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7章、身不由己(上)

众人进厅命仆从献茶,少务又问起了虎娃此番西行的经过。有些事情他已经听九灵转述,但虎娃亲口讲来更显惊心动魄。虎娃讲到惊险处,众人皆屏息凝神瞪着眼睛大气都不敢喘,虽然明知道最终的结果是有惊无险,但还是难免紧张,少苗将盘瓠的袖子都攥紧了。

少务当然追问了那位神秘的高人青先生,以及隐居西荒的神木一族的事情。而虎娃很有分寸,有些不该说的情况并没有讲,比如青先生便是象煞、象煞的原身是一棵树,其突破八境时遇到了麻烦,拜自己为师后如今正在闭关历劫等等……

虎娃只是告诉众人,青先生是一位隐居西荒清修的世外高人,恰好在修炼中须闭关多年,其弟子九灵便邀请他去神木一族为村民们治病疗伤。至于归来途中路遇猫妖的小插曲,虎娃也讲了,听得盘瓠脑门上直冒黑线、藤金与藤花也是直眨眼。

众人最关注的,当然是那两位大成妖修追击虎娃的前后情由。此事最早是由众兽山修士扶余引起的,是扶余将巴室国神医彭铿氏大人的消息告诉了那两位妖修,而那两位妖修自己做了判断、认为值得对虎娃下手。

少务皱着眉头沉吟道:“仅从事情本身看,倒也无法追究扶余或众兽山,就算明知扶余有诱导那两名妖修动手之心,但也抓不住他的把柄。还好小路师弟没事,而那两名妖修一死一伤。师弟放回去的羊寒灵也是一名六境妖修,立誓要为师弟做一件事以补偿,哪怕行遍巴原也在所不惜……师弟想好让她做什么事了吗?”

虎娃:“我还没想到,眼下也没什么事要让她去办的。”

少务:“岩羚极善长途奔袭,能得那样一位六境高手全力效命,这种机会太难得了。而且她还是横连山一带的山神,只要善加引导,将来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大用!那横连山所在,离飞郎的羽民族村寨并不算太远,相隔只有两百多里。”

两百里,在蛮荒边缘一带山野中是相当远的路了。但以少务的身份说话的口气当然大,他是以整片巴原为参照,那么两百里便是很短的距离了。虎娃点头道:“师兄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好像并不算太远,尤其是对于会飞的羽民而言。”

少务又沉吟道:“假如师弟将来有什么事要找羊寒灵,不必亲自去,我可派使者替你前往。巴室国说不定也有什么事可以借重这位山神,我也想给羊寒灵传个话。”

少务如今谈到什么事情,都会本能地联系到在将来一统巴原的大业中是否用得上,这就是他的誓愿,难免形成了一种习惯。虎娃对这位国君师兄是再了解不过了,并没有表示异议,转而问道:“我方才听盘……盘元师弟说,师兄有件大事要等着我一起去办,而且是喜事?我回来的时候,还以为巴室国将起战事呢。”

少务脸上的笑容敛去了,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巴室国与郑室国之间,不久之后必有一战,此战是为了试探也是为了报仇。在更久远的将来,我则要灭郑室之国。但身为国君,起战端大事必须慎重,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

想当初在武夫丘上,师尊剑煞宗主也曾建议我无论如何要先去一趟孟盈丘,先将亲事定下。父君在世之时,就曾答应命煞宗主,若我继位将娶孟盈丘嫡传弟子为正妃。一国之君岂可言而无信,这件事我一定要先办,否则不仅难以得到孟盈丘的支持,反而会触怒命煞。

至于善川城之南,便是我所选择的第一个战场,否则也不会将瀚雄派到那里当城主。别看国都中一派喜气祥和,而镇南大将军已赶到善川城,率国中精锐军士严阵以待。我们在南线开战,西线不能有失……师弟,我要请你与我一起去趟孟盈丘。”

巴室国在巴原五国中虽最为富庶强盛,但所在的位置太尴尬了,处于其他四国环伺之间,其疆土以平原为主,国土比其余四国都稍小,缺乏足够的战略纵深。郑室国在巴室国的西南面,两国交界的南端便是善川城附近,而最西端便是孟盈丘。

少务先要去孟盈丘拜见命煞,娶孟盈丘弟子为正妃,以确保孟盈丘在这场冲突中不会支持郑室国,更不会偏向于在巴室国西北端亦虎视眈眈的相室国。南线开战时,若是西线或北境有异动,巴室国也能得到最及时的消息,所以少务是非去不可。

以少务的年纪,其实早该娶亲了,更何况他如今已是一国之君,更不能无嗣,但前些年因为武夫丘之行而耽误了。当他归国继位后,朝中群臣都在忙乎这件事呢,而后廪去世之前,也为少务拟了一份后宫诸妃名单。

名单中都是国内各大宗族的女子,也包括重要的修炼宗门。比如长龄先生所在宗族,少务也应当娶一位妃子。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此前虽参与了会良之事,后来立誓终生不再走下凉风顶,但国人对此并不知情,后廪也建议少务娶一位凉风氏的女子为妃。

所以少务尽管该结亲了,但身为国君,与哪个势力联姻皆是国中大事,有一件事可能是最头疼的,那就是立谁为正妃?按照早先对命煞的承诺——此人将是孟盈丘嫡传弟子。

但孟盈丘弟子同时也有别的身份啊,比如国内各大宗族多有子弟拜入孟盈丘修炼,而相室国、郑室国同样有各大宗族子弟拜入孟盈丘。所以少务看似可以随便选,实则能选择的余地也不大,他首先要考虑那是哪一国的女子,其次也要考虑这位孟盈丘弟子的出身背景。

这的确是令人非常头疼的事,但也只能少务自己去头疼了,虎娃也帮不上什么忙啊。可是少务却邀请虎娃一起去孟盈丘,因为虎娃就是当年在相室国中斩宫琅的那位“小先生”。孟盈丘宗主命煞早就公开放话,要请“小先生”上孟盈丘、当着她的面摘取一枚不死神药离珠。

命煞平日不见外客,就连孟盈丘弟子少苗都见不到这位宗主。所以少务请虎娃同去,不仅是让虎娃顺便将那不死神药摘了,也是请虎娃做个见证,他要当面告诉命煞自己选择的结果。

听了这番解释,虎娃眨着眼睛想了半天,终于点头道:“这的确是国中的喜事,而你也必须得先去。我就陪师兄走一趟吧,既成人之美做个见证,又有不死神药可得,何乐而不为呢?”

虎娃原先路过孟盈丘时,都是尽量绕着走,因为山神告诫过他少惹麻烦为上。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虎娃没必要刻意去躲谁,他身为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武夫丘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国君少务的结义兄弟,有何理由不敢去取一枚不死神药呢?

命煞威名虽盛,但虎娃的身份可是象煞之师!此事虽在巴原上无人知晓,但虎娃无形中那种微妙的感觉以及底气也不一样了。假如是他独自一人,尚不会贸然去孟盈丘摘什么不死神药,但如今是伴随着国君提亲的人马一起,当然也没必要担心其他的事情。

几人就在虎娃的府宅中商量定了,虎娃问道:“师兄,你的队伍打算何时出发?反正这几天藤金和藤花已将行装都收拾好了,我随时可以动身。”

少务喜道:“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你回来了。身为国君出门麻烦了点,明天恐怕来不及,我们后天便走。”

……

两天后,国君少务离开了国都,前后护送的卫队以及车驾仪仗在大道上排得很长,沿途民众则于路边望尘跪拜。王宫以及都城中的大街小巷、众多府邸、民宅、官衙、商铺都开始张灯结彩,因为大家已得知国君去干什么了。

当年命煞对后廪提了两个要求,一是少务要娶孟盈丘嫡传弟子为正妃,二是要奉她本人为巴原国祭之神。这第二个要求,普通民众不知,但第一件事早就传开了。

虎娃终于明白少务为何感叹身为国君、出门太麻烦了,这么多护卫仪仗,走在路上拖拖拉拉,各种日用物品都由车队装载,沿途还要接受各村寨民众的拜见,召见各城廓的官员以及各宗族尊长。少务就算有心想快点赶路,速度也绝对快不了,只有坐在车上慢慢地磨性子了。早知如此,虎娃还不如就在孟盈丘附近等着少务来呢。

少务对虎娃显示了特别的恩宠,邀请虎娃与自己同乘一车。至于盘瓠、少苗,还有藤金、藤花,当然也跟着来凑热闹了,都有各自的车驾。一想到盘瓠与少苗,虎娃就不禁暗自苦笑。

盘瓠以为自己装得挺好,以盘元俊的身份在少苗面前出现,还叮嘱所有知情者不要在少苗面前戳穿。可是一位陌生的修士盘元俊来到国都,少苗身为君女怎会就莫名与他那般亲近、还送了他一柄华贵的佩剑?少苗听惊险故事时,别人不抓,偏偏就要抓盘瓠的袖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