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3章、我想拜您为师(下)

太乙回答了虎娃的问题,又问虎娃道:“您做客的这几个月,村民对您提出了那么多只有向神灵才会提出的要求。您如今又领悟了纯阳诀,那么今后是否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修炼呢?”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以虎娃在神木一族的经历,其实只差一步就能成为世人所谓的神灵,而且这一步他很轻松地就能迈过去。他已经了解了羊寒灵从一头懵懂的岩羚成为横连山山神的详细经过,也见证了此地村民对神树的百年祭拜。

虎娃斩了一位山神,重创了另一位山神并让她立誓离去,如今又救治了一株神树、与神树之灵太乙在这里讨论修行。这些“人”就是所谓的神灵啊,和他们讨论有关对神灵的信奉问题时,感觉颇有些怪异。

但也只有和这种人才能真正讨论清楚,因为与“神”才能论神,假如是和那些祭奉神灵的世人讨论,有很多问题是没法说的。而在虎娃眼中,肖神、羊寒灵包括太乙当然不是真正的神灵,他也不会像山民们那样去祭奉膜拜他们。

当某人拥有了近乎神灵的地位,往往就不会再像普通人那样毫无条件的信奉神灵,却又希望世人对神灵的信奉更加虔诚。这是世间很常见的一个问题,或可被称为——祭司的困境。

在世人眼中地位与神灵最近、甚至可以代表神灵的人,往往是内心深处最不信奉神灵的一群人。在普通人眼中,他们是祭礼的主持者,能代表凡人与神灵沟通并传达神灵的指引。若那神灵并不存在,或者对神灵的祭奉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人们多希望的回应,又或者那所谓的神迹根本就不是神迹。这些只有祭司最清楚,地位越高的祭司则越清楚。

虎娃见过这种事情,他从小就知道。山爷是路村的族长,也是代表族人祭奉山神的祭司,后来成为山水城的城主,也是那一整片蛮荒地位最高的祭司。自从虎娃来到路村后,山爷就很清楚,山神已经隐寂了。但是各部族民众却一直不知情,仍像以往那样虔诚地祭奉着山神。

山爷当然知道,蛮荒中的山神是存在的,但他也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所谓的山神应该只是一位修为高超的修士,连自己都受重伤。山爷没有将这一切告诉族人,还提醒花海村的族长蛊辛,不要将山神隐寂的消息说出去。

现在虎娃明白了,在他出生之后,路村以及山水城真正的庇护者是山爷,还有水婆婆与蛊辛等人。而蛮荒族人对山神的虔诚祭奉,可能也是身受重伤的山神尚能残聚元神之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么人们心目中所期待的神灵是什么样的?他们又在膜拜什么样的神灵?世间高人如虎娃者,又可成为什么样的神灵?这些都是很耐人寻味的问题。

假如虎娃愿意,只要略施手段,找个地方当“神灵”很容易,因为他不仅悟出了纯阳诀,而且对这些门道都清楚得很,所以太乙才会问他这样的问题。

虎娃苦笑着答道:“神木一族并未把我当做神灵,因为他们向我提出请求时,得到的一切帮助太容易,就像平常人与人之间打交道一样,无需向我祭奉膜拜。”

总有无穷无尽问题的太乙又追问道:“如果您要求他们祭奉,或者您走了之后呢?像您这样的人,若成为传说,也会成为后人所期待的神明。”

虎娃沉吟道:“别说我,其实您这位青先生若从此不再出现,包括您的弟子九灵、那头金毛巨狮,将来都有可能成为此地族人祭奉的神灵。这不仅是对往事的感慨与感激,也是人们心目中的期待与寄托。我们所听到的各地传说,某人在某地做过哪些事情,当他离去之后,才会有人意识到——那是一位神灵。”

太乙笑着点头道:“是的,很多传说都是这样的,你我也可能成为其中之一。但是您打不打算以这样的方式修炼呢?对世间以神道设教之事,又是怎么看的呢?”

两人不知不觉间已长谈了一夜,远方的西界山一带天色已露出微白。村里的鸡叫了,六座村寨中的神木族人已经起床,他们正在长者的率领下,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跪拜,齐声唱着那首颂歌。近两千人虔诚的声音在谷地间飘荡,当然也传到了这座小院中。

虎娃无形中有一种感应,面前这位草木之精形容变得更加鲜活,身形外也正在凝聚一种无形的气息,就像一道看不见的、却能与形神相融的虚影。这好像一场凡人与神灵的对话,而所谓的神灵却在向一个凡人请教有关神灵的问题。

虎娃答道:“面对天地万物时,人当有敬畏、感激与求索之心,正如道友这八百年来的修行。面对世间诸事时,人也应有寄托与期待,敬奉神灵实际上也是人们期待自己能够将所面对的问题解决得更好。而对于你我,只看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敬奉。

若是在祭坛上放一个冷猪头,便期待通过祈求神灵得到山中所有的猪,这是人间最大的贪欲了。神道设教,对于所谓的神灵而言,只是在世人心中留下了一种指引;而对于世人而言,是如何去看待与实现自己的祈求。

对这个问题,我如今也仍在观察与思考中,尚不能回答;假如今后有机会,您再来问我或我再来问您。但我本人并无意成为我所见到的这些神灵。

至于纯阳诀,既然是包含在大道本源中的一种修炼之法,那么以此印证修行也无妨。就算后世传人祭拜我,也是因为我所道之本源的指引,而非我本人就是代表了大道之本源。——我如今的感触就是这样。”

太乙站了起来,将座下的那块石头挪到了一旁,很认真而严肃地说道:“先生,我想拜您为师,请您不要拒绝!”随着话音,他已经跪拜在虎娃面前。

虎娃愣住了,一时间甚至忘记了伸手去搀扶。这样的要求让他没法不震惊,这是他到西荒以来,所遇到的这么多人、提出的这么多要求中,最出乎意料的一个!

若论年岁,太乙原身已在天地间生长了八千年,就算是通灵化形之后的岁月,也有八百年啊。太乙通灵化形时,还是巴原上蛮荒未开的时代。若论修为,太乙早已七境九转圆满,如今正处在即将突破化境的关口,而虎娃仅仅是一名五境修士。

若论身份,太乙是百年前便已成名的巴原七煞之一、威震巴原的前辈高人。他不仅参加过当年盐兆亲自主持的国祭大典,而且与虎娃的师尊剑煞年轻时就有结交。这样一位前辈高人,若说出想收虎娃为徒的话,倒是不会令人太感意外,可他竟要拜虎娃为师。

太乙这个聪明的孩子,又怎会想不到这些?他开口提出的请求便伴随着神念,自问自答了在世人眼中看来的种种疑惑,并指出那些都不是虎娃拒绝收他为徒的理由。

虎娃刚才提到了“后世传人”,那么太乙要成为的便是他的后世传人。若是此番脱胎换骨成功,太乙仍拥有超出世人想象的长久寿元。草木之精与人不同,太乙一番闭关参悟,可能就是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若虎娃只是普通人,甚至都没机会再见到他。

所以对于当世之人而言,太乙这个孩子既是前世之人、亦是后世之人,甚至可能在很久远的后世中出现,到哪里去找他这么合适的后世传人呢?

太乙对于年岁长幼的概念,与世间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他若认识一个人,很可能早已结识其祖先,同样也可能会结识其子孙后代,所以不可能拘泥于人间的辈序。而且他一直就是一个孩子的形容与心境,在虎娃面前并没有把自己当成长辈。至于虎娃与世间其他人的辈分,既跟太乙没关系,太乙也不在乎。

正因为太乙有这样的经历与心境,所以他也不会计较虎娃此刻的修为高低。太乙所见的或听说过的很多高人,比如剑煞,当年两人结识时,剑煞亦未突破六境修为,但他如今已是一位化境高手,其修为远在太乙之上了。

太乙甚至可以说,如今巴原上修为比他高的人,当年都有修为不如他的时候。历代天帝,太昊肯定是在太乙化形之前出世的,神农则不好考证,但轩辕、少昊、高阳可都是在太乙化形之后出世的,难道这些人还没有资格成为太乙之师吗?

所以太乙关心的,只是他与虎娃之间的关系。他若能拜虎娃为师,那可是占了大便宜啊,所担心的只是虎娃会不会拒绝?

虎娃为其调整原身枯槁之症、并解答他的困惑,不仅是帮他度过了难关,且是再生之德、再造之恩,更是修炼中的点化与指引。这些往往是只有尊长才会为晚辈做的事情,而虎娃不仅做了,且做到了,那他便是太乙心目中的尊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