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6章、盘元氏大人(上)

虎娃绕过孟盈丘进入了巴室国,并未继续在山野中穿行,找到最近的城廓买了车马,沿途驾车赶路。他沿平原上的大道疾驰,半个月后便到达了巴室国的国都巴都城。这是巴原上最宏伟繁华的一座城池,因为王宫、廪仓、诸正官署分别建在城北三个巨大的土丘上,因此也被人称为三丘城。

虎娃上一次进入王都,是坐在长龄先生的马车中,从城门到王宫不仅没人盘查,而且车帘都没掀开过。这一次是他自己驾车进城,更能感受到那荣华人烟景象,呈现出的是与蛮荒中截然不同的繁杂生机。

虎娃曾经进入过很多座城廓,令他微感意外的是,巴室国都看上去防备竟如此松懈。西门处的两队军士倒是衣甲鲜明站得笔直,但好像只是一种仪仗,除了携带大宗货物的商队,出入城门的其他行人车马几乎不会受到盘查。

来到城廓,虎娃发现国都一带的民众大多带着喜气洋洋的神情,就连不少房屋都刷上了颜色鲜亮的新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因为少务继位,大家都高兴成这样了吗?也不至于啊!后廪享国四十余年、深受万民爱戴,他刚刚去世不到半年,民众应仍在缅怀他。

但看国都一带的样子,国中就像有什么喜事发生似的。虎娃微微有点纳闷,他之所以没有在路上停留太久,就是预见到巴室国很可能要发生战事,这场战事当然是针对郑室国的。

当初大俊与瀚雄所在的商队遇袭之事,暗中已经查明,幕后主使就是郑室国,主要参与者是来自英竹岭的修士。

虎娃在为瀚雄疗伤的那段时间,虽然没有追问什么事情,但少务不断派人将各种情况都送到了彭山深处。以少务的性格,虽然很能隐忍,但也绝不会轻易放弃打算,他不可能不报此仇。刺杀大俊等人,便等于是刺杀少务本人啊。

至少虎娃知道,后廪一死,北刀氏将军就没放过公子仲览、会良、谷良等人。而且虎娃也知道一条他人不清楚的消息。少务带到红锦城的仆从、那位出卖了他行踪的小喜,在少务离开武夫丘之后便卖掉商铺失踪了。可是过了几个月,竟被人刺杀于郑室国都的闹市之中。

这并非对方杀人灭口,而是少务派人干的。虎娃是在离开彭山封地时刚刚知道这件事的,少务没有对外公开,但并没有瞒虎娃。少务既然连小喜的行踪都查出来了,而且还派出刺客将之除掉,那么这件事也应该查清楚了,跟郑室国之间必然会有一个了断。

巴室国镇南大将军因年事已高、请辞归乡,但被少务留任。原因很简单,目前国中找不到威望以及阅历皆能胜任的继任者。镇北大将军仍被少务雪藏在彭山禁地、国中这一职位至今还是空着的,镇南大将军便更不能走了。

少务心目中将来接任镇南大将军的最佳人选当然是瀚雄,但瀚雄需要军功资历来积累威望。于是少务将瀚雄派到南部边境的善川城去当城主,善川城就与郑室国的白果城接壤,假如与郑室国之间并无战事发生,瀚雄又跑到那里去积累什么军功呢?

虎娃也早就清楚后廪与少务都在暗中整顿军备,将北刀氏贬到彭山禁地,就是为了打造一支在国都附近最隐秘、最精锐的奇兵。可是看国都中的样子,不见丝毫战事将临的气氛,也许这些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吧,无论哪一国的探子跑到巴室国都来,也不会认为新君在准备打仗。

车马就这么大大方方穿过了城门,没人盘查,虎娃反倒有些不适应了。他主动停车下马去问守城的军士——彭铿氏大人的府邸怎么走?

说来也搞笑,那就是他自己的府宅,而听九灵带回的消息,在他的府宅以及田庄中,已举行过很多次饮宴聚会了,他本人却从来没有去过。虎娃刚一开口,就听上方有人答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来自哪一派宗门的修士,也是去拜访彭铿氏大人的吗?”

随着话音,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已经从城楼上走了下来,他未着兵甲,看上去也应是一名修士。虎娃心中暗道,这国都中真是外松内紧,他在城门处随口问了军士一句话,便被城楼上的修士听得清清楚楚。

虎娃向那人行礼道:“这位先生,请问您知道彭铿氏的府邸怎么走吗?”

那人笑道:“我当然清楚,这段时日以来,总有各宗门修士前去拜望彭铿氏大人。有不少人当年在彭山中为他所救,带着同门表示感谢并结交,还有各城廓、各世家派人来送礼的。但彭铿氏大人不在府上,至今外出行游未归。”

虎娃笑道:“我就是彭铿氏,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的府邸在哪里。”

那人吃了一惊,抢步上前行礼道:“大人,原来是您回来啦!在下鹅公包修士包有琚,我师弟包奇正也曾在彭山受过您的救命之恩。久仰大人之名,一直对您钦佩万分,今天终于有幸得见真容……您至今还没有去过自己的府邸吗?快请上车,我来为您驾车。”

名头大、身份尊贵也有好处啊,在城门随口问一句,便有修士主动驾车送虎娃去府上。鹅公包是个地名,也是一派宗门之名,这位包有琚的师弟包奇正虎娃认识,他当初确实在彭山深处救过此人。而且九灵也认识包奇正,曾将此人扔出田庄外、脑门上还撞了个大包。

虎娃的府邸就在国都西侧,诸正官署与西市之间一片僻静的民居中,诸正大人的府宅也在附近。坐在车上,虎娃与包有琚随口聊起了最近的事情,竟有最新消息就是虎娃自己家的。

包有琚也曾几次登门拜访,但都没有见到虎娃,是由他的两名弟子藤金与藤花接待的。藤金身材高大魁梧,与瀚雄有一拼;而彭铿氏大人的女弟子藤花,竟然也生得那么壮实彪悍,令包有琚不得不感叹啊。

国君赐了虎娃和盘瓠两座相邻的宅院,包有琚当然并不知道虎娃与盘瓠之名,国人听说的只是“彭铿氏”与“汪声氏”两位大人。而少数了解内情者才清楚,所谓汪声氏其实是彭铿氏大人身边的那只神犬。这两座宅院的进深是一样的,但虎娃的宅子比盘瓠的宅子更宽。

虎娃一直是位甩手不管事的大人,也就任由盘瓠领着藤金藤花在家里瞎折腾。盘瓠在前院的侧墙上开了一道门,把两座宅子打通了;而后园中间那道墙干脆拆了,整个弄了个大园子,领着两头獒犬在后园里挖池子、堆假山,种树、种豆子,还从彭山移植来不少灵药。

但就在一个月前,汪声氏大人却把自己的宅院送给了另一位盘元氏大人。这位盘元氏大人据说也是从武夫丘下山的高人,与彭铿氏以及国君少务曾是师兄弟,人非常年轻,模样长得也很俊朗,是一位美少年。

没听说此人有什么事迹功业,可是他一来到国都,便受国君封赏、赐氏号盘元氏。汪声氏的宅院是国君所赐,照说他不能擅自出售或转赠他人,可他就这么送了,而国君也没有反对。

如果国君宠幸盘元氏,另赐一座宅院便是了。况且宅院已经被改造,与彭铿氏大人的宅院是连通的,这件事也应该得到彭铿氏大人的同意,但好像无人提出异议,国君也是认可的。这令包有琚也感到很纳闷,他还问虎娃——盘元氏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虎娃也不禁愣住了,再转念一想,又面露惊喜之色,笑着答道:“这位盘元氏大人嘛,与我还有国君确实情同兄弟,来历颇不简单啊。汪声氏大人这座宅院,恐怕是非送不可。”

路并不算太远,说话间已经到了虎娃的府邸门前。门外有四名仆从守护,手里拿着长长的枣木棍子,皆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仿佛能为彭铿氏大人守门,便感觉很有光彩。

他们见到包有琚驾车停下,倒也没摆什么架子,有一人很客气地上前问道:“有琚先生,您又来拜见我家大人吗?可惜他老人家仍然云游未归……这车上坐的可是鹅公包的尊长?”

能让包有琚亲自驾车,那么坐车的人应该是其尊长了,虎娃府上守门的仆从倒是挺有眼力的。虎娃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包有琚便大声道:“来者不是我鹅公包的尊长,就是你家彭铿氏大人,你们连自己的家主都不认识吗?”

几位仆从赶紧上前拜见,恭迎虎娃下车,并打开大门进入府内通报。虎娃走进前院时,府中的下人们都来了,包括负责给他做饭的厨子、打理库房的伙计、掌管车驾的马夫、照顾起居的侍女等等……虎娃反正是一个都不认识。

众仆从在院中拜见家主,看着虎娃的神情是既敬畏又好奇。虎娃笑着对方才那位守门者说道:“以后别再称呼我为老人家,我年纪还没你大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