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2章、我是一棵树(下)

虎娃被太乙的样子逗得笑出了声,又问道:“你现在明白了吗?”

太乙皱着眉头眨着眼睛道:“你难道是建议我在神木一族找个姑娘结亲?”

虎娃哭笑不得道:“我倒不是这个意思,能做到的事情未必需要去做,只看你愿不愿意了。”

太乙又起身跪拜于虎娃面前道:“其实我已经明白了,这就是您先前所说的脱胎换骨,正是我修行中的困境。如何迈出这一步、迈出这一步之后会怎样,我此刻已有所参悟。”

太乙的阅历,比虎娃丰富太多了,但他一直就是个好奇的孩子,瞪大眼睛看着世间诸事。其实他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总是不自觉地以一棵树的角度去看问题,于是在他人看来,这孩子好像太傻了,因为别人不会像一棵树那样思考。这本也没什么错,因为他就是一棵树。但达到七境九转圆满修为后,便受困于原身之限。

虎娃赶紧伸手搀扶道:“道友何必又行此大礼!”其实太乙的问题对虎娃也很有启发,因为虎娃是一个人,到了七境九转圆满之后也会遭遇这样的困扰,只是表现的形式不一样。

太乙答道:“您可为我师,点化之缘又怎能不拜?……其实吧,我虽然已有参悟,但还有个小问题想请教您。我这八百年来所遇之人,不论修为高低、年岁长幼,恐怕也只有你才能回答。”

虎娃:“哦,这么玄妙的小问题,究竟是什么?”

太乙:“请问不死神药是长生者吗?不死神药是否也能通灵修行?若是那样,其草木之精岂不是一出现便已求证长生?”

话音所伴随的神念中,还介绍了他所听过的、有关不死神药的各种传说。虎娃这才知道,传说中的不死神药共有五种,除了琅玕、五色神莲、离珠,还有另外两种——玗琪与服常。

而太乙的这个问题,还真的只有虎娃才好回答,如今世人恐怕没有谁比他对不死神药更了解。虎娃眨着眼睛想了半天,这才沉吟道:“传说中的不死神药我见过两种,便是琅玕果与五色神莲,不仅吃过,也曾炼化为能与形神相融的神器。不死神药所谓的不死,是指在适合的环境中,它的生机寿元无限,但并不是吃了之后便能求证长生,否则你我现在就成仙了。我见过服过离珠神药的国君后廪,他在服用离珠四年后还是离世了。”

太乙:“我不是想问人服用了不死神药会怎样,而是不死神药本身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是否已求证了长生?”

这个问题太难了,虎娃又想了好半天才开口道:“我也不敢认为我现在的答案就是对的。但你的问题使我想到了另外很多问题,天地长存,那么天地是否也求证了长生?天地间的一阵风、大海中的一滴水,也可百万年常在,化云成雨轮回不灭,那么风和水是否求证了长生?

一件神器若没有损毁,其质地也是常存不朽的,那么神器便求证了长生吗?当然不是这样,因为它们并非生灵。而不死神药却是以生灵的形式出现,且能寿元无限,服之还能助益修行。在我看来,它们就是天地间某种法则所显化。

不死神药并非不死,若是离开了适合的生长环境,就会化散消失,甚至不像世间其他的草木那样还留下枯槁的遗迹。所以我认为它们是天地间长生法则的一部分,而本身并非长生者,恐怕也不会通灵修行。”

太乙嘟着嘴道:“我想插句话,假如,仅仅是一个假设,假如某株不死神药能像我这样通灵修行为草木之精,又会怎么样呢?”

虎娃反问道:“假如是这样的话,我将不死神药移出适合它生长的环境,那么其原身化散消失,那草木之精又会如何?”

太乙:“那它当然就没了啊!比如我的原身若是枯槁消亡,我也就没了,除非……”

虎娃:“除非什么?你继续假设。”

太乙:“除非它一步步修炼,到了七境九转圆满之后,一样要超脱原身族类之限,然后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而求证长生,成为原身是不死神药的一位仙家。”

虎娃:“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为何还要问我?”

太乙:“不问不明白啊,这一问就明白了!但我还是想问,不死神药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还真是个孩子,问题问了一圈又转回来了,虎娃拿这个孩子也没脾气,只有叹息道:“我刚才已经说了啊,它们是天地间某种长生法则所显化,所以才能寿元无限、且能助益修行。别的不死神药我不清楚,但琅玕和五色神莲我很了解。太昊与神农天帝定然也思考过你所提出的问题,他们得出的答案便是菁华诀与大器诀。”

“琅玕可采炼天地间的生机,凝结成琅玕果,太昊天帝从中悟出了菁华诀,以教人修炼生机。五色神莲是天地间最精纯的物性凝结,可补益凝练本元之气,神农天帝从中悟出了大器诀。不瞒你说,我也是这么悟出来的。有大道本源先天而存,后人所行才能谙合于道,就像一盏灯……”

虎娃又对太乙讲了一个传灯的故事,便是他第一次看见“灯”时山爷对他说的那番话,听得太乙是直眨眼,后来又瞪大眼睛凝神而思,唯恐错过虎娃所说的每一个字。这位高人虽然是个孩子,但这只表示他的形容心境,而以他如今的修为,当然不仅聪慧且很明事理,有些事情不需要虎娃多说,稍有点醒或启发就可以了。

比如虎娃并没介绍自己的出身来历、在哪里见到过琅玕树和五色神莲,又怎么以凡人的修为将之炼化成与形神相融的神器?太乙当然明白这些都是大隐秘,所以干脆就没问。

听完“故事”之后,又过了好一会儿,太乙才接着问道:“琅玕所显化的天地法则便是菁华诀,五色神莲所显现的天地法则便是大器诀。那么历代天帝所传的灵枢诀、吞形诀、纯阳诀,是否也与另外三种不死神药有关呢?因为在传说中,各位天帝皆拥有不死神药。”

虎娃:“我也没见过另外三种不死神药,但你说的非常有可能,有机会见到便要好好研究一番。我听高人介绍过灵枢诀的玄理,修行中也曾有所体会,若方才我们对纯阳诀的猜测没错,那么我也窥见了一丝门径,将来见到别的不死神药正可印证一番。至于吞形诀,有机会再去多了解吧。”

太乙纳闷道:“先生,您不是已经练成了吞形诀吗?”

虎娃反问道:“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太乙:“不是听谁说的,就是我亲眼看见的啊!您被两个妖修追到西荒边缘,我虽困于原身不能化形而出,但那已是我的神念所及之地,我能看见你们,那样的异事又怎会注意不到?你当时化为一头駮马之形狂奔,可不是我刚才变成小树苗的幻化之法,就是吞駮马之形,拥有駮马原身的天赋神通,你才能跑的那么快!”

虎娃追问道:“这就是吞形诀吗?”

太乙:“这不是吞形诀,还有什么是吞形诀?我可是修行了八百年,不仅去过西荒之西、南荒之南,巴原各地也几乎都转遍了。赤望丘我虽然没上去过,但在三百年前就见过赤望丘的一位高人施展吞形诀,化为了一只我不认识的异兽,然后又化出了一支好凶好凶的老鹰!他在东海之滨与一位妖王斗法,我当时修为尚浅,大老远看见就吓得躲进了水里,根本就没敢跟人打招呼。但后来,我就打听了有关吞形诀修炼的传闻,他竟有些像妖修之法反其道而行之,可以人身施展世间飞禽走兽的天赋神通。”

虎娃很感兴趣道:“你问了我这么多,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对吞形诀的传闻都了解多少,不妨全告诉我。”

太乙摇头叹了一口气:“分明是您已经练成吞形诀,反倒要来问我这个不会的人!”他倒也干脆,直接给虎娃发来了一道神念——

太乙不会吞形诀,却见到过修炼吞形诀的修士,也见过施展出吞形之法的高人,更了解很多不知真假传闻。吞形诀是一门修炼形神的秘法,太乙刚刚想明白了,它所指出的境界也是超脱众生族类之别、不困于人身之限。

至于更高境界的玄妙,太乙现在还不是很了解,但就他所听过的传闻,修炼吞形诀和施展吞形之法还是两回事。吞形诀是修炼形神的秘法,但要到六境大成后才能吞世间鸟兽之形,并且不是没有限制,更非想吞什么就能吞什么。

每一种吞形之法都是一门秘术,比如虎娃吞駮马之形,便是在吞形诀的基础上施展出的一种秘法神通。虎娃修成的是吞駮马之形,所以跑得特别快;假如他能吞飞鹰之形,那就不用跑了,直接就能飞了!


阅读www.yuedu.info