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4章、传法赐器(下)

虎娃在山中施法救治神木时,金毛狮子其实也躲在远处观望,相当于为他以及那株神木护法。太乙脱离原身之困,来到这小院之前便给九灵发了一道神念。金毛狮子意识到自己的算计成功了,但虎娃付出的代价远远超出他的想象,有点把这妖修给吓傻了。

九灵知道师尊来见虎娃了,却不清楚自己回头会怎么被收拾,很忐忑不安地猫在附近的树林里等待,未得召唤不敢现身。太乙与虎娃在院中说话时施展大法力隔绝了内外声息,九灵不仅听不见而且也看不见。

此刻师尊突然以御神之念召唤,告诉了九灵院中所发生的事情。这头金毛狮子惊诧了片刻便大喜过望,张着大嘴耷拉着舌头,晃着一根刷子似的尾巴,啪嗒啪嗒就从树林里跑了出来,纵身越过院墙,落入院中时已化为人形,直接拜倒在虎娃面前,很痛快地给师祖行礼。

虎娃笑道:“九灵,你刚才从林子里跑出来的样子,还真像此地孩子们对你的称呼,就是头大黄啊,我差点以为你是小花的亲戚了……你既然叫了我这声师祖,也不能让你白叫,总得给你一点见面礼。”

九灵赶紧抬头道:“多谢师祖,但您是不必再赐给九灵什么了,您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今日若不是师尊召唤,我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见您。”

太乙呵斥道:“心里不好意思,难道就能躲着不见了吗?我将要闭关脱胎换骨,无法追随师尊远行。那么你这头金毛狮子,便追随在师祖身边、给他当代步的坐骑吧!”

虎娃此番西荒之行,也是被九灵这头狮子给算计了,但虎娃后来已看穿了九灵的用意,倒也没什么不愿意的,而且看如今的结果他也并不吃亏,神秘的高人青先生成了他的传人,这头有五境修为的金毛巨狮更是成了他的徒孙。

听了太乙的建议,虎娃笑着摇头道:“如此就不必了,在这里骑着一头狮子满山跑倒也没事,要么没人看见,就算有人看见也见怪不怪。但我若在巴原上骑着九灵的原身行游各地,所过之处,恐怕会将众人吓得四散惊逃的,未免太过张扬了。如今我并不想这么引人注目,前番在彭山深处莫名被两名妖修堵截,就是教训呐。太乙你此番闭关,还不知要用多少时日,此地须有人护法,以防意外,也只有九灵最合适了……九灵,我想问问你,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巴室国,你是喜欢留在这里呢,还是更喜欢巴原?”

九灵低头答道:“师祖亲眼所见,我是脑门上顶个大包回来的。若是行游玩赏,我当然喜欢在巴原各地多走走,但若是常驻清修,我当然更喜欢住在这里,因为早就习惯了。”

虎娃:“那就不必再多说了,你就留在此地为你师尊护法,等将来若有机会,再到巴原上行游吧。我临行之前会告诉文杰族长一声,神树的枯槁之症我已出手调治;但他们所祭奉的神树若想恢复,恐怕还需要多年时间。否则太乙一闭关,村民们便不知有多久见不到那株神树了。”

太乙:“不必师尊亲自去打招呼,让九灵去说一声便是。从现在起,也不必他们每天日出与日落时全族跪拜皆唱诵赞歌了,那也耽误了平常不少事情。至于他们按祖先传统拜祭神树,那就每年春夏秋冬继续去拜祭吧,我闭关之前会施展神通,每年四次于山中幻化出巨树身形。”

虎娃点头道:“如此是最好不过,我也就能放心离去了……太乙、九灵,你们先随我进屋,我有法诀要传,也有见面礼相送。”

村民们并不知道虎娃已经回来了,而青先生也出现在院落之中。接下来的七天,虎娃做了一件事,他取出从武夫丘上带来的十二枚特异剑叶,皆是尚未炼化的天材地宝,当着太乙和九灵的面,从炼化其物性纯净开始演示。

他一边演示一边现场讲解,将修行以来诸般炼器心得尽量传授,由剑叶而成剑器,由剑器而成剑阵,由剑阵而成剑符。若是换一名修士炼制这等剑符,肯定要分几个步骤,先将所有的制符材料都准备完全,再闭关凝神施法,以完成最后一步,不得受任何打扰以防不慎损毁。

可是虎娃倒好,将炼制天材地宝直至最后的演化剑阵、封印大神通法力成符一气呵成,不仅眼前坐了两个人,而且他还一边制符一边对这两人演示并讲解玄妙。在通常情况下,这些本应在事后以神念心印传授。

太乙凝神专注,丝毫都没有敢打扰虎娃;九灵几次忍不住想发问,都被太乙及时以神念制止。太乙本人也曾炼制过符叶,很清楚这个过程既艰难又惊险,但看虎娃的样子却是随手施为,其修炼根基之精纯、炼器手法之娴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七天之后,虎娃炼成了一枚剑符,将之赐给九灵道:“这便是师祖送你的见面礼,我以前随身带的全用完了,只有现场给你炼一支了,幸亏身上还有这么多叶子。你也有你师尊所赐的符叶,但那符叶的威力太大,在一般情况下用掉未免太可惜。以后遇到什么状况搞不定,可以先试试师祖赐你的剑符,假如还搞不定,再用你师尊赐你的符叶。当然了,这些都不用,就凭自己的本事最好。但你要注意,师祖给你的剑符蕴含的威能就是剑意锋芒,仅用于斩杀对手,可不能乱来。而你师尊所赐的符叶,不仅可以绞杀对手,还有其他的妙用,你一定要分清楚场合。”

九灵接过剑符连连称谢。此剑符是虎娃赐给徒孙的礼物,而现场炼符与讲解心得的过程,便是他对弟子的传授。此时已过去了七天,虎娃看出太乙有些坚持不住了,也到了该告辞的时候。

当他推开屋门又走到院中时,太乙拜道:“师尊,弟子恐怕不能再随您远行了。此番闭关,不知多少年后才能相见。”

虎娃问了一句:“你此前闭关,最久用了多长时间?”

太乙答道:“若论现实中的岁月,我所能记得的,便是四境化形之前的深寂定境,可能是近千年。而此后的八百年中,最长的闭关便是突破六境修为时,反反复复多次闭关,每次只是一弹指而已,现实中的岁月或可不计,但在定境中却前后度过了两千年。且这两千年一样有寿元流逝,若我是其他修士,可能早已在定境之中坐化了。”

虎娃吃了一惊,他曾听山神说过,从五境突破到六境的关口很特殊,那奇异的定境在外人看来往往只有一弹指的光阴,但修士本人在定境中的经历说不定有很多年,这弹指之间就会消耗多年的寿元。

假如修为心性不足,没有那等破关的机缘,很多人是不敢轻易反复尝试的,否则修为未破六境,便在定境中坐化了。山爷五境九转圆满之后,数十年未突破六境,恐怕也是一直没有把握去冲击这道关口,并没有时时都在尝试。

但对于一般的修士,能够迈进这道关口就是一种巨大的成就,虽然每次都会在定境中度过很长时间,但也从未听说有谁像太乙这么夸张的,反反复复累计起来,在破关的定境中竟度过了两千年。

也幸亏太乙的原身是一株青冈橡,本身的寿元便能以数千年计,而且他修炼有成寿元更长久,后来又以大神通法力专注于修炼原身。

虎娃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问道:“你此番闭关脱胎换骨,不会再这么夸张了吧?”

太乙答道:“多谢师尊点化,我已有所证悟,不再是那么反复试错。若以人间岁月计,若能成功,应该不会用多久。我的原身受枯槁困扰已有二十年,此番闭关估计要用差不多的时间,短则十几年、多则几十年。”

虎娃略有些无语,这还不够久吗?多则几十年弄不好就是近百年,除非是修为高超、寿元长久之人,否则还真说不定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以虎娃的修为又修炼了菁华诀,若不出什么意外,倒是能等到太乙再出关的。

太乙这次并没有走到屋子后面的静室中、由那法阵穿回去,而是直接就拜在虎娃面前消散不见。草木之精的化形灵体,在没有突破八境修为之前,不能离开原身太远、太久,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以原身为立足之地的神识可及范围内,直接就能回到原身之中。

见师尊已经回去闭关了,九灵又化为金毛巨狮的原身道:“师祖,我再送您一程吧。”

虎娃点头道:“那好吧,你把我送到当初相遇之地就可以了。这段路也不短,你也得跑一天多呢。”

虎娃跳到巨狮的背上端坐,金毛狮子跃下高坡、穿过村寨田园向西界山而去。他们皆施法隐匿了行迹,并没有被村民们看见。只有正在田间劳作的族长文杰似有所感应,朝着他们跑去的方向悄然行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