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5章、喵嗷之辩(下)

那花豹,噢不,那山猫摇身一晃又变成大汉的模样,拣起爬犁道:“小娃子,你竟敢看不起我?”

虎娃摇了摇头:“我没有看不起你啊,你可比其他的山猫强太多了,已通灵修行并能化为人形。但猫就是猫,干嘛非得愣充豹子?”

山猫大汉:“当年山中有头豹,咆哮山林威风凛凛,所有的猫都不敢惹它,它还咬死过好几只猫,我也差一点遭了毒手。我曾经发誓,一定要比它更威风,将它……”

虎娃打断他道:“一只山猫怎会发誓呢?”

山猫大汉:“咦,对啊?但当初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就是发誓了。后来我便开始修炼,再后来,我便成了山中的豹。”

虎娃又问道:“那头豹呢?”

山猫大汉:“它不见了,可能是被我吓跑了吧。只要我一声吼,山中百兽便闻风丧胆。”

虎娃摇了摇头:“它不是被你吓跑了,而是早就老死山中了。你也不想想一头豹的寿元有多长,而你在懵懂中又修炼了多少岁月?”

山猫大汉:“是这样的吗?难怪我后来找到很多头豹子算账,都不是当初那一头……咦,我跟你这小娃子说这些干嘛?”

虎娃:“不说出来你憋得慌,说出来多威风啊!你现在可以充豹子了,比别的豹子都厉害!……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好端端地你这只猫蹦出来吼什么?”

刚刚露出些许疑惑神情的山猫大汉,此刻又怒喝道:“我干嘛要告诉你!”

虎娃一摆手:“不告诉我就算了,你继续吼吧,我走我的路了。”

山猫大汉:“站住!”

虎娃还没走呢,又歪着脑袋看着他道:“有事吗?”

山猫大汉:“小娃子,别以为我不认识你。去年冬天我在孟盈丘东边,看见你被两位妖修高手追击,路上还停了下来休息,歇好了又接着跑。你们休息的时候我就在附近,听见那两位妖修的谈话了,你身上有珍奇异宝,还有惊人的大隐秘。”

去年冬天肖神和羊寒灵追虎娃,一路穿行几千里,在山野中碰到过这只猫。当时这山猫远远看见肖神和羊寒灵,感受那气息威压,便战战兢兢以原身猫在草丛深处动也没敢动,而两位妖修当然也无暇理会山中的一只猫。

没想到这只猫很有些神通手段,竟悄摸跟在后面听见了两位高手的谈话,当他还想接着跟踪的时候,却再也追不上了,因为虎娃等人跑得太快。但这只山猫从巴室国绕过孟盈丘的南麓已经跑到了西界山,他觉得这里也不错,暂时便没回去,如今恰好又碰到了虎娃,一眼便认了出来。

虎娃微微点头道:“你倒是一只挺机灵的猫,此刻拦住我又是为何?”

山猫大汉:“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把身上的珍奇异宝交出来、将惊人的大隐秘告诉我,我便放你过去。”

虎娃:“哦,原来你是为了这些。你当初若是帮助逃亡中的我,我必定会报答;而你见死不救,我也没法怪你。可你既然和那两位妖修是同样的心思,为何不一起追我呢,那样岂不更省事?”

山猫大汉:“你以为我傻吗?那两名高手强大异常,别说我追不上你们,就算追得上也没我的份啊!此刻他们不在,当然就轮到我啦,快点乖乖照办吧。”

虎娃:“假如我不答应呢,你是不是就要吃了我?”

山猫大汉瞪眼道:“你以为我是一头普通的豹子吗?我不吃人,如今连耗子都不吃了。但我可以杀了你,你若不想死的话……”

虎娃又打断他道:“一世修行若不能求证长生,早晚都得死,我不会仅仅因为怕死就做既不愿又不该做的事情。你想要我的宝物和秘密,倒也不是不可以,但要给我一个理由,不瞒你说,前段时间我遇到了一个人,他并未开口相求,我便将随身带的宝物给他了。”

山猫大汉像看妖怪似地看着虎娃道:“理由?真是可笑,你竟然问我理由!这片山野丛林,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我比你厉害,便是理由。我拥有了可以得到一切的力量,便能得到一切,包括你的东西。”

虎娃若有所思地看着山猫,又轻轻摇了摇头道:“你没有这种力量,你所谓的力量再强大,都不可能得到一切。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你所描述的境界是什么?”

山猫大汉:“难道你了解吗?”

虎娃:“我正在思考。”

山猫大汉:“你这小娃子,废话太多了,赶紧交出来,否则我就动手了!”

虎娃:“你废话才多呢,要动手就动手呗,我都等你半天了。”

山猫大汉真的被激怒了,怪嚎一声挥起手中的爬犁,化为数道利爪凌空抓来。虎娃身形晃了好几晃,就在这不大的空间内游移穿梭,那利爪总是抓不到他。

山猫大汉又叫道:“你倒是挺能躲的,站着别动!”

虎娃都让他给气乐了:“我为何要站着不动?你说这丛林之中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猫就是要抓耗子吃的,是吗?”

山猫大汉一边挥爪一边道:“是啊,这有什么不对吗?”

虎娃在闪避中很从容地点头道:“对,这没什么不对的。但你小时候抓耗子,那些耗子会不会跑啊?”

山猫大汉:“别说抓耗子,我还像老鹰那样抓过兔子、像狼那样抓过羊,它们当然会跑、会挣扎,但我总是能吃饱。”

虎娃:“你当然能吃饱,否则早就饿死了。而我自幼生活在山中,又不是没见过冬天饿死的豹子,谁说豹子就一定能吃饱的?我也见过兔子蹬鹰逃去、羚羊用角顶死了狼。这些也包含在丛林的生存法则之中,那么你此刻抓我,我当然不会不动!道友是不是没有想明白一件事?当日那两位强大的妖修追我,我如今亦能安然无恙而回。那么凭你的本事,也想抓住我吗?道理想不通可以慢慢想,可一个人连看待事物起码的眼力都没有,那可真要笨死了!”

虎娃为何要说这些?他如今多少已能明白,为何很多高人平日只顾清修而不问世事,因为世间很多小打小闹,已无法再入他们的法眼。就比如这只猫吧,虎娃也实在懒得跟它他计较,但这山猫真是不开眼,偏偏招惹到虎娃头上。跟这只山猫打架时,虎娃其实还在思考自己的问题。

山猫大汉却冷笑道:“你说我没眼力?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底细!我亲眼看见了你跑得有多快,连岩羚都追不上。但我不是岩羚,虽不擅于长距离奔袭,可是短距离的冲刺闪击,速度绝不会比你慢。你既已被我堵住,就别想再溜了。”

虎娃终于不再闪避,站定身形一挥手,无形的剑意锋芒发出,击碎了接连撕来的爪影。他只是招架而已,甚至都没有亮出法器,但那山猫大汉却没有注意到虎娃的脸上已没有了笑容,目光中透出了一股冷意。

山猫大汉久攻无果,终于有些急躁地吼道:“小娃子,你没看出来我一直在手下留情吗?若再不乖乖地交出宝物、说出秘密,可别怪我出杀招!”

虎娃:“你要是把我杀了,不是更得不到这些了吗?”

山猫大汉:“那我就把你打个半死不活,先搜你的身、再逼问你的秘密。”说话时他果然祭出了杀招,身子似抽风般地一抖,有一片飞毫漫射,就似无数细针汇成的迷雾,朝虎娃笼罩而来。迷雾中又加杂了一根颜色分成很多节的长鞭,朝虎娃兜头打落。

这是山猫的毛加上一根长尾化出的天赋神通,这样的攻势无从闪避,那大汉正在得意洋洋地等待虎娃开口求饶,不料耳边忽然听见一阵破空尖啸,迷雾中冲出一根巨大的棒影,将那猫尾化成的长鞭击碎,猝然间就打在了大汉的头上。

大汉发出“嗷”的一声叫,当场就被打回了原身,漫天飞毫迷雾也散于无形。虎娃这一棒却分为两击,第一击将大汉打回原身,紧接着继续落下打在那如花豹般的山猫身上。又听见“喵”的一声叫,其原身又变成两尺来长、一尺来高的一只大山猫。

虎娃收起棒影,手中只握着一根黑黝黝的短棒,正是那肖神曾用过的法器。他手持短棒迈步走到了山猫身前,以一种似悲悯的眼神低头看着它。山猫蜷缩在那里直哆嗦,只发出“喵喵”的叫声,却再也无法口吐人言。

虎娃这一棒不仅破了对方的法术,将大汉打回原身,更是直接击在其原身上,废了其修为,将它又打回成一只普通的山猫。这只猫仍拥有那大汉的灵智,却失去了神通法力,就算心里明白但已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虎娃看了山猫一眼,迈步从它身上跨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叹息道:“我今天不杀你,让你在山中继续做一只猫,再好好想想这山中发生的事情。苍鹰缚兔、兔子蹬鹰奔逃,这确实就是丛林中的法则,但丛林中不仅只有弱肉强食。

总有羚羊擅跑能脱离狼吻,这也是丛林中的常态,否则山中就不会有羊,也不会有狼。你所生活的丛林,没有能掌握绝对力量的主宰,哪怕笑傲山林的虎豹也不行。蚊能吸食虎豹之血、蝇能寄生虎豹之肉,那么蚊蝇是否是比虎豹更强大的存在呢?

生灵寿尽终会入土,其血肉为湿虫所腐,那么湿虫是否就是丛林间的霸主?皆不是,这些只不过是天地间自然法则的循环,蚊蝇虎豹湿虫鸟兽皆是其中的一环,没有哪一环比另一环更超脱。追不上兔子,豹子就得饿死,你怎么一直都没看明白呢?

你是一只逃脱了狼吻的羊,超脱了所出身的族类,便有机会跳出这个轮回,寻找到一条真正的超脱之道,这才是通灵修行的意义,否则你又何必修炼,继续做一只猫不是很好吗?不仅是你,世上的人也可迈入初境修行,那他们又在修炼什么呢?我废了你的修为法力,但你已能通灵修炼,那么就以这山猫之身再从头开始吧,好好想明白今天的事情。”

虎娃说完这番话已经走远,甩了甩脑袋不再叹息,仿佛把所经历的不快都甩到了脑后,收起左手中的短棒再低头一看,右手中还拿着啃了一半的李子,于是继续吃着李子前行,飘然走出了西界山。

……

虎娃走了,又过了很多很多年,巴原上的居民换了好几代,后世又涌现出一批新的修士。他们像前人一样经常聚在一起切磋交流,这天有一群高人在某宗门道场中饮宴高谈,有人喝多了便吹牛道:“我所习道法,可是当年太上亲传。”

另一名修士道:“你所得不过是太上所传之道法而已,而我的师祖曾受太上的当面点化,我也得师祖他老人家的点化亲传。”

众人皆露出羡慕之色,不料在座的一位自称妙声氏的尊长却说道:“你们这算啥呀?我当年在西界山,可是被太上亲手打回原形的!”这一语惊四座,众人皆绝倒,大家纷纷向这位尊长表示十二万分的佩服。

……

此刻的虎娃当然尚不知三百年后的事情,他吃完了手中的李子,将果核种在山坡上,再往前走便到了当初第一次吞駮马之形向西奔逃之处。这里是孟盈丘群山南麓的一处无人幽谷,低处甚为湿热,有迷雾疬瘴飘荡,想当初羊寒灵还曾经动用大神通汇聚山间的瘴气侵袭虎娃。

虎娃在此地又小坐了片刻,他想起了另一件往事。当初他从相室国闯关进入巴室国之前,孟盈丘弟子、公子宫琅在休兵寨外追上他,劈手打出了一枚秘宝噬魂烟。幸亏虎娃有五色神莲护身,否则当时就难以脱身了。

他后来见识了凉风顶炼制的符石、武夫丘炼制的剑符、象煞炼制的符叶,对仓煞当年所谈的符文神通也有了更深的领悟。如今坐在此处,回味当年面对噬魂烟的情形,也悟出了如何炼制这种秘宝。就是采炼凝聚这山中疬瘴之气,并以法阵封印于器物中成符。

假如虎娃愿意,他可以就在这里炼成噬魂烟,甚至还可以用剑叶炼成剑阵,封印疬瘴之气成为一种新的剑符,祭出时不仅有武夫丘上的剑意锋芒,同时又有噬魂烟的威力。但虎娃并没有炼制这样一种秘宝,他只是领悟了炼制之法,随后便起身离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