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5章、喵嗷之辩(上)

金毛巨狮驮着虎娃奔跑在路上,还一边开口自吹早有预见。想当初他第一次见到虎娃,便有种格外亲切与尊敬的感觉,所以才会邀请虎娃光临西荒神木一族的村落,而且是他亲自驮着虎娃进村的,这便是以尊长之礼待之。

否则他堂堂一位五境大妖、神木一族的守护神兽、威风凛凛的金毛雄狮,怎会随便给别人当坐骑呢?以往只有其师尊青先生才有这等尊贵的待遇,而虎娃是其师尊的师尊,当然更有这个资格啦!所以虎娃收太乙为徒虽是后来的事情,但这段缘法在九灵与他刚见面时便已定下。

虎娃忍不住直想乐,这头狮子的确修炼有成啊,比一般的精明人都要精明得多,而且很会说话,此刻在故意哄他开心呢。

虎娃拍了拍狮子的鬃毛道:“太乙收了个好徒弟,你那么做,其实是救了他。”

金毛巨狮:“是师祖您出手救治了师尊,怎么能说是我救了他?”

虎娃:“你师尊起初只是让你送来三片符叶,既没想见我也没有开口求我。你若不把我请到村寨中为那里的族人治病,哪会有这段机缘?”

金毛巨狮一副很憨厚的样子,在奔跑中点头道:“既然师祖您都这么说了,那倒也是!”

在山野中穿谷过壑、上下跳跃攀援,越过了从西界山进入西荒最艰险的一段路途,若按平原上的直线距离虽不算太长,但金毛巨狮也跑了一天一夜,倒也节省了虎娃不少脚程。终于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地点,便是虎娃以剑符斩杀肖神的那片战场附近。

虎娃又叮嘱了九灵一番,这才目送金毛巨狮再度奔入山林,他也转身走向了来时的路。来时是冬季,而此刻春分时节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山中已春暖花开,四处一片繁茂景象,西界山一带虽人烟稀少,但风光却是极美的。

虎娃来时并无这么多风景可赏,而且他是被两名六境妖修追得一路逃命,既无心情更无闲暇去留意沿途所见。此刻的心境是完全不同了,虎娃背手神行,看似就是在山中不紧不慢地散步,沿西界山往东,山脉两侧的风光尽收眼底,元神舒展于天地间感应着万事万物。

既是一番潇洒行游,速度虽不慢,却当然没有当初狼狈逃命时跑得那么快。虎娃沿西界山走了两个多月,看山花从山脚呈波浪似地绽放,渐渐将那鲜艳的色彩蔓延到山顶。繁花过后草木结出了果实,山中有很多李树,虎娃一路摘食了不少酸甜可口的李子尝鲜。

今年的虎娃已经十七岁了,个头比去年明显又高出了一截。当他离开西荒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也发生了某种变化,有一种气息被收敛于无形,便是他从武夫丘刚回到巴室国后,周身神气所散发的那一股锋芒杀意。

与神木一族相处了这么久,每天都帮村民们做那么多事情,虎娃本就有查探人心之能,当然也能从别人的反应中察觉自己给他人的感觉。更何况自悟纯阳诀入门后,其感知更是能直透人心欲念所求。

虎娃不仅发现了别人的各种问题,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才能将这剑意锋芒气息威压敛去。这就像他的师尊剑煞,其神气中的锋芒威压宛如一柄出鞘的神剑,但平常时人们所见到的剑煞,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砍柴老头。

如今的虎娃虽然个子长高了,但沿途村寨的民众见到他,不会再感受到那种锋芒威压。他的神情气质反倒更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就如他刚刚走出蛮荒来到巴原时那样。

回顾此番西荒之行,名震巴原的象煞太乙,竟然成了自己的传人。虎娃被两位妖修撵着逃命一趟,归来时便成了象煞之师,这个身份说出去不得吓倒一片啊?但虎娃并不打算将这件事说出去,更不想透露那位神秘高人青先生的身份来历。

不仅是因为说出去也没人敢信,且太乙正在闭关历劫,假如他如今的状况以及原身所在被人获悉,说不定会招致莫测之祸。谁知太乙这八百年来,是否曾在有意无意间结下过什么厉害的仇家呢?

虎娃此番还真是收了一个便宜徒弟,但再仔细想想,这个徒弟也收得太不便宜了!世上也有晚辈成为一代高人者,那些尊长也就很少有人敢招惹了。但虎娃这个徒弟威名太盛,如今不仅难以说出去,有什么事更是指望不了他来帮忙,尚不知还要等多少年才能再相见呢。

想当年象煞成名,是因为郑室、相室两国之战,西界山也因他而得名。太乙一夜之间连闯两国军营、掳走两位国君,并将他们扔在一株参天巨木上要商量出个结果来,不然就得呆在那儿。最后太乙又应两位国君之请,手指远方山脊划定疆界。

在传说中,这是多么神秘莫测的高人风范!可是虎娃现在明白了,这完全是以孩子脾气才能做出来的事——将两位国君抓走,扔树上让他们自己打架,直到打出结果。但太乙就是以这般孩子脾气行事,却威震了巴原,他也成为了传说中的巴原七煞之一——象煞。

所谓的“巴原七煞”其实有八个人,因为最早的清煞已隐迹百年不现,后起的赤望丘高手星耀又被人们称为星煞。虎娃如今也算见过不少高手了,包括武夫丘上的诸位长老、长龄门宗主长龄先生、巴室国工正大人伯劳、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追杀他的那两位妖修肖神与羊寒灵……

这些高人皆有六境以上修为,但是被称为巴原七煞者,一直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虎娃曾亲眼见过星煞、仓煞、剑煞、象煞,而且他早有猜疑,家乡的山神很可能就是早已隐迹的清煞。这些人被称七煞,恐怕并非偶然,不仅因其修为也因其威名与手段,他们都曾威震巴原。

巴原上有没有比“七煞”修为更高的高人呢?当然应该是有的。虎娃听说星煞刚刚成名时,也只有六境修为,玄煞当年刚成名时也差不多。而他自己的徒弟象煞,至今还没有突破八境修为。可是一般的高手恐怕无法与他们相比,就像如今的虎娃虽只有五境修为,但通常的五境修士是很难与之相提并论的。

比如追杀虎娃的肖神,论修为法力也算很不错了,但以他的气魄胆略,恐绝对与巴原七煞的身份名号沾不上边。虎娃也感觉很庆幸,幸亏追杀他的两名高手皆是蛮荒妖修,如果换成修为境界相当的大派宗门修士,他当初恐怕都没机会逃出彭山。

虎娃亲眼见过长龄先生御神器飞天,也亲手使用过圆灯先生炼制的符石,这两人的修为法力也许并不比那肖神强多少,可是大派宗门传承的积淀,使他们所拥有的资源以及掌握的手段,远非蛮荒妖修能比。若是换作武夫丘上的几位长老来追拿虎娃,虎娃当时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虽然斩杀了一名六境高手、又收了象煞为徒,但虎娃并未因此而自傲,反而有所警醒,感觉今后行事决不可张扬,就连神气中的剑意锋芒都收敛于无形了。

虎娃在树上摘了一颗又大又红又圆的李子,像个馋嘴的孩子般一边拿在手里啃着吃,一边闲逛般往前走。这里已经到了西界山的东端,离孟盈丘的地界不远了,虎娃准备转个方向绕过去,从另一条路线进入巴室国。

虎娃正走着呢,前方的山石后面突然蹦出来一条大汉,手持一柄带着利齿弯钩的爬犁状法器,拦住了去路。其实虎娃早就知道他躲在那里了,看上去是个人,原身其实是一只山猫。这种动物在山中很常见,虎娃已经见过很多妖修,既熟悉其气息,便能看破其来历。

好端端地走路,突然蹦出来一只猫,虎娃就像没看见他似的,一边啃着李子一边继续走,直朝着那大汉过去了。虎娃是不可能看不见来者的,那大汉也被他这种毫无反应、漫不经心的态度给激怒了,仿佛觉得自尊很受伤,昂首挺胸向着虎娃发出“嗷”的一声吼。

是“嗷”而不是“喵”,这位妖修也算是修炼有成,吼声的威力甚是惊人,能震伤形骸、冲击元神,修为不足者可能会口吐白沫、当场抽搐倒地。虎娃终于停下了脚步,将刚咬到嘴里的一块李子肉嚼碎了咽下去,抬头道:“你这只山猫,叫什么呢?”

那大汉发出震吼也是想威慑虎娃,不料对方并无反应还问出了这么一句话,他气得蹦了起来道:“你这小娃子,竟敢说我是山猫,我分明是一头豹子!”

随着话音落地时,大汉已化为了原身,身形不算尾巴,从头到屁股有五尺长、两尺多高,浑身的皮毛上布满了云朵以及圆斑状的纹路。就算是与普通的豹子相比,它也算相当壮硕了,普通人见了定会认为它就是一头雄健非凡的花豹。

虎娃却笑了:“你当我不认识妖怪吗?就算你修炼有成、原身壮硕异常,但还是一只猫啊。只是长着这样的花纹,个头大,看着像豹子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