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7章、身不由己(下)

盘瓠究竟有没有意识到,少苗抓他袖子的时候,分明就是当初揪狗毛的动作。这条狗很聪明,可是他毕竟是刚刚化形未久的妖修,对有些事情还是很懵懂糊涂。少务为何答应他不将内情告诉少苗,就是因为少苗早已看出来——这位突然冒出来的盘元氏大人是谁了。

少苗既见过当初的那两头獒犬,也认识如今的藤金与藤花、知道他们俩的来历,那么对盘瓠化形为人之事,恐怕也不会觉得太不可思议。这姑娘一定也感觉盘瓠这么装模作样挺好玩的,既然如此,她也不点破,就看着盘瓠这么继续耍吧。

盘瓠对少苗的心思,虎娃当然再清楚不过,而以少务之聪明,又怎会看不出来?但少务看在眼里却从未明言什么,既未流露出丝毫想撮合的意思,也不好阻止他们接触。少务没有态度其实就是一种态度,虎娃也正因此为盘瓠而忧虑。

少苗今年十八岁了,她十四岁那年便拜入孟盈丘门下修炼,论资质相当不错,甚至在少务之上,如今已有三境九转圆满修为。她若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其实早就到了该婚嫁的年纪,之所以一直没有成亲,一方面是因为她是一名修士,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的身份太敏感。

谁都知道少苗与少务是一母所生,她是先君后廪最宠爱的小女儿,也是与新君少务关系最亲近的妹妹。无论谁娶了少苗,都将是与巴室国王室最重要的联姻关系,其象征意义恐怕只在少务本人娶正妃之下。所以少苗将来嫁给谁,是巴室国的国事。

盘瓠喜欢她又能怎样?他这位妖修并不拥有与少苗对等的身份地位。就算少务与盘瓠是结义兄弟,国君能将少苗嫁给盘瓠这样一个“人”吗?且不说少务愿不愿意、少苗又能不能答应,就连少务这位国君本人,此刻都身不由己呢,否则又何必大老远跑到孟盈丘去求什么亲呢?

如果盘瓠就是剑煞的亲儿子,这件事倒好办,但只是剑煞的亲传弟子可不行。如果盘瓠既是剑煞的亲传弟子,又是巴室国中一支重要的大宗族子弟,此事倒也没问题。可是盘瓠仅仅是跟随虎娃来到巴原、刚刚修炼成人形的一只犬妖,他连人都不是!

普通修士想娶少苗,在正常情况下至少要突破六境大成修为,且少苗也想嫁给他。但对于盘瓠来说,想让少务以及巴室国都不好拒绝他的提亲,恐怕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突破化境修为,不仅超脱原身之限,且已成为巴原上赫赫有名的高人。

但这一天,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就算有这种可能,恐怕少苗已早就嫁出去了。少务若想一统巴原,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意外状况会发生,说不定何时就必须以重要的联姻来维系盟约。

虎娃已能预见到将来的波折,而少务心里则更清楚,所以他们只是看着盘瓠那副花痴样,却什么都没法说,暂时也只能如此了。虎娃眼下也只有一个打算,待自己突破六境修为后,将菁华诀传给盘瓠和少苗,尽量让他们在修行路上岁月长久吧。

同乘一车的少务不知是否听见了虎娃心中的苦笑,闲暇时总是与虎娃聊各种事情。他们又谈到了虎娃此番西荒之行,从两位大成妖修,聊到了众兽山这派宗门。虎娃感叹,若是换成出身各大宗门的六境高手,而不是那两名山野妖修,他此番恐怕就回不来了。

话题很自然地又变成了讨论各大修炼宗门的高人。虎娃的修为如今已有五境八转,而且修炼至五境九转圆满也是水到渠成之事,但六境修为,仍然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关口。据少务介绍,巴室国中拥有国工身份的五境修士就有近六十人,他们的修炼各有所长,谁都不可小觑。

已拥有国工身份的五境修士就有这么多人,还有另一些人只在山中清修不问世事、并未领受国工身份,加起来也不少了。可这些人哪怕穷其一生修炼到五境九转圆满,在世人眼中与六境高人仍有着天壤之别,这或许不是神通法力的差异,而是境界手段的不同。

后廪当初为何将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放回去了,若换成别的修士,当时别想走出王宫。而且后廪当时说了一句实话,巴原自古都没有公然处罚哪位六境高人的先例,后廪也没有破这个例。况且这种人的身后,往往都有着一派宗门与一支宗族。

巴原上的大派修炼宗门,当然首推赤望丘、武夫丘与孟盈丘。武夫丘的宗主剑煞加上四位长老,共有五位六境大成以上修为的高手。但巴原上的武夫丘弟子并不多,每年能登上主峰成为正传弟子者,顶多一两个;而每年出师离山的正传弟子,往往也只有一两个。

武夫丘上的正传弟子不足百人,加上杂役弟子,总计也就三百来号,这些人大多只是常年于山中修炼,并不过问巴原各国之事。但武夫丘在巴原各国、尤其是军队中的影响力却很大。从武夫丘下山的弟子,素来受到各国军方的重视与重用,他们的出身绝大多数都很低微,其中几乎没有贵族子弟。

少务登上了主峰,成为了剑煞的亲传弟子,这个身份太重要了,其象征意义几乎无法估量。武夫丘上最有价值的传承,对国君而言其实是兵法及图谱,少务已经学得,他还得到了武夫大将军当年亲手炼制的剑符。

如此一来,少务在巴原民众的眼中便拥有了一种神话色彩。巴原民众皆信神,少务做到了这些,也使国人都愿意相信他若一统巴原、便是天命所归。这也是郑室国君得知消息后,宁愿花那么大的代价也要将少务刺杀在归国途中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剑煞宗主虽表示武夫丘不会插手巴原上盐兆后人之间的争杀,但至少不会再支持少务的对手。假如有其他大派修炼宗门的高人出手阻止少务,那么武夫丘上的众高人也会出面制止这种行为。

说到这里,少务从领口中提出一样东西,正是那枚武夫大将军五百年前所留的剑符,他用丝绳系着当成一个坠饰,就贴身佩戴。少务朝虎娃叹道:“真没想到,师尊赐你的那枚剑符,这么快就意外地用掉了。而我这枚剑符还在,希望它将来能成为传国之物。”

虎娃:“我们是去求亲的,又不是去攻打孟盈丘,你戴着剑符干什么?这东西杀气重,你居然还贴着肉!”

少务笑道:“除非我吃错药了,才会去攻打孟盈丘,在那种地方,仅凭这枚剑符可没啥用……这是师尊当初的交代,我若去见命煞,要将武夫大将军当年所留剑符贴胸佩戴,届时会有意想不到的妙用。”

虎娃:“什么妙用啊?”

少务:“我也不知道啊,只是按师尊的吩咐做,他老人家以神念告知,当时的样子也是神神秘秘的……本来他老人家也让我转告你,去孟盈丘当着命煞之面摘离珠时,也最好将他所赐剑符贴身佩戴,虽比不上祖师爷这枚,但也是有点用处的,可惜你已经用掉了。”

虎娃:“这也无妨,我就是去树上摘个果子,没必要搞得像如临大敌,而你是去办喜事的……武夫丘的实力怎样,我们都很清楚;那么孟盈丘呢,这派宗门的实力又如何?”

少务:“孟盈丘素来很神秘,传人又以女子居多,外人对其了解当然不像对武夫丘那么清楚。少苗成为孟盈丘弟子已经四年了,也没有完全搞清楚师门全部的状况。据说其宗主命煞已有化境修为,还有三位长老青黛、烟衫、虹影,皆有大成以上修为,且都是人间绝色女子。孟盈丘挑选传人不像武夫丘那么严苛,因此其在各国中的弟子更多。而且它的位置非常重要,就在巴室国、郑室国、相室国三国交界之地,各国宗室以及大族子弟多有拜入孟盈丘修炼者,因此其弟子来历很复杂,牵连到的各种势力也非常庞杂。”

虎娃附和道:“孟盈丘的位置确实太重要了,就处于巴原腹地,虽是看似超然于世外的修炼圣地,但临近三国的宗室以及各大宗族,每年都会送上丰厚的供奉,谁也不敢得罪它啊。而且孟盈丘上的高人会炼制一种名叫噬魂烟的秘宝,听说也会赐予各国。”

少务苦笑道:“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提到噬魂烟,师弟曾亲身领教过。宫琅那个蠢材,竟从兵库中取走噬魂烟用于寻仇私斗,那种东西最适合在战阵攻防中集中使用,猝不及防间打出来一片,往往能够扭转战局。如果用于守城,可在危急关头化解陷落之危。我此番去孟盈丘求亲,也想弄清楚一件事,孟盈丘历年赐于各国的噬魂烟究竟有多少枚?根据数量,便大概能推断出各国会将它们布置在什么地方、用于何种场合。巴室国兵库中共有六十七枚噬魂烟,我非常清楚,但对另外几国的情况却不太了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