在赤望丘名下、获得其弟子身份。虎娃在飞虹城外斩杀的那位兵师燕凌竹,就曾有过这个打算。

所以少务欲一统巴原五国,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遭到来自赤望丘的反对。赤望丘已经至少能够操控樊室国、帛室国两国朝政大事,当然更希望五国将来皆如此、共奉赤望丘为尊。所以少务要先得到武夫丘的支持,再去寻求孟盈丘的支持,才有起码的底气去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

但这些都是以防万一的筹划,不到万不得已,少务也不想得罪赤望丘,若能取得赤望丘的支持或让赤望丘保持中立,则是最好不过。但这种可能性恐怕不大,少务只能希望与赤望丘之间的冲突越小越好、来得越晚越好。

听了这番解释,虎娃皱眉问道:“命煞宗主所提的要求,可不仅是要你立孟盈丘弟子为正妃,还要你尊她为国祭之神。可是将来若赤望丘宗主白煞也提出同样的要求,你又该如何办呢?”

经历了西荒之行,虎娃对纯阳诀以及鬼修之法都有了深刻的领悟,更清楚人世间的神道设教之事,多少已明白命煞为何会提出这个要求,那么白煞也未必不会有同样的想法。

少务沉吟道:“国祭之神,名不正则言不顺,岂能轻易答应。不论赤望丘的势力再大,未有辅助我一统巴原之功、更非将来巴国宗室之祖,怎能享此祭奉?如今的国祭之神只有当年的太昊天帝与先君盐兆,就连武夫大将军都未享此位。假如白煞提出这种要求,我是不可能答应的,否则立国不正啊。况且我若先行答应了命煞,就更不可能再答应他了。”

虎娃:“可是你若答应命煞宗主,亦有同样的问题。”

少务叹息道:“身为一国之君,就必须面对并解决这些难题,我此番去孟盈丘,就是要当面和命煞宗主商量的……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些了吧,对我说说你当初在相室国的经历如何?如今‘小先生’之名已流传相室国各地,我一直都很好奇呢,想听你本人讲讲。”

少务最感兴趣的事情,不仅是虎娃与仓煞结交的经历,更非他斩杀宫琅的经过,而是在白溪村率领一批普通村民,竟然歼灭了一整支凶残的精锐军阵。无论谁听说了,都会感觉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甚至可以说是神迹了。

虎娃留下的“小先生”之名,在如今的相室国中不仅受万民敬仰,而且他的事迹也成了口口相传的神话,甚至有些地方的人都开始供奉他了。

虎娃笑着解释道:“这并非我一人之功,盘瓠当时也参与了,另有一批壮士相助。最重要的是壮士灵宝,是他操练与指挥村民作战,依托地形防守村寨、抓住战机进行反击,最终又得到了山膏氏一族的相助,这才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壮举。当时若无灵宝,就算有我在,白溪村亦将覆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