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6章、盘元氏大人(下)

这时从前院侧门冲进来两个人,拜伏于地惊喜地喊道:“大人,您终于回来啦!自从九灵走后,这么久都没有您的消息。我们今天正在收拾行装,准备去西荒找您呢。”

来者正是藤金与藤花,虎娃一手一个将他们给拉起来道:“你们不必去西荒了,我已经回来了。这段时日你们倒把这府邸搞得很热闹……你们的师叔汪声氏呢,他在哪里?”

当着这么多陌生仆从的面,虎娃没有直接叫出盘瓠的名字。藤金与藤花对望一眼,藤花小声道:“汪声氏师叔嘛,他暂时有点事,您要过一会儿才能见到。”

藤金也说道:“我们先把闲杂人等都清退了吧,有一位盘元氏大人要拜见您。”

虎娃也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就到厅中等着他来拜见……这些仆从是哪儿来的,是你们雇的还是买的?我一进门发现家里这么热闹,差点被吓了一跳。”

包有琚见虎娃已归府、与两名弟子及众仆从相见,便告辞离去,他还要回到国都西门继续值守呢。

虎娃与两名弟子单独来到前厅中,藤金说道:“师尊您还没有赶上热闹的时候呢,前段时期,这里简直是门庭若市啊,来拜访的、答谢的、送礼的、邀请饮宴的、祝贺的……我们每天都应付不过来。至于这些仆从,有一半是国君连着宅子一起赐的,另一半都是大家送的。不仅是您的府上,师叔那边的府上还有不少呢。”

虎娃:“我走的时候也没给你们留钱啊,你们能养得起这么多人吗?”

藤花笑了:“师尊,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尊贵吗?别说这几十号人,再多几倍也养得起啊。您不仅有一座田庄,而且还有国工的奉养,九灵先生也被赐予国工身份,他领的那份奉养也直接送到您的府上来了。还有朝中各位大人、国中各支宗族、各大修炼宗门、各座城廓所送来的礼物,把两座府宅的库房都堆满了。幸亏有这么多仆从,否则我们可打理不过来。”

虎娃:“有一身修为,又何惧俗务繁杂?”

藤金赶紧解释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与藤花皆涉世未久,很多俗务该怎么打理还正在学习之中……至于盘瓠师叔,前段时间也不方便出面。”

虎娃:“前段时间不方便,那他什么时候又方便了呢?……你们说有位盘元氏大人要拜见我,他怎么还没来?”

藤花小声嘟囔道:“怎么还没出来呢?”

恰在此时就听见“呵呵”一声笑,从厅后走进来一位少年,穿着一身蕊锦衣裳,腰悬一支装饰得很华贵的长剑,长发披束、梳理得十分整齐,看上去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五官形容很是俊朗。

他笑着向虎娃行礼道:“在下姓盘,名元俊。久仰彭铿氏大人之名,今日特来拜见!”

虎娃正坐着呢,身子一弹抬脚就踹过去道:“好你个盘元俊,说是来拜见我,怎么是从后面出来的,有你这么做客的吗?老实交待,方才是不是溜进后园偷东西去了?居然敢佩剑闯入私宅正厅,莫非是想行刺本大人?藤金、藤花快将他拿下!”

那盘元俊竟毫无惧色,身子一转便避过了虎娃的飞踹,身手竟极为灵活,似是对虎娃的动作反应早已熟悉至极。藤金、藤花扑过去作势欲拿住他,但并没有真动手,也被他很轻巧地闪开了。

虎娃又笑道:“敢跑到我这里来撒野,果然是有两下子。”接着起脚踹去,两人如蝴蝶穿花般在厅中转了好几个圈。

盘元俊一不留神,腰间悬的剑让虎娃顺手给抽走了,再转身时只听“当”的一声,脑门正好撞在剑上。虎娃倒没有用剑刃去砍,只是反手用剑脊拍了他一记。盘元俊被拍得向后打了个滚,剑鞘、衣服、发带落了一地,身形已化为一只毛色黄白相间的小花狗。

虎娃提剑哈哈笑道:“盘瓠啊盘瓠,你以为自己变成个人样,我就认不出来了吗?”

花狗在落地的那堆东西里打了一个滚,再站起时又化为了人形,且瞬间穿戴完毕、动作熟练无比,凑过来嬉笑道:“师兄啊,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除了个别几人,这世上并没有他人知晓我此时的身份,今后在外人面前,你可别给我说漏了。”

虎娃将剑还给他道:“我当然会为你守密,否则也不会遣退闲杂人等,专等你这位盘元氏大人来拜见了……你没事佩着这把中看不中用的破剑干什么?我还以为是什么新得的法器呢。”

盘瓠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它是装饰之用,你看国都中的那些大人们,出门没事都喜欢佩把剑。”

虎娃:“可你是武夫丘弟子,随身佩剑也不能只图好看啊。”

盘瓠:“师兄你的眼光太高了,这也是国工以精钢打造的宝器、世上难得的好剑啊,是少苗送给我的。”

虎娃恍然道:“哦,是这样啊,那你就佩着吧。但别忘了以武夫丘的炼剑之术,将此精钢长剑再行祭炼一番,不要改变其外形,但将之打造成法器。”

盘瓠苦笑道:“就算师兄不说,我也有这个打算。但不改变其外形,却要将材质物性凝炼纯净,这好像很难呢。”

虎娃:“正因为难,才能考验你的本事。你方才自称姓盘名元俊,可是我又听说少务给你封的氏号叫盘元氏,这又是怎么回事?”

盘瓠又解释了一番,他前不久突破四境化为人形,便想给自己再取个名字,不欲让外人知晓他原先的身份。武夫丘上有师兄大俊和小俊,盘瓠的名中也要带了一个俊字,而且意思要比其他人都俊,所以就叫元俊。

至于姓什么呢?他可以姓路、也可以自姓盘。既然山神有叮嘱,不要暴露有关出身来历的任何线索,那还是姓盘吧。但是少务派使封赏时却出了点差错,众人熟悉的氏号通常都是两个字,君使将他封成了盘元氏。

所以现在也搞不清,他是姓盘名元俊,还是氏盘元名俊?反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在民间,众人皆称呼他为盘元大人。盘瓠又特意叮嘱虎娃,虽然少苗不算外人,但也不知内情,见到少苗时说话千万要注意点,可别给说漏了。

虎娃瞅着盘瓠道:“我可以不说,但少务是少苗的兄长,他难道不会告诉少苗吗?”

盘瓠:“我特意叮嘱过少务了,我从来没有求过这位国君师兄什么事,就是这么一件,他也答应了。”

虎娃:“既然少务答应了,我也为你保密就是,但我看你是多此一举。”

盘瓠眨了眨眼睛又问道:“师兄刚才拍在我脑门上的那一剑,又是何种神通手段?我并没有受伤,就是觉得神气震动,没有防备瞬时便被打回了原身。”

虎娃笑道:“此番西荒之行,所得缘法不浅,我的修为已突破五境八转,更是领悟了诸多修行中的玄妙,这一招也是自悟的。你应该已经听九灵说了,我以师尊所赐之剑符斩杀了一名六境妖修,而在回来的路上,还将一只猫妖打回了原身。”

盘瓠惊叫道:“你这一招,今后可不能乱使啊,更不能用来偷袭我。”

虎娃又问道:“方才听藤金和藤花说,他们正在收拾行装准备去西界山找我,难道有什么急事吗?”

盘瓠解释道:“不是我们有急事,而是少务等着急了。他有一件大事,就等着你回来一起去办。见到九灵得知你去了西荒,他最近就想去西荒找你,可是派别人又不放心,因为此行要穿过郑室国,假如泄露了你的行踪,恐怕会有麻烦。于是我就自告奋勇带着藤金和藤花去,正在收拾东西还没出发呢,你就已经回来了。”

虎娃:“幸亏你们还没走,否则路上可能会错过的。少务有什么大事,一定要等我一起去办?”

盘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据说是喜事……师兄,先说说你在西荒中的经历呗,那只猫妖又是怎么回事?”

喜事?难道虎娃进入国都后的感觉没错,巴室国中真有什么喜事吗?恰在这时,门外有仆从禀告——国君驾到。

虎娃进城时自报了身份,当时就有人赶到王宫中禀报彭铿氏大人归国的消息。看来少务等虎娃真是等着急了,还没等虎娃去见他,他闻讯便立刻出宫来到虎娃府上。府门外那条巷子已被清空了,国君随行的车马仪仗都停在门外。虎娃与盘瓠走出正厅的时候,只看见少务带着少苗已经进了前院。

盘瓠赶紧上前道:“小苗姑娘,您又来啦?……哦,拜见国君!”

见盘瓠先跟少苗打招呼,才想起来给国君行礼,虎娃尽量憋住了才没乐出声。虎娃正准备行礼,少务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小路师弟,你终于回来了!”又扭头对盘瓠道:“我早就说过,私下的场合,师弟不必行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