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4章、传法赐器(上)

世间的师徒传承,弟子出山时师尊会赐予法器,这也是出师的一种象征,而虎娃可是赐予了太乙以不死神药炼化成的十三件神器啊!太乙连还都还不回去了。弟子修为高于师尊者,世间也不罕见,就算虎娃修为低微,太乙又怎么不待之以师礼?

最重要的是,虎娃完全有资格指引太乙的修行,不仅是将来,也包括现在。假如虎娃今日没有来到西荒,太乙恐难有机会脱胎换骨成功。而且虎娃是自悟修行,其修炼根基谙合大道之本源。

历代天帝所传的各门秘法,菁华诀、大器诀、灵枢诀、吞形诀、纯阳诀,虎娃几乎都悟出来了。拜入其人门下,便是与道相近啊,这样的机会太乙怎能错过!在相应的修为境界中,所能修炼的各门神通秘法,几乎就没有虎娃不会的!有些大神通就算虎娃如今施展不出来,也能窥见其将来的境界玄妙。

所以拜在虎娃名下,并不是虎娃教不了太乙,而是看太乙将来能不能领悟与学会那么多了。要知道就算以象煞的身份,其中任何一门秘传都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更何况是能直接向自悟道法者本人求教呢?

待到虎娃突破六境大成修为、掌握了神念心印手段,自可将那些玄妙难言的秘法境界清晰地传授给太乙。就算虎娃如今只有五境修为,不用神念心印,已经可以给太乙很多启发。结合自己的修行根基,若再闭关参悟一段时间,太乙应当亦可自悟纯阳诀了。

在虎娃为太乙调治枯槁之症的过程中,太乙对菁华诀、大器诀、灵枢诀也朦胧有所悟,因为虎娃是以类似于暂时夺舍的方式,施展这些秘法洗炼他的原身,这也近乎于某种神念心印传承了。

尤其是大器诀,太乙虽尚未将之完全参透,但对其玄妙已体会得相当清晰,若是脱胎换骨成功,也有自悟求证的可能。若是虎娃突破六境之后,再给他一番清晰地点化,那么太乙将之修炼大成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所以太乙并不仅是以师礼尊虎娃,而就是很明确的要拜虎娃为师。假如这样,虎娃的交代便是师命,那么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虎娃不欲为天他人所知的很多隐秘,也就不必担忧外泄了,这些本来就应是从正式的师徒传承中获得的。

这样的神念印入元神,虎娃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倒不是在想如何回绝太乙,而就是完全因意外有些呆住了。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太乙行拜师礼已毕。虎娃既没有阻止,便等于答应了,略有些不知所措的扶起太乙道:“这,这……您又何必一定要拜我为师呢?”

太乙:“师尊,您怎能称弟子为您呢?”

虎娃:“我在巴原上亦有师尊,便是武夫丘宗主剑煞先生。您既是我师尊之友,又怎能称我为师尊呢?”

太乙露出天真的笑容道:“我还见过武夫大将军呢,照您这么说,难道还不能与剑煞为友了?从世间的师徒传承而言,您可以只传我自悟之道法,不传武夫丘秘法便是。那我也就不必去论武夫丘的辈序了,与剑煞之间,以道友相称即可。”

虎娃:“这样也行?”

太乙反问道:“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虎娃点头道:“那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太乙惊喜道:“那您就是答应了,弟子拜见师尊!”说着话他又拜了下去。

虎娃一把将他捞起来道:“你已经拜过了,就不必总拜了,否则还怎么好好说话?……真没想到此番西荒之行,我竟收了你这样一名弟子!”

太乙笑嘻嘻地补了一句:“而且是您的亲传弟子!”

在世人看来多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这两人几句话之间便已是既成事实。恐怕举世高人之中,也只有象煞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因为他就是一个孩子,以一颗童真之心见证世间万物,并不觉得自己拜虎娃为师有什么不对劲的。

而恐怕也只有虎娃才会答应这样的请求,他本人其实也是一个孩子,自悟修行谙合大道本源,传于弟子的便是这样的指引。

只要是能接受这种指引、又愿意接受它的人,虎娃并不在乎其身份地位,既不在乎其身份有多低微,同样的道理,也不会在意其有多么的尊贵显赫。以这样一种心境做出的决定,也是严肃而认真,绝非普通的儿戏,就是按照世间的师徒传承关系。

虎娃摸了摸后脑勺道:“我也拜过师,了解一些讲究也是很有道理的。拜师仪式上,尊长需要赐器,我赐给你什么法器好呢?”

太乙赶紧答道:“这就不必了,师尊已赐予了我那么多件神器。”

虎娃:“可是那些已经被当做不死神药用掉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个罐子。这可不是个普通的陶罐,它是以生长五色神莲的泥土炼化成的法器、吸收了万年常清之泉的妙用,而且还可以继续炼化。对你来说,恐怕是最有用的。”

说着话他拿起了身边的一个陶罐,盖好盖子递了过去。这是虎娃平生所炼的第一件法器,从兽牙神器中拿出来之后,如今就放不回去了,所以就拎回了小院。此刻便顺手赐予弟子,其神通妙用还真是最适合太乙。

太乙赶紧以双手接过,下拜道:“多谢师尊赐器!”

虎娃:“我也不能只给东西,而不教东西,该传你什么秘法呢?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本门秘传,只有从大道本源中所悟。”

太乙:“师尊不必着急,你已经教了我很多了。”

虎娃:“既然是拜师嘛,当然要教你一些东西。我在武夫丘上拜师之时,师尊剑煞发现已经没什么好教我的,便赐了我一枚剑符和一门他年轻时独创的磨刀功。至于我嘛……既然给了你这个罐子,就和你说说我是怎么炼化这个罐子的,传你迄今为止我所感悟的炼器之法。

你若是都学会了,将来可以继续炼化此器,将它炼化为一件上品宝器,若将来你能踏过登天之径,还可将之炼化为一件神器,因为它的材质本就可练就神器之物。还有啊,我在山中看见你原身上落下那么多雷击木,那些是你运转八百年所修炼的大法力对抗天雷劈击时,无意间凝练成的天材地宝,将来也可以炼化成最适合你使用的法器。

你既然能够炼成那么厉害的符叶,对炼器之法当然也很擅长,为师只是谈一谈我的心得体会,和以往炼制种种器物中的感受,你可自行印证……对了,还有炼制符叶之法,也可以将我所知都教给你,并非武夫丘所秘传……”

当虎娃想教太乙什么时,感觉有很多东西可教的,自大道本源所悟中,抽出来一门可以形成体系的修炼之法,仿佛都可以成为完整的传承。只是如今他自己尚未突破六境大成修为,没有将之印证清晰。但这对于太乙来说倒不是大问题,因为太乙早已拥有大成修为。

也就是说,虎娃传授太乙一门自悟的修炼之法,只要没有偏离大道本源,太乙自可将它印证清晰,成为世间一门完整的秘法传承。从后世传人的角度看,这样的传人当然是最好的,可将虎娃所悟印证为完整的修炼体系,并以神念心印的方式继续传下去。

但在短短时间内,虎娃也不可能教太乙太多东西,只能专注于一途。因为他看出来了,太乙目前尚不能远行、更不能久待,只是暂时化形而出来到这里相见,其实原身仍在历劫,须一番闭关修炼才有可能真正地成功脱困,并突破化境修为。

这意味着从虎娃此番离去之后、直至太乙突破化境修为之前,师徒便不得再相见了。

说了半天,虎娃又想起一件事,微微皱眉道:“你拜我为师,那么你的弟子九灵怎么办呢?”

太乙很干脆地答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当年他也不知是从哪儿跑到深山中,被一位大妖所伤,我救了他并把他带了回来,指引其修炼,他就是我的亲传弟子。如今我拜您为师,他当然就是您的再传弟子。我跟随您所学所悟,将来也会传授给他。”

说着话,太乙站起身一挥手,有一道御神之风吹出了小院,从高处的山林间扫过,风中的神念带着一句话:“九灵,快来拜见师祖!”同时也解释清楚了前后的情由——彭铿氏大人为何会成为九灵的师祖?

其实九灵就在附近的山林中猫着呢。前段时间虎娃为神树治疗原身枯槁之症,将村民们都打发走了,但在春祭仪式上却没见到金毛巨狮。虎娃也不笨,文杰族长率领全体族人开口相求时,他就意识到九灵请他到西荒做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是有目的的。

那头金毛狮子,表面上装得很憨,其实一直在跟虎娃耍心眼呢。虎娃倒也没生气,因为这也不算什么坏心眼。这三个来月的经历,虎娃本人也是大有收获,五境中的修为法力突飞猛进,更是领悟了纯阳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